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思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585℃ 0评论

2月3日

1

 

刚翻看聊天记录,才发觉我忽略了今天你有叫我“宝贝”。繁体的宝贝两个字,因为鲜见,所以珍贵一样。

昨晚你说:早点睡好吗?早睡就多些可能见我。

然而最终没能一见。

你只淡淡地说:你没有足够想,而已。

我解释不多。

你说:Jane,今晚不要太晚睡了,你累了。

我说我会晚睡,要写点东西。是的,也许只能这样用文字来陪你在这里的最后几小时。

也有想过同你去Melbourne散散心,但又觉得一切该如你那样,处事淡然才好。

 

我今天心思乱。

昨天在情绪激动地时候,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不过要说后悔,倒也没有,还真有一种卸了担子的轻松。

再也不用因为小心翼翼去隐瞒,去躲避什么。不用再为一种并不合适的感情而一再委屈自己。

我很想躺在你怀里,哭一阵笑一阵地讲述这个也许荒唐的故事。知道你会抚摸我的肩膀以及头发,甚至能忍受我的眼泪打湿你的衬衫。你知道我做过的所有傻事,而且有些傻事还是重复着做。

不管多少事,在你那里,最后都会变得很简单,就像我对你说:我的心乱乱的。你说:乱了就理一下,马上会好的。

就像你前一阵子还说着不舍,后一阵子就说随缘吧。

 

我也很不安,对你若仅仅只是寻求依赖和安慰。

就像零丁的叶子,想找个避风的墙角。像一双赤脚,想找双袜子或鞋子。也像倦了的身体,想找一个柔软的床垫。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若我奔向你,你便伸开双臂;若我踌躇,你便笑笑地站在远处看我。

还记得晚饭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对你说:如果有一天我走投无路,你可要收留我。

你那时笑笑。然后当晚你就对我说:如果有一天需要,我会尽力照顾你。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你有和徐一样宽广的胸怀,谈到生气,徐说:我不会和任何人真的生气的。你说:为什么要生气呢?

好吧,只有我天天在一会生气,一会高兴。

以前我真的曾开始过一个微博,想记录下以后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从你那张照片上,幻想过我未来的生活。幻想过每天洗床单,做中西合璧的三餐,下午遛狗,晚上聊天和看书,卧室与电视绝缘。

幻想过把每一天都过成书本里的章节,把你变成我人生里重要的一本书。

但是我的情路曲折,一个拐弯,就把你弄丢了。

 

现在我不知道是该感谢你的再次出现,还是需要叹息一声。

 

 

2

 

晚上忙碌的时候,我习惯看非诚勿扰。用欢声笑语化解生活里艰难的一部分。

看这节目的原因是,喜欢琢磨与人性有关的东西。

但今天看的这期是他们五周年庆的,太煽情,成堆的爱情修成正果,看得我泪流满面。

也借此反思了我和徐的婚姻。

十七年,他待我一直一直那么好。从未变过。

 

记得刚结婚不久,我生病了,在医院里我觉得腿抬得高舒服,就让他坐病床上,我把俩腿搭在他肩膀上,我妈看见了,说:拿下来,多难看,成什么样子。

徐憨憨地笑:她这么舒服,就这么着吧,我才不在乎谁怎么看呢。

还有一次在我家看电视,徐坐在高椅子上,我拿了个小板凳,放他俩腿中间,坐他怀里的感觉。当时家里有客人,我妈拿眼睛瞪了我一下,事后问她怎么了,她说:你们都那么大了,结婚也两三年了,有外人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当时听得我俩哈哈大笑。我直接就跟我妈说:我在他家当着他们全家人的面经常搂搂抱抱的,这有什么啊,又不是做贼。我妈哼一声,不理我了。

后来,每当我爸妈来我家,徐就问我:要不要我再贱一点,给你端茶递水,你再把我吆喝上,让他们觉得他们女儿找了个好女婿?

哈哈。在公婆面前,我最开始是装听话,后来发现自己真的太笨,就是真的听他话了。

 

其实和徐在一起最舒服的就是,开心了他和我一起开心,不开心了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他怀里哭。无论是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说。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不加考虑地跟他提,不同意归不同意,但绝对不会生我的气。他给我最好的东西,其实不是他从来不和女孩子聊天,从来不约会女孩子,甚至从来不正眼看女孩子。而是他给我的自由。人家都说车展是看美女,我家徐就好奇怪,除非特别出挑的,他会说还不错,其他的时间注意力全在车上。我其实还经常有意无意地引起话题,问他某某是不是很性感啥的,他都比较鄙夷,好吧,我承认他审美要求高,所以我常常问他:你看我这么矮,又这么难看,你为什么还这么爱我?他会说:因为你乖啊。我说:我也不乖,常常做坏事的。徐说: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时候都是乖的。

 

这就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萝卜爱土豆吧。还是说说他给我的自由吧。这一点我最觉得舒心和骄傲。我的手机从来都不对徐隐瞒,但是他也从来不看。我的三个Q他根本没兴趣。其实我的所有的账号和密码都是他帮我申请并设置的,因为我老忘,忘了就找他要。最开始微信朋友圈我俩互相屏蔽,因为有时候我发比较性感的照片,怕他笑我臭美,而他发的图有时候我会评价构图不好什么的,俩人觉得这样评价有点互相牵制对方,就索性各自屏蔽掉了。后来,因为我做代购,有时候怕自己说错话,就又和他互相可见了。这个很有趣,我不许他对我写的东西说三道四,他说他根本没耐心看。我说如果文章里写的是别人你也真不介意?他说你天天在我面前,我还不知道你,还需要看你写的东西去了解你?

 

唉,不能不说,他就是高我许多,能撇开现象抓到本质。是啊,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更了解我?即使我写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情诗,而且还基本和他无关,但当我躺在他怀里问他:我想写到一百首或者再多一点,出本诗集你觉得怎么样?他还是那么开心地说:当然好啊,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有时候他看我心神不宁或者无缘无故地哭,会告诉我:我反正是舍不得你哭的,你想想吧,舍得让你哭的人能喜欢你到哪里去。

我狡辩:唉,你不知道,有一种感情叫互相折磨。

徐说:那是神经病。

哈哈。

 

不过我最爱做的事就是撒娇了。每次都挑他比较忙的时候,走到他身边,娇滴滴怯生生地问:我能打扰你一下吗?我能亲你一下吗?

哈哈,百试不爽,他立刻会停止手头的所有事,抱我坐他腿上,小鸡啄米似的亲一会,再抱抱。

这一点满足感,会常常让我低落的情绪平复很多。

 

不过最近我熬夜太多,他又老陪着我,很不好,晚上他的血压又有一点点高。他就是这一点不好,我不睡他就睡不着,很讨厌。

 

好了,不写了,其实留着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再好好絮叨絮叨。反正我写他太少,因为幸福都是一样的嘛,千篇一律,只有自己嘴角能荡漾出笑容来。

还是留着时间写别的男人吧,嘿嘿。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小心思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