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导师改变我一生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22384℃ 0评论

也许很早就该讲出这个故事了,不是不敢讲,是不知该从哪说起。今夜,外面初雪降临,窗前光线沉寂,记忆闸门豁然而开。那是属于几个人错乱交织的秘密。
  从哪里说呢?就从我的家庭背景说起吧。妻子雯比我小四岁,二十六岁嫁给我。当时我博士研究生毕业没多久,在导师帮助下,我留在了大学下属的一家研究所工作。妻子是我单位里一位女领导的千金,是省级机关里的公务员,大学跟我同校,只是当时我们并不认识。
  当初算是被丈母娘赏识吧,在她的撮合下,我和雯从认识到恋爱,再到结婚,然后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人生大事,匆匆落定。我对雯非常钟意,简直觉得自己受到了上帝的垂青。大家闺秀的雯,脸蛋不算惊艳,但非常耐看,言谈举止透着良好教养,形象一点描述的话,很像早期的俞飞鸿,不是长得像,是光彩和气质相似。
  雯的家境在当地也算可以的,我们的婚房是一栋带院子的跃层洋房,城市最贵的住宅区之一,房钱基本都是雯家里出的。我的老家,在遥远的西南部小城,不算贫穷,但和雯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
  这么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会嫁给我这样的穷小子?我虽然一米八二的身高,长得也文质彬彬,但绝对不够靠脸吃饭的级别。我当时以为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多半也是看中了我身后的权力。我的导师在我毕业前升为大学常务副校长,成了泱泱数万学生的985大学三号人物,还分管岳母所在的研究所。
  几年前,在读博士时,我跟随导师做一个国际项目。凭借我的能力加星辰之外的运气,帮导师突破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口,这项技术登上了全球最著名的科学杂志(不知者请自行脑补),为学校带来巨大的业界和社会声誉。当然,最大的受益者是导师,他也因此平步青云,挤入领导出班子。而我最终只是他膝下几个参与的学生之一。尽管同门的几个学哥学妹都清楚真相,但谁又在乎真相呢。
  导师的做派颇具师者风度,曾在美国西部一所知名大学,做过多年访问学者,精力超群,长年健身,年过五十身材也没走样。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学者,带了我们四男两女六个博士生。谁能想到,两位学妹竟先后都上了导师的床,其中一个叫蓉蓉的学妹还怀了孕。之所以我都知道,因为学妹堕胎时,是不方便出面的导师授意我带她去的。他对我说:“你是我最信任的学生。”一语双关,同时在警告我,管住自己的嘴。导师之所以选择我,可能因为我出身普通,人也循规蹈矩,比较易于掌控吧。
  其实这样的事在大学里并不鲜见。像学妹蓉蓉一样,女博士一般在性上都挺想的开。她们想参与导师的项目,获取难得的国外工作经验和资历同时,还能获得不菲的报酬。为此,导师的床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蓉蓉们成功上位的绿色通道。蓉蓉在几年后,因缘际会,也被我压在身下,再谈起导师时,她曾暗示我,导师是个阴险的伪君子。那都是后话了。
  在我和妻子雯确定恋爱关系时, 导师也极力赞同我和雯的婚事,还屈副校长之尊主动找我谈话,话里话外劝我应该早点成家立业,并说他会帮我铺路,听得心里暖暖的。正是意气风发之年,我在心里筹划着事业蓝图。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这背后竟然藏着改变我一生的阴谋。
  我和雯还不够彼此了解,认识三个月就结婚了,新婚之夜才有了第一次男欢女爱,她没有处女落红。其实我心里早有准备,像雯这么漂亮的女孩,追求者可能早就围了好几层,二十几岁年轻气盛,有个把喜欢的人上了床,也是在所难免。连我自己也有过两次恋爱经历,也都发生过性关系。只要雯以后真心真意对我,她以前的一切经历和那层膜,跟我们将来几十年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
  婚后的雯知书达礼,与我相敬如宾。现在想想,那真是段甜蜜日子,我经常运动,曾经是校羽毛球队主力队员,身体素质很好。白天精力充沛地到研究所钻研事业,晚上回到家,娇妻灯下,床第欢颜,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亲吻心中的女神,抚摸雯的每一寸肌肤,甚至她在厨房正准备晚饭时,我也可以脱下她的裤子,蹲下身,湊近她小腹下的潮湿花瓣,动情舔逗。然后挺起阴茎,从她身后,穿过毛茸茸的黑色芳草地,一枪贯穿洞口,与粉嫩带水的花瓣,发生着这世上最淫也最妙的摩擦。 “哎呀,别闹,水都洒了。”雯常常这样娇羞地躲闪,可我早已进入到她身体最柔软的巢穴,将她最后的抵抗剿灭干净。
  “喜欢我的…鸡巴吗,喜欢…这样操你吗?”面对清丽美貌的新婚妻子,第一次说出这些粗暴字眼,我的心跳加速,脸也红得发烫。对美人的有意亵渎,就像在金堆玉砌的奢华宫殿里随地小便一样,心里有种不明所以的暗爽。
  雯终于不能再进行手上的烹饪操作,熄了灶火,扶着橱柜上宽大光滑的石台,将身体弯成我更容易抽插的角度。我的动作由慢转快由弱到强,从容地在我的小腹和雯翘挺的屁股上,制造出啪啪声响。雯并不喜欢在做爱时讲话,但呻吟却越来越强烈,在我几次故意将阴茎抽离她的身体时,她都主动将屁股撅得更高,摆出迎接姿态。一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奇特画面:一个男人在全身赤裸的雯后面,用力地按着她的腰身,胯间肿胀的硬物在前前后后地刺向雯肆意向他展示的性器……难道雯以前也被人这样进入过吗?内心的逻辑马上给了确定答案:那是一定的。雯在我之前有过别的男人,在相处或长或短的日子里,他一定不肯轻易放过这美丽的躯体,一定长驱直入,一定纵情蹂躏把玩雯身体每一处迷人的部位……我不敢再想下去,怕翻腾的情绪焚烧自己的肉身,我不顾一切地冲刺,很快射进雯已经潮湿不堪的阴道中,却快感全无,抽离出来的阴茎也丝毫没有软掉的意思。
  我没再插入雯的身体,而是将雯的一条放腿放在石台上,然后蹲下身,一口咬住她裸露在外的阴唇,马上尝到一种酸涩的味道。我刚要把舌头顶进洞内,顺着阴唇边缘,刚刚我射进去的精液就流出来了,猛冲上头的兴奋和好奇迫使我将混合着精液和雯体液的液体,一股脑含进嘴里,越是不好的味道,越是不堪的事,此刻更能激发我剑走偏锋的情欲。脑中再次浮现那个男人的身影,仿佛这些白色的液体,是他刚刚射入的。
  雯以为我是因为过早射精 ,补偿她尚未高潮的损失,有些感动地看着我。我却含着刚刚从她阴道里流出液体,吻到她的嘴上,将口中液体交换给她,雯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接受了。我引导她用被淫液缠绕的舌尖,与我相互摩擦、交织。我将抱坐在旁边的木质操作台上,阴道面对我的高度,刚好让我可以顺利插入。有了刚才的刺激,快感倍增。
  “喜欢我这样的****吗?宝贝,比你之前经历过的怎么样?更长还是更粗?”我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雯用亲吻,堵住了我的嘴,刚才的液体已经不知不觉被我们吞下。雯拼命地吸着我的舌头,我有些透不过气来,我知道她快到高潮,用尽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将她送上顶点的同时,自己再度喷薄而出。
  这时才发现,我和雯都没来得及脱的上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大半。屋里的闷热感升上来,灶上的食材还泡在汤锅里。外面下着小雨,院子里我们结婚前装修时种下的小花,已经结出花蕾,在雨点拍打下,微微颤动。
  雯靠在我的胸前,婉婉地说:“老公,我不喜欢你那样。”
  工作繁冗,生活奔忙,所以拖了很久。看到大家在给我留言,希望能继续写,也总想着继续,终究还是拖到今天。容许我,写到哪算哪吧,生活本就在继续,经历就不会完结。我想如果精力和心境都持久的话,也许会一直写到将来的现在、现在的将来。
  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婚后我和妻子雯确实经历了一段甜蜜生活,每一天内心是美滋滋的,至少我是。性,是新婚里最美妙的催化剂,我最喜欢小雯脸上娇羞的色彩,可以在被解读成传统女性之外,又蕴含着几分教养。与粗鄙不堪的妇女,划了一道很深的界限。
  我试图用小雯修长柔软的身体,解锁更多未尝试过的体位姿势,就像《色戒》里梁朝伟弄汤唯那样。小雯也不动声色地配合,仿佛这是她做妻子的义务,但她自己又乐在其中。好几次次,做得太过投入,射精后没等拔出,我就昏睡过去,醒了才发现。瞬间又硬起,再度厮杀,片甲不留……
  世间多少青年男女,都曾有过这样不顾一切的爱,不顾安危的性。就像我青春期时的玩伴三蛋说的:“将来我也要娶个漂亮的女娃当老婆,操遍她身上所有的洞洞。”我实现了三蛋理想,可我终究还是个“了不起的盖茨比”。
  也许这才是我拖延至今方才续写的原因,那是一段屈辱的经历。并非没有勇气面对,只是为了保证故事的真实,去完整地梳理那些印刻在记忆里的细枝末节,不知会翻腾起怎样的激流…算了,既然已做好决堤准备,由它吧。
  最初被我捕捉到的异样,是岳母看我时的眼神。说不清是什么,反正就是不对劲。慢慢的我从研究所里听到些风言风语,其中就有关于岳母和我导师不正当关系的传闻。说是身为副校长的导师一手提拔了岳母成为研究所的领导班子成员,因为二人关系暧昧。当然,能传到我耳朵里的,也仅此而已,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领导的乘龙快婿。
  之所以我把传闻的事告诉小雯,是因为我根本就没信。要说导师能看上如花似玉的女学生,操之而后快,那是男人天性,如果能看上年过半百的岳母,我觉得简直天方夜谭,除非导师有特殊癖好。另外,岳母被提拔时,我的导师还没当上副校长呢。我本意让小雯转告岳母,小心谣言,毕竟我不好直接开口。
  “这些造谣的人太缺德了,回头真得让咱妈好好整治一下,你们一个科研单位,怎么这么多长舌妇!”小雯愤愤不平。那一晚,我竟久久不能入睡,浮想联翩,想到了风度翩翩、位高权重的导师,想到了被导师按在胯下声音婉转如灵的学姐蓉蓉,也想到了风韵犹存的岳母,当然还有小雯。女人的阴道和男人的阴茎相连,总是能并蒂出许多令人血脉喷张的故事。
  想着,我很快坚硬如铁,不顾已睡熟的小雯,在她背后探索着将阴茎缓缓插入。也许是半梦半醒间的小雯有了反应,竟梦呓般咕囔出一句:“干爹,操我……”尽管声音不大,但清清楚楚的四个字,闷雷般将原本静谧淫靡的空气炸裂开,我感到自己心脏一阵狂跳,脸也发烫,好像中学时那次爬山,看到那对青年情侣躲在山腰一块巨石后面纵情野战一般,那种近距离偷窥,除了冲击人的生理反应,还有种羞辱感。仿佛那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本属于我的,那一刻却毫无自尊地蹲在别人胯下,任由别人黝黑的阴茎出入她平日里用来一呼一吸、吃饭喝水、赞美诋毁的嘴巴。这也许就是后来我对口交情有独钟的根源,我喜欢看一张美脸趴在自己的裤裆上起起伏伏,甚至是那张脸埋进我的屁股里,灵活的舌头卖力地舔弄肛门……
  插在小雯身体里的阴茎迅速膨胀,在天使与魔鬼交织的欲念中,暂时放下一切迟疑,我用自己的一柄长剑不顾一切地刺向湿润的靶心。小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清醒,配合地摆动屁股,嘤嘤地低吟。我将小雯抱起来仍然背对着我,自己则半跪在床上,从后面前后猛攻,很快一射如柱。旋即潮水褪去,浅滩嶙峋怪石露出,“干爹,操我”那四个大字毫不留情地扶摇直上,看着又沉沉睡去的小雯,再回味起刚才的快感如同嚼蜡。
  小雯真的背叛我了?干爹是谁?只是梦话?一连串的疑问只有小雯才能解开,又联想起岳母看我的异样眼神,我预感二者之间必有关联。多年的理工科学习,面对冰冷的数据,早已磨练了一个人的剑气与狰狞,此刻我需要沉心静气,想出一个安全的对策来。
  渐渐地睡意凝固了一切阴谋。眼前大雪纷飞,一个放学少年顶着几年才一遇的南方大雪,向家走去。“等你长大成人以后,一定要想一下今天的自己,别忘了,千万别忘了啊。”他边走边自我提醒着。那一天没有任何纪念价值,只不过是类似将一盒好玩的玻璃球写上纸条、偷偷埋在屋后草地里一般的孩童把戏。
  考验的,仅是还能否记得。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妻子和导师改变我一生

喜欢 (169)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