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5)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21030℃ 0评论

5

像天生适合上不同男人的床似的,这一夜宁静睡得极好,朦胧中有秦总的告别。

待她醒来,已经九点多了。

不管怎么说,又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说不清道不明的一夜。

她拉开窗帘,看窗外的墨尔本。

忧郁的天空。

和情绪一个颜色。

没有别人在的房间,宁静赤脚在地上做了几个旋转,然后就瞥见桌子上放的一叠灰绿色和鲜绿色的钞票——美金和澳元?

宁静赶紧跳到书桌前。

一张纸条上放着一摞美金,和几十张百元澳币。上面写着:没事去楼下自己买点东西,就不陪你了。

乖乖,宁静一看那摞美元就是1万刀,澳元数了数,两千出头,他还放了几张五十和二十的,感觉口袋里的零钱都放那了。

顷刻心花怒放,果然见钱眼开。

宁静鄙视了下自己,才慢慢用理智分析这件事:

不是没做成吗?这不算嫖资吧?

那这是传说中的包养吗?

不过这种感觉原来不是肮脏卑鄙的,而是一种被宠和美妙的……人生观颠覆啊。

原来自己一直鄙视的一种生活方式,真落在自己头上,却这么令人向往,刚不都心花怒放了吗……试想下,怀揣八万多人民币,在楼下奢侈品店里直接现金甩个包……那感觉也不错哈……然后再蹬蹬蹬地踩着高跟鞋离开,在售货员疑惑与猜测的目光里,享受一把不劳而获的快感。

爽!

宁静忍不住摩挲起那摞美钞来……由衷地喜欢啊……人爱钱是天生的吗?

可是古语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这些钱的存在,分明就是一个标尺,直接衡量了宁静非君子的一面。

和Lawrence交往,从来没有涉及过金钱的问题,或者说其实涉及了,但只是都隐而不发。

情人节他请她吃饭,宁静总是怕他多花钱,甚至希望街边小店随便一吃算了,重要的不是饭,和怎么吃,而是在一起。或者点菜时,她总是挑最便宜的……大概只是习惯性地替他人着想吧。

Lawrence送她礼物,她甚至喜欢一张写字的卡片而多于礼物本身,但她还是忍不住在礼物上找价格标签,想一探究竟……幸好他撕掉了……感情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但金钱确确实实是一种感情的度量衡。

有时候两个人出去,他请她喝咖啡,她就心里计算唉又让他破费了,会心生不安。

等她挣到自己第一笔异国他乡的工资的时候,她真心把这些钱一式三份,给Lawrence留了一份,想表达一点心意……谁说钱不代表感情来着?

当她一个人在David Jones里转悠,想给Lawrence物色一件礼物时,才知道感情中的倾囊而出和金钱上的倾囊而出还是有区别的。她还做不到一周的工资都给他,她选择来选择去,选了条围巾买给他了,因为他回欧洲探亲总是在初秋,那边很冷应该是,围着自己送的围巾,大概也算得上是一种陪伴吧。

当然,宁静知道感情尚好的时候,敏感的两个人从来都是绕开金钱而只谈感情的。

可是金钱却是最能撕裂一个人的人格的。

吵架的时候,Lawrence无一例外,就拿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来指责宁静,说她和男人交往就是图钱,她收过很多男人送的礼物,甚至金钱,她就是出卖身体的妓女。

宁静对这个倒不生气,每次她都能笑呵呵地反问:我要过你一分钱吗?你给过我一分钱吗?你如果觉得你请我吃饭送我情人节礼物也是我索要男人钱财的口实,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宁静不想回忆了,Lawrence有时候就是像个小孩子,喜欢刺痛人罢了,礼物表达情意,礼物制造感情中的仪式感,这个道理他未必不懂……她拿起那一摞美钞,心里犯上一种难言的心酸。

她认真地想了想,人其实是可以战胜贪婪的。

好吧,是隐藏。

即使这一万美金在秦总那里,并不算什么,也许就是他无心陪伴的一点补偿,也许他是看透了人性,他知道这种方式虽然世俗,却能直击一个人的内心。

有个成语叫“试金石”,金钱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种凛冽残酷的物质。

他知道宁静生活偶尔会陷于窘迫,他知道这个女人喜欢保持一种清高的姿态,他知道金钱也可以使人卸去伪装,他也知道金钱可以最直接地帮助到一个人,使她愉悦,他更知道金钱会让一个女人臣服,只是价码多少而已。

宁静觉得此刻,她才真正地裸身站在秦总面前了。

并无处可藏。

人是有理智的,理智有时候就只是一件外衣。

这外衣,让人看起来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她把那一万美金收起来,放进抽屉,然后拿了剩下的两千多澳元,觉得这个数字,是比较符合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拿了,才显得亲密而不贪婪。

恩,一会楼下吃顿饭,再转转,奢侈品店就算了,回头回悉尼了shopping centre倒是可以买一堆东西的,小小体验下被包养的感觉吧……大概是一肚子的小窃喜吧。

宁静觉得自己也就这点出息了。

这辈子是没机会过上豪华的被包养生活了,与大别墅豪车美容院健身房购物中心啥啥的一点关系也没有,姿色是本金,她是什么都没有的。

其实宁静觉得,被包养的寄生虫生活,也并非各个过的都没有灵魂、失去自我。会生活才是关键,她们节余出多少谋生的时间啊,完全可以用来做很多自己喜欢做的事,从知识爱好修养上全面武装自己,说不定成就很多艺术家呢。

一摞美金带给宁静太多的思考了,整个人都复杂起来……是啊,她就是不能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就是不能直接拿起那一摞钱,什么也不想地挥霍掉。

也许秦总单纯地就只是想买她一个开心呢。

也许,只有贫穷的人,才会不自主地对金钱赋予太多的意义。

宁静摇摇头,开始收拾打扮自己,然后下楼吃了顿日餐,很奢侈地花掉了40澳元。想想口袋还有很多个40,心里就笑了。

她无心逛街,因为知道这里的任何东西和她的生活状态都不匹配。

于是上楼,在房间里舒舒服服地刷微博。

她发了一张窗外的景色。

然后等着看很多人的回复。

你到墨尔本了?有个私信跳出来。
对啊。宁静回,反正无聊也是无聊。

你住皇冠酒店?
是啊。

Plaza 还是Towers?
我不知道哪个,有什么区别?

等我看看,你那个方向……恩,应该是Towers,Plaza是老楼,四星的,Towers是新楼,五星的。
哦。

天哪,简直不敢相信,我们就在同一栋楼里面。
什么?有这么巧?

是啊,不信告诉我你房间号,看看我会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别逗了……我不信。
真的!

宁静和这个微博好友关注有阵子时间了,因为都同在澳洲,偶尔会有互动,但因为在两个城市,也没什么交集。没想到会距离这么近,搞得宁静也莫名激动起来。

要放心我的话,告诉我下你的房间号。他说。
你是做什么的?在这赌博?

不是啊,我是这个酒店商务层的服务生。
天哪……哈哈,先发个照片我看看你是不是坏人。

啪啪啪,接连好几个照片过来了……蛮帅气的小伙子嘛。
宁静问:你二十几?

我三十好几了都,知道你不喜欢小鲜肉……话说我关注你那么久,确实挺期待可以见一面的,顺便送一盘水果给你,我没别的非分之想啊,就想看看你。

想了想,宁静给了他房间号码。
这倒是个小插曲,好玩。

要是能成就一个小艳遇……宁静的想法吓了自己一跳:难不成我心里真的住着一个荡妇?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5)

喜欢 (5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