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真实的故事10-18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8964℃ 0评论

(十)
女同学一边欲起身下床,一边说:「不跟你们闹了,我要回去睡觉。」
  妻子说:「反正也过来了,说会儿话吧,喝酒喝兴奋了,我也一直睡不。」
  见此,同学顺水推舟地躺在了床上,嘴箈还在声我:「你真得好好管管你这个混蛋老公了。」妻子一边笑一边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我绕到床边,躺在了妻子身边。
  我在最里,妻子在中间,她在最外侧。
  接下来的气氛有点尬。
  谁都不知说些什才好,我没话找话的对妻子说:「她也一直没睡。」妻子听了,逗我同学:「乡下人第一次进城都兴奋的睡不觉。」我同学说:「我倒是想睡了,你俩在这边大呼小叫的,简直折磨死人了。」我接茬说:「早知道这样,不如我借给你用用。」∕Y7l-p-?(1Y我话音刚落,妻子马上说:「就是,也不是没用过。」同学听了,说:「你们两口子肯定是疯了。」我借酒装疯,一下子?虒楎人中间。
  同学想起身逃跑,被我一把拉了回来,用一只胳膊搂了过来,就这样,我一只胳膊搂她,一只胳膊搂妻子。
  三个人谁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躺,互相都能感觉到心跳。
  忽然一只手摸到了我的小弟弟,从方向上判断,手是妻子的。
  这场景写下来让外人看,可能会觉得很令人兴奋,但我当时却紧张到了极点,非但没有兴奋,而且仿佛JJ都不是自己的了,疲软到底,一点感觉都没有。
  妻子逗我:「你这个废物男人,两个大美女搂在怀一点反应都没有。」EB巿0j!@4iR我转过头狠狠的吻妻子,僵局有点打开了,我的女同学也伸过手抱住了我。
  两个女人的手交替在我的敏感部位爱抚,后来我换到了床的最外侧,我与妻子一前一后抱她互相爱抚,忽然她和妻子吻在了一起,这是我第一次真实地看到两个女人间的爱抚,没想到感觉也那样美……中间,我曾试图进入同学的身体,但是不行,本来很兴奋的小弟弟刚到门口就开始变软。
  我想,或许还是因杲忌妻子,担心妻子不能接受,而且,我并没有完全从心理上准备好,所以一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种怪怪的感觉致使我不能完全放开自己。
  不过,这种感观上的刺激已经足够疯狂的了。
  热情了一阵之后,酒精的作用让我有点头昏,她俩互相搂在那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我慢慢睡虷。
  第二天一早,我被人晃醒,睁眼一看,是同学,已经穿好了衣服,我一下子没完全反应过来,再看床上,妻子不在,我问她:「××呢?」她说:「在厨房做饭呢,你快起床吧。」我把她拉了过来,亲了一下。
  然后起床。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同学开了三天会,离开的时候,我和妻子一起去机场送她。
  看到俩人依依不舍的样子,我发现,她俩都很真诚。
  原来那种心怀鬼胎的感觉也没有了。
  过后我曾多次和妻子谈起这件事情,想弄明白她当晚让我去另外一个房间的真实初衷,妻子每次都这样解释:喝多了。
  于是,我不再深问。
  现在,我是这样理解妻子当晚的行的,
  一,有了刺激的成份,但了刺激的成份不多。
  二,或许缘于她自己心的一种的赎过心,虽然我不认祲犯了多大的错误,但多年前那次短暂的出墙始终也都是她解不开的结。
  三,想通过这种方式,牢牢抓住我的心。
  这三种成份,或许哪种都有一些,或许哪种都没有。
  如果你细琢磨女人,你会发现,她们身上有好多你终生都不会弄明白的神秘。
  (十一)
  这次准NP经历之后,我在网上有目的的看了一些关于NP的文章。
  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绝大多数男人好像并不太喜欢两女一男的方式。
  根据我的经验和经历,我觉得这种想法的真实性非常强,也非常正常。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中国人自古以来,一直把性当成一件很昧很见不得人的事情,性话题一直是非常令人敏感的。
  虽然孔圣人早就说过「食色性也」,但是,孔子的后世门徒尤其是自朱熹起,一直鼓吹对人本性的压抑。
  尤其是对女性的压抑和摧残,令人发指。
  仿佛女人无论在身体或者心理上,都天经地义的属于男人的附属品。
  所以,至今仍有大多数男人一边在婚姻以外胡作非,一边大言不惭地鼓吹「善意的欺骗」,另有一些良心未泯者,一边控制不住的在外面寻欢,一边忍受对妻子的愧疚。
  一些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非常不容易打破。
  所以,面对自己夫君的胡作非,很多女人也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下的退让。
  中国的大多数家庭,经济基础一般由男人掌控和起主导地位,这就决定了在一个婚姻的上层建筑,女人也处于劣势地位,另外,就算在那些女人经济上自立的家庭,由于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们比男人更具家庭观念,让她们对于孩子和老人的责任感更强,再加上一些潜意识传统的男尊女卑观念作祟,女人,只能压抑自己。
  再回到开头NP的话题,到目前止,这种话题还只限于在网络上与陌生人谈,没人胆敢在生活中对熟悉的朋友或亲人提及这个话题,除非是由网络走向现实的朋友。
  赵本山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过这样的话:「在中国,说了几句实话就被当成了幽默。」是的,我们已经习惯了虚,更严重的是,说实话很多时候还会被当成是变,既使听者心中觉得你所说的十分正常,但他还会在嘴上谴责你。
  比如现在那些声事聧河的人,很多人明显言不由衷,但他们还是理直气壮地在声和谴责。
  对此,理智者不需要生气,因他们那是自己骗自己。
  我们没必要因人的愚蠢来惩罚自己。
  下面分析一下在妻子在场时的两女一男的方式对于男人的压力:第一,在心理上,如果你不是深爱自己的妻子,你没必要这样做;如果你深爱自己的妻子,你又会十分担心妻子因吃醋而愤怒或者不快,无论事先沟通的怎样好,这种心理上的压力你还是无法消除,除非你不是一个责任感很强的男人;第二,在生理上,由于男女的生理结构使然,除非那两个女人都有双性恋倾向,否则,总有一个人参与不进来,总有一个女人在被你暂时的冷落,就算这种冷落女人们不在意,但作男人,心理上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和疚。
  这种压力和愧疚,很可能造成你的疲软,因此令整个过程非常遗憾。
  如果这样,你还不如单独去与情人约会了,那样会更充满热情,更不会在直观上对妻子造成伤害。
  自从我们那次不成功的准NP之后,我那位女同学后来又来了我们所在的城市一次,妻子仍旧还有让她来我们家住的意思,但被我阻止了,我真的感觉特扭。
  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也仍旧处的非常好,在我单独面对她的时候,也没有了先前那种昧情绪。
  偶尔拉拉手,或者抱一下亲一下,如此而已。
  有时候,这种亲昵方式,真的比上床更令人愉快。
  她经常往我家打电话,但多数的时候是她与妻子沟通,就算是我接的电话,也只说三言两语,然后把电话交给妻子,让两个女人去叨,那话题在男人听来,简直是乏味透顶:比如她刚和老公吵完架,于是我妻子帮她骂她老公;比如我和妻子刚吵完架,两个人一起在电话犈我。
  从那时起,我彻底与先前的情人断决了往来,而且,再也没有欺骗妻子碰过其他女人。
  这并不是因我自律性很强,更不是在坚守什对妻子的承诺,完全是自发自愿的。
  经常在酒店饭店出入的男人会有这种感觉:当某一天,你突然意识到了家的温馨,那,你会觉得,无论多檞华的酒店,也不如家的小床舒服;无论多傞盛的宴席,也不如家中小餐桌上那三两样小菜吃可口。
  当我再次回忆起与其他女人ML过程的时候,我真实的觉得,最和谐最舒服的ML,还是来源于妻子,那种建立在坚实的感情基础之上的水***融,是与其他女人很难达到的。
  我举两个简单的事例就足可以说明:在我和妻子ML的时候,我只要刚刚把两腿要并扰,她马上曲起两腿并抬高,甚至我的抽动都没有停止就变换了姿势。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无论妻子睡得多深,只要我用胳膊轻轻碰一下她的头,她马上把头抬起让我的胳膊伸到她的头下枕,然后转身钻进我的怀,这完全她无意识状下的行。
  有时我非常羡慕那些在风月场中如鱼得水的男人,我很奇怪他们是怎样做到面对陌生女人的时候也能热情四射的。
  我却不行,我一直觉得,性是建立在感情和沟通的基础之上的,最起码相互不能完全陌生,否则越想越扭,就好像街上一个陌生男人脱下脚上的袜子递给你,你继续穿--我想,没有几个人会同意这样做。
  因工作关系,这些年我经常有出入娱乐场所的机会,但我无一例外的选择独自一人喝酒或喝茶。
  同事和朋友经常由衷夸奖我很洁身自好。
  其实这些人哪清楚,若论坏事,我可能比他们做的更多,只是方式不同罢了,从本质上来说,我当年勾引良家妇女的行腲更恶劣一些。
  (十二)
  我妻子基本上是个电脑菜鸟,在单位仅限于一般的电脑操作,在家玈时也不怎上网,MSN上也基本上仅限于和同学或者家人联系。
  从几年前开始,我偶尔会把李银河的一些理性文章找出来给她看。
  --在这,我还要再逻嗦几句:有人说,李银河在把大往邪恶的路上引导。
  这绝对是个重大的误解。
  如果行吁生在理论之后,那,那种理论或许起到了引导的作用,但是,当理论生于行之后,这时的理论,是由行总结出来的。
  也只有这样的理论,才能成卷湫葸理论。
  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理论来源于实践。」
  在李银河的理性分析出现之前,同性恋、虐恋(S∕M)、群体性行,等等这些东西,都真实地发生。
  所以,李银河并没有诱导任何人。
  正相反,李银河只是在你的行吁生之后帮你分析:你什Ξ这样做。
  绝对不是在你的行吁生之前命令你:你要怎样做。
  --这一点,一定要先弄清楚。
  我举个例子吧,比如一个织更鸟,它会把自己的窝做得很美,但是,它在编好一个窝之前,它的脑海皈不知道它腜织成的窝是什样子的,而且,它也不清楚它行的具体目的,在完成织窝过程的时候,它完全出于本能,这就是动物。
  而人不同,人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的行,受意志和意识的同时支配,也就是说,人在做事的时候,知道自己什膞这样做。
  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主动能动性」。
  但是,我们在很多时候,也会处于迷离状,很多事情虽然做了,却不清楚自己在做什,或者自己什媞。
  李银河起到了这样一个作用:「让你清楚你什那样做,你所做的,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从而把人和动物区譒。
  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初衷,我有意识的把李银河的文章找给妻子看,我之所以这样做,不是想带坏妻子(再说了,这样也不可能带坏她),我只是担心她对于发生过的事情有心理压力,或者自责甚至懊悔。
  知其然容易,知所以然,很难。
  这需要一个耐心的疏导过程。
  事实证明,我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
  后来妻子对我说,那天晚上的事情,第二天早上醒酒以后她就后悔了,后悔不是因主动提供机会让我与女同学缠绵,而是害怕我认祲衙下贱很变。
  她在乎的是我的感觉,害怕我因此瞧不起她。
  不过,经过我的正确引导,她的心理障碍消除了。
  有时在和妻子缠绵的时候,我会问她:「遇到很优秀的帅哥的时候,有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妻子实话实说:「有,但仅限于心动和偶尔幻想,并没有想实质上做些什的欲望,因我把她的心塞得太满了。」这些话,让我非常感动,我感动的是这份坦诚。
  (十三)
  在接下来的继续讲述之前,我还是想先说说「出轨」。
  在很多时候,出轨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有本质上的差:男人出轨缘于对理智的弃,女人却正相反:女人出轨缘于理智的苏醒;男人出轨时,注重的是肉体及感观上的刺激,而女人出轨时,更注重的是情感上的交流。
  欲望,是出轨的直接原因。
  但男人与女人在出轨的时候,欲望的容却完全不同,男人的欲望更接近于原始的兽欲,而女人不同,女人出轨多是缘于交流的欲望,希望被异性呵护、疼爱的欲望,甚至是在长期被丈夫忽略以后,所燃起的被重视、被尊重的欲望。
  我之所以一直很不喜欢看那些把女性描写得非常淫荡、非常直白的纯色情文章,正因摲。
  除非职业妓女出于职业的需要,生活中的真实女人,没有几人能真实表现成那种样子。
  这不是虚,更与压抑无关,这缘于女人的天性。
  再说说「出轨」
  这个词,先有轨道,然后才有火车在上面跑,轨道铺向哪,火车就通向哪,当火车在轨道上正常行驶的时候,不能定义「出轨」。
  而夫妻之间,如果你们的轨道仅限于夫与妻之间的性交流,那,当一方越过此界限时,叫做出轨。
  但是,如果性的轨道延伸到了夫妻以外,并被夫妻双方所真实地接受之后,这时,当欲望列车顺你们夫妻共同铺设的轨道驶向夫妻以外的其他人时,这仍然还不叫出轨。
  至于轨道铺向哪,关键在于每对夫妻自己。
  不能强人所难,更不能简单模仿,否则后果非常严重。
  每当我在网上看到一些男人非常急切地想办法让妻子接受夫妻交友这种方式时,我都非常替这些人担心。
  我想问的是:你真的充分理解夫妻交友的全部涵了吗?你真的摲做好全部的心准备了吗?你妻子有足够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吗?是不是仅仅出于单方面的对那种另类刺激的渴望?如果是这样,我奉劝你还是马上打住,停止这种危险的游戏,除非你想把家庭毁掉。
  如果你仅仅了改变夫妻间热情不在的现实、如果仅仅是了改变夫妻之间平淡如水的现状而去接受夫妻交友游戏,这就像试图通过吸毒而让自己快乐一样。
  最后的伤害,是致命的。
  比如说吧,两对男女,在毫无感情基础的情况下,仅仅因袭欲而结了婚,这种婚姻能持续多久?同样的,仅仅了另类的刺激而草率地去玩夫妻交友游戏,那种热情又能持续多久?当热情退却,你会无法重新面对下一轮的更加平淡的现实生活,而且,更严重的是,你可能还要面临你与妻子之间无法言表的心理障碍。
  一只健康的鸟儿从八楼的窗子飞出,它面对的是可以让自己自由翔的蓝天,而一个人如果从八楼的窗子飞出,他面临的则是被摔得四分五裂。
  所以,当你试图从窗子飞出时,千万忘了理智地检查一下;你有没有一双可以搏击长空的翅膀。
  在此提醒那些急切地想进行夫妻交友的朋友们,一定要慎之又慎。
  夫妻交友本身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但是,如果做不好,它会给你致命的打击。
  就像鸦片,适量的鸦片在对症的时候可以入药,用来治病救人,但简单的过量吸食,会损害一个人健康的机体。
  十四
  不说那些空洞的理论了,还是继续讲述我俩之间的故事。
  相信很多夫妻都是非常恩爱的,那,我想问男同胞们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经常感觉妻子就像自己的女儿?--我声明一点,我是非常反感乱伦行的。
  我指的是那种发自心的疼爱。
  就像每次我抱自己的女儿的时候,感受那个小生命热乎乎的帖自己。
  在那时,你会觉得,这个小生命,就是你生活的全部。
  她,就是整个世界。
  在女儿很小的时候,我经常抱犷儿对妻子说:「老婆,我一想到虏的某一天,会有一个混蛋男人把女儿从我身边夺走,我就恨不得剁了他。」妻子说:「行,你狠,让你闺女一辈子不嫁人吧。」女儿渐渐长大了,由于长期不在我们身边,每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都觉得她的变化是那莅惊人。
  从起初的她第一声叫出「爸爸」
  激动的我泪如泉涌,到现在故意气我,对于淘气的女儿,我打打不得骂骂不得,只能在气急的情况下躲到没人处抽自己两下。
  不过,多数时候,在女儿眼,老爸的一句话,要比妈妈的一万句话都管用。
  女儿的很多行,在我妻子眼都属大逆不道,但妻子不知道,女儿的很多淘气行都是我暗中支持的。
  比如女儿经常给我乱起绰;比如女儿经常把我和电视上的某个坏蛋联系到一起。
  这些行让妻子一度不能容忍,但我却不以然。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读过杨獾士写的关于钱锺书的文字,钱锺书的淘气程度,比他的女儿更甚。
  妻子,在我眼,是我的另一个女儿。
  看妻子当犷儿的时候表现得一本正经,如果女儿不在家,她完全没有一个大人的样子。
  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摇头晃脑甚至胡说八道,这些,完全与我的言传身教有关。
  比如,家只有我俩的时候,我经常这样叫他:「大闺女!」她回答:「老不死的,有什谳刹吗?」有时我正躺在沙发上看书,她跑过来解我的裤子,我警惕地问:「你要干什?」她说:「管不,和你没关系。」然后掏出我的小弟弟握在手,歪脖子对我说:「这是我的!」我说:「是,是你的,割下来拿走吧。」妻子说:「不行,要寄存在你这,你要替我照顾好,未经我允许,不许借给人用……」在和妻子ML的时候,我经常这样逗她:「亲爱的,我老了,不中用了,明天我给你找个小帅哥吧。」妻子肯定会做出很急不可待的样子说:「好啊好啊,抓紧时间,我早就对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不感兴趣了。」有时,我真会有那种想给妻子找个小帅哥的想法,这倒不是因我很喜欢想像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荭男人身下的情形有多刺激,还得提孔子那句话:食,色,性也。
  性,如同吃饭一样平常。
  周华健有一首歌:「亲亲我的宝贝,我要越过高山,寻找那已失踪的太阳,寻找那已失踪的月亮,亲亲我的宝贝,我要越过海洋,寻找那已失踪的彩虹,抓住瞬间失踪的流星,我要飞到无尽的夜空,摘颗星星作你的玩具,我要亲手触摸那月亮,还在上面写你的名字……」--这首歌是周华健唱给自己女儿的,但很多人都误以是情歌,不过,这种误解却十分贴切,这同时也是一首情歌。
  歌中的容,只有那些真正深爱自己妻子的男人才会懂得。
  妻子第一次在肉体上接触其他男人,是出轨,那种经历,无论对她还是对我,都是痛苦的,之所以痛苦,是缘于背叛。
  但是,既使是对于那些从来没有过出轨经历的夫妻,从心理学上说,无论男方女方,偶尔也会生对婚外其他异性的向往,这种向往十分正常。
  这种向往或者怦然心动,多数情况下,并不一定是出于背叛心理,而仅仅是一种好奇。
  人类之所以不断的探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缘于这种对陌生事物的好奇。
  于是,我决定找机会满足一下妻子的好奇,不过,这事不能操之过急,最起码,我要让她明白,她的行,是建立在我的毫无保留的支持的基础之上的,我要让她明白,我是她坚强的后盾。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妻子才能毫无顾忌的放松自己。
  十五
  道家鼻祖之一的庄子,向来倡导无而治,这也是道家最基本的理念:无而无不。
  中国各大学派的思想,在很多方面都是相通的。
  比如,无思想。
  在兵法上,与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的全胜战略理念相通。
  当然,这种「无」,只是表面上的无,类似于俗话说的「君子爱,取之有道。」所谓的无,并不是什都不干,比如你是一个单位的普通员工,你很想提职,但是,怎样才能提职?找老板要官?很可能直接被踢出来,在这种情况下,你最需要做的,就是先做好眼前的份工作,并且,找准机会,在份外的工作中也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如果你做到这一点,你不想被升职都不可能。
  这就是「无而治」
  的真实含义。
  把「无而治」
  思想放在夫妻关系上,就是:你不要刻意地琢磨热情在哪,不要了热情而热情,如果你真爱自己的妻子并把她当作你此生的唯一(请注意,这的唯一,指的是你唯一的真爱),如果你真正把家看做是第一位的,那,就用你的实际行动去证明,全身心地去关怀她呵护她。
  我以我的切身经历和经验告诉你,如果你全身心的爱自己的妻子,那,当你做了上述努力之后,你和她,会真正成r絧葙朋友,在这种情况下,你想做什,她都会支持你,这种支持才是发自心的。
  我打一个并不恰当的比喻:好比你可以和你的好朋友一起去嫖娼而并不感觉这种行衲扭一样。
  --那,如果你想试夫妻交友,她怎Ξ不支持你?心理障碍不存在了,她会拒绝放松自己的机会吗?这种方法类似于抗战中我八路、新四军所采用的围点打援战术。
  你可以试试,说不定会给你事半功倍的惊喜。
  而最后的家,是你,和你的妻子,以及你的家庭。
  下面言归正传,还是说我俩的事情吧。
  我从来都没有非常严肃地对妻子说:「亲爱的,我要于某年某月某日给你找个帅哥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虽然我偶尔在ML时逗她,但是,平常的时候,我从来不这样逗她,不管她怎样想,我自己都感觉扭。
  在道家思想中,有一句很着名的理念:「事来心应,事去心止。」这句话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很多人都做不到,我这样说,并不意味我肯定做到了。
  比如,捡钱包,叫「事来」,我心高兴,这叫「心应」,但是,如果我把自己的钱包弄虎,我却无法做到「心止」,我会心疼得如同割肉。
  话说回来,「很难做到」
  不应当成我们拒绝的理由。
  既使不能完全做到,我们起码可以试婷?R点点,比如把「事来心应」释成「耐心地等待时机成熟再说」。
  时机终于成熟了,事先我却并没有想到。
  (十六)
  有一年的八月份,我和妻子商量好同时休年假旅游团外出旅游。
  结婚之前,我俩就经常憧憬某一天夫妻相伴去版纳的热带雨林或者饥古的大草原,经常一起憧憬楼兰古国的浪漫,憧憬雪域青藏的高洁。
  转眼结婚好多年了,苦于工作和生活的绊,旅游的事情,一直搁置。
  这次终于下定决心,开一切仿佛永远也忙不完的琐事,放松地出去玩半个月。
  对于旅游线路的远择上,我俩研究了好久,最终放弃了先前的那些向往已久的地点,因扲竟时间太短,最后我俩报名参加了中铁国旅的一个旅游团,起点--湖南张家界--广州、深圳。
  我俩的主要目是张家界。
  旅游团大多数是成双成对的夫妻或情侣,也有一家三口出行的。
  只有一个孤家寡人--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高大帅气,就读于广州某大学,这姑且称他小C吧,他利用开学前的半个多月时间一路玩去学校。
  小C性格很外向,阳光而开朗,在火车上与我们夫妻邻铺,很快就和我们混熟了。
  年轻人特有的思维方式和不拘小节的风格,经常把我和妻子逗得哈哈大笑,让我俩仿佛也回到了无忧无虑学生时代。
  接下来的日子,他成了我们夫妻的小跟班,无论逛街还是在风景区,我与妻子都轻装上阵--吃的东西和其他必需品都塞到了他的双肩包,包括在街上购物的时候,妻子也会把大包小包的理直气壮地塞到他手,并以命令的口吻说:「乖乖地拎。」他一面很听话的接过,一面故意弄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天哪,我的命怎这样苦啊。」我对他说:「你就偷乐吧,这是在免费给你上课,让你知道女人有多麻烦,以免虏措手不及。」有些男人,可能天生懂得怎样和女人相处。
  这个小男孩就属于这种人,他经常用一些近似于淘气的行激发出妻子的柔情,比如,正在大街走扷,他突然停在一个小吃摊前,哀求我妻子:「姐,可怜可怜我吧,我要饿死啦。」我和妻子只得陪他坐在那,看他大嚼那些我和妻子都不感兴趣的莫名其妙的小吃。
  妻子手支下巴,笑眯眯的看他,就好像是面对自己的弟弟或者自己的孩子。
  在张家界的时候,爬山时妻子的新旅游鞋把脚后跟磨破了,走路一瘸一拐,又无鞋可换,苦不堪言。
  我们本来备好了创可贴,可是创可贴装在小C的双肩包,这时小C不在团队。
  不知道一个人跑哪儿疯去了。
  气得妻子坐在地上骂:「这个该死的东西,走了也不说一声,把我的包留下啊。」我也束手无策,只得安慰妻子:「实在不行你穿我的鞋,我光犷抁扡灡。
  」
  妻子说:「算了,忍点吧。这山路如果光犷走,一会我还得找人把你抬下山。」正在我俩愁眉不展的时候,远远的看见小C从山下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满头大汗,没等他说话,妻子就开始骂他:「狗东西,跑哪去了你,快点把我的包拿出来。」小C笑嘻嘻的没说话,转眼间象变戏法一样从包掏出一双鞋,就是那种很平常的胶底布面鞋,样子很难看,穿筷幓常舒服。
  我和妻子都非常吃惊,不约而同地问:「你中途跑下去买鞋了?」要知道,那要往返近四、五公啊。
  小C乐呵呵地说:「没事,我是体育健,这点路算什,我施展轻功眨眼间就打一往返。」说完把鞋子递给了妻子:「姐,快换上吧。」这件事情,让我和妻子感动得真不知说什缍。
  换了鞋以后,妻子的痛苦彻底消除了。
  我对小C说:「你快点把背包给我,你休息一下。」小C若无其事地说:「哥,你就这瞧不起我?这点路算什。」沿途,我们一起照了好多照片,但还没有在一起合影,爬山中途休息的时候,小C又掏出相机递给我,我说:「你和你姐合照一张吧。」妻子乐颤颤地跑到他身边,很自然地搂他的脖子,从镜头,我发现小C的脸一下子羞得红红的。
  照完像以后,我逗小C说:「你要小心,这张照片不要让你女朋友看到,否则你死定了。」小C这时已恢复了平静,说:「怕什,和我老姐一起照相谁能管得?」晚上回到酒店,洗完澡以后,妻子趴在床上,我给她按摩。
  妻子感慨地说:「小C真是个好男孩儿,不知哪个女孩儿有福能嫁给他。」我说:「怎?嘴馋了是不是?要不要咱把他拿下?」妻子回手打了我一下,说:「缺德了你,糟蹋小孩儿啊。」我说:「什小孩儿?如果他不读研,现在早就工作了,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早就被你拉下水了。」在接下来的ML过程中,我又问妻子:「亲爱的,真的,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他,如果你喜欢,我帮你安排。」妻子想了想,说:「我可说不出口,让人家以我是花痴,筎人了。」我说:「这就不用你管了,老夫替你安排,一切水道渠成。」第二天下午,我们又回到了火车上奔下一站,贵阳。
  此时的小C仍旧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相比之下,妻子沉默了许多,可能缘于昨晚我俩的谈话。
  妻子拿w份杂志躺在铺上很安静的看,但每次只要小C在对面铺弄出点动静,妻子马上偷瞄一眼,明显心怀鬼胎。
  中间,趁小C去荭车厢闲逛的机会,我从中铺跳了下来,坐在了妻子旁边,趴在她耳边悄悄地说:「刚才在想什?」妻子装傻,说:「想什啊,我在看书。」我说:「少骗我,让我检查一下。」
  说完就把手往妻子的裤子伸,妻子用杂志打了我一下,说:「闹了,一车的人,你干什啊。」再看妻子的脸,已经羞得红到了极点。
  火车到贵阳的时候是早上,行程安排很紧,在贵阳玩一天,晚上程奔广州。
  我对贵阳很熟悉,出差来过几次,所以,车到贵阳的时候,我对妻子和小C说:「你俩团去玩吧,我不想下车了,这几天折腾的太累,正好休息一天。」小C答应的非常爽快:「把老姐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是天生的护花使者。
  」
  妻子很不自然地对我说:「既然来了,就一起去转转吧。」我偷偷对妻子眨眨眼睛:「这地方我常来,没啥好玩的,你俩去吧。」我之所以不想下车,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确实不想重游已经非常熟悉的旧地。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我想给他俩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
  从车窗看妻子和小C并肩在站台上走远,看小C比比划划的和妻子讲什。
  我的心袈獟静,也很甜蜜,没有丝毫醋意,那感觉就像一位父亲看长大的女儿与恋人幸福地去赴约会一样。
  --当你把妻子的幸福和快乐看作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这种感觉非常自然。
  当然,这种心葠生,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对自己和妻子以及对自己婚姻的充分自信。
  (十七)
  下午的时候,两人团回到了车上,看得出来,他俩玩的非常开心,给我带回了一堆吃的东西。
  我们三个人围坐在茶桌周围开始吃晚饭。
  小C坐在我对面,向我讲述一天的经过,以及一些趣闻,包括在街看到警察抓获一个吸贩毒者的过程。
  妻子坐在我旁边,没急吃饭,只是抱我的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能感觉出来,妻子一直充满爱意的注视小C。而小C仍旧是一副没心没肺乐呵呵的样子。
  接下来火车上的旅途很漫长,由于我们的旅游列车是临时开行的,所以没有固定运行时间,有时在一个小知名的小站竟然也能停几个小时。
  闲无聊的时候,我们三个打扑克消磨时间。
  小C这时跟我俩处的已经完全像一家人,满口「老哥、老大、老姐、大美女」的乱叫,妻子经常被他逗得前仰后合。
  火车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按旅行计划到广州了。
  小C得意洋洋地对我俩说「这是我的第二故乡,在这咱们就不需要导游了,我就是一个优秀的导游。」这个季节,整个南方大多处于炎热之中,广州也不例外,不过早晨的时候还可以。
  团下了火车,先去旅行社安排好的住处,条件非常不错的一个三星级酒店。
  安顿好住处之后,我们三人脱团单独出去玩。
  小C很有经验地说:「团核铅董旅游地点大多都是购物场所,不好玩。」所以,在小C的带领下,我们非常开心的四处乱逛。
  中间,我抽空对妻子说:「今晚我去同学家,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妻子故作很吃惊、很不情愿的样子说:「你来真的啊,疯了吧你。」我拍了拍她的小脸,说:「紧张,你意,感觉不好就停,一切心。」妻子红脸说:「再说吧。」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们逛累了,决定回酒店。
  在一楼的餐饮部吃过饭以后。
  回到房间,我给身居广州当地的大学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听到了我的声音,还以我在家抈,我说:「小子,我在广州。」同学在电话那边兴奋得大呼小叫:「啊,天哪,大爷,你在哪抈?我马上去接你。」于是,我俩约好了一小时以后在我居住的酒店附近见面。
  此时,妻子紧张得坐立不安。
  一次次地问我:「不要胡闹了行不行?」
  我抱她,说:「亲爱的,真的不用紧张,如果你觉得扭或者不开心,那就什都不做。一会我告诉他过来陪你,不过,我不会向他做什实质上的交待,以免尬,下面的事情就看你俩的了。我明天早上回来。」出门之前,妻子在身后抱我,跟我一拖一拉的往门口走,嘴嘟囔:
  「老公,你灒蚍,咱不玩了好不好?」
  走到门口,我回身抱住她,轻轻吻了一下,说:「乖,害怕,老公永远站在你的身后。还是那句话,如果不快乐,不要勉强自己,我的手机一直开,你可以时打电话叫我回来。」说完我出了房间去小C那,小C正在房间鼓捣电视呢,我对他说:「我今晚要去会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没事的时候你去陪陪你姐,免得她无聊,另外,忘了帮她按按肩膀,她每次走路走多的时候都会肩痛。」小C说:「老大,不会是女同学吧。」我踢了他一脚:「小孩子不要乱打听。」说完,我离开了酒店。
  (十八)
  广州的同学,上大学的时候与我同一宿舍,老家是北方的一个小城,上学时勾上了一个很有门路的广州女生,毕业后一同被分配到了广州。
  自从毕业以后,我俩一直没见过面,只是经常有电话往来,从没中断过联系。
  见面的时候,这小子以北方汉子特有的豪爽,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我,原地转了几个圈。
  问我:「你来广州公事还是私事?」
  我没有提与妻子同来旅游的事情,要不然他肯定要叫上我妻子,我说:「一点点公事,不过已经办完了,原计划今晚回去,想看看你,所以改在明天走,今晚你要收留我,要不然我就流落街头了。」同学说:「没问题,我可以把整个家倒出来让你一个人住。」我说:「最好把你夫人也留下。」同学狠狠打了我一拳,说:「还是当年那副没正经的嘴脸。」坐在车上,我问同学:「咱们现在去哪?」同学说:「哪儿不去,直接回家,我打电话通知你婶了,她正在和保姆在家准备晚饭。」呵呵,他称他的爱人是我婶,这种玩笑自上学起就一直这样开,我们上大学的年代,谈恋爱是一件鬼鬼祟祟的事情,只能躲到宿舍,每次他带女友回宿舍的时候,都会说:「孩儿们,你们的婶来了,抓紧回避。」于是,大家一边嘴骂,一边不情愿的躲出宿舍。
  晚上,我俩喝了一斤多烈性白酒,一边回忆学生时代一边嗟叹,谈及工作上的不顺心,时不时骂几句:「我×他妈的……」人好像没有满足的时候,就说我这个同学吧,如果不是傍上了权贵,现在没准还缩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城皈乡镇干部,再惨点,说不定在哪个缺桌子少凳子的学校吃粉笔灰呢。
  回头再看看他现在,事业上春风得意,岳父大人虽然退了,但早就他安排好了一切,家还雇了一个小保姆每天忍气吞声的接受他们的剥削。
  酒喝到量了,开始喝茶,天南地北,话题好像永远扯不完,中间的时候,我挂念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我问:「怎样?」妻子没正面回答,只是说:「老公你少喝点酒,明天早点回来。」我说:「放心吧,没事,你开心点,我爱你。」同学以我往家打电话,上来抢我的手机,说:「让我和我侄儿媳妇说两句。」我连忙把电话挂掉了。
  同学不屑地说:「我×,孩子都那大了,装什嫩,还我爱你,酸死了。」我呸了他一口,说:「你懂个屁。」这天晚上,我和同学胡扯到了后半夜一点多,中间他妻子到客厅看了两次,嘲笑说:「嗯,不错,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吹牛的人,你俩千万停。」我同学说:「我×,好多年没这样开心了。」第二天一早,同学以我真的要离开广州,极力要求送我去机场,我说:「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意转转,顺便给老婆孩子买点东西,机场大巴很方便,我时可以走。」于是,同学去上班,我俩就此分,我打车回酒店。
  途中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回来了。
  用房卡打开房门进了房间,妻子还没有起床,盖毛巾被脸朝瑑躺,我知道她在装睡。
  我走过去躺在她身边拍了拍她:「是不是折腾了一夜?累坏了吧。」妻子转身抱住了我,把脸埋在我的胸前,用小拳头在我身上乱打,嘴不停地说:「缺德缺德缺德……」我扳过妻子的脸,一把掀起她身上的毛巾被,说:「我要检查一下我先生贝儿,看看有没有失零件。」妻子笑起身,跑进了卫生间。
  趁妻子洗澡的间隙,我看了看房间,两张床都弄得很乱。
  看来他俩渡过了很激情的一夜。
  可能因昨天晚上酒喝的太多,此刻我的头仍然粖衶,理不出头绪。
  手开了电视,胡乱找台看。
  不一会儿,妻子洗完澡出来了,围浴巾跳到床上抱住了我。
  我问她:「宝贝儿,昨晚玩的开心不?」
  妻子想了想,说:「老公,你不会怪我吧?」
  我搂她,说:「怎Ξ呢傻孩子。」
  妻子说:「他真的好厉害,基本上折腾了一夜,做了五次,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咱俩刚结婚的那段日子,现在我的腰还酸疼呢。」我说:「今天咱们不出去玩了,你好好休息一天。」妻子看我的眼睛,发自心地说:「老公,谢谢你给我的一切。」我问她:「他什时候走的?」妻子说:「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就回去了,怕你回来撞见,临走的时候还一遍遍的问我:「我这样做是不是太对不起大哥了。」我问妻子:「你没告诉他这是我同意的吧?」妻子说:「怎可能告诉他,再说了,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他。」就这样,我搂妻子一直睡到中午十一点多,起床洗脸一起出去吃午饭。
  我俩来到小C房间门口敲门叫他,敲了半晌没有反应,以他不在房间,我和妻子刚要转身离去,门开了。
  小C睁发红的双眼站在门口,明显还没睡醒。
  看到我,一楞。
  我怕他尬,并不正面看他,我一边往屋走一边故意逗他:「小子,昨晚干什坏事了,困成这样?」小C支吾不知说什缍,妻子连忙接过话茬,对小C说:「你快点洗脸,咱们下去吃饭。」小C仿佛得到了特赦令一样,答应了一声,然后快速逃进卫生间。
  妻子捅了我一下,小声说:「你就坏吧你。」
  午饭的餐桌上,小C的表情很不自然,眼神对我一直躲躲闪闪。
  见此情景,我又犯坏了,对他说:「小鬼,以我一个老江湖的眼光分析,你昨晚肯定干什坏事了,你是主动坦白呢,还是等我严刑逼供?」小C非常不自然地嘿嘿笑不说话,妻子帮卷圆场,对他说:「理你哥,好好吃饭。」我接说:「嗯,一会我要提醒一下其他人,有没有钱包的,我估计你昨晚肯定去当飞贼了。」这句话把妻子和小C都逗乐了。
  气氛也恢复了正常。
  吃完午饭,因天气太热,我们三个都不想出去,于是回到房间打扑克。
  一个下午就在这样嘻嘻哈哈的愉快气氛中过去了。
  又在广州住了一晚,旅行社的计划是第二天坐广深高速列车去深圳。
  我们来时乘坐的旅游专列停靠在广州等我们。
  晚上睡觉的时候,妻子详细向我讲述了事情发生的过程:我走后不久,小C就去了我们的房间,起初闲聊天,后来两人打了一会扑克。
  再后来小C说:「我大哥临走时交待我,让我帮你揉揉肩膀。」于是,妻子乖乖的趴在床上,小C揉肩捶腿开始忙活。
  气氛越来越昧,妻子问小C:「你虏想找一个什样的女朋友?」小C说:「我现在有女朋友,但总好像找不到感觉,而且毕业以后也不太可能走到一起。」妻子问:「你想找什样的?」小C说:「如果我能遇到一个像姐姐这样的人就好了。」妻子说:「这不用担心,你很可爱也很优秀,虏肯定会遇到一个比姐姐好很多倍的女孩子,姐姐不行啦,老。」正常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绝对懂得他接下来需要做什,于是,一切都很自然的发生了……第二天在深圳街,妻子像故意捣蛋一样搂小C的胳膊,小C得非常紧张的看我。
  那场景让我想起了大灰狼搂小白兔--不过,大灰狼不是他,而是妻子。
  我故意对妻子说:「你就摧残少年儿童吧。」
  妻子得意地说:「乐意,我弟弟,谁也管不。」在深圳玩了一天,返回广州,我们连夜坐车返回,小C直接回了学校,分的时候,妻子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弄得小C也眼泪汪汪,我们把我俩的手机都留给了他,并嘱咐他,有什谳可以时找我们。
  他的家距离我们城市很近,我们告诉他:放假的时候可以去我们的城市玩,我们给他当导游。
  回程的列车上,妻子坐在铺上独自发呆,良久,对我说:「老公,过去的一切,现在想起来怎像梦一样啊。」Jd∕(f+X我说:「恶梦还是美梦?」妻子说:「我也说不清,不过绝对不是恶梦。」我想了想,说:「生活本身又何尝不是一种梦,比如庄生梦蝶的故事:做蝴蝶,是人的梦,但谁又能说清,做人,同样只不过是蝴蝶的一个梦呢。」妻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靠我。
  我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说:「乖,我知道你想他,没关系的,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妻子说:「其实我并不是十分想他这个人,而是一直在想过去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后就算再见到了,谁知道会不会还有这种感觉。」我说:「不用担心,事来心应,事去心止,走一步看一步,放心,有我呢。
  」
  回到家休息了两天,我俩躲在自己的小天地缠绵了两天。
  这次旅游之后,我发现妻子对我的依赖更重了。
只要我离开她的线视一会儿,她马上叫我:「老公,你干嘛呢?」两天后,我俩开始上班,生活又重新驶入了正常的轨道。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妻子真实的故事10-18

喜欢 (17)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