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清新的兰花,在我胯下尽情地绽放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368℃ 0评论

  认识兰缘于他的老公。
  四十多岁的男人常常藏有一颗不安分的心,我每天窥视着身边一个个摇曳的女人,心也跟着一次次摇曳,幻想着她们裙子底下美丽的春光总让自己不能自持。四十几年的生命历程也让自己经历了好几个女人,可惜她们都一个个幻化而去。身边的她由于身体原因难消我夜晚身体的炙热,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长期的压抑使我习惯于网上猎奇,“爱吧”网上***和3P的行为让我既惊讶又冲动。那一篇篇似乎真实的记录也让历经四十二个春秋阅人无数的我瞪大了眼睛,这世界确实太疯狂,在我们这样一个视贞洁为生命的国度还真有男人愿意把自己的女人无私地献给别的男人享用?看着身边熟睡的她,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换了我,打死我也不会同意。
  在“爱吧”逛得久了,就遇到了兰的老公,一个网名叫“夫妻交友”的男人,年龄比我略大。我不知道他所谓的交友是交换还是单男,好奇的我就按照他留下的联系方式加上了他,在和他聊天中,我知道了他在寻找一个有素质、真诚、干净的男人和他们夫妻一起尝试3P的乐趣。
  传说中的3P就这样进入了我的视线,但我知道不能进入我的生活。原因很简单,在这个布满陷阱的世界上谁知道是真是假,我不希望敲诈和勒索发生在我的身上。
  和“夫妻交友”聊得久了,兰也慢慢地浮出了水面,我知道她今年38岁比我略小,我知道她160厘米的身高和54公斤的体重身材很好,我知道她皮肤细腻光滑如玉,我知道她传统保守但也暗藏风骚…..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夫妻交友”将兰的生活照发给了我。
  那晚我盯着她的照片看了很久,这确是一个风韵犹存的熟女:一袭黑裙披着花色围巾,眸子里荡漾着专注与甜美,裸露的小腿洁白纯净…看起来既有些端庄又有些妖娆。.这样一个风姿绰约的丽人让我浮想联翩心动不已。
  我终于承认,欲望逐渐战胜了理智,我成了欲望的俘虏。兰打动了我,让我有了想冒险的冲动,虽然我真不敢相信“夫妻交友”愿意让我加入他们生活的话,但面对这样一个可人儿我有些欲罢不能。我决定试一试,为了这样一位成熟的美妇,我认为值得冒一次险。
  我所在的城市离重庆不远,这给了我们见面的便利。与“夫妻交友”聊了一段时间后,我决定应约去见见他们。
  2013年清明节放假三天,“夫妻交友”告诉我可以在这个时候互相见见,感觉好再进一步发展,感觉不好大家也可以做朋友。在一番并不激烈的内心冲突之后,我答应了,我们约好4月5日见面。
  这天下午,我怀着忐忑与兴奋相互交织的心情出发了。虽然同在重庆,但我在区县,对重庆主城却有点陌生,好在早就得到岚的手机号码,一路上不断地短信联系,让我好不容易找到他们家小区外面,不过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了。
  远远地看见“夫妻交友”和岚走来,我一阵激动,我盯着岚看,发觉比照片上更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岚穿着一袭得体的裙子,挎着米色挎包,显得文静而幽雅。我难以置信,这样一个看上去很腼腆的女人,真的愿意投入别人的怀抱?
  岚的老公看上去显得年轻,一米七五的个子挺拔帅气,而且文质彬彬,一看就是比较有修养的男人。因为年龄比我大,我就称呼他为“大哥”,大哥朝我伸出手来,我感紧迎上去握了握,他提议时间还早就在周围走走,我说不如先吃饭吧,吃了饭再一块散散步。
  三个人吃得比较沉默,我向来不喝酒,大哥也没勉强,他和岚各喝了一瓶啤酒,大家就胡乱的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其实我的心思一直在坐在我对面的岚的身上,我对她很满意,表面上看不出来她是一个风骚的女人,反而更觉得她是一个保守的良家妇女。看着她洁白的脖子,我脑子里不自觉地想到了她脖子下面那隆起的胸脯,想象着那里的软香温玉。挨着岚坐着的大哥显得比较自然,对岚也十分的关照,感觉得到他们夫妻十分恩爱,然而,那个他十分珍爱的女人,也许今晚就要被我“摧残”,我心里满怀憧憬,同时也有一丝愧意。
  吃完饭我争着付了账。三个人一起出了餐厅。因为我生性内向,所以散步也显得有些乏味。岚说不如回家吧,这样走着大家都有点尴尬。
  大哥的家里很清爽,整个屋子都干干净净。为了准备这次见面,我下载了不少有关三P的视频录象,目的就是为了预热能用得上,为此我还专门带了自己那台手提。所以一到他们家里,我就打开了手提,我想让岚先见识见识,大哥告诉我他们是第一次。
  四月份的气温还相当的低,大哥打开卧室的空调后直接去了洗手间,一会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我知道他在洗澡;岚忙着换床上的被套,我则无聊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我的电脑。
  大哥出来后岚就进了洗手间,因为知道是岚在里面冲洗,那水声就显得格外诱人。我想象着喷头下那洁白的玉体,我的下面早已昂然屹立,已经久违女人的肉棒简直就是迫不及待、呼之欲出。足足有十分钟以上,岚穿着红色的睡裙走了出来,红色刺激着我的神经,红色睡裙里的侗体更是让我心跳加速,我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
  大哥叫我去洗洗,他特意叮嘱我洗干净一些。他们走进卧室后,我就钻进了浴室。
  脱光了身上的衣物,我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我望着下面那根坚硬如铁的东西,我知道它就要进入那个让我心仪已久的女人的身体。岚,今晚,就在今晚,我要在你身上烙下我的印迹,我要让你那粉红的花蕊接纳我的身体,我要把属于大哥的你也变成属于我的你,岚,你会怎样看待我加入你的生活?你会怎样迎接我的挑战?
  淋浴喷头喷出的水顺着我结实的胸膛向下,在小腹下被挺拔的下体分成两股小溪滴落在黄色的地板上。我用手拽着自己的阴茎,已经胀到极至,它已经饥渴很久了,差不多两个多月没有尝到女人身体的味道。它太需要女人的滋润,太需要被那温热包裹的感觉,太需要被那粉嫩的***吸夹、吞吐。指尖轻轻摩挲着胀得发紫如一朵大蘑菇的龟头,想象着隔壁床上的岚,他们正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为了让岚不至于产生厌恶,我按照大哥的要求,仔细地洗干净了全身,特别是下体部位,我要让岚接受一个干干净净的身体,那毕竟是一个让我喜欢的女人。
  只穿着内裤的我推开卧室的门,大哥家主卧的床真宽大。岚还穿着那件红色的睡裙,大哥在她左边斜靠在床头,岚的右边给我留出了足够的位置。大哥向我招招手,我顺势坐在了岚的右边。朝思暮想的岚就在眼前,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她真是一个尤物,裸露在外的胳膊和大腿在睡裙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洁白,几乎没有瑕疵,面带红晕的脸也显得格外俏丽,大哥告诉我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娇羞的她有点让人心疼。我没敢伸手抚摩,她毕竟是大哥的妻子,她从头到脚的每一寸肌肤毕竟应该只属于大哥。我抬眼望望大哥,他似乎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我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英俊内秀,文质彬彬。我真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有素质有修养的男人也能将自己的爱人奉献出来。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样开始。
  依偎着岚的大哥将手伸向了岚的身体,他抓住了岚的左乳轻轻地、慢慢地揉搓,他们慢慢地吻在了一起,看着岚粉红的舌头递进了大哥的嘴里,眼前的情景让我更加激动。我也将手慢慢伸向了岚的胸部,手有些颤抖,我轻轻往下拉开了岚的睡裙,岚的乳房露了出来,我的眼睛开始迷朦,洁白的乳房显得娇小,褐色的乳头早已挺立,我的嘴轻轻含住了它。
  岚的身体有一股好闻的芳香,熟女的气息撞击着我的大脑。我脱下自己的内裤,侧躺的姿势让自己坚硬的下体顶在了岚洁白如雪的腿上,嘴里的舌头在岚的乳晕上转圈,岚的嘴里发出了娇喘,这氛围显得十分淫糜。
  岚很听话地按大哥的要求脱了睡裙,半透明的内裤显出一团漆黑,那是她最神秘的地方。望着那团漆黑,我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液,欲望早已充斥了我的身体。我看了看早已一丝不挂的大哥,他的被岚拽着的下体也已充血,但较小尺寸的长度和直径让我陡添了不少的信心,我现在才明白,其实我的下体至少比大哥的大了两个型号。
  我跪在岚的右边轻轻抬起岚的右腿,嘴贴了上去,舌头轻轻地舔吻,从小腿开始,慢慢向上,我舔得很有耐心,我要慢慢点燃岚的身体。岚的右手无力地伸着,她终于轻轻抓住了我的男根,被她抓住那一瞬间的感觉,让我至今记忆犹新。她时而紧握时而轻抚,我的下体在她手心跳跃,她右手握我左手握大哥淫荡的情景,和那温热洁白的大腿和隐隐约约的漆黑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慢慢褪去了岚的内裤,那不算浓密但很粗壮的阴毛和掩映其间的粉嫩肉缝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曾经看到不少网友的帖子,都说三P最刺激的莫过于老公。他们都有淫妻情结,希望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蹂躏,喜欢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抽插。我不知道大哥现在是什么感受,我不忍心去看他,特别是他那双真诚的眼睛,他的妻子已经全裸着呈现在我的面前,一个他们十分陌生的男人,或者说他们连真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这样一场视觉盛宴冲撞着我的神经,是不是也冲撞着大哥的神经?岚的娇羞更激起了我的欲望,她告诉我她很传统保守,是不是以前也这样被其他男人注视过?是不是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地对一个她根本不熟悉的男人开放?
  我有些神志昏迷,我慢慢地跪在了岚的两腿之间,嘴慢慢贴上了岚那粉嫩芬芳的花瓣,舌头在那浅沟中间从下向上飘过,轻轻地触动着小沟顶端的豆豆。岚轻轻颤抖了一下,更大地张开了她的大腿,我知道,她更希望我的体贴与温柔,更期待我的舌头给她带来更大的快感。
  有人说,女人都有淫荡的一面,大街上到处可见的文静清秀的美女,她们在这样的挑逗下还能保持那种端庄吗?岚就是这样一个文静清秀的女人,她在单位或许更是一个内敛矜持的女人,但是现在,她在为一个她从不认识的男人大张着腿,将自己最隐私的部位展现无余,她的那些同事根本无法想到,这样一个内敛矜持的女人,居然也成了欲望的俘虏,他们天天见到的光鲜衣物下包裹的玉体,居然也会这样淫糜,他们天天躲在办公桌下偷偷抓着自己的下体意淫的身体,其实可以像我今天这样温柔地品尝。
  我不能不说我很幸运,我能在大哥的注视下挑逗他的爱人,品尝他妻子甜美的花蕊,看着我的舔吻他有酸的感觉吗?大哥在吃着岚的乳房,他根本没看我的舌头其实在这个只能属于他的地方流连忘返,舌尖在花瓣上留下了我的痕迹,桃花洞里流出的涓涓细流湿润了我的嘴唇,我有些贪婪,我贪婪于那股芬芳,贪婪于那种淫人妻者的感觉。
  岚粉红如桃花的花瓣刺激着我的眼球,花花上散发的芳香激荡着我的神经,肉瓣上的露珠一半是她的爱液一半是我嘴里流出的唾沫,交融的液体不断流出来,又不断被我吃进嘴里,小腹下感到更加的冲动。
  岚不断扭动着她浑圆结实的屁股,像是在躲开我的舌头又像是在迎合。嘴里发出的嘤咛酣畅地表达出她的快感。唾液混合着爱液打湿了她的那片芳草,她的双手揉搓着埋在她胯间的头,那爱抚给了我足够的支持,我知道她需要,她需要我的进攻。我希望将舌头整个伸进她的洞里,我要吃到她身体内部的味道,舌尖尽力地伸进去,在里面撩拨,嫩滑的舌头与嫩滑的洞壁亲密接触,流出的***滴落在粉红的床单上。
  岚轻声叫着想要,我示意大哥先上,这毕竟是他的老婆,这样一个白嫩的玉体毕竟是属于他的,可大哥叫我上,他说这是我和岚的“新婚之夜”。我太欣喜了,是啊,这不就是我的新婚之夜吗?床上这个玉人儿今晚不就是也属于我了吗?大哥说到新婚,我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家里的她,也许她正在看电视,在等着儿子的回来,可她的老公,现在已经在做另外一个女人的老公了,而且这个女人,比她更漂亮、更风骚、更撩人,我希望永远也做眼前这个女人的老公,二老公,永远和大哥共同拥有她。
  接过大哥递过来的套套戴在坚硬的下体上,分开岚的双腿,右手扶着肉棒,将“蘑菇头”在岚的粉嫩的两瓣中间摩挲几下,然后慢慢地插了进去,整个身体也全部覆盖在了岚的身上……
  下体被女人***包裹的感觉确实很爽,那种包裹很紧密,也很坚实,也许岚的阴道第一次接纳这样的大东西,已经被满满地充实着,我再一次强烈地体会到了那种温热从龟头传来的快感。我全身重重压在岚洁白如玉的身体上,下面深深地插进岚的身体里,岚已经完全被我占有,大哥则显得无所事事,他眼睁睁地看着我在他老婆的身体上不知疲倦地耕耘,眼睁睁看着他妻子的双手环着我的脖子、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地勾住我的臀,嘴里吹气如兰,脸上浮起两朵红晕,那种娇媚激发了我更大的投入,下体狠狠地进出,每一次的一插到底然后缓缓拔出都让岚眸子里荡漾着无限春情。这个尤物让我爱不释手、欲罢不能,从心底深处我喜欢上了她。
  大哥绕有兴趣地看着我们的表演,岚的呻吟冲击着他的耳膜,他突然转身趴到了床尾,我猜测他是在观看我的大阴茎在他妻子的阴道里抽插的情景吧。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不知道这个属于他的领地被别的男人侵入是什么感受,我只想被岚点燃的身体需要她的身体来消除,身体冲击的“啪啪”声和岚时断时续的呻吟声相互交织,龟头顶到花蕊最深处带来的强烈感受一阵阵冲击着我的大脑,全身的力量似乎都凝聚到了下体和紧紧搂着岚的四肢,雄性的强悍肆无忌惮地冲撞着岚那娇嫩的身体,我爱怜地看着身下的岚,她显得那样娇弱,微闭的双眼春情荡漾,微张的小嘴娇喘吁吁,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随着我的每一次冲撞头就前后摇摆,真是让人又爱又怜……
  我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间,迷蒙的大脑早已没了时间概念,只感觉岚那粉嫩的小洞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润滑的洞壁刺激着下体的每一处神经,我只想每一下都插到她的最深处,我只想把全身的力量都爆发在她的小洞里,激荡的大脑早已没了怜香惜玉,只想狠狠地戳穿她的身体,戳到她生命的最深处。一阵狠狠的快速抽插之后,我感到了龟头在岚花蕊深处爆发,一股又一股液体射向了她娇嫩的身体深处……
  我有些舍不得地抽出了自己的玉茎,套套里装着我两个多月的“积蓄”,只可惜那数亿的精虫没能灌进岚的身体,没能溶解在她的身体里,让她永远烙下我的印记。风雨过后的岚一身庸懒,张开的大腿根部桃花正艳,我的摧残成了浇灌,她的花蕊正尽情地绽放。
  岚裸身进了浴室,出来时又穿上了她那件红色睡裙,我洗洗以后也裸身躺在了床上,岚睡在了我和大哥的中间,我们一边说着话,手就不停地抚摸着岚的身体,她居然没穿内内,很方便就能摸到她的花瓣,花瓣上还遗留着湿润,我的一根手指就顺利地滑进了她的体内,在里面抠挖,感觉着里面的温暖和皱褶,岚一手拽着一根玉茎不停地套弄。大哥叫她呼我老公,我也不断地鼓励她,而她嘻嘻地笑,终于没能叫出口。
  三个人就这样躺着聊天,我终于知道大哥是一个机关人员,大学本科文化,人很坦诚本分;岚也是一个机关的职工,单位不小男同事也不少。想想她真的很可爱,一边被我当着她老公抚摩着最私密的地方,一边还告诉我她单位的逸闻趣事。我暗暗觉得好笑,这样一个有着正当职业较高学历的女人,居然也会这样淫靡。
  经过刚才激烈的厮杀,岚的花蕾早已吐蕊,手指伸进去温柔湿滑,花瓣上一定带着露珠。经岚的芊芊玉手不断的拨弄,我的玉茎竟然再一次勃起,在她温热的手心膨胀,她俏皮地用指尖轻捏龟头,一阵酥麻直冲脑顶。我左手搂着岚的脖子,右手的两根手指已然进入了她的身体,我避免了和她接吻,但左手却很用力,使她柔软的酥胸紧贴在我的胸膛上。
  大哥的身体还没得到释放,我不能太自私一直占有着应该属于我们俩的岚,我叫大哥来一次,岚也不断的叫他上来,这次大哥没有拒绝,提枪上马,直接插进了岚的身体。
  看着大哥在岚的身体上冲撞,我心里有些冲动。大哥玩的是自己的女人,我玩的是大哥的女人,而且今晚,是我将全身的能量释放在他的女人身体里之后,心里感觉特别舒坦。玩女人就得玩良家,玩像岚这样清爽的女人,而且是在她老公的眼皮子底下,将他的女人玩了个痛快淋漓、***四溢……
  不到十分钟,大哥就缴械投降,他有些自卑地笑笑向我招招手,然后走进了浴室,把这样一个玉体横陈、媚眼如丝的女人交给了我。
  我贪婪地欣赏着眼前这个玉体,全身洁白无暇,几乎没有一点瑕疵,娇媚的眼睛紧盯着我下面翘起的地方,胸部急促地起伏,平坦的小腹与她的年龄有些不相称,两腿间的漆黑掩藏不住娇艳的花瓣,蓓蕾中淌出一点白色的液体,我知道那是大哥射进她体内的东西;她轻舒玉臂,一把抓住了我那坚硬的东西。
  我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将套套戴在下体上,俯下身子,对着那开得正艳的花芯插了进去,身体再次重重地覆盖上了岚的身体 ……
  温热再次从下体迅速传来,岚的体内更加湿滑,混合着精子和***更加让人感觉刺激。坚硬与硕大胀满了岚柔软的洞穴,岚娇艳的小嘴轻呼一口长气,半闭着充满淫欲的眼睛,双腿张大到极至,两手呈一字展开,从身体到心灵全部对我毫无保留地开放。
  强力冲撞的“啪啪”声伴随着岚的娇吟,如一曲美妙的音乐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恨不能将全身的力量汇聚到龟头上,狠狠地刺进她身体的最深处。这个娇嫩的女人、淫荡女人、下贱至极的女人,我要把你操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魂飞魄散、哭爹喊娘……
  我狠命的抽插换来了岚大声的呻吟,她双颊菲红星目半闪,摇晃着脑袋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十指交叉手心相贴,她的手狠命地握着,似乎全身的力量也在迸发,两腿早已环上了我的腰,紧紧夹着让我们的身体完全重叠在一起,***的痉挛似乎想长久地留住我的男根。
  大哥一直没有进来,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想知道,隔壁的浴室绝对能听到我们畅快淋漓的淫声,他就这样放心地把他妻子交给我蹂躏,他就这样心甘情愿地让我在他妻子的身体上发泄,他就这样不闻不理地让他的妻子在我的身下放肆地呻吟,他这样的男人太崇高、太伟大,崇高得把自己心爱的老婆拱手让与他人分享,伟大得把只能属于自己的土地让与别人恣意地耙犁。我在侮辱他老婆的同时,我也在肆意地侮辱着他。
  龟头传来阵阵舒服和快意,我进入了一个我喜欢的女人,我进入了一个别人的领地,我用自己强健的身体践踏着身下这个柔弱的女人,我同时也践踏着属于身下这个女人的男人。我实实在在地给大哥头上稳稳地戴上了一顶绿帽子……
  随着一股股精液喷薄而出,将岚也带到了性爱的颠峰,她上身微挺,两腿用力,似乎要把我整个儿吸纳进她的身体,同时释放的快感让我们紧紧地贴在一起……
  梳洗以后,我穿上了衣服,因为明早有例会我不得不告辞,大哥倒没怎么挽留我,然而岚眼里流露出的依恋让我很有些不舍。
  在回单位的路上,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岚那楚楚动人的目光,大哥那真诚的微笑却又是那样真切。
  收到岚发来的短信,她终于称呼我为老公,她的体贴和关心让我多了一份温馨和感动,此生有她,余愿足矣!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朵清新的兰花,在我胯下尽情地绽放

喜欢 (6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