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一本转折突兀的书

一枝独秀 一枝独秀 2245℃ 0评论

突然一下子对一个人心生厌恶,那种感觉像冷不丁被呛了口烟,皱眉咳嗽,然后还要摆摆手说没事没事。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了解不多,都支离破碎的。

两年前认识的他。个头不高,身材不胖不瘦,花白头发,温文尔雅,说话不疾不徐,甚有些条理。
来去总是背一个包,拉一个拉杆箱,手里再抱本书。他的书里面我印象最深的是香港版的《啼笑因缘》。觉得工作之余看这个,也蛮有情调。
他也有很多本圣经,摆放地到处都是,很多都是翻开的,我刻意去看了,每次见到的都是不同的页码,偶尔能读通几句,心里便有窃喜,觉得英文单词没白背。只是他拿走了我一本简体中文版的圣经,到现在还没有归还。

他多数时候是白色衬衫,偶尔也有粉白、蓝白条纹的,倒是那色彩繁复的袖扣总能吸引我的眼光。

彼此的交往也很简单,谈事,吃饭,分开。
起先总是很礼貌地他一次我们一次地请吃饭喝茶,甚至一起去酒吧他还给我点过一款很好喝的鸡尾酒。
在我们最初迷茫的时候,他曾鼓励过我们,当我们开始有了自食其力的第一份工作的时候,他曾举杯庆贺。
有时他和徐会分享对时事的看法,还比较一致。占中行动的时候,我们去吃晚餐,在悉尼市中心还一起拍过几把雨伞。
有时他会将他写的古体诗拿出来,你一段我一段地朗读。

他会礼貌到经常说谢谢。
他有个很好的作息时间。晚上11点准时休息。
他有个完美的家庭,全家福里面每个人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他有过自己的奋斗史,他说他在悉尼的第一份工作和我们一样。

然而,昨天,就在我们大家忙碌的时候,徐对他说:麻烦能给我一下你的钥匙吗?我去楼下接一下我外甥,他到处找卫生间没找到,我想让他上来这里的卫生间。
他皱眉,支吾,不耐烦,眼睛里竟满是嫌弃。
以我的所想,他该是个温和、仁爱的人……我坐在他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抬眼看他,觉得那一幕比手中的书要精彩许多。
最后,他无奈而又急促地叹口气,给了钥匙。

其实回想起来,这种嫌弃和不屑一顾的感觉他也曾对别人流露出来过,只不过那时被我们忽略了。
总之,接下来的一餐饭,我不时地看他,才发觉,他经常吃着饭,就会把手中筷子直接放在不干不净的桌布上,虽然他一直坚持用公筷。
然后看到他打翻了茶盅。
然后我给他盛米饭的时候,看到他菜汤和米饭混合的碗内那样没有秩序……每次给徐盛米饭,他的碗里都会干干净净,一粒米也没有,一点菜叶菜汤都不会有。
出门的时候看到他米色的半长风衣将他的身高又拉低了很多。

夜色与清冷的空气里,开始觉得他像一本转折突兀的书。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他像一本转折突兀的书

喜欢 (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