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男友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1556℃ 0评论

换妻交友,说到根子上,并不是一个道德和法律的问题,而是对爱的宽容程度的一个检验。
在述说我的故事之前,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平心静气地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大家对男性和女性在婚姻的忠诚上是否有双重标准。
我的前提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大家想一想中国从事性服务的女性的数量,想一想她们每天接客的人数,基本上可以推算出在中国,有多少男性能够从始至终地忠诚不渝。
我的一个很好的异性朋友,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夫妻恩爱,子女争气。
我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才得知她的老公经常嫖妓,但我的朋友依然和他维持着很好的夫妻关系。
她对我说:她对她老公的唯一要求是:不能是同一个女人,不能是同一张床。
我为什么开始在网上公布我最隐秘的婚姻生活呢。
我曾经以为这是一段将烂在我肚子里的故事。
王朔是一个我比较配服的家伙。
说来也可笑,以前我对他的狂犬吠日是极度讨厌的。
当然,很早以前,我也曾经天天捧着他的小说当成圣经来读九十年代中期,我还在大学的时候。
我配服他的原因,是他最近在网上说了一些关于他和徐静小蕾的故事。
令我非常震撼。
有人可能会震撼于他的无耻,但我更觉得这个家伙有当世真小人之风。
我从不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还有君子。
更多的名人或劳模,只是在行业上有过突出的贡献,和君子是扯不上的。
所以在我的心目中,真小人便是我最高的评介了。
王和徐之间,是一种近乎婚姻的同居关系。
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徐和王都各有自己的密友—性和感情的双重关系,而这却丝毫不影响他们俩的感情。
也话大家觉得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还有一句话,叫真实的生活比虚构更难以令人相信。
接着说我的故事吧。
我的生活中有两个女人:我的妻子,在一家很大的外企公司做会计,是一个典型的白领。
在婚后我曾经有过一个很好的女友。
一个贵州女孩,原来是我所在的公司的前台,后来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了售楼小姐。
妻子在半年之后才了解了我和她的一些情况,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被她撞破的。
但她并没有特别的愤怒。
虽然也很伤心。
后来她通过她的弟弟与我进行了一次沟通,我的小舅子很有口才,说的我几乎无地自容,我也承诺尽快了结这段关系。
我和妻子的关系才慢慢地有所缓和。
那个贵州女孩,来自山区,虽然没有把处女之身给我,但对我的感情非常投入。
一下子了结是不可能的。
我有意地疏远她,并且通过父亲的一个朋友在她老家帮她找了份很好的工作。
她不得不含泪离开了我。
没想到不到半年,那个贵州女孩又回来找我了。
原来她回去后,交了个朋友,那个男孩在到手之前,对她很是钟情和专一,到手之后,却又不爱惜她了。
她说,她再也不相信婚姻了,不如和我一直过下去。
我很头疼,把这件事如实地向妻子做了汇报。
妻子只是沉默。
我又重新给那个女孩租了一套离我家很近的房子灯下黑,然后隔三差五地,偷偷腥。
不过,不再象过去那样了。
因为我只是一时冲动之下,开始在网上说自己的生活,所以思路跳跃很大,大家凑合着看吧。
本篇与这里所有小说唯一的区别就是,它是百分之百的真实的。
我动笔之前,曾想给故事中的每个人令取一个名字,但想一想,为了保证这个真实性,为了还原生活的真相,我还是用大家的真名吧不含姓,呵呵。
我那个贵州小女友,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春影。
我猜想她的父母一定还是有些文化的农民。
不过关于她的一切,在这个故事里不会再有任何的交待了。
她现在已经离我而去,去年的八月份和那个男孩结婚了。
我还曾打电话向她表示祝贺。
她哭得不行。
我的妻子叫小蕾。
小蕾和红旗的故事,就发生在我和春影再次和好的那段时间。
大家也不要向我扔砖头,我发表完这篇文章,就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所以你们怎么骂我,我也听不见了。
红旗是小蕾最早的男友,大三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就断了。
小蕾当时一心一意在准备出国,而红旗只是一个大专生,所以俩人就明智地中断了恋爱关系。
说到这里,我的思路又有一些混乱了。
对红旗这个人,我内心里充满了一些很复杂的情绪。
我不知道,这个与我分享妻子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比我更出色?还是只是出于我的嫉妒与愤懑。
不过,毫无疑问,我和他是两种类型的男人。
我比较讷言寡语,但很细致。
但红旗口才很棒,很多平凡的小事,经他的嘴一说,就变得趣味横生。
在他介入我与小蕾的生活后,我无比郁闷地发现,红旗不仅让我的妻子变得光彩非凡,恢复了青春与美丽,他甚至也开拓了我的光彩一面,让我的人格与外在,在妻子眼里变得更有魅力了。
我甚至很乐意与他继续分享小蕾的肉体与感情。
非常诡异的人生吧?读到这里还想读下去的读者,你们可以确定,你们阅读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真实到什么程度呢?不能说百分之百,因为真实生活的一些对话不能完全复原,我进行了一些虚构—不过我保证,大体上还是真实的。
读到这里不想再读的读者,你们请离座吧。
下面的感受极为复杂,我读过很有限的黄****,所以不会做很多的渲染,要读情色的,也请离座吧。
某天晚上,小蕾回到家,告诉我买了这样那样的菜,然后便去看电视了。
她的表情有些冷淡,但眼神却有些飘忽。
我在厨房听见她不断地调整频道,觉察出她内心里有些特别的烦躁。
我拿出全部的劲头做了三个好菜,端上桌子,招呼岳母和她来吃饭。
岳母吃完饭就乐呵呵地去打牌了,小蕾开始收拾碗碟,一如往常。
这时,电话响了,我刚要去接,小蕾从厨房冲了出来,把电话抢到手里。
我注意到她的手有些颤抖。
在通话中,她只是嗯啊地支应着。
因为背着我,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觉得她非常紧张。
然后她说了句,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便把电话挂断。
这件事过去有十五六天的时间,我中间又有两晚上没回来。
等我回来后,岳母对我的表情极为厌恶岳父已经去世多年,她一直住在她的女儿家。
但小蕾对我却异样地友好甚至有一些温情。
晚上我主动地搂着她,准备好挨她一顿臭骂,将我赶下床。
没想到,小蕾竟然疯狂索欢。
我很诧异,一边庆幸自已前两天没有贩太多的私货出境,一边大施辣手,直到小蕾酥软如泥,内心的惭愧才有些缓解。
小蕾起身收拾了一下,然后搂着我,一双妙目含着笑意,打量我半天,弄得我内心有些不安之时,她突然问:她来例假了?我哑然,却也不想找更多的解释,事实不是如此,但承认好像更对得起小蕾,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小蕾拍拍我的脸:我挺配服你的。
我还是不敢接口,打定死猪不怕开心烫和沉默到底的主意。
妻子得不到回答,好像有些失望,离开我的胸膛,摊开手脚,盯着天花板感慨说: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但你也要对她负责啊。
她又不可能不结婚,一辈子跟着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呢?我在你的位置上,肯定要疯掉。
我苦笑一下。
妻子接着对我说:你换在我的位置上想一下,如果我也做了一些出格的事,当然,你不要误会,哪怕是不象你过份的出格,你会不会揍死我?我当时绝对没想到她最终也会走上我这样一条路,所以我只是一味惭愧。
后来她和红旗好上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她开始的第一次试探。
而我以为,她只是为自己鸣不平。
后来我想开了以后,再回想一下自己当时的思维模式,还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吧。
小蕾在人大虽然算不上校花,但系花还是称得上的,如果论起出格的资质,她其实比我更有优势。
但大家都接受了这样一种习惯思维,婚姻中可以接受出轨再回头的男性,但对于女性,却有一些更为苛刻的标准,不少女人都只能望而却步。
但人内心的欲望却是同样的。
渴望受到尊重,渴望受到爱慕,渴望得到性爱的欢娱。
我虽然公粮按时上交,但只算满足了她最后的一个渴望,却不能满足她的前两个欲求,她的出轨,只是时间问题。
但小蕾当时肯定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
后来家里老有莫名的电话,我一接,就挂,小蕾接,也只是三言两语的,便匆匆挂掉。
我慢慢觉出蹊跷,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她在那些对话中,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东西透露出来。
这是极为反常的。
更让我觉得惊讶无比的是,那段时间,小蕾不但不再对我和春影的相会有任何的反感,反而在和我的性事中,经常提及:她比我更棒吗?或者:她叫得浪不浪?她的哪个部位更敏感?有些话,我压根都想不到她这样的人会说出口。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左右,我觉察到她的内心开始有极大的变化。
但我不知道她这种变化的原因。
在房事方面,比过去更加频繁。
这也许还能用一些原因解释,但无法解释的是,她开始做好完全接受我有情人这个现实,并且称底线是不能离婚。
她重新开始打扮的花枝招展,多年不穿的长裙也重新包裹上她修长的双腿。
我却天真的以为,她是为了重新吸引我。
有时候,她会回来很晚。
但没有晚到那种让我起疑心的地步。
最先开始怀疑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岳母。
有一次,我提前回家,看见她在她母亲房里,从半掩的房门中突然传来她母亲一句怒喝,他不管怎么样胡来,他是男的,你要是骚比不要臭脸,我就离开这里了!我心里顿时一惊。
小蕾默默地出来,看见我呆在门口,愣了一下,才掩面跑出去。
晚上她母亲才从房里出来,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东西,不管我怎么劝,她最后还是离开我的家了。
我知道,她是恨死我了。
我当时跪在门口,她都不理我。
小蕾第二天才回家,她已经知道她母亲回到老家的消息了,然后她在沉默中开始收拾她母亲的房间,之后又把自己关在屋里,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
等她出来以后,我满心愧疚,同时也是满腹疑虑,看着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小蕾突然向我笑了,妈也该回去了。
我只想说,我这里,没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非常巧,这时小蕾的手机响了,小蕾一直没接。
我心里知道,小蕾虽然口上说没事,但多多少少,确实有了点事。
也许不是她妈想像的那种关系,但已经亮起红灯了。
我一直希望婚姻的真相永远这样掩藏在这层影影绰绰的纱幕中。
但当天晚上,直肠子的小蕾就把最后这层遮蔽扯破了。
我们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我点头同意。
是接着过,还是分道扬镳,也许就取决于今晚上的结果了。
你曾经下了很大的决心,和春影分开,你们现在又走到一起。
这也没啥。
我想得通,想不通,反正现实就是这样。
我妈是特别保守的人,你这样,很伤她的心。
现在,你可能也能感觉到,我外面也有人了。
妈恨我,我不怪她。
你别这样看我,我们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我一惊,空落落的感觉大于心痛。
从那一刻,我才回想起和小蕾的花前月下,是多么的美好。
他是我的初恋男友,现在在一家小公司打工,和你没法比,结了婚又离了。
前段时间他主动和我联系的。
妻子看我的脸色极度不豫,双手一摊,苦笑道:我现在明白梁山好汉为啥有那么多的不平了。
只想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也苦笑着承认。
妻子突然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
我的眼角也泌出了泪花,婚姻啊,莫名地把两个不相干的人捆在一起,跑又跑不动,分也分不开。
晚上我把妻子弄得死去活来的,一方面是出于感情背叛的刺激,一方面,是一种莫名的冲动。
因为我们在挑情和做爱的前半段,大家有一些疯狂的内心冲动的披露。
当然,做完爱之后,谁也不会当真。
小蕾在被我惩罚的死去活来的时候,一再承诺不再做任何有背叛我的行为。
我时而要求她永远爱我,忠于我,时而要求她更浪一些。
小蕾没有要求我就和春影的事做任何承诺。
我想说的是,这种不平等,不能完全怪罪于当代的男性,这是千百年中国国情的积淀。
大家认为呢?第二天和第三天晚上,我再次疯狂地索欢,小蕾娇身承欢,在第三天做爱的过程中,她突然问我,到底是爱她还是爱春影更多。
我当然说是更爱她。
然后我反问小蕾,她到底是爱我更多,还是爱她的红旗更多?妻子马上说,我爱你更多。
爱他更少。
我下面一下子便硬得象石头一样。
妻子做完爱后,背过身子笑着告诉我,她本来想说只爱我一个的,但她觉得,如果说爱我更多,我肯定会表现得更好。
我非常尴尬。
小蕾转过脸,红着脸格格地笑个不停。
眼神又亮又朦胧,很暧昧的样子。
我知道,她一定是从我的表现中,觉察出什么来。
我按捺不住,便问她,她和红旗到底走到了什么程度。
她红着脸,说,只是普通的朋友。
我觉得嗓子发干,死死追问:你和他最近有约会吧!她先是坚决否认,然后突然承认,一起看过电影。
一幅女儿家情窦初开的感觉。
我压着她问,有过身体接触没有?手偶尔碰一下,就马上闪开了!我看她藏藏掖掖的神态,心中火起,再次把她按倒在身上,但已经力不从心了,呵呵。
第二天我便找了一篇叫宦海红杏的小说看了又看,受到相当的刺激。
脑子里的那个小秘书的妻子,完全是小蕾的形象。
那个叫红旗的男人,勉勉强强替代了占有妻子的局长的样子,实在不像,我甚至想见见那个男孩。
生平第一次,我要了小蕾的号,在网上和她聊了起来。
有些话,我觉得当面实在说不出来。
小蕾一开始只是觉得无聊,她反复承诺,她和红旗不可能走到一起。
而且,他们的关系,压根就不象我想的那样龌龊。
我脑子里还是被那个念头折磨的不行。
一个怨妇和她的前男友去看电影。
在黑暗的电影院,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之后有两周多的时间,我情绪很不稳定。
虽然我尽量遮掩,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流露。
你要是不希望我再往前走,我最近先不理他了。
小蕾往后退了退。
她的手机换了号。
家里电话偶尔会响起,但小蕾从来不接,全部都是由我转的。
几乎每两三天都有一次,电话中对方什么也不说。
一听到我的声音,马上就挂了。
如果不是春影那边的一些情况,也许我和小蕾今天就是一对平凡而幸福的夫妻。
我很怕失去小蕾,所以再次中断了和春影的联系。
没想到春影找到我家里来了。
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很晚,小蕾打电话让我马上回家,有个老朋友来看我了。
我万万没想到是坐在家中沙发上的两个聊天的女人中,一个是春影,一个是小蕾。
读者可以设身处地地想像一下,面对那样的场面,该如何应付。
我只是苦笑,几乎要瘫在地上。
小蕾把我拉到卧室,几乎是同情地看着我。
你怎么解决?今天是来摊牌的。
想起清瘦而绝望的春影,我万分舍不得让她再伤心。
但我更舍不得让小蕾伤心,左右为难,连作揖带鞠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小蕾神色一黯,平静地说道:我收拾一下东西,今天这个家先让给她。
我几乎是哭着不让她走。
我把她劝走,好吗?小蕾抱着我,象妈妈抱着小孩一样,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吓成那样子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唉,不过这话,地球上亿人口都接得住。
没想到我这个受害者,今天还得来安慰你,也算天下第一奇闻。
我死也不敢相信小蕾的话发自内心,她越这样,我越胆战心惊。
要不这样,我们俩还是夫妻,但各有各的情人,你能接受吗?我圆睁双眼,第一反应是她是在考验我,马上又觉得内心一阵解脱之后的轻松。
之后的感受,便是极为复杂的说不清道不白的情愫了。
小蕾突然温柔一笑,捏捏我的鼻子:逗你玩的!我走了。
后天我回来。
我拉着她的手,又极怕失去她。
她的话,完全是她的真实想法,她只是怕我一时不能承受。
我要出轨,肯定先和你商量,不象你先斩后奏。
放心,这两天我去红红家住。
红红是她的一个朋友具体名子我记不清了,便随便起了个名字,这个名字是本篇中唯一不真实的然后,她便走了。
过了五六天才回来,原来,她去红红家,发现她家里另住了一个朋友,她便提前休假去了趟西藏,大玩一次。
我当前不可能让春影住在家里。
好言好语把她送走,在我家里时我暗下决心和她断绝关系。
可一去她的住处,我这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为什么?一方面是天性使然,一方面,春影和我的关系早已经是爱侣加夫妻的关系了。
小蕾回来后再也没问我和春影的事情。
我想,对我这件事,她是彻底认了。
她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晚上,家里来电话,她马上就接了。
我仅听了秒,便如五雷轰顶般呆在原地。
以下不是原话实录,但大体上差不了多少。
在那种感受下,我根本不可能一五一十地记得清他们的聊天。
我回来了,去西藏玩了几天。
好玩着呢!我累死了。
…他呀,他不在家。
家里就我一人。
电话里不知说了什么,妻子只是轻轻地笑着,眼神异样地瞟着我。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妻子和男友

喜欢 (38)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