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对夫妻的群P聚会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3268℃ 0评论

  去年十月的一个周五,我和老婆来到重庆,参加一次有五对夫妻出席的多P聚会。这次聚会的组织者是一对魏姓夫妇,地点就在他家的别墅。我和老婆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较大型的******聚会,以往都是找单男3P,有时也跟别的夫妻玩4P,对于这次的活动充满了期待和新鲜感。
  我们和魏姓夫妇是在一个夫妻交友的论坛里认识的,以前没有一起玩过,跟其他几对夫妻也是第一次见面。但毕竟都是同道中人,大家见面后很快熟络起来。那四对夫妻有三对都是重庆本地的,另有一对来自四川。
  晚上主人家做东,邀请大家在南山上一个可以鸟瞰山城夜景的火锅庄园里,吃了一顿地道的重庆火锅,然后驱车回到魏姓夫妇的别墅。为了叙述方便,在下文中一律以某君和某妻来称呼文中人物。
  五位老婆中,除了杨妻四十多岁,其他四位都是三十多岁,身段环肥燕瘦,各具风韵,都很性感。魏妻三十七八岁,身高接近一米七,长得高挑丰满,一双至少三十六D的豪乳简直呼之欲出,屁股浑圆挺翘,大长腿丰满修长,身段十分火爆,破有些欧美女人的范。杨妻四十几岁,典型的***身材,丰满肥壮,不过看上去很匀称,有一种熟透了的诱惑。余妻三十来岁,是中学老师,戴着一副眼镜,长相清秀,身材特好,苗条中又有着少妇的丰满。蒲妻三十岁左右,据说祖籍在苏州,是个典型的江南小少妇,体型娇小玲珑,长相甜美。我老婆的身材虽没有魏妻那般惹火,也不如余妻的标准,但胜在容貌姣好,是五位妻子中最漂亮的一个。
  开始主题之前,大家经过一番分配,五对夫妻分为五组。具体是我和女主人魏妻配对,蒲君和杨妻配对,魏君、余君和蒲妻玩3P,杨君和余妻、我老婆玩双飞。我很高兴第一轮就分到了魏妻,因为我一直想骑一回她这类的大洋马。
  众人分配完毕以后,其他四组都去了楼上的主卧室,客厅里只剩下我和魏妻。我嬉皮笑脸的对魏妻说道:“嫂子,我们一起洗个鸳鸯浴如何?”魏妻嫣然一笑,说道:“好啊!”于是我们各自脱去衣服。
  魏妻落落大方的在我跟前脱光了所有衣服,露出那高挑婀娜、丰满成熟的裸体,不仅双峰高耸,屁股也是又白又大、又圆又翘,活像被切成两半的西瓜倒扣在腰背和大腿之间,阴毛也比较浓密,从阴埠上一直蔓延到两腿之间。我忍不住抱住她上下其手,魏妻娇嗔的白了我一眼,笑道:“你急什么?待会儿让你玩个够。”说完拉着我进了客卫。
  温热的水流下,我跟魏妻拥吻在一起,双手在她的丰乳肥臀上肆意抚摸,然后埋下头吮吸她的两粒奶头,手滑到阴户上抠摸。魏妻的阴毛确实长得茂密,几乎覆盖住了整个阴户,可见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
  这个过程中,魏妻也握住我早已勃起的阳具套弄。在我的挑逗下,魏妻娇喘连连,丰美的肉体不住扭动,她有些受不了了,便在我身前蹲下,将我的R棒含入口中摇头晃脑的吞吐。她做得很耐心,嘴唇呈O形箍住我的R棒来回吮,不时用舌尖舔弄龟头,还啜下面的两颗卵蛋,啧啧啧的品咂之声不绝于耳。
  魏妻出色的口技让我飘飘欲仙,我感觉再让她吮下去就得射在她嘴里了,赶紧扶起她的身子,抱起她放到洗脸台上,蹲在她那两条丰盈修长的大腿之间,舌尖在那迷人的阴户上舔弄。经过我的口舌服务,魏妻已是意乱情迷,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BB里也涌出了很多爱液。我见时机已到,就站起来端着她的双腿,将急不可耐的R棒插进了阴道里。
  我先是一番轻抽浅送,一边跟魏妻接吻,一边插她的BB,待她渐入佳境以后,开始猛烈的顶送起来。由于爱液和沐浴液的润滑,我抽插得十分爽滑,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吧唧吧唧的性器摩擦声响彻浴室,中间还夹杂着魏妻悦耳的呻吟声。我干得兴起,又将魏妻的娇躯往我这边搂了搂,让她那对不停晃荡的豪乳贴着我的胸膛摩擦。魏妻也紧紧搂住我的脖颈,在我耳畔大声喊叫,显得十分快活。
  我先后抽插了两三百下,感觉有了射意,便停下来用龟头死死抵住魏妻的花芯研磨,魏妻被我这种干法搞得乐不可支,阴道深处的Y水泄出来浇到我的龟头上。我等临界点过去后,又开始大力抽插,干了一百多下以后又停下来。
  魏妻问我:“干嘛又不动了?”我老实告诉她:“你实在太迷人了,我再多插几次恐怕就射了。”魏妻轻笑出声:“是吗?”我感到有些难为情,说道:“我是不是不够厉害?”魏妻娇媚的说道:“你已经很棒了,我都丢了一回了。上次跟余君做,也是在浴室里,他还没插进来就射到了我的阴毛上。不过余君也很不错,我给他吮硬后,跟我做了很久。”
  我俩说着话又接了一会儿吻,我一边吻魏妻,一边用R棒在她BB里缓缓耸动,还是不敢太快了,否则一下射出来就没得玩了,我可不想成为这一轮第一个出货的男人。
  这么慢慢的插了几十下,我感觉自己缓过劲来,又开始大力抽送,直到再次把魏妻送到高潮。我使劲守住精关,将阳具从魏妻的BB里退出来。
  魏妻满意的说道:“你真厉害,我们去楼上吧?看看他们怎样了。”我说好啊,就跟魏妻擦干身子,手牵着手出了浴室,往楼上走去。还未进主卧室的门,便听到从里面传来一阵阵女人们的叫床声。
  来到卧室里面一看,果然是春色无边,乳波臀浪此起彼伏,男人们的喘息声和女人们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犹如一曲动听的交响乐在房间里回荡。在那张非常宽大的主人床上,左边是魏君、余君和蒲妻,只见蒲妻仰躺着,余君站在床边端着她的两条腿采用老汉推车的姿势干得正欢,魏君跨在蒲妻的头部旁边,让蒲妻给他口交。蒲妻上下两个洞都被男人的阳具塞满了,被干得欲仙欲死,不断发出呻吟。
  而在大床的右边,我老婆也正在被杨君用老汉推车的姿势肏着BB,余妻跨在她的头部上方,将阴部落到她嘴上让她舔。我老婆嗯嗯啊啊个不停,她的脸被余妻的大腿挡住,看不见她此时的表情,但我能想象到她这会儿肯定是一脸的陶醉。余妻快活的享受着我老婆的口舌服务,又搂住杨君接吻,不时还伏下身子让杨君拔出R棒,不顾那上面全是我老婆分泌出来的白花花的爱液,含进嘴里就是一番吮吸。我老婆因为暂时没有受到杨君的攻击,BB里感到空虚,便用双手反搂住余妻的屁股舔得更卖力了。之后杨君又重新插入我老婆的阴道里。
  再看旁边的沙发上,蒲君和杨妻正在玩六九式。杨妻是五位太太中最年长的,她体型偏胖,看上去丰腴圆润,但不失匀称,再加上白皙光滑的肌肤,仍然散发着中年***的性感魅力。
  此刻杨妻正张开两条粗壮的大白腿反向趴在蒲君的上面,肥白的大屁股高高翘起,穴口和屁眼完全暴露在外面,这个姿势看起来特别淫荡。因为蜷曲着肉体,腰身上挤出许多赘肉,那对硕大的肉球比起魏妻的丝毫不逊色,这会儿挤压在自己和蒲君的身体之间,像两个被挤扁的水袋一般蠕动。杨妻嘴里含着蒲君的阳具不停套动,而蒲君也捧着她的巨臀,用舌尖在BB和菊花上来回划动。杨妻被弄得十分亢奋,流出了很多***。
  我坐到蒲君和杨妻旁边,魏妻跪在我的两腿之间,继续给我口交。我问蒲君:“你俩还在前戏呢?”蒲君一边舔杨妻的穴口,一边答道:“哪有?我们肏过一回了,不过我还没射。”
  魏妻吮我R棒的时候,杨妻白花花的大屁股就在我眼前晃动,毫不顾忌的将她的菊花展现在我眼前,我能清晰的看到她屁眼两侧长着几根肛毛。于是我一只手放在魏妻的头上,另一只手落到杨妻的肥白大屁股上抚摸,还亲吻她巨大的屁股蛋子,轻咬臀肉。杨妻在我的助拳下更兴奋了,肥臀扭得更欢。魏妻暂时停下来打了我一下,笑道:“你别逗她了……”
  这时,大床上的余君将阳具从蒲妻的BB里退出来,换魏君接着干。余君到旁边喝了点水,休息了一会儿,又踱到我们这边来。他拍了拍魏妻的屁股,又去扶她的腰身,魏妻心领神会的换了一个姿势,跪趴在我前面,仍然含住我的阳具口交,将那对雪白的丰臀翘起来呈献给身后的余君,余君便搂住丰臀,将R棒从后面插入魏妻的阴道里。
  而杨君那一组也作了交换,杨君也用后入式插余妻的BB,我老婆从后面搂住他,两个乳房紧贴在君的屁股上帮他推钟,不时伸出舌尖舔他的P眼,然后绕到前面跟杨君拥吻。杨君故意抽出水淋淋的R棒让我老婆吮,我老婆丝毫不嫌弃上面全是余妻的Y水,含进嘴里就是一番套动。看到平时在人前端庄矜持的老婆,此刻如此的淫荡,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旁边的杨妻起身背对我这边,蹲到蒲君上面,一手扶着胯下的阳具,肥壮雪白的屁股往下一沉,BB便将蒲君的R棒全根吞没,双手撑着蒲君的大腿,肥熟的肉体跟着一起一落套动起来,而蒲君也在下面奋力顶送。他俩的这个姿势,可以让我很清楚的看到蒲君的阳具在杨妻的穴里做着活塞运动,只见两瓣肥臀之间,杨妻的穴口紧紧箍住****不停的套动,随着阴唇上的嫩肉被不停翻进翻出,现出缕缕白浆。
  他俩这么干了一会儿,我伸手搬动杨妻的身子,她很配合的起身转过来面对我,又蹲下去重新套住蒲君的阳具。她胸前那双硕大的肉球不停跳跃,惹得我伸手上去把玩,又将头贴上去。杨妻赶紧一手搂住我的头,一手捧起一只豪乳将乳头往我嘴里送,
  过了一会儿,身前的魏妻又被余君从后面干到仙境,呻吟着一时竟忘了给我口交。身旁的杨妻被肏到了高潮,抖着一身白花花的肥肉肆无忌惮的大喊大叫,那叫声简直惊天动地,惹得旁边的魏妻戏谑的轻笑出声。杨妻可不管那么多,继续喊叫,向房间里所有的人宣告她此时无比的快乐。
  蒲君终于射在了杨妻的阴道里,他拔出来拉着杨妻进主人浴室里清洗去了。床上的杨君也将精液灌满了余妻的阴道,也拉着余妻去浴室,发现里面早已有人捷足先登,余妻笑道:“我们去楼下客卫。”说着牵着杨君的手下了楼。
  我老婆走过来跪到沙发上,搂住我笑道:“怎么样,老公?爽不爽啊!嫂子的技术是不是比我好啊?”我说道:“嫂子很棒的。”我一边说一边吮吸我老婆的乳头,用手抠摸她的阴部,她那里早已被杨君肏得湿漉漉、黏糊糊的。
  与此同时,床上的魏君也肏得蒲妻直喊受不了了,可他还没射精,便退出阳具来到我们这边,将我老婆的身子一翻,跪在沙发旁边又插进我老婆的BB里。我老婆言不由衷的娇声笑道:“不要……”但很快沉浸在魏君的大R棒带给她的无限快感中。别看魏君年纪大了,脑袋也快秃光了,可异常生猛,肏得我老婆娇哼不断。
  这时,余君也射了精,退到一旁休息。魏妻又一次高潮后便专心给我口交,我老婆半躺在我身旁被魏君的R棒狠干,看到她那颤抖的裸体和心醉神迷的模样,我实在忍不住将积攒多时的精液全都射进了魏妻嘴里,她全部吞了下去,又替我将龟头上残存的精液舔舐干净。
  蒲君和杨妻也从浴室里出来观战,给魏君加油助威。魏君见我们大家都看他表演,越战越勇,直干得我老婆花枝乱颤、尖叫连连。后来我老婆依偎在我怀里,带着哭腔对我说道:“老公,我里面又痒又麻,好难受啊!”一旁观战的蒲君笑道:“嫂子的花芯被老魏顶开了。老魏,你再加把劲,嫂子就出来了。”
  魏君闻言又冲刺了十几下,射在了我老婆里面,当他拔出阳具后,随着粘稠的精液溢出来,一股又一股的水线从我老婆的阴道里激射而出,好像撒尿似的,与此同时,我老婆尖叫不止。蒲君兴奋的喊道:“喷了,嫂子喷了,老魏你好厉害。”杨妻和魏妻也拍手叫好。
  正好杨君和余妻也上来了,余妻听到话声好奇的问道:“谁喷了?”杨妻答道:“小苏(指我老婆)潮吹了,可惜你来晚了没看到。”余妻笑道:“是吗?那苏姐可是今晚第一个潮吹的哦!”
  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吹吧!以往我和老婆做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想不到今天我老婆被另一个男人干到了潮吹,真是令我既嫉妒又感到很刺激。估计一方面确实是魏君厉害,另一方面在这种多P的环境下又有那么多人观战,让我老婆格外亢奋吧!
  老公们都射完第一轮后,大家都来到楼下客厅休息,用点水果饮料补充体力。男士们都一丝不挂,女士们则各有不同,魏妻和杨妻比较开放,光着身子大大方方的在男士们眼前晃来晃去,余妻和我老婆害羞一些,各自找了条浴巾裹在身上。蒲妻没找到多余的浴巾,只好拿着一张小方巾遮住下身。
  魏妻放起了音乐,拿着麦克风唱歌,杨君、杨妻和余君、余妻两对夫妇在音乐的伴奏下跳起交谊舞。我和老婆坐在沙发上欣赏他们的舞姿,魏君走过来向我老婆邀舞,我老婆因为刚才被他干得特别爽,所以欣然受邀,与魏君跳起来。蒲姓夫妇则去了旁边的书房上网打游戏。
  跳舞的时候,杨君趁旁边的余妻不备,一把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以至于余妻的两个咪咪晃晃悠悠的。余妻的咪咪不大不小,胸型很好看,她娇嗔的说道:“好讨厌。”又对她老公说:“老公,你看杨哥欺负我。”余君安慰道:“没事,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他老婆。”大家都不由得发出嬉笑声。魏君见状,也趁势拿掉了我老婆身上的浴巾。
  至此三对男女都是裸逞相对,在客厅中央翩翩起舞,怀里抱着自己老婆或女伴的同时,又伸手去摸别人的老婆,三位男士的阳具也开始重新茁壮,场面香艳刺激。我坐在沙发抽了会儿烟,蒲妻从书房出来坐到我身边,仍然用小方巾盖住阴毛。蒲妻不仅身材娇小苗条,长相娇媚可爱,说话也是柔声软语,让人如沐春风。蒲妻对我说道:“帅哥,给我削个苹果呗!”
  我便拿起水果刀削起来。我感觉蒲妻看我的眼神特别温柔,显然是对我有好感。今天刚聚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时常偷偷看我。
  我削好后递给蒲妻,她又娇媚的看了我一眼,柔声说道:“谢谢。”我俩便开始聊天。其实刚来那会儿我跟蒲妻没说上几句话,这会儿倒聊得很投缘,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蒲妻跟我聊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张小方巾被放到了一边。
  我一边跟她聊,一边欣赏她的裸体。蒲妻的乳房不大,倒也浑圆挺翘,属于小巧玲珑的一握之胸,乳型也很好看,十分迷人。她阴毛比较少,稀疏淡薄,跟魏妻和杨妻的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番风景。蒲妻也任由我的目光在她的裸体上逡巡,我趁势将她搂到怀里,抚摸她的美胸,感觉既柔软又富有弹性,手感特别好。
  蒲妻悄悄跟我说:“待会儿又开始的时候,你跟我做好吧!”我点点头:“好啊!”其实我心里也是很愿意的,刚干了魏妻这匹大洋马,再干娇小温柔的蒲妻,一定别有滋味。
  我跟蒲妻聊的时候,跳舞的那几位交换了舞伴,魏妻过去换下杨妻跟杨君跳,蒲君从书房里出来换下魏君跟我老婆跳,魏君则从余君怀里接过了余妻,余君又跟杨妻抱在一起。
  几对男女开始各自做出淫秽的动作。只见余君从身后抱住杨妻丰腴的肉体,双手握住一对****把玩,勃起的阳具在那对肥臀上摩擦,杨妻一边扭动身体一边接受着余君的挑逗,手也伸到后面握住余君的肉棒套弄。杨君伏下头吃魏妻的奶,魏妻搂着杨君的脑袋咯咯直笑。蒲妻搂住我老婆接吻,我老婆的手也握在了他的阳具上。余妻则干脆蹲在魏君身前给他口交……
  我被这淫荡的场面刺激得阳具勃了起来,搂过蒲妻接吻,她特别配合特别温顺的依偎在我怀里,跟我热吻,手也开始套弄我的R棒。
  狂热而淫靡的气氛又在屋里弥漫开来,众人开始进入第二轮。这一轮大家自由组合,余君率先将R棒插进了杨妻的BB里,魏君和余妻、杨君和魏妻、蒲妻和我老婆也纷纷干起来。蒲妻见状,对我说道:“我们去楼上吧!”说着拉起我的手上了楼,抢先占据了主人浴室。
  刚一进浴室,蒲妻说道:“我想先小便。”我嗯了一声,将浴缸的阀门开到最大,往浴缸里放水,还洒了些沐浴液在里面。蒲妻有些娇羞的看着我:“平常在家里,我老公经常端着我尿的。”我明白她的意思,便将她的娇躯抱起来背靠在我怀里,端着她的双腿让她的穴口对准马桶,随着嘘嘘嘘的声音,她尿进了马桶里。
  蒲妻的身材娇小,所以我能很轻松的给她把尿,如果是换了身材高大的魏妻,恐怕就比较吃力了。蒲妻尿完后,我将她放进注满热水的浴缸里,自己站在马桶前小便。因为阳具这会儿处于完全的勃起状态,我只好弓着腰撒尿,以免尿到马桶外面。蒲妻坐在浴缸里,伸手捏住我的阳具轻轻套弄。
  我尿完后,跨进浴缸抱住蒲妻,给她身上涂抹沐浴液,她很惬意的享受着我的殷勤服务。然后我站起来,她便握住我的阳具含进嘴里。蒲妻给我口了一会儿,我又伏下来吮她的奶头,她轻声说道:“轻点哟!”
  我仔细一看,原来蒲妻娇艳的乳头有些红肿,显然是刚才魏君和余君的杰作。于是我轻轻含住用舌头舔,蒲妻沉醉在我的温柔吮吸中,揽住我的头轻抚头发。
  然后我借助水的浮力,将她的身子抬起来,双腿搁在我的肩头上,舌尖在阴部不停舔弄,重点照顾勃起的阴蒂。蒲妻的私处跟魏妻的大不相同,除了阴埠上长着一小撮稀疏的耻毛外,阴唇两侧光洁无毛,而且两片小阴唇外张,属于典型的蝴蝶屄,煞是可爱,跟魏妻的馒头屄比起来又是另一番风景。蒲妻很快进入了状态,娇哼不止,示意我可以进来了。于是我抱住她,将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
  在水里做爱由于水的阻力不能插得很快,缓缓的抽送又是另一番风味。蒲妻的呻吟声跟她平常说话的声音一样,特别优美动听,令我越发亢奋。我一边耸动一边问道:“在水里慢慢来,是不是觉得不过瘾?”蒲妻一边享受着我的R棒,一边意乱情迷的说道:“我觉得挺好的。刚才魏哥和余哥干得太猛了,我都有些疼了,还是你这种温柔的干法更舒服些。”
  正当我抽插着蒲妻BB的时候,浴室门忽然开了,余妻一丝不挂的从外面进来,看见我俩后说道:“原来你俩躲到这儿来了。”蒲妻问道:“他们呢?”余妻说道:“都在客厅里干呢!我上来休息会儿,没想到你俩在这儿。”她说着话一屁股坐到马桶上,一点不忸怩的当我面撒尿。
  原来我和蒲妻在楼上这会儿,魏君率先把余妻干到了高潮,他又去跟余君一起干杨妻。余妻落单后想着来主卧的大浴缸里泡个澡,却发现这里已被我和蒲妻占据了。
  余妻长相不算漂亮,身材很棒,两个奶子虽然不如魏妻和杨妻的大,但也足够饱满,阴毛不多不少,恰到好处。我肏着蒲妻的同时,伸手去玩弄余妻的乳房,她大大方方的任由我把玩。余妻尿完后,说道:“我们可以一起玩吗?”
  我正求之不得,说道:“好啊!”余妻高兴的跨进浴缸,从后面抱住我,将胸部贴在我背上研磨。老实说,余妻深得波推之道,磨得我挺舒服的。我索性将臀部翘起来,余妻心领神会的掰开两个屁股蛋子,舌尖在我的菊花上舔弄。因为R棒暂时离开了蒲妻的BB,我怕她感到空虚,就跟她接吻,蒲妻搂住我的脖颈很热烈的回吻着我。
  正当我和蒲妻、余妻三个人在浴缸里玩三明治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几个人进了主卧。由于余妻刚才进浴室的时候没有关门,我看见进来的是余君、蒲君和我老婆。
  三个人进来后嘻嘻哈哈的,我老婆蹲在两个男人中间,轮流给他俩口交,给这个吮的时候,手里握住那个的不停的撸,还发出啧啧啧和噗嗤噗嗤的声音。看到这个淫荡的画面,我插在蒲妻BB里的肉棒又暴涨了一圈,更加坚硬粗长了。蒲妻也感觉到了我的这个变化,把我搂得更紧。
  卧室里两个男人将我老婆扶起来放到床上,余君含住我老婆的乳头吮吸,蒲君分开我老婆的双腿在阴部上舔吮,我老婆被他俩玩得娇哼不断,Y水不停的从穴口流出来。然后我又看到蒲君站在床沿边,坚硬的阳具插进我老婆的阴道里,飞快的耸动屁股,很快便传来我老婆的呻吟声。
  外面的情形刺激得我更加的亢奋,没多久蒲妻就被我干到了高潮,对我说道:“你肏秋姐(指余妻)吧!”我转过身抱住余妻,被她迫不及待的握住我的阳具塞进BB里。蒲妻也从后面抱住我研磨。我一边插余妻BB的时候,一边抽空侧过头跟蒲妻接吻,吻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跟余妻接吻。裹在温暖的热水中,阳具插在余妻的阴道里,身体前后都被两个女人的肉体紧紧夹住,那种感觉实在太爽了。余妻和蒲妻的呻吟声也从浴室里飘到了外面。
  这时余君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三人后笑道:“你们三个在这儿快活呢!”我问道:“他们几个在下面吗?”余君说道:“是啊!老魏两口子和老杨两口子在客厅里玩得正欢呢!”
  余君又说道:“浴缸那么窄,你们三个挤在里面做什么?弟妹跟我去外面玩吧!”他说着拉起蒲妻的手。虽然我舍不得蒲妻,但又不好说什么,蒲妻也依依不舍的看了我一眼,跟着余君出去了。
  我干了好一会儿,把余妻送到了高潮,在征得她的同意后,射了她一脸。余妻说:“你想出去就出去吧!我再泡会儿澡。”
  我来到主卧,看到余君、我老婆以及蒲君夫妇四个人正在大床上战作一团。两个女人被摆成了69式,蒲妻在上、我老婆在下,蒲君站在床沿边端着我老婆的双腿猛干,而余君则跪在蒲妻后面搂着她的屁股干,干得两个女人尖叫连连,两个猛男还不时抽出阳具塞进两个女人嘴里,场面淫荡之极。我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欣赏这一幕幕活的春宫画。快抽完的时候,蒲妻对两个男人说道:“我不行了,要休息会儿。”便退出战场,来到我身旁坐下。
  蒲妻离开后,蒲君和余君集中火力进攻我老婆。蒲妻在我怀里靠了会儿,伏下头含住我软塌塌的阴茎。床上的我老婆已被蒲君肏得死去活来,一边呼天抢地的喊叫,一边握住余君的阳具吮吸。
  在这一幕的刺激下,我的阳具在蒲妻的嘴里又硬了起来。蒲妻见状跨到我上面,双手搂住我的脖颈,BB便套住了R棒,娇躯上下起落。我和蒲妻干了几分钟,她那张俏脸上洋溢着陶醉的表情,美胸上也浸出了香汗,我挺动下体插得更快,每次都直抵花芯,感觉蒲妻的阴道深处像一张小嘴似的吮吸我的龟头,爽得不行。蒲妻也不住的呻吟道:“好深啊!插到子宫口了。”她说着,一股又一股的Y水浇到我的龟头上。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啊,又要出来了……”这次她往上面蹲了一点,将***喷到我的小腹上,也发生了潮吹的现象,只不过量比较小,没有我老婆那次的多。蒲妻喷了会儿,重新套住我的阳具起落。
  床上的蒲君射精后,一旁的余君将我老婆横抱起来往浴室走去,我老婆双手搂着余君的脖颈,绵软无力的娇躯依偎在他怀里。当他俩从我旁边路过时,我看见我老婆的屁股缝两侧已布满了Y水,中间有白色的精液溢出来。此情此景令我在蒲妻胯下顶得更快了,她的呻吟声变得更加激越。
  两人进去后,听到余妻笑道:“老公,我给你俩腾地方。”然后余妻出了浴室,她看到蒲君正躺在床上休息,便上床伏到他身旁,含住软塌塌的阴茎吮吸。很快浴室里面又传来我老婆的叫声。又过了几分钟,我将精液射进了蒲妻的子宫口。我完事后,蒲妻从我身上下来,依偎在我怀里,娇羞的说道:“谢谢你帅哥,我好舒服……”看得出她对我的表现很满意。
  我搂着蒲妻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余君和我老婆出来了,两人刚才在浴室里又干了一炮,我老婆的阴道里再次被余君灌满了精液。据我老婆后来说,余君本想射在她脸上,因为我之前在浴缸里yan射余妻的画面被余君看到了,不过我老婆嫌脏没有同意,余君也没勉强。这时,余妻将蒲君的阳具也吮硬了,她起身跨到上面,扶住肉棒套进了自己的肉穴里……
  我和蒲妻、余君和我老婆两对男女一前一后下了楼。来到客厅里,看到魏君还在跟杨妻干,杨君已射了精坐在沙发上休息,我们也坐下来一起观战。
  魏君正斜倚在沙发上扶着杨妻肥美的肉体,杨妻背对他叉开双腿蹲在他上面,任凭魏君在下面啪啪啪的冲顶。魏妻跪在杨妻的两腿之间,舔弄两人的交合之处以及杨妻的阴蒂。
  魏君见这么多人围观,越干越猛,干得杨妻呼天抢地,肥熟的肉体颤抖不止。魏君射了以后,杨妻也喷出来许多水来,还好魏妻躲得快,差点被喷一脸。众人无不拍手叫好。这场性爱的盛宴,直到半夜才鸣金收兵。
  当晚五对夫妇各自安睡。别墅很大,每对夫妇一间房完全不成问题。蒲君私下跟我提出来交换老婆睡觉,我估计是蒲妻的主意。我心里其实是很乐意的,又征求了老婆的意见,她也同意了,于是我和蒲妻进了一间客房,我老婆跟着蒲君进了另一间客房。
  要说之前每个男士都干过两三炮了,这么短的时间里再来一炮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不过搂着别人家的老婆睡一晚,也不失一桩惬意的事。我和蒲妻躺在床上后,她依偎在我怀里跟我说,好喜欢你这种温柔的男人,还叫我聚会的这两天多跟她呆在一起。
  我笑道:“好啊!只是你老公不要吃醋才好。”她捏了我一把,说道:“你老婆不要吃醋才好。”我俩打情骂俏了一会儿,都觉得很困了,便搂在一起进入了梦想。
  翌日睡到快中午了才醒来,我见蒲妻还在睡,便没吵醒她悄悄的爬了起来。因为客房里没有卫生间,我就去外面上厕所。走了两个客卫里面都被人占据了,来到第三个的时候,试着一扭门把手,门竟然开了,正当我庆幸里面没人的时候,却发现杨妻正在淋浴。她看到我后招呼道:“早啊!小赵。”
  我说道:“不好意思,嫂子,我内急,别的卫生间都有人,你不介意的话让我小个便。”
  杨妻听到我这么说,爽朗的笑道:“没问题,你请便吧!小赵。”
  于是我说了声谢谢,站到马桶前小便。我一边尿一边跟杨妻寒暄,问她睡得可好诸如此类的。完事后杨妻跟我说:“这会儿大家都在陆续起床了,卫生间肯定不够用,你愿意的话跟我一起洗吧!”
  面对杨妻的邀请,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相当明显的信号。杨妻是五位女士当中年龄最大的,身材属于丰腴型,如果最开始的时候我肯定不会在四位老婆中首先选她,不过昨晚我已经饱尝了魏妻、蒲妻和余妻这三位女士美妙肉体的滋味,唯一还没肏过的就是眼前的这位杨妻了。
  我欣然同意,嘴里还是说道:“可以吗?会不会打搅到你啊?”杨妻笑道:“当然可以啦!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我脱掉身上仅存的内裤,一边跨过去一边说道:“我帮你洗吧!”
  说着往手里挤了些沐浴露,往杨妻那丰腴肥熟的肉体上涂抹,杨妻很惬意的享受着我的服务,任凭我上下其手。她虽然有些胖,但比例很好,大多数肉主要集中在胸部、臀部和大腿上,属于典型的丰乳肥臀,腰部和大腿虽然显得比较粗壮,但还算匀称。那两座大肉峰圆滚滚的,而且很厚实,无论我怎么揉搓她都不会喊疼。她的阴毛很魏妻的相似,都是属于茂盛型的。
  杨妻任凭我的双手在她身体上的各个部位肆意逡巡,她也握住我的阳具套弄,套了会儿我就勃起了。我俩都亢奋起来,于是我让杨妻坐到洗脸台上,将R棍插进她的BB里。
  正当我和杨妻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魏妻穿着一件小睡裙走了进来。她看到我俩后笑道:“你俩做你的,别管我。”
  她说着拿出牙刷往上面挤牙膏。杨妻一边呻吟一边问道:“怎么主卫也没空了吗?”
  魏妻说:“我家老魏正跟小余老婆在里面打早炮呢!”
  杨妻笑道:“昨晚小余老婆是跟老魏睡一起的吗?”
  魏妻说:“他们两口子昨晚跟我和老魏一起睡的,主卧室里的床大嘛!”
  我是见识过主卧室里的大床的,上面睡四个人也不觉得拥挤。就这样,杨妻一边享受着我的大R棍的抽插,一边跟魏妻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魏妻也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自顾自的洗漱。完了后她又撩起睡裙褪下内裤,坐到马桶上小了个便,这才出去。我跟杨妻又干了会儿,等她到了高潮才射在里面……
  早餐(其实应该是午餐了)是魏妻叫的外卖,我和杨妻出来的时候,魏妻、杨君、蒲君和蒲妻已经坐在饭桌旁开吃了,魏君和余妻暂时还没下来,而余君正在跟我老婆在沙发上玩六九式。
  魏妻招呼我们落座,又给我们盛上了豆浆和稀粥。我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余君和我老婆,只见她那迷人的裸体倒着趴在余君身上,手里握住那根直挺挺的阳具摇头晃脑的吞吐。余君也捧着我老婆的丰臀,伸出舌尖在阴户和P眼上扫荡。亲眼目睹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当众做这么淫荡的事,实在是感到刺激,我不由得又心猿意马起来,只不过刚打完一炮,已无力勃起。魏妻见状,一边喝粥一边伸手握住我有了些反应的鸡巴轻轻套动。
  正当我们吃着的时候,忽然看到我老婆爬了起来,她微张的嘴里全是余君的精液。她好像不小心吞掉了一些,皱着眉头跑进卫生间里清洗去了。
  余君射在我太太嘴里,也算是报了昨晚我yan射他老婆的一箭之仇。杨妻取笑道:“我看小苏不用吃早饭了,她喝小余的豆浆都喝饱了。”大家哄堂大笑。
  在魏妻的努力下,我还是没能完全硬起来,始终处于半勃起状态,毕竟从昨晚到今晨我已射过四次了,最近的和杨妻的那次距离现在还不到半个小时。魏妻笑道:“要不要给你口一下?”
  我笑了笑,说道:“不用了,留点精力晚上再做吧!”
  魏妻笑笑没说什么,缩回手专心吃饭。
  吃完饭以后,众人稍事休息,准备开始下午的活动。我悄悄问老婆夜里跟蒲君干过没有,老婆说后半夜醒来干过一回,还说蒲君干了她的P眼。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说我老婆的P眼早已被我开发过,可蒲君未经我同意就偷偷干了她P眼,找机会一定要报复回来。
  下午的节目是郊游,五对夫妇开着三辆车去了南湖风景区,这个地方远离市区,又是在淡季,游人很少。大家玩得很开心,也拍了很多照片,有风景照也有人物照,说说笑笑之间来到湖边一个人迹罕至的僻静之处。
  按事先商量好的,五位老婆都穿着裙装,趁着没人的时候她们都各自脱掉内裤,撩起裙摆,将香艳的丰臀翘起来让我们拍照,还尽量亮出阴部和菊花,姿态十分淫荡。五位老婆中杨妻的屁股最大最肥,大腿也最粗壮。魏妻的屁股也很大,特别的浑圆挺翘,其他三位老婆的差不多,相对比较小巧。五个美臀也可以说是各有千秋,各有各的美妙之处,让拍照的男士们享尽眼福。
  我们租了三艘小船,划到湖中央的小岛上,此地除了我们一行人再没别的人。大家拿出带来的炊具和食材,开始动手野炊。后来魏妻、余妻和杨妻三人见湖水特别清澈,周围又没有其他人,索性脱了个精光在浅水区扑腾,还站起来一丝不挂的摆出各种姿势让我们拍照。大家嘻哈打笑,玩得不亦乐乎。
  食物烤好以后,我们便席地而坐,打开啤酒大快朵颐起来。魏妻、余妻、杨妻三位老婆仍然光着身子,因为是初秋所以也不觉得冷。吃了几口,蒲妻拉着我起身说道:“走,咱俩划船去。”
  我和蒲妻上了一艘小船,沿着小岛划,来到岛旁一片密林里。此处十分静谧,风景也很好。我用手机给蒲妻拍了几张照片后,她伏在船头伸手到水里划动,一边划一边说:“这水好清澈啊!真漂亮!”
  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臀部翘了起来,姿势特别诱人。我见状撩起她的裙摆,将她的内裤褪下来,露出了那浑圆雪白的屁股,在上面上下其手。蒲妻回过头娇羞的抗议道:“不要,当心被人看到。”
  我笑道:“这儿除了我俩哪有人?”
  我索性解开裤链,拉下外裤和内裤,放出勃起的阳具,对准蒲妻已经湿漉漉的穴口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轻抽浅送,蒲妻渐入佳境,嗯嗯啊啊个不停,小船也跟着晃荡不止……干了一会儿,我抽出来让蒲妻仰躺在船头,然后将***抹到她的屁眼上,龟头对准娇艳的菊花便往里插。蒲妻吃了一惊,说道:“你干嘛!”
  我一边将R棒插进蒲妻的P眼,一边笑道:“你老公开发过你这里没有?”
  蒲妻没有回答我,只是皱眉说道:“你轻点,会疼的。”
  于是我轻轻的抽送起来,随着我的动作,蒲妻重获快感,耸动娇臀迎合我,她娇喘着笑道:“想不到你还好这口?竟然喜欢肏女人的屁股,好变态啊!”
  我一边用力一边笑道:“我这也是礼尚往来嘛!谁让你老公夜里先干我老婆P眼呢?”
  蒲妻娇笑道:“你这人报复心蛮强的嘛!”
  她的话语很快被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取代……肛道比阴道狭窄,更容易射精,我干了七八十抽就抽出来重新干蒲妻的BB……
  干完后,蒲妻满意的笑道:“跟你做爱就是舒服……”
  回到小岛上,看到三对男女正在野战。原来我们走后,魏君、余君和蒲君吃饱喝足也按捺不住,脱光衣服加入了魏妻、杨妻和余妻的天体营当中,一人搂了一位女士干起来,六个人一场混战,不时交换女伴,嬉笑声、呻吟声飘向湖面。
  我老婆则在一旁继续烧烤她喜欢吃的鸡翅,杨君给打野战的那几位拍了一会儿后,将摄像机固定在三脚架上自动拍摄,他来到我老婆身旁帮忙。
  我老婆见到我和蒲妻回来,招呼道:“你俩再吃一点吧!”
  于是我和蒲妻坐过去又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欣赏活的春宫画。干了好一阵,魏君和余君射了精,拉着各自的女伴,也就是余妻和杨妻坐过来喝啤酒,蒲君跟魏妻那边还没结束,仍然干着。
  杨妻问道:“你俩刚才去哪儿了?”
  我说道:“划到那边树林里了,风景挺不错的。”
  杨妻又说道:“听说这种地方有水蛇出没的,你们有没有遇到?”
  蒲妻抢先答道:“有啊!有条蛇都钻到我里面来了。”
  余妻吃了一惊,说道:“真的?钻进你哪里了?”
  蒲妻脸上一红,娇羞的看了我一眼,“是赵哥的那条蛇钻到我那里面了。”
  余妻这才醒悟过来,跟其他几个人笑起来。蒲君和魏妻结束后也坐过来,大家就着啤酒和烧烤说笑聊天。杨君趁我们说笑,脱掉我老婆的内裤也干起来……
  当晚回到魏宅,大家又做了一回,因为一连两天的轮番大战,大伙都觉得很累了,于是几对夫妇各自回房安睡。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五对夫妻的群P聚会

喜欢 (9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