一个非常规的夫妻交友故事 (上)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7631℃ 0评论

这些年老公陪我走过

 

作者:爱你爱家爱生活

出自:幸福村

 

 

 

1

 

我的性格外向开朗男孩子气,到哪里都能融入别人的气氛里,但是我老公却评价我傻乎乎没头脑。我们的交友故事要从六年前说起,2007年的春天我换了一份自己并不热衷的工作,我很不想接二连三的跳槽,因为走到哪里都会产生感情,人际关系建立起来很是不易,虽然我并不爱之前的那些个工作,可是我起码很敬业也很享受我的工作,每当我离开的时候总会很伤感。对于我来说女人太招人喜欢也是一种伤感,我没办法做到和同事间欢快相处的同时而又不伤害我爱吃醋的老公,我只有平平静静的跳到了快餐店。我的生活是平庸、平静的,我也很满足这样的生活,柴米油盐 、相夫教子。

 

老公很爱我,他希望我每天都能快快乐乐的过,我是不是很幸福呢?答案是迷茫的,我跟不上老公的节奏,他喜欢看书 ,听音乐,上网看新闻 ,喜欢捣鼓一些数码玩意儿,爱好非常广泛。而我除了喜欢逛逛衣店挑挑自己喜爱的衣服以外对任何事物都提不上兴趣。我曾试着陪老公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对着电脑屏幕,努力使自己喜欢上一些东西,可每次都是在我昏昏欲睡中失败。我们除了在一起处理家长里短孩子的事和一个月几次的爱爱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语言交流。这和我与别人完全相反,以至于我们的婚姻总是缺少些什么。

 

快餐店的第一天下班回来后看见他在摆弄一些刚洗出来的摄影照片,我上前扫了一眼就去收拾家务,他明显有些失落:“老婆,都那么干净整齐了还收拾什么啊,你过来给参考参考我的成果。”

我说:“改天吧,我再整理一下衣柜。”我实在没有心情理他那些事.

晚上等孩子睡着了他让我起来说说话,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了很长时间,他说我的感情丰富但思想和家庭生活太单一缺乏别的乐趣,容易掉进别人的感情圈里,我说他不能把我不喜欢的强加与我。最后他给我提起了夫妻交友,我听了后很吃惊,觉得难以置信。他马上就打开电脑让我看那些关于夫妻交友一类的事,当我看到那么多人写下交友经历后我逐渐平静下来。

 

他说 :“你不觉得我们的生活很乏味吗?我很想放纵你,既然你那张哥李哥的很迷恋你,干脆就任你去跟他们打情骂俏算了。就算你说不会有什么,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一天当你控制不住自己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或者人家对你图谋不轨做出了那些事,以后你会陷入对我的自责里,那时候即使我原谅你,我们也无法完全回到以前的世界。我很在乎你老婆,我知道你也很爱我,我想让你活的丰富多彩一点,我舍不得你犯了错误以后的痛苦地生活。”

他说的每一句都是那么动情,我很感动老公对我的爱,眼泪很快就掉了下来。他紧紧的抱住我说:“老婆,你知道吗,我多想你能与我有多一些的话去说去讨论去吵吵嘴,看见你能和别人有说不完的废话我就觉得自己很难受,我嫉妒那些人,我会觉得我失败。所以我不喜欢你和别人走的太近,”他说完就开始亲吻我,我也使劲的抱紧他拼命的向他索取,泪水淋湿他的脸颊,我们吻的难舍难分。那一晚我们都好像回到了新婚之夜,无比甜蜜。

 

那天以后他就注册了幸福村的会员,晚上我们就一起游览信箱里的留言并一一回复别人,我虽然大大咧咧的接受他找夫妻交友,但是我心里清楚这种事的负面性,他也答应我只找那些以交流为主的夫妻,可以探讨性方面的话题,可以见面成为你来我往的朋友,但是不发生关系。

 

尽管只给生活加了这么一点趣味也让我们有了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对彼此有了思想的追逐,他开始愿意陪我逛街帮我去买菜帮我收拾家务,我也学会并且喜欢上了上网聊QQ,看小说和他讨论国家大事。不得不说这种变化得功于夫妻交友。

 

2

 

与A夫妻见面是两个月后,那时的天气已经非常炎热,晚上广场上乘凉的人们都很晚才走,A夫妻与我们是同一个城市的,俩县城距离五十公里。我们都没有见过对方样子,在网上也是只聊天,没有视频过,也没有发照片。本来就没有想过发生关系何必看样子呢!通过两个月的聊天交流,我觉得A君人比较浪漫,与我老公很有相似之处,说话风趣幽默而且很会找话题,很懂得回避我不愿谈的话题,他爱人是一名小学教师,不怎么爱说话,一共没聊过几句话,让我那平时油嘴滑舌的老公多少有些没面子。

他们有车比较方便,于是约好在我们的县城中央广场见面,时间是晚上六点以前晚赶到,然后一起吃顿饭。我们把孩子交给了婆婆照顾,我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倒有些初次相亲时的感觉,老公骑着电动车载着我,一路上我们讨论着见面时的情景,我的心跳从出门到广场一直都是急速的,我也能感觉出老公也很紧张。到广场后时间是五点半,刚刚老公接到的电话说他们很快就到,我们把车子停在广场存车库后就急忙去对面的饭店订桌。饭店是一家川味餐馆,老公要了一个包间,进去后我马上关上房门,心里非常紧张,一下抱住了老公。

 

老公把我头摆朝上,居高临下坏坏的看着我:“看你脸红的像个小媳妇似得,一点也看不出平时的豪迈奔放劲儿。”我冲他做个鬼脸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六点整。打开QQ给A君发一条“今天天气真热,呵呵”,老公这时已经拨出了电话,电话通了:“你们到了没?……是吗!……就在广场对面的川味酒楼……二楼3号包间,”我听的出他们到了,忽然感觉让人家自己找过了不妥,应该出门迎接人家一下,毕竟到访是客嘛,于是就把老公推出去让他去接人家一下。

 

我急忙从包里拿出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又把空趟调至最低,片刻后门被推开了,老公寒暄着把他们请进来,我“噌”的一下站起来,想好的见面词刚到嘴边戛然而止,我居然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化作微笑对他们示意一下。我暗骂自己没定力,平时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想都不用想随口就来,出口成章,此时却连废话都忘了怎么说了。A君给我的第一眼感觉就是成熟,他只比老公大两岁却显得尤为成熟,胖胖的国字脸,短平头,有点大老板的气势。A妻身材瘦小,稍有弧度的齐刘海遮掩着额头,显得淡雅文静,知识分子的气味很浓。

 

待大家都坐下后A君说道:“不好意思啊,应该提前来的结果来晚了,”

“不晚不晚,我们也刚到,这不空调才刚吹没一会儿:”老公客气的回应。

A君拿出来一包烟抽出来一根递向老公:“弟,抽烟吗?”老公顺手接过来点着了,我心说“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动作还挺像样子哩。我目光从老公的烟处转向A君,正巧与A君对视一下,刚稍微有些平静的心脏顿然“砰砰”跳了起来。脸色呼的一热赶紧低下头,这些变化当然尽收A君眼底,我急忙调整下自己抬起头又送给A君一个微笑,然后低头看向手机。

 

A君和老公聊了一会儿后对我说到:“弟妹咋一句话也不说啊!是不是被我的熊样吓着了,呵呵。”

我嘻嘻笑了一下,随之冒出一句:“吓的不轻,”老公和A君都哈哈笑了起来,A妻也腼腆的笑了笑。接下来四个人就轻快地聊了起来。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弄不清自己,明明知道这种关系在这种场合下见面本就不会有太多话去说,但是只要开上一个小闸门就会全线破堤,话多的就像瀑布一样汹涌澎湃,我真觉得自己就该是一个男孩,女人的矜持缅甸羞涩在我脸上一点都找不到。也不知道我这个男人婆咋就那么招老公疼爱呢,我敢说如果我是男人找女朋友一定把这样性格的排除在外。

 

菜已经在我的废话中上到了桌子上,A君夫妻没有动筷子,他们还在听我讲和老公打架的故事,老公剥了一个虾塞到我嘴里堵住了我的声源:“赶紧吃你的虾吧,别又等我吃完了说我不给你留,”

“呵呵……哈哈……”看的A君夫妻笑起来。A妻夹了一块鸡翅放到A君碟子里,老公看见后冲我打趣到:“你看看嫂子多体贴,也就我脑子不够使找了你这个活宝供着,”说完屋里又是一片笑声。

 

A妻羞涩的说到:“哪有啊!我夹起来看块太大吃不下,只好给他了,我才不管他喜不喜欢吃呢,”

“吃啊,当然喜欢吃了,你夹多少吃多少,呵呵。”A君幽默的说着,我看着人家夫唱妇随的样子觉得老公确实挺可怜的,也夹了一块鸡肉放到老公的盘子里:“你看,我对你多好是吧,”:“算了,赶紧吃你的吧,这样我可受不了,”“啊”我用手拧了他一下。

接着大家一边吃一边聊,A君放下筷子说道:“要不我讲个黄色笑话给大家听听?”这时A妻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我老公没有表态,我想当时他可能不愿意在桌面上聊那些话题,我也不想,我很喜欢现有的交友气氛,涉及到那些的事情还是放到网上用文字交流比较恰当,A君没有理会妻子的警告,讲了他的笑话,我不得不说很欣赏A君的幽默感,当大家的耳朵都在迎接即将到来的尴尬时,却发现A君讲的不是黄色笑话,里面没有一点荤的杂质并且笑料十足。后来又聊了一些家长家外的琐事,一直到酒足饭饱大家走出包间都始终让愉快的气氛回荡在四川酒楼三号包间里。

 

回到家里我们打开电脑登上QQ等待A君夫妻顺利到家的消息,孩子在公公家里,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老公从背后抱住我,我一边和其他在线的夫妻朋友聊天一边享受着老公双手的力度,此刻的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会失去平时的不羁,变成一只温顺的小鸭子,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对老公的心灵的回归,就好像一只飞翔的鸽子飞完一轮行程又飞回到属于自己的窝一样,飞翔的时候无拘无束豪情逸致,回到老公的怀里就会渴望被征服被训教。

 

一轮肆无忌禅的呐喊过后,我抱住老公坚实的脊背,感受着老公的体温,回味着爱的余韵。就这样一直等到“嘀嘀”的两声QQ消息响起,老公温柔的亲了一下我的额头慢慢起身,拿起一旁凌乱的被子搭到我的身上。

 

A君到家了,此时已经十二点了,我们又和A君聊了一小会就关了电脑。

 

以后的几天里我们一如往常的和A君夫妻在网上聊天 留言,A君还不时的向我们表达着更进一步的意愿,几乎每次我登录QQ都会收到A君的留言,语言里充满了赞美和渴望,我敢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男人的赞美的,看着那优美的语句愚昧的意思,心情格外舒畅。老公之前与我说过如果愿意尝试一次就大胆的试试,没有该与不该,只要心知肚明守护着最初的交友理念就没有错,是的,我承认老公的话很有说服力,这本来就不存在对爱情的不忠,也不会存在对婚姻的侵犯。两对夫妻去偷情有什么污秽呢。

 

3

 

老公终于忍不住和我说出他的想法,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见面玩一次,我很幸运是老公先提出来的,因为打死我也不会主动要求,刚开始我还以为老公对A妻没有兴趣,看来男人好色就是与生俱来的,这要是隔以前,我一定会和他闹个天翻地覆,呵呵,回头想想女人的自私也是与生俱来的,要是以前我的那些事换做老公估计我也不会在这里写这些故事和大家分享了。尽管是他提出的,但他提出来的后我还是一边骂他淫棍一边偷着乐。老公看我表情不太愿意就长篇大论的来了一通,我心说“看你把老婆智商想的,要是没仔细的思考这些事的长短轻重,当初鬼才跟你去交友呢,你以为是小孩啊骗骗就上钩。”

只是我觉得这种事来的太快了,或者说为什么就非做那种事不可呢。才见过一次面就要发展最隐私的事情难免会有些不自然,虽然当时心里想着夫妻交友之间的性只是微不足道的一节,是一种乐趣,没什么好顾虑的,但是那对我来说还只是一种自己认为正确的理论,还没有完全理解,不管我怎么努力去使自己完全诠释,却总是找不到突破点,就现在来说我都无法给自己一个具有权威性的解释,我和老公也会和一些有更长经历的夫妻朋友在一起交流这个话题。也会查找一些社会上的性学家或教授对这些事的看法评论。不过现在说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么多年了过的也很愉快,这也许是最好的解释吧。。

我承认我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的女人,以前的我就好比井底之蛙,认为一切的事物都在自己的理解范围以内,而当我跳出井外才发现需要挖掘的新鲜事物太多了,正应了一句名人说过的话“想象力总是被实际牵着鼻子走”

在老公的交友日记里有很多不愉快的描述,我从来不去问他为什么,我知道男人的思维方式和女人是不同的,最初想写这些经历发表给人分享的时候老公说过把他的一些看法也写出来,可是我的无法和他的融合在一起,我说你自己写去吧,谁知道你当时的真实感想是什么啊。不过话说回来他的情绪必然影响着我,我还不得不提提他的某些看法,因为我们第一次和夫妻朋友的性事是极不愉快的,至今老公都还对我有那么一丁点耿耿于怀的意思。首先要说的是A君夫妻不是我们的第一次(我是指那种事)。

初秋的晚风有些凉了,我收起那些吊带薄纱一类的东东,数着用半个月的工作给一家人买回来的衣服,难免有些心疼花出去的毛爷爷。老公挣的钱存起来,我挣的用来家庭支出,咳,挣来的钱总是不够花。也不知道电视新闻上说的那些个事到底是真是假。

我收拾完衣服坐到老公身边,陪她看一些网上关于奥运会火炬的帖子。看了一会儿老公冲我坏笑一下,我知道他又要上论坛找朋友了。说是打算和A夫妻见面玩一次,结果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和机会。期间,老公和一对SX省的B夫妻聊的火热,我倒不用嘱咐他什么,因为他筛选的一定都是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呢也在QQ上加了B夫妻的号,B君给我的感觉就是色的厉害,说话经常突破愚昧的界限,要不是老公把他说的多好多好的我根本没有兴趣和他聊。老公让我看他们的聊天记录,那真叫一个低俗:“你们男人聊天怎么都这么下贱?”我白了老公一眼。:“男人嘛,聊天无非是谈论男女那些事,正经的没人愿意聊,不过那也不能以这个论人品对不对,你老公我生活中很下贱吗?对不对。”老公也会经常让我看他和A君的聊天记录,他们基本上也都是聊一些性的话题,语言也会很粗鲁。也许对女人来说只要中意了一个男人,就会经常去想他的好,那些不好的忘的很快,这一点在我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老公也想第一次和A君夫妻玩,毕竟都已经很了解了,可是天不遂人愿,总是聚不成。B夫妻迫不及待地想过来见我们,A君又要出差一个月。而老公因工作原因很快就要外出一次。于是我们商量决定和B夫妻先见见面,聊了这么长时间了感觉人家挺有诚意交往。老公就给B君说了见面的事,也是他们来找我们,我们包开销。已经有了见面的经历所以我没有出现第一次的紧张,心里开始想象着B君的贼眼色相。,

 

4

B夫妻到我们这里要一天时间,来一次很不容易,我于是提议给人家订两天的房,也好让人家有时间转转,既是诚心交友就要以诚相待。

地点依然是上次的地方,中央广场,他们已经提前通知了到达的时间是晚上九来钟,于是我们就打算吃一顿夜宵然后他们回宾馆我们回家,第二天再一起去距离县城十公里的森林公园旅游区。

 

时间很快滚到了B夫妻到来的这天,晚上六点左右,我正在快餐店收拾客房时老公的电话打了过来:“老婆,你别回家了,我带孩子出来咱们一起去饭店吃吧。”我心说老公这电话来的还真是时候,我正想大吃一顿呢。收拾完房间哼着小曲穿过了五六个瞪着我看的同事走向外面:“今晚老公请客,先走一步了哦。”:“啊?别这么自私嘛,有人请客也带上我们呗,”:“怕我们抢了你老公啊!哈哈呵呵……。”

 

吃完饭看了下表才八点多,老公说B夫妻大概要十点以后到了,正好时间挺充足,我们就把孩子带到婆婆家里,送到婆婆家后我们正要走,孩子开始闹了,那时我宝贝才三半岁,非常糊我,只要从幼儿园接回来必须晃晃在我身边才行,一会儿不见我就嚷嚷着找妈妈,没办法我们只好在婆婆家陪他一会儿,一会儿又一会儿,很快就十点了,孩子还没有睡,幸亏婆婆家打着麻将,没个十一二点也不会散场,不然问起来也不好说。我示意老公先去,等我把孩子哄睡再去,老公摊了下手表示别无选择,于是他先一个人去了,其实我当时的心情没有丝毫的紧张感,有的也是自己没有如约而到觉得很歉意。

 

加夜班回来看到大家的回帖我很高兴,赶紧又从日记里整理了一段,以后我就加上标号吧,省的看到时候牛头不对马嘴。好困啊睡觉啊。

待孩子睡下后已经十点半,我给老公打电话问他接到B夫妻没有,老公说已经聊了十分钟了,我于是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奔中央广场,我按老公说的地点找寻那个车牌号,我真是没想到他们是开车来的,聊天时候说是坐火车过来,居然也溜着车跑这么远,目的却是见见非常普通的我们,多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没等我走到车跟前B君就从车里下来了:“你来了啊,弟妹,”他很绅士地递给我一瓶绿茶。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在家安顿孩子了,让你们等了会儿。”我抱有有歉意的说道。我正要打开车门上车时B君一下抓住了我握车门的手:“这样弟妹,我们去前面聊会吧,让你老公在车里和嫂子好好聊聊,”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我赶快抽出手,心跳骤然加快。:“我……,”我脑子又一下子走到了空白区,“没事,都在车里有些闷,我们溜达一圈再回来”。我低下头“嗯”了一声就跟他走了,我们并肩走在草坪小道上,我不知道下面该往什么情节上发展,没有老公在我身边,和一个陌生人像一对情侣一样的走着让我不知所措。

 

B君31岁,大我老公四岁,高高的个子足有一米八,偏瘦型,样子很帅,并不像我猜测的那样卓略,我不是什么花痴一类的人,但是最起码不讨厌帅哥。

 

我们找了一个小亭子停了下来,我环顾一下四周,这里应该是整个广场最偏僻的地方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附和着他的话,“弟妹的确很漂亮,怪不得兄弟整天在网上夸你,比我想的还漂亮,四个字:美丽动人。”我低头不语,如果是熟人当面夸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和他拼词,被一个见过第一次面的男人这样夸,反而觉得很不舒服。他拿出手纸把座凳上擦了擦,让我坐下,然后就说起他的交友经历,他们已经见过四对夫妻了,而且都已经赤裸裸地发展到了最深层。他问我对这个有什么看法,我的看法很多,可是面对B君的直白却让我开不了口,这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我对于人的评价绝不仅仅因为一词半语而下结论,就像B君说的交友到了一定程度一定会有那种关系,我的第一反应是反感的,但是我会努力顺着他的逻辑去寻找一些证据,就算找不到一点我也会试着去理解他,我会认为是自己的思维方式不对。

 

5

 

B君看我总是沉默不语也可能发现了原因,他就不再提性方面的事情:“弟妹喜欢听歌吗,我放一首,”他拿出手机,我“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此时的气氛的确需要一些喧杂声来填充,我让他给我找一首愉悦欢快的歌曲,他就放了一首“相信自己”,我想从热烈的歌声中找回自己的状态,有人说音乐是一种心境,说的一点没错,我很快从音乐中找回了失意的自己,B君看我随着音乐哼哼起来,很是兴奋,他又放了一首“愚公移山”,我也特别喜欢这首哥,听着有力的呼喊,心情更加舒畅。不知什么时候B君站到我后面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他低下头在我耳边说道:“现在你觉得他们在车里干什么呢?”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和他愚昧的对笑了一下摇摇头,经B君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想知道老公现在是怎样的情况,想来想去感觉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脸上顿时一热。

 

B君又低下头对我说:“我和你老公聊天的时候就说了,他做怎么都可以,他们现在准开始了。”我猛的回头看向B君芳心乱成一团:“不可能,说好的只是见见面,不那个。”我一口否认,可是心里却没底,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那个”是哪个,搂搂算不算?摸摸算不算?亲亲算不算?该怎么定义“那个”的意思呢?正在我努力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B君又凑近我耳边说:“我知道你老公要出差了,就和他说,如果觉得嫂子满意就大胆一点,”他的气吹的我的耳朵好热,我隐约感觉今晚就要越到夫妻交友的最深层了,我迷离地看着B君,他说的是那么的直白,那么的让我不知所措,我没有一丝埋怨,随而生出一种恐惧感,害怕失去的什么的恐惧。这时B君慌忙掏出纸巾,为我擦拭湿润的眼眶,“别……别这样弟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真的很想和你们做长久的朋友,我真的是为你老公想,我知道迟早都会做才那样说的,你千万不要和他吵架啊,我……我不和你做好不好,不要难过啊!”我看着B君的嘴一张一合的,此时的我好比灵魂出窍一样静止在那里。

 

我不得不说那时的我的确还没有达到现在的境界,毕竟是第一次,也根本不可能出现现在的感悟。虽然之前我和老公无数次幻想过,会在什么场合下发生那种事,做的时候放松心情,愉快的去体验。但是这种事真正的摆在眼前时却像失去生命一样的彷徨,仿佛做过以后老公就不在属于我了,会离我而去,而我如果失去老公后世界会变得多么恐怖。实际证明我那时是多么的可爱。爱的越深就怕的越狠,老公那么爱我也同样有一样的想法,既是如此又哪来的担心?回头看看那时的我不由的笑出声来,只要能想到这么一点就屁事没有,还扑到B君的怀里难过的要死,弄的B君从熊熊欲火中一下降到了冰点。更搞笑的是待我稍微冷静了一些后,听到B君一直安慰我说:“别难过,我不碰你,不碰你,他们做我不做,”B君当然不会知道我想的什么,隔谁都会以为是怕被别人碰才哭的。

 

看见B君起身,拉住我的手要离开,我却发了疯似得搂住B君,扯他的衣服,亲他摸他,努力让他提起兴趣。我认为只有做了就会离老公近一些,就会抓住救命稻草。当时的大脑简直乱的一塌糊涂。B君被我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傻站着认我摆布,不过很快他就硬了起来。要是一个大美女这么主动投怀送抱都不上火那还怎么对得起“色”这个爷们儿“字”。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个非常规的夫妻交友故事 (上)

喜欢 (1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