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4)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3380℃ 0评论

4

床好大。

钻进被窝也没能挨到他。

显然,这个孤独的舞台,幕布已经拉开。

秦总笑笑地说:穿睡衣睡?

宁静在幽暗的灯光里看一眼身边的男人,说:“恩”。然后自己掖好被角,静等情节发展。

“过来。”他伸开臂膀。

宁静听话地蹭到他身边,枕在他伸开的胳膊上,再整个人被他收拢到怀里。

隔着薄薄的衣物,干燥的温暖从每一丝纤维传导过来。

“喜欢你很久了。”他说。

“不信。”

“那想睡你很久了,信吗?”

“信。”

“其实这不矛盾。”

“你是想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和他睡;爱一个人就是想和他睡一辈子这句话吧?”

“哈哈。”他爽朗一笑。

宁静也笑得身子颤了几颤,像要从他怀里颤出去一样。

他便一把把她抱得半压在自己身上,手掌从她的裙底探进去,抓住一瓣屁股,一边揉捏,一边用舌尖顶开她的双唇。

吻。

是打开身体的第一把钥匙。

而每把钥匙的齿口是不同的。

宁静吮吸着陌生的舌头,脑海里却是和Lawrence的各种吻……

有次他下晚班后来看她,她怕他饿,就带了两颗费列罗巧克力球,坐进车后座,一边吃一边吻,巧克力的柔滑和里面榛子果肉的颗粒混合着,整个吻就是一种饥饿中的互食……后来这种互食就发生在很多场合,也有了许多种类和味道,比如葡萄、芒果、桔子、西瓜、草莓、苹果……等等;

还有一次他喝咖啡不小心嘴角沾了一点泡沫,她趁他不备,探过身子,调皮地用舌尖舔干净,正要离去,却被他轻巧的一个转头,牙齿轻轻咬住了舌尖,于是热吻于午后的阳光下……

更多的时候,他们吻起来总要有停顿,有躲闪,有追逐,宁静喜欢他的舌尖轻轻在自己的双唇上顺时针或逆时针画圈……

两个少年的吻,大抵才会玩的轻巧跟这么意犹未尽。

秦总的吻侵占性强,游戏性少,三下五除二,宁静的睡衣就已全然褪尽。

“坐上来。”

他双手掐着宁静的腰说。

微微一用力,宁静就骑跨过去。随意将一头乱发往后甩了甩,Lawrence及他的吻就如水泡,啪地碎了,消失不见。

不用羞涩,上了这张床,没有悬念,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荡妇了,就坐实了Lawrence的种种猜测和推论……宁静咬着下嘴唇,前后左右地扭动腰肢,摩擦他早已膨胀的部位,给他焦躁不安。

欲入而不得入的焦躁不安,擦枪走火的惊险。

近在咫尺的折磨。

插入太简单,大多时候只是充满与接纳。

而现在,又生出过去与现在彻底决裂的意味。

“别动……”秦总伸手去枕头底下摸索……应该是找安全套。

宁静笑笑,故意加大摩擦力度,低头,依着弧线,用舌尖从他的下巴一条线舔至他的上唇,又离开。

秦总抓着宁静屁股的手掌离开,又啪地一声落下。

“糟糕!”

宁静将一个手指探到身下,又拿起来在鼻尖嗅了嗅,急急地说:“居然来事儿了,快,有纸吗?”

一边说一边用右手去堵。

“对不起啊……对不起。”宁静一脸的懊恼。

“给。”秦总抓起床头柜上自己的内裤,递给她。

“你的?”

“恩。”

“这好吗?”

“用吧。”

“好……那你别动,也不许看,等我擦干净……”宁静不敢想象身下的情景……绝对的自宫血案现场……

宁静用秦总的内裤擦干净自己,又胡乱擦了几下他那里,直接跳下床,进了卫生间。

这什么事啊?又提前四五天!

想做个荡妇就这么难?

宁静慌忙穿上内裤,垫了一厚摞卫生纸,然后用冷水和香皂清洗秦总的内裤,其实清洗前有想过要不要扔掉,因为怕他心里嫌弃,但又觉得还是洗一下的好,不要的话,背过自己扔掉就好了。

然后她将水温调热,把毛巾弄湿,走到床边,给不知所想的秦总擦拭……她一边擦一边说:“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提前,唉……”

“你太紧张了,其实我可以自己去冲洗的……不过谢谢你。”

“不不不,你别动。”宁静这样拿着毛巾往复擦了三次后,直接上了床,很内疚地伏在他的身体下半部分,想取悦下他。

总归是自己太扫兴。

秦总拉她的胳膊说:“来,躺会,说说话,你折腾半天了。”

宁静愣了一下,撇撇嘴,挨着秦总躺了下来。

“我其实对性没那么多想法,要有的话,多少女人都不成问题……你刚才太紧张了,其实你能来看我,我们能躺在这里说话,就已经很好了。因为你不同,你是让我有认同感和归属感的一个人,说真的,有些话,至亲好友都不能说,反倒和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说……听我给你讲故事吧……”

就这样,宁静躺在他的怀里,听他讲自己的故事,时而说说自己的见解和意见……其实每个人内心的欲望都不同,有些甚至于荒谬或卑劣,但谁没有过荒唐的想法呢?

宁静最生气的时候,还想过给Lawrence生个孩子,让他永生背负感情债,消耗他的能量,牵扯他的精力,让他无法一心一意地生活,做他一辈子的毒药,每天取一勺饮。

Lawrence未尝没有恶毒的念头,他总威胁说要用什么办法将宁静逐出这个国家,或者将宁静的隐私抖漏于世,令其遭人唾骂。

这种想置对方于死地的恨法,真的是将人性的恶都激发了出来,但好在都停留在口头上,逞那一时之快。

相对于Lawrence和自己的恶,秦总的念头大概只能算的上调皮和荒唐了。

两个人聊到很晚。

秦总说:明天跟我一起去打球吧,完了下午去买点东西。

宁静说:要是你们一堆朋友的话,我还是留在酒店吧,不自在。

“可是你来,我留你一人在房间多不好。”

“没事,我看看电视,刷刷微博,写写东西,楼下吃点东西,很舒服的。”

“行,你要不愿意出去,就留房间吧,我明早起得早,就先走了,你想去楼下吃就楼下吃,不想动就电话点餐,让送到房间来,记账上就行。”

“恩。”

“你还能陪我几天?”

“最多明晚一晚……可是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早点回去呢,心里老觉得怪怪的。”

“哈哈,有时候你比我还狭隘,性不性的,真那么重要?”

能不重要吗?宁静心里想:要是跟你做爱做个个天昏地暗,我就完全彻底地背叛Lawrence了,要是连续两天都沉浸在和你的性爱里面,那和Lawrence的感情真的就千疮百孔、一文不值了,也是时候抛弃以往,轻装前行了。

宁静叹了口气说:“你说着不介意,可我总觉得欠你什么似的……而且,百分之九十你其实是在意和嫌弃的,但又碍于面子,才礼貌地留我,并表现的无所谓。”

“你这脑瓜子,想问题比我还复杂。”

“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不全对。”

“哪里不对?”

“嗯……这样说,你都来例假了,我要让你给我口,怎么看怎么像是你大老远来给我服务的……别扭。如果我拖你进浴室,强行那个,也不是不行,又觉得不够尊重你,毕竟我见你,不是欲望主使的,你看咱俩躺着聊天就挺好。”

好是好……宁静心里想,可是这荡妇做不了啊,不做一个名副其实的荡妇,和Lawrence分手就亏得慌,就容易产生他对不起自己的不平衡感,就会想要索要更多或者破坏……只有自己错的过火了,才会对这分手哑口无言……是啊,你一个荡妇,还要求什么忠诚的爱情,你有什么资格?所以,她要给自己再预留一天,怎么着也得把他拖下水……

唉,就这血林琳的身体?

宁静无奈地撇撇嘴,略有茫然地对秦总说:那,明晚继续聊天咯。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丑陋的爱情 之 荡妇之旅(4)

喜欢 (23)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