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情缘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6469℃ 0评论

  时光书写着人生这本书,记忆就像风,偶尔会吹开这本书,叫人回到过去。那是在2005年9月20日,那年我26岁。我坐当晚9点40的火车去邯郸,从我这里到邯郸要5个小时。
  我到车站已经9点半了,赶紧检票进入了站台,由于我们这里是个县级市,每天没有太多人坐火车,另外又是晚上,所以今天人就更不多了。站台里稀稀拉拉的有10来个人。在站台的灯柱旁站着一位女士,大约有30多岁,穿着那个年代很流行的丝质的红花和黑色图案,下摆是那种很大的锯齿型的裙子,脚下是透明的水晶高跟鞋,没有丝袜,裸露的脚趾盖被涂成了紫色,上身穿一短袖棕色皮衣,皮衣内就一个白色的大约有15厘米宽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应该是束胸吧,横在乳房上。束胸上是雪白的脖子,束胸下面是雪白的肚皮,还露着调皮的肚脐。一片雪白配上棕色的皮衣,叫白显得更加刺眼。毫不夸张的说,我从看见她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片雪白,还没有顾上看她的脸。她的个字有1米6多一点吧,一头波浪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同样白的脸上略带粉色,瓜子脸型,高鼻子,嘴大小适中,嘴唇为粉红,带一浅茶色墨镜。
  色狼就色狼,本性如此,我的脚步不由的向她靠近了过去,走到大约一米远的地方,站下,把自己的背包放下,边揉肩膀,边打量她。她也发现我在看她,她也看我,我便开始搭讪了:“这么晚了,去哪呀?”“回家”她答道“你不也一样!”我赶紧说:“一样什么,你是回家,我是出差,辛苦呀!你的票有座位吗?”“没有,你呢?”“我也没有,你到哪呀,我到邯郸。”“我到武汉!”我吃了一惊,也略带遗憾。“那么远,怎么不买卧铺,站着怎么受的了?”我问。“唉,我刚买的票!”她说。“一会火车来了,补卧铺吧!”我说。“能补上吗?”“试试看吧,我经常出差,对于补卧铺我有经验。”她赶紧说:“那一会你帮我补,可以不?”她边说边摘下了墨镜,別在了她的束胸上,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顿时我的男子汉气概被她激发了出来,“包我身上吧!”火车徐徐的进站了,我告诉她“跟我到8车,一般补票的都在那里。”我们从8车上了车,到列车办公席,结果没有人。“等等吧,一会就过来了!”果不其然,一会列车员满头大汗的手里拿着补票器过来了。我赶紧问:“大哥还有卧铺吗?”“没有!”很僵硬的回答。“我就补一个,给女同志,我不要,一个,有吗?”“一个也没有!”“那你们的宿营车里的铺还卖吗?”“也卖完了!”我只好歉疚的看着她,她到爽快,说:“没有算了,去餐车,边吃饭边坐会吧!”这时列车员听见了,说:“餐车也不要去了,也没有座位了,新生报到,人太多了!”我看着她,投去询问的目光?她无奈的耸耸肩,冲我投来感谢的一笑。“走,我们到车厢的中间吧,说不定能等上个座位呢。”我对她说。我俩走到了车厢的中部,肩并肩的站着。我问她:“你为什么不明天买个卧铺再走呢?”她露出个无奈的表情说:“我是偷跑出来的,我被朋友骗来传销了,我的身份证什么的都没有拿到,回家再补办吧。”原来如此,传销害死人呀。我们轻声的聊着。
  到了保定,有人下车,终于有一个空位了。我说:“你赶紧坐会吧!”她看来的确累了,没有客气,坐下了,向我投来歉意的一笑。由于她坐着我站着,离的远了,我们不聊了。她坐了还没有10分钟,就站起来了,叫我去坐了,客气了会,我坐下了。就这样轮换着坐过了石家庄,还没有人下车,我站起来对她说:“你去坐吧,你是女人!”她笑笑说:“你没有听说女人比男人的忍耐力要强吗?还是你坐吧。”我忽然说:“要不我坐,你坐我腿上。”她的脸红了一下,说:“那怎么好意思,这么多人。”旁边一个坐着的老太太说:“唉,这个时候,这么多人,两口子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看着她笑了,她有口难辨,也无奈的笑了,我大方的坐下,拍了拍自己的双腿说:“来吧,坐会吧。”她的脸更红了,但可能是站的太累了,便坐了过来。是坐了,但是屁股坐到了我的膝盖上,等于挎了小边,我在她身后轻轻的用我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已经坐了,你就坐舒服点吧,往里坐。反正夫妻都已经当了。”她回过头,一半笑一半嗔的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真的往后坐了。我的胸贴到了她的后背,顿时,她的香味包围了我。这下坏了,我起反映了,下面不争气的硬了,一下子顶到了她的屁股上,太难受了,我轻轻的向后挪动了下自己的屁股。她发现了,对我说:“我起来吧,是不是坐的你不舒服?”“不,不,舒服舒服。”我由于紧张而语无伦次了。她怪怪的冲我一笑,便扭过头去不再说话了。我由于穿的是耐克的休闲裤很薄很送,阴茎又正好嵌在她两片屁股中间,能清晰的感受到她两腿间的热度。这更使我阴茎硬的发烫,感觉要爆炸了。我俩虽然离的更近了,反而没有话说了。就这样默默无言,火车很快过了邢台了,我对她说:“我还有20多分钟就到了。”她回过头,幽幽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很失落,忽然眼前一亮,对她说:“要不你也在邯郸下吧,转签明天的卧铺,明天再走。”她又回过头来,眼睛亮了,说:“能有卧铺吗?我考虑一下。”我赶紧趁热打铁:“还考虑什么,我经常出差,肯定能签到卧铺。”我说着从包里拿出了身份证和我的名片,对她说:“你看,我不是坏人。”她看了眼我的身份证,没有拿,只拿了我的名片。“哈哈,看不出来,还是个经理呢,你多大?”她问。我说:“你别笑话我,现在经理遍地都是,我26,你做什么工作?”“我自己在汉正街开了个服装店,也就因为这个,在河北这边的一个湖北朋友骗我说这边服装便宜,叫我过来看,结果是传销。”我忽然感觉话题远了,赶紧追问:“怎么样?邯郸下吧!”在我热切的眼神的期盼下,她点了点头。
  车很快到了邯郸,我们一起出站,转签,一切顺利。走出售票厅,她忽然问我:“去哪住?开几个房间?”我说:“住的地方不用管,保证你满意!开一个房间。”“不行开俩房间。”她边说边挎上我的胳膊。“好,听你的。”我冲他笑笑。打车到宾馆,开房的时候,服务员问我:“要几个房间?”我说:“要一个,大床房。”她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请出示身份证。”“我有,她没有带,我们刚下火车,半夜了,就休息到上午。”我赶紧说。没有遇到太大麻烦,开好了房。
  刚进到房间,后背就轻轻的挨她一粉拳,埋怨我:“你不是说开两个房间吗?”“你没有身份证呀!”她无言了,咬住了嘴唇,露出羞涩的表情。此情此景,不由得我想其他了,紧紧的抱住了她,吻了上去。没有拒绝,短暂的躲闪后便是热情的迎合。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刚到大腿跟的时候,忽然推开了我。我吃了一惊,诧异的看着她,她莞尔对我一笑:“先去洗澡,小傻瓜!”“我要和你一起洗。”她白了我一眼,说:“真拿你没办法。穿着衣服洗呀?”我恨不得长了千只手,噼里啪啦的脱光了,又给她脱。“别急小傻瓜。”她笑着说。我问她:“你多大?”“32。”比我大六岁。两个人一起洗了鸳鸯浴。边洗边接吻,边互相抚摸,她抓着我的阴茎,我给她洗下面,她对我说:“还是我自己洗吧,你那样给我洗永远也洗补干净,越洗越脏。”我笑了笑,去床上等她去了,一会她也洗好了。钻进被子里,忽然问我:“坏蛋,是不是在火车上,我坐你腿上时,你就想好这样了?”我说:“我才没有那么想呢,是你那么想了吧。”没等她回答我,我便用嘴堵住了她的小嘴。我的舌头刚伸到她嘴里,她轻轻咬了我一下,然后两条舌头便交织在了一起。我的手轻轻的抚摸她的乳房,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住了她的乳头来回的捻动。很快的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两腿来回的扭动。我起来开始一路从脖子吻了下来,到了乳房,舌头绕着她的乳房一圈圈的绕向乳头,然后用嘴叼住乳头,舌头在乳头上来回扫过。她呻吟出了声音。再向下,到肚脐,到黑漆漆的阴毛,阴毛上还挂着洗澡时留下的水珠,我的舌头终于到达了她的阴唇上,我用舌头自下而上的分开两片阴唇,向上,最后舌尖压在了她的阴蒂上,她的臀部高高的挺起迎接我的舌头。我喜欢前戏,胜过喜欢射精。射精是过程的结束,我更喜欢过程中的享受。不一会她受不了,用使劲的向上拉我,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趴了上去,用龟头轻抵她的阴道口,来回摩擦,她急忙用手抓住我的阴茎使劲向阴道里塞,我轻挺腰部“噗哧”一声插了进去。我调整呼吸,慢慢的浅浅的插几下,然后一插到底来一下,插到底后,不马上拔出来,抵在阴部,做几圈圆周运动。这样持续了没有几个来回,她的小肚子使劲上挺,两腿紧紧的夹住的屁股,我都快不能动了,我赶紧加紧抽插,大约10几下,她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我知道她来了,又抽插了大概100多下,一股浓浓的精液有力的射向了她的阴道深处,伴随我的射精,她又一阵哆嗦,明显的能感觉的到她阴道的收缩。这样,我们从认识到做完爱过了才不过6、7个小时。休息了一会一看表快四点了,赶紧休息。一觉睡到了8点多感觉我的阴茎很热,睁眼一看,她正在用小嘴给我口交,我刚想动,她却抬起头对我说:“小傻瓜,别动,你好好享受。”她骑到了我的脖子上,趴下继续给我口交,阴部一直往我嘴上蹭,我明白了,想69呀。我们互相舔着对方的生殖器,过了一会,她起身坐在我腰部,手扶我的阴茎,坐了进去。当她快高潮的时候,我手拖住了她的屁股,腰部向上挺动。这次整个过程,她始终在上面,没有换姿势,她不让。我射了,她趴在我身上很久才下来,我们又沉沉的睡去了。再醒来已经11点半了,我们又做了一次,这次变换很多姿势,时间也很长。最后还是在她声嘶力竭的呻吟中我一泄如注。
  我们赶紧起身,因为她下午两点一刻的火车。她是湖北的,我知道她爱吃辣的,所以从宾馆出来我们找了家川菜管吃了午饭。在火车站我们俩像情侣一样亲热难舍。但是时间不懂人的惜别,很快她检票上车了。3点多钟,我收到她一个短信是一串数字“521.1314”呵呵,我明白那是“我爱你到一生一世”。
  后来在07年4月份的时候,我去武汉出差,我们在汉正街见过一面。一起住了一晚。至今再没有见过,只是偶尔短信或QQ里联系下。
  这是我坐火车艳遇之一,很快我再把我的另一次火车软卧车厢里的艳遇写出来给大家分享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火车情缘

喜欢 (37)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