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871℃ 0评论

 

1月27日

 

接连下了几天阴沉的雨,傍晚时分却出其不意地晴了。

你都找不出来分界线,只那么一阵子,呼啦一下,云散开了,车玻璃上的水珠干了,天空便如洗过一般,鲜亮,轻盈,又蓝。比人心放晴简单十万倍。

那时我半躺在车子后座,手里拿着手机,F问我约吗,我笑了,笑着笑着却觉得难过。因为同时,我手很贱很贱地在手机键盘上敲击着一行字,很想发信息给一个人。

忍了半天,忍到眼泪憋了出来才好,才删除了那行字,才当那行字没存在过。

又突然想呕吐。徐说可能是饿的,或者车窗外凉风吹的。

我却无端地觉得是太脆弱。

又或太坚强,坚强到自己把自己那么强烈的欲念又按压下去。甚至是扼杀。

 

其实何尝不知道若放纵自己的结果。无非是更多的痛苦和纠缠。快乐太浅淡太无足轻重,只相当于衣裙上的飞边。也像黄昏时的光芒,过后是长久的黑夜。

 

晚饭的时候和孩子一起讨论陈赫的爱情。我和徐一直在说,婚姻太复杂,假如两个人都有勇气,都能排除一切的阻力,解除了各自的婚姻还坚持在一起,那一定是爱到不能舍弃,爱得特别狂热和坚定,才能摧毁强大且稳固的婚姻城堡。婚姻的解体,往往分不清对错,即使情变,也不一定都是错的。爱情没了就没了,不能用道德捆绑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谁的一生都不能保证只爱一个人。孩子立刻问:那你们呢?我哈哈大笑说:我们之间的爱情早没了,我俩是在痛苦地凑合着过啊,哈哈。来,没有爱情的孩子他爸,亲一个。徐凑过来,和我打了个嘣,孩子看着,也哈哈大笑起来。

徐正经地说:我和你妈现在主要是亲情,亲情超越爱情了。

我说是的,因为亲情太浓,所以也分不开。但这亲情和父母之间的亲情,还是有区别的,和父母很久不见也没关系,爱照常存在,不会减淡,但我和你爸要是三五年不见,一定会变质,甚至陌生起来。

孩子说:我理解你们说的意思。我才不会对人家的私生活发表什么看法,只要他们自己过的舒服就好,又不干咱们什么事。

 

事实上,我是敬佩为爱舍弃一切的人,为爱敢站在舆论顶峰的人。当所有人用道德的矛头刺向他们,这才是对爱的强大考验。他们显然爱得比我们坚定和忘我。

犹记得,当我倾心地爱一个人时,也被很多人质疑,其实再多人质疑都没关系,最怕的就是我爱的人,也会动摇。是的,他是那么轻易而又怯懦地怀疑我的爱不够纯净,不够唯一。其实也没关系,后来解释不清也就无需解释了,有误解的爱,不要也罢。虽然我的徐都暗暗警告我:你怕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见不得你为别人流泪,真正爱你的人哪里会舍得让你流泪?……唉,道理我也是懂,我对徐说,会好起来的,我会调整好的。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总之下午手贱了一会,后来自己又忍过去了。坚强的摩羯,真的不是吹的。呵呵。当然,也从陈赫的爱情里映射出令人心碎的答案。

 

其实这一切都不算什么。最恐怖的是,晚饭后,我去冲澡,发现浴室里满是米粒大小的蜘蛛,总共有一百五六十只。后来找到角落里的一个卵泡,感觉这些小蜘蛛就是孕育自前几日消灭掉的那只大蜘蛛……唉,无限悲凉而又无奈地,又结束了他们的生命。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处置墙壁门框天花板地板浴室玻璃门上到处乱爬的小蜘蛛,太多了,乌央乌央的。罪过罪过。睡前一定得祈祷和自行告解。

 

还有,本来还是蠢蠢欲动地想把写的两个故事发出来,但是他说I know you are an expressive woman but it would be nice to stay private,lots of memories there …好吧。我忍了又。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1.27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