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生活

夫妻交友 一枝独秀 16296℃ 0评论

婚后的第8年,孩子已5岁多。我们俩不知为何,一时冲动就换了一套实用面积160多方的房子。没几个月,就感觉生活水平严重下降;因为按揭还款多了不少。经过反复商量,我们决定把一个房间租出去,以帮补生计。
  想不到反应很好,很多人来应租。男女老幼,单身至全家大小都有。最后,我俩决定租给阿光。他还不到30,比我们小几岁。最主要是跟他聊得来;他既是霞的浙江老乡,也是我同行。除了亲切之外,他的言谈举止斯文大方。最主要是他没有过多计较我们要求的租金。
  其实我和霞也是同行。有了孩子之后,她要做全职母亲,便留在家里。那时我们略有名声,设计任务不断;霞就在家里做方案和深化设计,以免浪费赚钱机会。
  过了一段时间,阿光开始接一些炒更设计任务,他当然只能拿回家做。很多时候,他找霞帮忙出点子;甚至一起商议设计方案。虽然我们比他大不了几年,渐渐他称我们师父、师娘了。他赚到钱后,时常买东西回来;特别是买哪些吃的、玩的给小孩。他很勤奋,好像除了上班和在家干炒更活,没有其他消遣。他与我们打成一片,像一家人。
  转眼大半年过去,又是夏天。晚饭后孩子先睡;我们三人分别洗好澡,坐在客厅谈论阿光的一个设计方案。在思考和交换意见当中,突然间发现阿光眼巴巴地看着霞的胸,目不转睛。霞正在弯身低头,集中看茶几上的图纸,她两个浑圆的乳房已经跌出她松身的薄睡衣。我只能继续参加讨论方案。
  讨论完方案,进房间后,我马上跟霞说刚才她露出大半只胸的事,要她注意些。霞用半撒桥口吻说:看一下不会亏的;然后含羞地垂头。当晚,我比平常多了一份冲动,抱着她亲吻。感觉好像回到多年前刚赢了情敌,头一次与她造爱一样;吻遍她全身,似是寻找情敌遗留下来的痕迹,亦是品尝天赐的厚礼。与她二人合体,万般恩情,飞升缠绵于世外,真想就这样永不分离。
  早上起来,洗漱好。出了房间,惯常地抱她一下,轻吻一下。这是十几年来的习惯;是我在海外求学时,看到老外年纪老迈的夫妻休闲地携手漫步,对霞许下诺言,要拉她的手和亲她,直到终老。现在有阿光这位住客在家里,霞屡有微言;偶尔会轻轻推开我。
  过了几天的一个早上,在办公室刚与同事开完会,因为事务确实繁忙,加上最近竞争失利,有些惆帐。这时,私人助理清进来,替我收拾会议桌。清是交通大学电子工程本科毕业的,来我这里其实是学非所用;她说一进我们的办公厅就马上找到感觉,认定这应该是她的终身职业。她热诚高涨,愿意从低做起,永不后悔,恳求给她机会。于是乎就让她当私人助理,已经快两年了。她聪明、勤奋、好学,除了同事外,亦得到霞的肯定。然而,霞还不知道,因为朝夕相对,我和清已经日久生情。当然绝不可以让霞知道,甚至于感觉到这事;同时清答应我,绝不会让其他同事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中午借故外出谈业务,和清两人提着公文包和手提电脑离开公司。在路上还有些失落,清安慰我说业务起落是正常的,只要用心做,天不会负我们的;还提醒我小心开车。到清的家,她做了简单而可口的午餐。这套房离公司不远,环境清幽;是大半年前我租给她住的。有同事问起,她说住在亲戚家里,不方便探访。
  饭后,清提出要替我洗澡,消除困倦。清一向比较主动,二话不说就麻利地把我脱光,拉着我的命根子进浴室。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什么原因,清替我擦身和洗涤的技巧,可比日本的浴娘,从外洗至心灵深处,洗掉尘世烦忧。身体每一寸都给她洗到干干净净,身心顿感轻松。半抱着清躺在双人浴缸里,浸淫在香汤和柔情中,迷迷糊糊地睡着。
  被清轻柔抚弄下体,悠然苏醒;轻吻她朱唇。她拉我起来,替我淋身、擦干;领我到床上。随即俯身,手口并用,像属于她的玩具一样,叼捏我的下身;完全被她控制和占领,闭目养精,尽情享受这一霎,没有任何动作。高举不屈时,清爬上来,探手带马,套进她已春情泛溢的体内。举手轻抚双乳,四目交投,不其然与清同步轻吟。双臂卷抱她往下压,和她年轻初熟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极度销魂,不知人间何世。
  上天待我不薄。清不单只助我处理日常繁琐事务,两年来渐渐掌握业务精要,已经是公司的灵魂人物;同时,又用肉体替我精神减压;每念及此,又复何求。现在已经没有把工作压力造成的情绪带回家了;用她的话,霞察觉到我心理素质有所提升,比较开朗地回家,使家庭生活更美满;我笑言,清功不可没。
  看得出儿子鹏较前拘谨。就两个月前,像今天的星期天和他去外面玩,他会话多、要求多地缠着我,还会与我一块逗他妈;尽情的开心。现在,少跟我说学校里的人和事,对开心好像有保留。与霞说,他一上小学就成长得这么快,童真渐减,我有些担心;他的作业比幼儿园时多很多,学习的担子重了很多,应该是原因所在。与霞商量半天,结论是我们应否改送他去国际学校,虽然多花些钞票,为了他的健康成长,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
  早点回家,霞下厨做晚饭,我父子两电玩对打;总觉得鹏在家里比在外面自在些。差不多到点吃晚饭,阿光睡眼惺忪的打开房门出来,一看见大屏幕上的电玩,马上精神一振的坐在鹏旁边,和他联手对付我。不久,霞从厨房里喊出来,说没有做阿光的份,要他待会少吃些。
  饭后,鹏先睡。我们两夫妻和阿光三人,如常地在客厅聊天;谈起了鹏的学业问题。霞想得最多,也是最担心;她认为这样的学习方法会有反效果,影响鹏的成长;最好还是现在改送他去国际学校;还有打算将来移民,方便照顾他上大学。我说,你我在澳洲留学时,都没有父母在身边,过分照顾会影响他的独立能力。没她办法,天下间母爱是最伟大的,真是无微不至。阿光也很理性地提出,这里的大学教育比不上外国,本科生一般都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我们两的思维逻辑比他强多,就是一个好例子。我说好吧,事不宜迟,就在寒假改送他去国际学校,听说香港人开的那家耀中不错;但是,最好多等几年才搞移民,因为在这里的赚钱机会比外国高;再打拼几年再算。
  阿光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随你们一块移民;我曾许下宏愿,要和金岳霖看齐,永远住在你们旁边,天天能看到嫂子。霞马上说,我哪有林徽因漂亮,你瞎说。阿光接着调皮的说,在我眼中你比林徽因好看多。我笑言,你这小子原来早有预谋,可我不是梁思成那么大方。
  注:林徽因是近代名建筑师梁思成的第一任妻子,才貌双全。金岳霖是近代哲学大师,梁思成夫妇的好友。据说他对林一见钟情,对林表白,但林说梁对她全心钟爱,决不能伤害梁;金只好作罢。然后,金搬到梁隔壁住,只求天天看到林。后来,林红颜早逝;金终身未娶。有道金岳霖是中国近代最伟大的情圣。
  回到房间。与霞相拥床上,故意轻叹道,阿光真的学了金岳霖,对我们全家都很好,原来是你的本事。霞依偎我肩膊轻嗔道,他瞎说的,我哪有林徽因的魅力,你不高兴就请他走吧。我说,好事啊,证明我老婆还有吸引力;不要多心,开玩笑而已,我对你有信心。霞转话题说,如果当年我妈陪我去澳洲,就不会学坏,不会便宜了你。我轻佻地说,当年那只我一;还未说完,霞的手掌已经掩住我的嘴,转身亲吻我。
  与霞相拥吻,非常甜蜜。虽然分别走过曲折情路,最终相逢而一起携手向前,总觉得她不单是今生属于我,前世也是我妻子;第一次和她造爱,已经有久别相逢、仿如隔世的感觉;第一次已经觉得非常熟悉她身体每一处;吻她每一处,好像在缅怀过去。十多年都没有消减对霞身体的欲望,今晚亦吻遍她全身;吻到下阴时停留较久,时而抱抬双臀舔到深处,时而伸手抚摸双乳细品双唇;听她轻绵长吟,完全陶醉于她胯下。良久,伏在她身上拥吻,霞探手抚弄我阳具一会,带进她温润甜熟的体内。恩爱缠绵,结成神仙爱侣;此刻纵有玉帝使唤,也不愿分离。
  可能是受到阿光的刺激,今晚两度激情。与往常一样,霞替我洁净下体后,轻抚我双丸和会阴,让我安然入睡。这么多年来霞已经使我习惯,和完全驯服于她手中;当我有情绪、和激情过后,她会抚弄我双丸和会阴,让我彻底的放松,然后舒坦的入睡。
  早上回到公司,创业时的感觉浮现,感到需要发愤图强;其动力应该源于移民计划。真的需要多赚些钱,用来几年后搞移民。没有跟清提起移民一事,怕激起她内心的涟漪。清端来咖啡放在办公桌上,与她四目交投,突然感觉一丝凄凉;我同时和两个女人相爱,亦同时对不起两个女人,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心声无处吐,只能独自空惆怅。不知道走的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
  告诉清,我认为业务走势不稳,加上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应该更加进取。谈起静安区一个楼盘,突然想起这里的人比较崇洋,何不用一个洋人挂头牌,我们的方案就可以变成洋设计师的作品;在市场应该有蛮大的号召力。我可以联系澳洲一些没活干的执业建筑师,清替我开口试探甲方的反应;就这样决定,我们分头办事。
  早上霞与我一起到公司,她把构想好的方案连同草稿详细告知设计组,好让他们制作方案册。清记录整个工作会议内容,然后跟进每个流程,同时与甲方负责人联系和协调;她是个优秀的项目经理。
  霞较为擅长公寓楼、别墅之类的住宅建筑和装修,而我较为擅长商场、办公楼之类的商业建筑。我们亦会分别从男人、女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和客户需求。我们夫妻两的互补性很强,因此能够拿出满足各方面需求的设计;除了是海归派,这也是我们可以立足的原因之一。
  最近清和我在一起而电话铃声响起时,偶尔会离开我才接电话;以前她不会这样的。以我和她的暧昧关系,不好开口问清楚。这一次当清站在门口背着我讲完电话,转身回首时,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和我疑惑的眼神接触上;她走到我办公桌前,轻声地对我说:有男孩子追求我。我点头后要她替我泡一杯咖啡。
  这次好像等了很久,清才端咖啡进来。我心平气和跟她说:从来都把你看做我的至爱,奈何不能离开霞和孩子,内心其实很痛苦;如有适合你的男孩,纵然舍不得你,我衷心祝福你们;现在太委屈你了。接着问:那个男孩怎么样的?清说:他是同学的表哥,半年前从美国回来,搞财务管理的;也是舍不得你,也很心烦。我问:他对你好吗?清说:非常好,很体贴;绅士风度和你差不多。对清说:该珍惜的还须珍惜,上天给你的机会不会太多,好好与他发展吧,不要因为我而坏了你的前程;愿意的话,你可以留在这儿发展你的事业;放心,绝不会影响你们的;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你。头一次看到清在轻轻地擦眼泪。
  晚上托词应酬不回家,和清一起。要清做西餐,开了瓶红酒;我两边吃边聊,说起好多往事。她对我越真诚,我越内疚。心的一边祝愿她找到好归属,而心的另一边则希望她永远属于我;现在才了解何谓心事重重。
  在清面前我一向很被动,但今晚变得主动;我脱光她,替她擦身洗涤,然后拉她上床。拥吻清,继而吻她全身,从颈项、到双乳、到小腹、到大腿两侧、到阴户;她不停扭动腰臀以致全身,高吭长吟,双手把我的头压向她私处。清起来,让我躺下,坐在我嘴巴上,俯身低头吞咽我整条命根子,抓我阴囊;我只好含着她阴唇,配合她。把清翻过来,压在她身上,用尽原始本能肏她;她尽情地接受我的一切。这次我好像初试云雨时,很冲动,很快就泄了。
  现在觉得清给我的是新鲜感和充分官能刺激,而缺乏霞的亲切和甜蜜。很少亲清的阴户,这次大嘴的吞占,有点像机不可失,只有这一次的感觉;而舔霞的阴户时,总是带着千般爱意、万般恩情,温馨的细品内外,来回于阴唇和阴道深处;几乎每一次都有尽情品尝霞的下阴,她都会尽量放松,柔然享受,轻声低吟。与霞是长相厮守的造爱,而与清则是雾水情缘的性交;与霞是前世今生的灵肉结合,与清则是人间偶遇的情欲发泄。
  不管我对她们的感觉有何分别,确实对不起两位爱我的好女人。若姻缘真是天定,上天又何必对我太好,同时给我两位爱侣;左右徘回,不知如何是好。有人说拥有妻子和情人是男人的福气,和成功的象徵;而我感到这是一派胡言。这种福气和成功确实需要费太多心思,小心翼翼地处理生活的每一细节;太累了。
  过了几个月,组织了面对甲方首脑的方案陈述大会,介绍一个大型商住综合性楼盘的设计详情,我带同霞、清、设计组长、机电安装顾问等人出席。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表述、对答、交流,甲方很满意;除了少量局部修改之外,整个方案获得通过;甲方总经理提出,可以马上进入下一阶段的施工设计。近年来工作越来越顺利,有赖于清的贡献;她除了内外协调联系、流程跟进做的很出色,亦汇集大量市场讯息、甲方几个分部的有关需求、最新工艺技术等资料分发给有关人员,包括我和霞。
  会后步出电梯大厅,心情轻松。清走在我和霞前面,见她暮然转首,迎面对着一位带着阳光般灿烂微笑的年青人,他西装笔挺,风度翩翩。清回头看我,年青人已经走到她面前;她介绍,这是她男朋友培。培很礼貌得体的跟我和霞打招呼,并说清常常提起我夫妻两对她的栽培,深表谢意。当时已经中午,我以长辈的口吻请他们去附近一家高档西餐厅吃饭。
  在饭桌上我话不多,霞跟他们两聊得较多。培的谈吐应对很好,霞好像家长一样查根问底;而清坐在培身旁像小鸟依人,她在公司像王熙凤的辣气荡然无存。培笑言这顿饭像彩排、演练,清已经约好下周带他见父母。不知是否内心醋意,总觉得培华而不实,有些虚伪。
  下班前跟清说今晚去她家里吃晚饭,她推说今晚有事,改天再去。几周前遇到培之后,清逐渐疏远我。十多天前与她上床,她反应冷淡,激情不再;回想起来,这半年来她对我已经慢慢冷却。算了吧,上一次应该是我跟她的最后一次了,何必强求。想清楚之后,我对清说:我们就此结束这段不应该发生的亲密关系吧;希望不要影响你在这儿的工作,请你继续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公司有你一份的;祝福你和培。清含着一丝泪水,咽声点头说:好吧。我觉得有些失落,同时亦是解脱。
  霞办好鹏上国际学校一事,放下心头大石。晚上睡前和她枕边私语,说完鹏的事之后,霞突然说:你也该放手了;清是个好女孩,难得遇上真么优秀的好男孩,千万不要妨碍她和培;何况公司的确需要她,你应该好好处理好和她的关系。我顿然无语,感到在霞面前彻底挫败,停了一会,我问:什么时候知道的。霞说:很早之前就知道,与你夫妻一场,还看不透你吗;后来找清谈过,了解之后,求清帮忙,让你们继续下去;男人嘛,总比你在外面乱搞好些;而且你跟她搭上之后,对家里人也好多啦。我控制不住,失声痛哭,霞抱着我,我说: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清;同时对不起两个爱我的女人,非常难受。现在才猛然醒悟,霞的城府和胸怀深不可测,比我强得太多了。
  伏在霞身上深深拥吻,她伸手拿捏我的阳具,像在告诉我她不会放弃我。吻到她双乳,良久舍不得离开,这里除了给我快乐之外,亦曾经是养育儿子的地方;悠然产生感恩的心。吻到她的阴户,想到这儿是儿子出生的地方,更加感激上苍;流连于她的阴唇和阴道里,想到这儿曾经有别人探弄过,此刻完全属于我,应该加倍珍惜。霞示意我把胯下转到她嘴边,她嘬舔我的龟头,轻抚我的阴囊;我两互相品尝对方的性器,好像雨过天晴,继续甜蜜。抱着她插入她体内,轻摇慢挪,时深时浅;已经是神仙爱侣,又何必节外生枝,深感今是而昨非。今夜与霞合二为一,分外缠绵;时而引吭长吟,时而喁喁细语;恩情延绵不绝。完全臣服于霞的裙下,终生不二。
  几个月前正式提升清为高级项目经理,亦提高了她的提成;尚幸已经处理好跟她的关系,现在是正常的主仆和师徒了。随着真正爱情的滋润,清变得更成熟、更漂亮。一方面原因是鹏已经上学,霞可以腾出较多时间上公司;她花了较多时间,悉心指导清的工作,可能是加上培的影响,清办起事来更稳健、更周详。很多时候清在加班,培会把车停在公司楼下,坐在车里等她,没有妨碍清的工作;这个年轻人真有水平。有时单独与培在我办公室喝咖啡聊天,觉得他心高气傲、目光远大,属于胸怀大志的人;内心暗暗担忧他会牵动清另立门户,她实际上跟很多甲方高层有紧密联系。
  在家晚饭后,惯常的与霞和阿光聊天。说起阿光的新女朋友一事,他说:还是老样子,只是拉拉手、和吃过几顿饭,就没了。霞说他:看你和几个女孩都谈不成,不要要求太高。光叹气说:可能命中注定,遇到的都是坏女孩,真倒霉;也可能这个世界上好女孩太少了。霞转头用锐利的目光对着我说:男女都一样,这个世界上好男人也是太少;不要看你晖哥道貌岸然,其实他是个坏男人。(注:忘记介绍自己,我姓骆、名晖;阿光叫我晖哥,公司里称我骆总。)阿光好像很兴奋地笑着说:霞姐,如果晖哥欺负你,或有什么对不起你,我肯定站在你那边,誓死保护你。我霎时无语,心想他们什么时候变成好姐弟,联手对付我;然后我强颜对着霞笑说:有你这么厉害的好老婆,坏男人也会变成乖乖的好男人。
  回到房间抱着霞,又要和她造爱。这么多年来,霞几乎没有拒绝我的性要求;只有数次她真的不行,还坚持用手和嘴替我发泄掉;当然,她在月事中和生病等情况下,我从不主动求索。最令我依恋的是她始终都温柔地接纳我,始终都倾心尽情地和我同享性爱;从第一次到现在,经历过十数寒暑,都没有改变过。今晚和以往千百次一样,拥吻、随之吻遍全身,依旧能够燃起心中炽烈欲火;每一吻都是爱惜属于我的每一分每一寸,每一吻霞都真情流露而轻挪浅叫。进入她温润的体内,起伏抽送,比不上清的鲜嫩和激动,但含有无人取代的甜蜜和柔情;天涯何处,其实这里才是吾家;进入这里,才有安全、无忧、恩爱的超然感受,好像受到霞的亲密保护。感谢苍天,霞没有嫌弃我;而我已经不能失去她。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婚姻生活

喜欢 (5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