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上加喜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250℃ 0评论

  我不止一次的声明过,我的妻子是性情中人其感情特别丰富,我就不能以固定标题叙述妻子的情感之事了,只能沿着妻子情感的发展态势来解说了,每一对夫妻都是由爱情到婚姻家庭的,我觉得所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很有哲理也很符合实情,婚姻只是成为夫妻两个人为爱承诺而停留的一个港湾,也是一种所谓道德对夫妻爱情的范围人为的限定和约束,超越界限男人常形容为出轨,女人则形象的被称之为红杏出墙,殊不知婚姻中的夫妻离不开社会的大时空,男女恋爱岂不是社会大时空中感情的个体碰撞,所谓大爱无边那是婚姻家庭局限不了的,再所谓爱情专一也只是夫妻俩人自我压抑自我约束的一种不自然爱情凝固形态,当然坚守也是一种美德,但膨胀超越也不能叫做败坏,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应该视夫妻俩人各自的理解而定,爱情是一种生物存在犹如空气,有关爱的行为是源于多种吸引力既魅力及主要组织相容的复合体,正所谓春色满园关不住,总有红杏出墙来,当然我没有否认婚姻制度的意思,社会制度自有它存在的道义,我之以这样说并不是为妻子开脱也仅仅是为我自己有个诠释,因为我自始至终没有否认我妻子的水性杨花,也不否认她的朝秦暮楚和见异思迁,但我恪守的一个信念那就是爱并不是占有更不是独占,人常言爱是自私的,但我能做到爱的无私,尽管我对妻子的爱如今已是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是彻底的一厢情愿,妻子只知道我的恩情而对我根本没有爱情一说,这我很理解,试想妻子心中所爱的人已经拥挤不堪了哪有我的一席之地,宇宙尚有万有引力何况人乎,我唯有无私奉献换取妻子的多彩幸福,我自己认为值得就行了,算起来我头上的绿帽子确实不少了,人常说男人泰山压顶不弯腰,再多的绿帽子又算个啥,何况我戴的绿帽子是隐形的,只有圈内的人知晓并不被外界所知所以没丢人,这也仰仗感谢妻子和她的情夫们的全力维护,圈内人叫我一声王八那是亲切,要是被外界叫王八终究也是奇耻大辱的,何况妻子红杏之树枝繁叶茂还在不断的节外生枝且处处开花结果,我唯有支持再支持,鼓励再鼓励了,说实话夫妻交男友全是为了妻子的幸福,何况我的妻子是那么的需要和热爱,我只能顾全妻子了,这就是我们家的实事求是。
  还是回归我家的主题吧,上文说到妻子与小她近40岁的可以说是未成年的小男孩儿王向东由爱生情已结为秦晋之好,也有了没有结婚证的夫妻之实,我也感激王向东委托我收藏我与妻子仅有的一张结婚证,妻子为了不耽误王向东的学习和身体的健康已经和他有言在先达成共识,一开始妻子让他半个月来一次,而且必须是星期六来星期日走,因为平时只要王向东爸不在他夜不归宿那后妈是不管的,再说找理由也方便,比如休息天去同学家贪玩不回家总能说得过去,按说妻子这价码对他开的已经不错了,试想星期六早9点多来星期日晚6点多走, 折合约33个小时,他来的期间妻子也答应他与爱有关的所有需求并切实做到有求必应,可王向东对妻子过于痴情非提出一个星期来一次且没得商量,妻子拗不过就妥协了,但强调了星期六能来尽量来 ,若不方便来不可勉强,一切以长远打算万不能以小失大,王向东也是明事理识大体的好男孩儿就欣然答应了,愉快与妻子吻别回去了了,妻子也是感情化人性化的以情动人安抚的王向东体体贴贴的,交待了若平时妻子想他了自然给他打电话,他想妻子了也可以随时来电话。
  真是世时无常事,情事更难料,王向东依依惜别后,偏有妻子单位曾经的女同事邢瑞芳真是多事,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们邻居王某家的楼房已是人去楼空,也就是第二天星期一午后她突然来我们家探听王某家楼房可不可以出租 ,说是受人之托有一对牧区老夫妇因为孙女来镇里上初中急需租房陪读,那邢瑞芳打就看中了王某家的小二楼没人住,有利于陪读居住,而且又离中学比较近,按说是理所当然,可妻子并不知道王氏有没有租房的意向而且她还回了东北的老家,邢瑞芳非要妻子给打电话联系一下,妻子不好推脱也就给王氏打了电话,王氏开始并不想出租自己的楼房,也怕租出去弄得一塌糊涂,但妻子为了成人之美,从中说了不少好话并再三保证,那王氏碍于妻子的面子再就是她近几年也不打算回来了就答应了 ,谈好租金后王氏全权委托妻子办理了,因为王氏走时把院门家门钥匙托放在我们家了,就怕有个跑水漏电的委托我们照看,事情就这么顺利的解决了,妻子让邢瑞芳通知那对老夫妇来我们家洽谈租房事宜。
  当天晚上那租房的老俩口中的男人就来我们家了,他名叫祁培金,原是乡政府开车的司机,去年退休离职的,今年也就61周岁吧,但看上去并不老,高大的个头足有一米八多,腰宽体阔臀大腿粗的看上去特别壮实,紫红面堂大圆盘子脸,眉毛粗重眼睛大而暴凸 ,脸上疙里疙瘩的不平滑,阔鼻底下咧着大嘴,嘴唇丰厚,连鬓胡子倒是刮得干净 ,祁培金来家妻子很客气让座为他倒了茶水,并把我茶几上的烟递给他一支,他很是落落大方不拘小节的样子,妻子跟他详细说了邻居王某家有关的租房事宜,就拿着钥匙带他去了王某家,我在家里看着电视。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也不知道看个房子需要这么长时间)妻子带祁培金回来了,人没进来我就听见他俩有说有笑的,他进来表示对楼房很满意,对我妻子也是千恩万谢的,他还真的挺能说的但无意中话语略显粗俗,当司机的没啥文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是情有可原的,他进来又在我家又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告辞走的,这期间妻子的手机响了一次,她进卫生间关门接电话,不用说是王向东打来的,祁培金走时妻子礼貌的将他送出院门,可能他俩又在门外说了不少的话,反正十几分钟妻子才返回家的,送走祁培金已是夜里十点多了,我和妻子也简单收拾了一下上楼睡了。
  第二天中午我下班回来又见祁培金在我们家坐着烟雾缭绕的,他见我回来热情的跟我打着招呼,也觉中午了不好意思起身告辞要走,妻子好客的留他吃午饭,祁培金也不客气大屁股沉的坐下了,妻子让我出去买些熟食和白酒,等我回来见祁培金在厨房里跟妻子还说着话,我也并没在意把买好的熟食在桌子上摆放好,祁培金这才出来落座,妻子弄了两个热菜,我打开酒给他斟满,我自己也倒了一杯,因为我下午要上班只能礼节性的陪他喝一杯,吃喝中间妻子的手机又响了,她看了一眼就又去卫生间关门接听电话去了,我陪着祁培金喝酒,别看祁培金那可是猛张飞粗中有细,他奇怪妻子接电话非要避开去卫生间还关门,他可真是个直性子好奇问我道:“你老婆接个电话还那么神秘,怕你听到还是怕我听到”,我笑道:“关心那么多干啥,来喝酒”,妻子在卫生间有十几分钟没出来,我和祁培金说着喝着,等妻子出来坐下,祁培金还真不拘小节问妻子道:“弟妹,什么人来的电话还这么保密”,妻子脸红红的道:“都是些私事,也没啥保密的,我习惯这样了”,别说祁培金初来乍到由于他的话多对我们来说还真是一见如故,一点也不显拘谨,他的酒量也很大,一瓶酒我就喝了一杯那一瓶酒基本全让他喝了,酒酣之时他的话更多了,但大部分是看着妻子说的,跟我说的也就能数上来那么几句,还好吃喝完祁培金说去他租住的王某家休息去了,妻子送他出去返回来跟我道:“这老祁真是不认生,话可真多”,我道:“司机出生见多识广自然活跃些,看上去他人还不错,以后有这么个新邻居常来串门也不寂寞”,妻子道:“挺热心的一个人”,就这样到点我上班去了。
  下午下班回家妻子就对我说:“老祁睡醒后又来坐了一个下午,我说我有事要出去他才走的,这不你回来他刚走不大一会儿”,我道:“他自己也没个去处,来说说话也没啥,你不该拖说有事撵人家”,妻子道:“我真的有事,下午张某给我打电话让我等他电话下班后开车来接我(张某就是前文所说的与妻子有奸情她的原单位领导,妻子虽说退休了但还与他保持着关系,当然妻子称呼张某是他的小名)”,一听实情我真的是误解了妻子,我道:“张某没说拉你去哪”,妻子道:“还能去哪,下班单位没人了,肯定是去他办公室”,我关切道:“那晚上你俩出去吃饭呀,注意躲着点人儿,让人看见不好”,妻子道:“知道,说好了我俩先去牧区路上有一家牧民开的小饭馆吃饭没人认识的,吃完天也黑了再去他的办公室”,我说:“张某好长时间没约你了”,妻子道:“这又是憋不住了,我晚上回来的肯定晚,你自己看咋解决晚饭”,我说:“我没事,一会儿出去喝碗面就解决了”,妻子道:“老祁也是自己,不如你找他出去也有个伴儿,顺便替我跟他说一声我真的有事,要不人家会认我是烦他似的”,我说:“行的,老祁已经租上楼房了,他老婆咋不过来”,妻子道:“ 老祁说他老婆牧区忙,过几天才能上镇里来”,我道:“为了孙女再忙也得来呀”,妻子没等接话她的手机铃声大作,她赶紧道:“张某(这里妻子称呼的是张某的小名)来了,我得走了”,说着妻子急匆匆与张某私约去了,我心想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根据以往的实际那张某咋也得发泄个两到三次才能把妻子送回来。
  妻子走后我觉得她提的建议也正符合我的心意,虽说刚接触不久但我对祁培金很是有好感,看得出妻子对他也不反感,说不定……
  晚上没限制了我也很想与祁培金喝点,省得自己在家百无聊懒的,于是我径直去了邻居王某家,见祁培金半仰在沙发上干瞪着暴凸着两眼愣神儿呢,我进去他都视而不见,我喊了他一声他才激灵一下回过神来,我逗他道:“老祁想啥呢,这么入神 ”,他窘态的笑道:“不能告诉你”,我侃道:“是不是想老婆了,这才几天没见真是老没出息”,祁培金脱口道:“想你老婆还差不多”,我不当回事道:“想也没用了,我老婆被约出去吃饭了,就剩咱俩光棍了,老婆让我叫上你出去吃点,顺便咱俩喝点儿”,祁培金道:“你老婆跟我说是要出去是真的,我还以为他嫌我腻歪呢 ”,我道:“你想多了,这不是我老婆怕你误解,让我跟你解释一下”,祁培金像是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我道:“有啥放心不放心的,走哇咱俩出去找个小饭馆弄几个小菜喝点儿”,祁培金道:“出去干啥就在我这吧,我弄的菜不比饭馆差,还是在家说话方便,喝多了也不怕”,我道:“在家太麻烦了”,他道: “不麻烦,我们家做饭都是我的事儿,老婆吃现成的,她牧区忙来不来都行,就是来也是三天两头得回去,给孙女做饭全靠我了”,我道:“那行吧,尝尝你的手艺”,他道:“你等着,我出去买些酒菜来给你露一手”,说着他出去了。
======================================================
  前文说到我遵从妻子的建议来到邻居王某家找祁培金解决晚饭问题,祁培金提议要自给自足在家里解决,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自己从外面买回菜和肉还捎带两瓶白酒,现在正值入冬刚进十一月份,外面的天气并不冷,屋里却正常启动了供暖,尽管开着窗户家里还是热燥燥的穿不住外衣,厨房更是燥热不堪,厨房的祁培金干脆脱得上身二股筋背心下身着秋裤,尽管如此他脸上满是渗出汗珠,他挥汗如雨热气蒸腾弄着饭菜,别看祁培金脸上疙里疙瘩不怎么平整,身上呈黄白肤色光滑润泽,他的背部宽阔且平悠悠的,前面鼓着个大肚皮,那秋裤也是松松垮垮不是大屁股卡住随时要脱落下来的样子,就此醒目的暴露出深蓝色的裤头,那裆间鼓鼓囊囊的隐隐显露生殖器官的轮廓形状,我一直对弄饭做菜一窍不通也不感性兴趣,由于插不上手就在一旁看着祁培金操弄饭菜,他一会会儿的用手背抹着脸上即将垂落的汗滴热火朝天的操弄,我见他做饭菜中间去卫生间小便完手也不洗就继续上阵了,我不由得调侃道:“老祁,你这尿完抓完毬的手也不洗就继续抓菜弄饭真是不够讲究”,他乐呵呵道:“我们是乡下来的,没那么多讲究”,我又道:“你把那秋裤往上提一提,眼看快脱落呀”,他满不在乎的道:“家里有没女人,怕个啥” ,我道:“你这身体块儿头这么大,体重有200斤吧”,他道:“差个几斤就200斤了,在乡下成天吃肉喝酒就上膘了”,我道:“你的肚子也够大的”,祁培金道: “老哥没毬本事就把自己的肚子混了个圆”,我道:“看你身上的肉够瓷实的,60多岁了身子骨还这么健壮让人羡慕”,他憨憨笑道:“你羡慕没用,让女人羡慕还差不多”,就这样我陪着他说着话,也就半个多小时他汗流淋漓做就了四个热菜,看上去很不错虽说他操作不讲究也让我挺有胃口的。
  酒菜备齐上桌,我俩斟酒小酌犹如故友般的说笑着,其实一开始见到祁培金我就眼前一亮心也为之一动,我不禁想到了妻子网上征友的信息,妻子的征友条件摒除与她年龄段相近的男性,专征30岁往下和60岁往上的,网上年轻的单男不管品质如何还是大有人在,60岁往上的单男真是奇货可居为数并不多,合适的更是不好找 ,祁培金的出现让我为妻子蠢蠢欲动,姻缘往往是可遇不可求,有时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祁培金的横空降临岂不是天赐的良缘,由此看来邻居王某真是妻子的福星,他虽锒铛入狱留下的楼房也这么给力,何苦要在网上苦苦寻觅呢,现成的祁培金不是很特别吗,不失为珠联璧合,但我还是不敢可定,姻缘是讲究缘分的,所以我找祁培金喝酒心中颇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当年王某与妻子的良缘岂不也是酒做媒而促成的,我心想着能不能旧调重弹,但只能试探待机而动,与祁培金喝酒中间正当我冥思苦想该怎么巧妙诱出所要试探的话题时,可喜可贺的是不用我费心,那祁培金三言两语后就自己转到我妻子的话题上来了,这就让我很是乐哉乐哉游刃有余了,他问我道:“你老婆多大了”,我道:“比我小一岁,今年52了”,祁培金自言自语道:“比我小个十来岁,你老婆看上去要年轻得多,我还以为比我小的多了”,我咬紧话题道道:“小十来岁了还不算多”,祁培金道: “接触有两天了还不知道你老婆叫什么名字”,我道:“你是老大哥就叫她玉梅吧”,祁培金感叹道:“这人啊要好啥都好,连名字也起的这么好,你看我老婆人不咋样,名字也不咋样,叫个秀花真是小家子气”,我道:“也不错呀,过去的女人都是什么花呀叶呀当名字取”,祁培金叹息道:“你老婆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你小子真有福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老婆和你老婆没得比”,我笑道 :“你这是嫌弃我老嫂子了,看见谁了动了歪念头”,他脱口:“你说我这两天能看见谁”,我顺水道:“男人都一样,都是自家的孩子亲,别人的老婆好,老祁真是人老心不老,还有这花花肠子”,祁培金不自然的呵呵道:“好就是好,那不是明摆着,又不是说你,你谦虚个啥”,我道:“以后咱们可成邻居了,远亲还不如近邻,相处好最主要了”,他突然问我道:“今晚你老婆被谁叫去吃饭了,是男的还是女的叫走的,咋没带上你”,我道:“你比我还操我老婆的心,我一天没意思得很,正好没事干咱俩能喝点酒”,祁培金道:“你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有那么好的老婆还没意思,那我就该去死了”,我道:“老了,没那种性情了”,祁培金道:“你在老哥面前还敢说老,我都60对岁了还精力大着呢,对女人兴趣更没得说”,其实我接触过一些司机朋友,大都没有什么素养,坐在一起喝个小酒说说关于女人的下流话解解闷,祁培金也是如此,于是我道:“老祁,你60多岁了毬还行”,酒酣的祁培金豪壮道:“说毬的啥话,来不信把你老婆玉梅叫来,不肏的上了天才怪呢”,我心中暗喜祁培金酒多话也露骨了,于是我进一步引诱道:“有本事弄点真的,就知道喝酒吹牛”,祁培金又干了半杯酒道:“我说的就是真的,就怕你不舍得”,我道:“你是不是对我老婆真的有想法”,祁培金酒劲儿道:“屁话,想法大了,我第一次见你老婆看的第一眼就有想法了”,我也酒助兴奋道:“ 有啥想法,是不是想勾引我老婆”,祁培金酒多说话舌头都有点儿大了,我俩都一瓶半酒进去了,而且他比我喝的还多,那么也是酒壮熊人胆,祁培金见我如此直露的问他也豪气道:“今天不是说酒话,见了你老婆我真开了眼了,当晚一黑夜没睡着,毬硬的闹不住”,他哪晓得这正是我要探的底,我不慌不忙道:“喝那么多了还不是酒话,有胆量跟我老婆说,跟我说有个屁用”,祁培金见我咄咄逼人气度不凡的道:“你同意我就敢说,硬碰了也不能误了”,我进一步宽松表态道:“你跟我老婆说不说那是你的事,我们家是我老婆说了算,老婆同意的事我连个屁也不敢放”,祁培金醉眼迷离道:“是这么回事儿,那我的试一试水深浅,别我费气巴力弄成了,你可不能横插一杠子”,我语气坚定道:“求才那样呢,那还叫个人呢” ,祁培金虽说酒没少喝也至于滥醉,只是思维有些呆滞,他对我所说的话定顿了一阵儿道:“那行,干成干不成是我和你老婆的事儿,说好了跟你没毬啥关系”,接着他不容我搭话又道:“我你妈大半辈子过去了就是毬憋屈的厉害,我老婆嫌我的毬大,捅咕几下就疼的不行了,那是天生的我有啥办法,真的每一次痛痛快快的” ,我道:“毬再大哇能有多大”,他道:“大就是大,不信掏出来比一比,肯定比你的大得多”,我道:“那有毬的比头,再大再厉害也办毬不了正是有屁用,肏了女人屄里面那才叫真本事呢”,祁培金道:“说实话我就想肏你老婆,毬才骗我真的谋住你老婆了,昨天晚上带我进来看楼房,我哪有心思看房子就看你老婆了”,我笑道:“我说看个房子用那么长时间,半天你没安好心,你一共来了两天基本天天在我们家泡着是不是也是那意思”,祁培金道:“说的对蛋蛋的,你老婆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放不下的”,我道:“你跟我说这有屁用,我老婆又不知道你想啥呢 ”,祁培金道:“按说你老婆应该能体谅的到,我跟你老婆单独没少说话,我基本都捎带出来了,你老婆也没讨厌呀”,我道:“没讨厌也没反应还不是等于白说” ,祁培金道:“这事儿你就别管了,今天晚上睡觉时候我好好想一想到底该咋办,反正我肯定不放过”,我道:“我老婆的手机号你有没”,祁培金道:“有呀,是你老婆主动给的”,我道:“你笨毬的,发短信呀,当面不好开口的话,短信应该能表达吧”,祁培金恍然大悟道:“就是,一个劲儿发信息看你老婆有反应没”,停顿一下他又道:“都黑夜十点多了,你老婆回来没”,我道:“你管她回来没回来,她见有短信肯定要看的”,祁培金道:“就喝的差不多了,你也回去睡吧,我也睡下好好编排编排给你老婆发信息”,我见他下了逐客令也就起身回家了。
  回到家妻子还没回来,我心想着等妻子回来一起上楼睡,就和衣躺倒沙发上还是不胜酒力竟迷糊过去了,知道觉得有人在推我这才醒转过来依稀可见是妻子回来了,她嗔怪我道:“喝多了也不说上楼好好睡”,我歉意道:“我想着等你回来就睡过去了”,妻子道:“等我干啥,不是告诉你我早回不来”,我道:“我想给你打个电话有怕干扰到你”,妻子道:“打也白打,我一直关机着呢”,说着她从包里拿出手机道:“我跟张某在一起就怕向东给我打电话,张某在我该咋接,我的开机看看有没有未接电话”,随着妻子的开机便是一连串信息接收提示音,妻子自言自语道:“这是谁了发这么多信息,肯定又是向东这调皮孩子电话打不通乱发的” ,也许是看了后妻子又惊讶道:“怎么都是老祁发的,这就喝了多少尽发些乱七八糟的”,我只是一言不发静观其变,妻子似乎挺认真的翻看着并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道:“这老祁刚认识没两天突然发这么多信息真是想不到”,然后妻子转过来问我道:“你俩晚上在哪喝的酒,我咋看着老祁信息都带着酒味儿”,我如实汇报道 :“就在王某的家里,我说出去他不肯”,妻子道:“你俩是不是又说我了,这老祁喝了酒也是个老没调”,我见妻子也没有怪远的意思就道:“老祁喝酒中间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我也不清楚他是啥意思”,妻子道:“这老祁仗着酒劲儿发信息啥也干出出来,不喝酒在咱家连个响屁也放不出来”,我也不敢多嘴怔怔的听着妻子发话,妻子隐晦的看了我一眼道:“看他明天见了我咋说,真是酒醉瞎逞能”,接着妻子招呼我道:“行了,上楼睡觉吧”。
======================================================
  上文说到我与祁培金酒兴道明天机,我也由此确定对妻子已有爱意并志在必得,这让我由衷的喜悦,妻子真是赶上姻缘鸿运了,刚得王向东又遇祁培金,老少相映成趣可以说完美炫丽,不失为喜上加喜,但是祁培金情缘已探明,妻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还不是那么很透明,以往妻子的情事我只能暗中推波助澜,不能明着过问参与,跟祁培金酒后次日的早晨我与妻子如时起床后,妻子准备早点,就在这时段妻子的手机一次又一次响起铃声,妻子赶忙接听却没有动静了,一连几次后妻子嘀咕道:“这老祁也真奇怪,昨夜给我乱发一通信息,今早一个劲给打电话,可是我一接起来他就挂了,是不是昨晚的酒把脑子喝坏了”,其实此时的我也许比祁培金还忐忑,于是小心翼翼提议道:“你不如给他回个电话问问是咋回事”,妻子认同道:“这个老不着调的不知道犯啥神经了,看上去五大三粗的没个痛快话,我的回个电话问问”,尽管如此妻子还是避开了我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也就十多分钟妻子满脸绯红的出来了,我关切的问道:“到底是咋回事儿了,是不是他的手机有问题了”,妻子道:“没啥问题,就是想问我看了他昨晚发的信息没,就是的有啥话就这么明着说多好”,我也在没敢多问什么,吃了口早点上班去了,这一天我突然觉得格外的安静上下午下班回来也没见着祁培金的人影,妻子也什么也没说,晚上妻子晚饭后妻子就上楼去了,我自己在楼下看电视,凭直觉我感到妻子有心事,从面部表情上看倒是没有一丝的苦恼的迹象,但我还是名感到有什么事发生了,大约晚上9点多妻子突然喊我上去说是有事要说,我听话的上楼了,妻子背对着我睡着,我脱了衣服进了被窝,见妻子还是对我带搭不理的也不像是要跟我说事的,我悻悻的拉灭了灯脑海里翻转着睡不着,没过多长时间我感觉妻子的身子翻转过来偎近我轻声道:“你觉得老祁这个人怎么样”,我敏感这句话是那么的熟悉有感染力,我清晰记忆到数年前妻子与其领导有了奸情后也是这么问了句“你觉得张某人怎么样 ”,我并不完全记得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今晚我满有预感的道:“我觉得还不错吧 ”,妻子柔柔的道:“是呀,他对我更不错”,其实我已想到了什么,只是需要妻子亲口说出来,我引诱的问道:“怎么了”,妻子不紧不慢道:“你下午上班刚走,老祁就来了”,我道:“这两天他不时常来咱们家吗”,妻子道:“你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的好意我都领了,短短几天你给我招来个小的又给我撮合成一个老的,我真的谢谢你,我的快乐一个接一个,太委屈你了”,我受宠若惊道:“ 老婆说啥呢,我是心甘情愿的,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妻子动情的道:“下午老祁来他搂着我上楼,我俩睡了一下午,感觉特别好,说实在的几天时间相好的这一老一少我都特别的满意”,我也动情的手伸向妻子的大腿中间那里湿漉漉的,我摸着道:“老祁对你好吗”,妻子吟吟道:“好的没的说,你说我该咋犒劳你”,说着妻子抓住我的阴茎撸动着,我切切道:“老婆,你好好的享受就是对我最大的犒劳”,妻子道:“这么多年了我外面有过那么多心爱的男人,但我还是不想离开你”,我将手指滑进妻子润泽的屄口抽送着道:“你需要我戴绿帽当王八”,妻子笑出声道:“这几天你又连着戴了两顶新绿帽,给你换新绿帽子就是我对你的体贴 ,是吧”,我此时感到由衷的温暖这是妻子多少年来对我少有的温馨,这不得不让我激动万分,我热热的道:“我的绿帽子戴旧了,你得记得给我换新的”,妻子道 :“我会的,我所有好过的男人都夸你王八当的好,下午老祁也是这么说的”,我关切的问道:“下午老祁干了你几次”,妻子欢快道:“一次就让我够够的了,你是不知道时间有多长”,我道:“他的毬很大吧”,妻子道:“你咋知道的”,我道:“他喝酒跟我吹牛的”,妻子道:“那你可说错了,他真不是吹牛,又粗又大 ,连我都没想到,差点儿受不了”,我道:“我们又混了个好邻居,比以前还方便 ”,妻子道:“老妻说他老婆带着孙女就过来了,其实我与老祁一见面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道:“他有请你有意那最好了”,妻子道:“真的很不错,我今天允许你,要不要铲个锅底”,我体贴道:“别啦,你也够辛苦的了,你也不稀罕我就别勉强了”,妻子道:“那我掉过去睡了”,说着妻子掉过身子去了。
  转眼到了周末,我下午下班回来见妻子在厨房忙乎着,我聊想也不是为我忙乎,见我回来道:“昨天老祁回乡下牧区了,这不是今天回来了,我说叫来他吃个饭” ,我道:“我说昨天就没见着他,那我给他打个电话叫他来”,妻子道:“两步地打啥电话,你过去叫一下不就行了”,我也觉得我自己这么笨,转身出去去了王某的家,祁培金迎着我进来看着我笑,我道:“笑啥,得啥喜了,我老婆有请”,祁培金大大咧咧道:“老弟不好意思,你说对了老哥和你老婆的喜事真成了”,我道 :“我老婆都跟我说了,谁像你偷偷摸摸的”,祁培金道:“今晚你可得好好祝贺一下我和你老婆的喜事儿”,我道:“你昨天跑毬哪了”,他道:“昨天亲老婆那家里有点事儿,今天我不是赶紧回来了”,我道:“这可是有两个老婆了,虚成牛粪了”,祁培金道:“咋了,吃醋了,一举成功我也没办法”,我道:“别幸灾乐祸了,赶紧去我们家吃饭”,祁培金呵呵笑着跟我出来了。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喜上加喜

喜欢 (4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