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娘的经历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7230℃ 0评论

这是我亲身经历,绝非杜撰。

雪是我大学室友,我在她上铺。我家条件比较好,所以惯出了小姐毛病,和宿舍那两个女孩处不好,但她像个大姐,平时对我很照顾也很迁就我,所以我们走的很近。
有次考试没考好,我们出去喝酒,喝到很晚,错过了宿舍关门时间,最后在外面开房了。酒精让我们乱了,我们放肆地亲吻着,最后滚到了一起。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不排斥女人,知道两个女人在一起也可以很舒服,当然这是时偶尔胡闹,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随着毕业,她回到沈阳老家,而我则留在了大连。刚工作都很忙,所以联系不是很多。突然一年后的一天,我接到电话,说她下个月要结婚,我有点吃惊她的速度,当也替她高兴。因为大学时我们有约定,谁先结婚,另一个就去当伴娘,所以我赶紧买了衣服做好准备。

结婚前一天我就到了,帮助她忙前忙后,直到很晚了我们才得闲聊了几句。第二天正日子,我穿了件抹胸的白色修身包臀连衣裙,我173,身材不算火辣,胸器略小,但腰细腿长,穿这个连衣裙显得很妩媚。

整场婚礼我都紧随她寸步不离,酒我都给她挡掉了,喝了不知道多少,中间还去洗手间吐了一次,另外几个女宾和伴娘都给惊着了,最后连婆家人都说,这个伴娘太给力了。

最后婚宴散场,婆家的那几个男宾伴郎和一些帮忙的年轻人留下,哄哄着要闹洞房。我喝多了,挺难受的,就不想陪着了。但是他们不同意,说是这么敞亮的伴娘要是不跟着,多没意思啊。靠,我虽然喝多了,但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什么敞亮不敞亮的,这帮臭流氓就是想占我便宜。我没表态,就看着她,她笑着说,婷,难得高兴,玩一玩吧。结果就是这句话,让我有了恶梦一般的经历,也让我认识了自己的另一面。

我们几个伴娘和几个年轻的女宾被拉到婚宴所在酒店一个大型包厢里,被男宾一个个隔开坐在了沙发上。有个带头的男宾开始张罗闹洞房。一开始就是折腾折腾新郎新娘,什么咬苹果啊,大冒险什么的。

后来矛头就转到伴娘和女宾了,先是问一些敏感问题,比如初夜啊,做爱喜欢什么姿势啊等,这个问题把我们这边选出的那个女宾给难为的,满脸通红,但也都回答了,整个屋里弥漫着狼嚎和尖叫,不过也把气氛挑起来了。

有个游戏我印象深刻,好像叫什么美人接力过山车的游戏,大概就是先让女宾站着一个挨一个站成一纵队,然后男宾依次从女宾胯下爬过,然后男宾在横向排成一排,再把每一个女宾抱起来,从第一人手递手地传递最后一个人,然后放下,不能落地,否则重来,旁边有人分别给男女计时,时间最长的男女宾要受罚表演节目。

不知道谁想出来的这个缺德游戏,这不是摆明了女宾被占便宜吃豆腐吗?我本来不想玩了,没想到大家好像都在兴头上,我们这边好像也有5,6个女宾吧,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没有一个当场拒绝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每个女宾都在不断的尖叫和嬉笑声中被占了便宜,基本上胸和屁股没有幸免的,一个胸比较大的女宾被弄得嗷嗷直叫。我就更倒霉了,因为那几个伴娘穿的是晚礼服,是及膝的那种,最起码下面还能防守一下;而我这个连衣裙刚刚能遮到屁股下面,上面又是抹胸,所以整个传递过程顾此失彼,这帮色狼不是抹胸就是摸屁股,还有不知道哪个人都摸到大腿根了,结果我一挣扎掉地下来,又被他们抱起重新传递了一次。等到最后一个人把我放下后,我的裙子都被撸到腰上了,穿着黑色丁字裤的腰胯全部漏了出来。我笑骂着整理好裙子,心里虽然有点羞恼,但也没说什么。

这时我和男宾这边的最慢的一个人,被大家推到了场地中央,被惩罚做个游戏,叫做圣女迷宫。大体就是一个人在自己身上藏个圣女果(小西红柿),另外一个让人蒙眼去找,找的慢的被罚喝光一瓶啤酒。

这就是一个流氓游戏,女的怎么都吃亏。我满脸通红的本来想不同意,结果他们起哄起的厉害,都说早知道有着便宜,刚才就传慢点了。我也有点兴奋,半推半就地开始了。

先是我蒙眼找,那个男宾穿个牛仔裤和体恤衫站在场中央。其实有什么可找的,这是夏天,本来穿的就少,没有多少放东西的地方,不是手里,嘴里,就是衣服口袋里,所以我没有犹豫,马上开始。结果从上到下找了半天,竟然都没有。正纳闷,就听到一片哄笑,都说那个男宾太坏了,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他不是把这个东西藏到内裤里了吧?虽然蒙着脸,但我还是感觉害臊的厉害,愣在那里没有下一部动作。

然后就听到震耳欲聋的起哄声音,已经有人开了一瓶啤酒送到我这,说妹妹要不行就干了吧。可是我已经喝了很多酒了,再喝一定会醉,而且会吐,实在不敢喝了。心想反正老娘什么都见过,怕什么。而且内心有点小兴奋,一咬牙推开啤酒,摸到那个男宾的腰间。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拉开拉链,取出圣女果就得了。哪知道那个男宾在这种环境下比较兴奋,勃起了,本来牛仔裤就紧,这样就更紧了,拉链根本拉不开,弄了半天也没拉开。旁边这帮人起哄,问那个男宾,美女的手摸得舒服吗,你得坚持住啊,别缴枪啊,哈哈哈哈。

搞得我手也抖了,全是汗,不过终于拉开了。旁边的哄笑和尖叫声更大了,因为我感觉到,他的jj隔着内裤已经从拉链口支了出来。周边人大喊,小心啊,别拿错了,会要命的,哈哈哈。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想赶快结束,咬咬牙,直接把手伸进他的内裤尽量避免接触他的jj,在蛋蛋下面找到了那个圣女果。终于结束了,弄得我一身汗。

刚摘下眼罩,想走下去,就被人轰了回来,才想起来,还有另外一局哪。想起来就想骂娘,藏得不好,时间短被找到了会被罚酒,藏得好就会被占便宜,tmd这游戏肯定是男的想的,不然怎么吃亏的都是女的。而且就今天我的穿着,也藏不好啊。身上加上内衣裤就三件,怎么藏啊?想来想去,我就把圣女果放到嘴里了。

他开始找了,结果可想而知,虽然我不停地躲闪推挡,也没逃脱他的魔爪,全身都被他摸遍了,除了小内内里面没摸,乳头都被他捏过了,弄得我很狼狈。就在我以为他放弃的时候,他一下抓住我的头吻了过来,舌头很霸道地顶开了我的双唇,快速而肆意地在我口腔里搅动了几下,把圣女果给吸走了。我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了,使劲打了他两下,口哨声和哄笑声中,跑去了洗手间。

到洗手间后,趴在手盆上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秀发凌乱,衣冠不整,满脸通红,虽然有点糟糕,但确实透着一股子原来没有的诱惑。休息了半天,又整理整理衣服和妆容,我走出洗手间。

后来几个游戏我都没玩,一个是有点累了,二是自己今天的穿着太吃亏了,所以自己一个人坐在那喝饮料;最重要的是,刚才的游戏让我有了反应,下面流了不少,如果继续下去会出丑。其实我不是一个性欲旺盛的人,和男朋友做爱都需要较长的前戏才能出水,可今天在这种场合,我却感觉自己下面控制不住地流,这有点让我差异,难道我喜欢被侵犯,猥亵?这是怎么回事?

——-

我还在神游,震天响的欢呼把我拉回了现实,那个张罗的男宾说,现在是最后一个项,也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开始闹洞房。规则是……
我听完后明白了,什么闹洞房,这简直就是耍流氓啊。就是让新娘或者是女方选出一个或几个伴娘代替新娘和男宾们进洞房(包房里没有其他房间,就一个厕所),洞房五分钟(当然不能真洞房,但是也够喝一壶的)。

女宾一片抗议声,但架不住男方起哄,这时场面有点失控,好多男宾上来就拉女宾,我刚想跑,就被人拦腰抱起来,居然是做游戏的那个男的。

我和那个大胸的女宾被强行拉进了洗手间,洗手间挺宽敞,但一下子挤进来8,9个人,也就显得拥挤了。这帮男的从关门那刻起,就凶相毕露了。我和那个女宾分别被几个人给围在当中,上下其手。我俩虽然又叫又躲,但在这帮色狼面前,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我撇了一眼那个大胸的女宾,她双手被向两边抓着固定着,晚礼和胸罩已被拉到了腰间,两个大白兔一下就蹦了出来,吊在胸前晃荡着,晚礼的裙摆也被撩到了大腿上,内裤里已经有只手在动了。

而我更惨,裙子和内衣裤根本就是摆设,几下就被他们扒光了。记不清是四个人还是五个人了,我被他们围在中间,身体被他们平端着,双手被拉到头顶,双腿被他们大大的分开着,他们的手疯狂地抚摸着我的全身,对于重点部位更是重点照顾。我能清晰地感觉到他们的手指快速揉搓捏弄着我的乳头和小妹妹收带来的一波一波的快感,这是我最敏感的地方,知道这样下去我挺不了多久。

我尽力地挣扎着尖叫着,不想让他们认为我太淫荡。但是身体的反应是我控制不了的,敏感的身体、陌生人的猥亵在加上酒精的刺激,我很快就湿透了,挣扎也减弱了不少,嘴里也开始飘出啊啊的呻吟声。他们大声地哄笑着,说这妹妹好多水啊,好敏感啊,发骚了之类的话。

那个大胸的女宾的声音也不太对了,虽然我被围着看不到她,但是凭声音判断,她也被弄得开始呻吟了。现在想想谁喝了酒,又被这么多人当众猥亵,都会有反应的,很正常,不管愿意不愿意。

我虽然已经被弄得欲罢不能了,但心里却开始害怕了,因为我已经看到有人掏出jj了。A片看过被轮奸的场面,没想到自己会遇到。正在这时,门被强行从外面打开了,雪带着其他的女宾冲了进来,看着眼前的情景也惊呆了,她大声斥责着这帮男宾,然后把他们赶了出去(事后雪和我说,没想到他们玩的那么过分,她原来也经历过,但没到这种程度)。扶住有些虚脱的我和那个女宾,七手八脚地帮我们穿好了衣服,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雪及时闯入,我们可能真的就被轮了。
不管出于自尊,还是对身体反应羞耻感的遮掩,我在她怀里哭了一会,释放出我的委屈和不满后,逐渐止住了悲声。雪扶着我出了酒店回到了她的新房,那天晚上是我们一起睡的。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悠然转醒,虽然酒精的副作用仍然让我难受,但一夜休息让我的身体得到了恢复,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这件事对我影响很深,清楚地认识了自己略有邪恶的另一面。这件事已经过去3年了,至今连我男朋友都不知道,我也不敢和他说,因为在他和父母眼里我是标准的乖乖公主,但谁能知道我也有轻微被虐被侵犯被猥亵的倾向呢?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伴娘的经历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

喜欢 (68)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