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情人,我成了情人老公的情人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299℃ 0评论

屈指算来,这事情已过去十年有余了。本不打算再提,现在时过境迁,心态改变,写下来,让大家多一些谈资。
  不知道有多少位有经历过南下打工的生活。当年怀揣五十元“巨款”,逃票到广东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刚毕业,家里条件很一般,不忍再给家里添一点麻烦,拿着仅有的五十块钱和几件衣服,便爬上了南下的火车。逃票是必须的,因为没钱。到了长沙被列车长抓住要求补票,票当然是没有补,人肯定也被赶下了火车。当时最好找的工作只有夜总会当服务生。第一,人年轻,挺精神。第二,肯吃苦,不计报酬。再一就,就是长沙当时遍地夜总会,不计其数。
  夜总会时间久了总会看到些东西,血气正旺的年龄多少会有些压抑。但哪怕落到了夜总会服务生这种第九流的层面,也绝不染指那些坐台小姐。不是没机会,是真心的觉得她们不配,不屑于触碰她们的身体。哪怕从房间里传来的声音让自己血脉喷胀,宁可自己解决,也绝不向她们一两包烟的小恩小惠中传递的暗示低头。同龄沦落的比比皆是,唯有当时的我像一个奇葩一样的存在。
  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生活中某些人,某些事,虽然与我们的处世方式绝不相同,甚至显的孤僻,某些时候我们还会嘲笑,可内心深处我们又是认同的,同时又希望自己也能那样坦坦荡荡的立于天地之间不为所动。像一个市井小儿嘲笑一个侠客的固执,但又非常希望自己就是这个侠客一样的傲立风霜。人,有时候活的虽然孤独,活的离群,但你这孤独的坚持总会在某一个角落得到一双认同的眼睛。
  工作了五个月后,我认识了一对夫妻。男的31岁,她当年28岁,相貌身材都非常棒。但在我我二十一岁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大姐,和理想中需要的女人的年龄大有差距。可即便这样,我还是和她走的越来越近。多少时候,我们又能拒绝一个贵气寡语,待人冷若冰霜,待已又如和风细雨的少妇呢?
  长期的压抑和青春的燥动加上她的无徽不至,让我终于撕开了这一个口子,那是我真正的第一次。在她的带动下,那种不同于自己解决的酣畅淋漓让人欲生欲死,欲罢不能。
  她在市区打理一家自己的花店,她家在岳麓山山脚下。我所有对女性生理结构的认识和包括目前仍在使用的性技巧都大部分来源于她。因为我的懵懂,她在两性中占据了绝对主导。我们试遍了所有有能力试到的各种性爱方式,包括当时根本就没有这个名词的车震,还有各种体位和工具。
  对她,我信任到不能再信任的程度。包括有一次,她拿来一根玻璃的假玩具,我们疯狂完后,她玩笑说要用这个插我。两个人一旦融合到一定程度,对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接纳的。在她的帮助下,冲洗干净肠道,她涂上乳液,先用手指慢慢探试,再用假玩具慢慢插进我的后面。在此之前,我是没有任何真正性经验。我也不知道两性间会有些什么样的性爱方式。在她插进来的那一刻,我找不出语言来形容被突破的一瞬间内心的紧张和新奇。
  她一边安扶我,一边让我趴在折叠好的被子上面,她非常熟练的在我后面用假玩具试探,问我具体感觉。其实除了紧张和好奇,我没有任何感觉。以后,基本上我们都会在她的要求下试验一下这种方式。
  现在想来,她应该有过好多次这种经验,不过当时我并不懂,也没多想。好多时候我想停止这种行为,她极力抚慰我,让我慢慢感受。直到有一天,我继续趴在床上,任由她用假玩具在我后面进进出去。随着她的力度和位置的调节,大概一分钟左右,后面深处某一个地方,突然有一种小虫子爬动的酥麻,说不清道不明,可能她触到了什么地方。我告诉她我的感受,她让我闭眼继续等待。她节奏由慢到快,力度由大到小,像我们平时指头叩击桌面时的力度快速、均匀的冲击着我的直肠里某一个部位。那种虫爬一样的酥麻由模糊到清晰,到一阵阵酸,最终成了一种清晰的快感,像好多小虫子一样涌了上来非常舒服!—瞬间我清晰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末有的刺激。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就是道教传承千年有余的“采阴补阳术”,通过刺激阴跷穴(前列腺),让男人长时间和多次高潮而不射。我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这种性爱方式的,本来之前也没有体验过两性性爱。对于这种快感我也第一次体验,这种要射不射,欲死不能的快乐中的痛苦只有真正体验过的人才能意会。就在我准备翻身过来想压倒她的时候,她示意我继续保持姿势不动,低身仰面钻进我的身下,用口含着我的阴茎继续抽插。那种劳累后的疲惫和满足是任何文字都不足以描述的。在最后一瞬间,我真真实实的感觉我升天了!
  事情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这篇文章就没有写的必要。直到不久后又一次疯狂后她的要求,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原来,在我们还没有正式在一起时,她老公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只是他刻意的纵容加快促成了我们走近。和任何狗血的电视桥段讲述的一样,他老公是一个双性恋,平时待她极其要好,除了这一个她不能忍受的特殊嗜好外,他们的成双入对在外人看来无可挑剔。吵也吵了,闹也闹了。冷静下来,生活还是要继续。
  我的介入让他们的家庭又多了一丝徽妙的变化,理不清道不明的夫妻关第让她在得知他老公知道我们的事情后同意了让我参加他们的一起性爱。而我的角色之尴尬想必大家都猜到了。
  如同任何一个侠客,在勿忙的路途上,满天风雪铺天盖地向你倾泄下来时,你会连眼都不会眨一下,甚至更为挺拨。但脚底若有一粒砂子,你肯定还会俯身变腰去拿走它。和她的这段欲罢不能的感情就成了那一粒砂子。尽管在当时我都已经猜到这是他从一开始都已谋划好的事情,但为了她,我也成了她和他同时的情人。
  我是一个纯粹的异性恋,在性取向上面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只是在那特定的年纪和环境及情感状态下,为护守根本不可能的所谓“爱情”而屈身,心里的痛楚也只有当时的自己能切身体会。幸运的是,因为我的拒绝,我从来没有单独和他一起过,从来都是三个人。
  在一起的那几个月,我也很清晰的理解了现在部分同性恋中0号的感受。他们往往追求的不是一种爱情,更多的是一种刺激,不同于异性性爱的刺激。我虽然不是双性恋,也不是同性恋,但在这种怪异的3P性爱下,我仍然数次体验到了那种极致的快感。我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迷失,找寻不到自己的方向,甚至怀疑自己。
  这样的爱情是守护不了的,再后来,我离开了长沙,第一次掏钱买车票心安理得的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再过了N年,我已立业。再过N年,我亦成家。回首那些年的那些事,不论欢乐与痛苦,都是我人生中过往的故事。既然存在过,就好好把它放心里面,不必刻意翻开它看它的正反面,好也罢,坏也罢,你能抹的掉么?能改写吗?既然抹不掉改不了,就好好的过好今天吧,选择好今天正确的路,才不会让多年以后的自己后悔。
  你们已经或者即将走的路,多年后会后悔吗?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为了情人,我成了情人老公的情人

喜欢 (2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