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天堂——我的珠海情事回忆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5276℃ 0评论

虽然已经在珠海定居,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奔波在北京和杭州之间,珠海的家却成为了临时的居所,繁忙的间隙静下心来落寞时常涌上心头。直到去年结束了这样的奔忙,回到了珠海,生活归于平淡。原来的朋友要么已经结婚要么已经开始了恋爱的征途,还是一个人的我孤独的时候再没有电话可以打。
其间曾经有过几次与异性的交往,其中一段情事让我记忆深刻。
她是一个江门本地人,但她的形象气质真的可以为广东无美女这句话正名,修长的身材和白净的面容无不体现岭南女孩子的秀气,尤其是她的小嘴很乖巧,嘴唇厚薄适中,完全没有广东女孩特有的象征,只是她的声音有点像周迅一样—-烟酒嗓。
我们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尽管宴会人很多但不善饮酒并有些没进入状态的我们在目光游弋时都被对方所吸引。我也施展我巧舌如簧的口才和这个女孩攀谈起来。宴会结束之前我们互相交换了名片,得知她叫蓬。聊得尽兴时间就过得飞快,宴会很快就要结束了,她还要当晚回到江门,我很绅士的陪她走到了楼下。这时一个短发女孩从后面笑揽住了蓬的腰,探头瞟了我一眼,在她耳边轻声用江门话私语了几句,她有点难为情的看了我一样,笑得很抚媚。
打开车门,我说:下次再来珠海给我打电话,给我个机会让我尽地主之谊。
蓬把垂在耳边的头发拢到耳后,说:管吃管住吗,我在珠海可没朋友啊!
她的朋友这时已经打着了车,在车里斜着身子说,不请我啊!
我顺势低下腰:欢迎组团光临指导。后来知道这个女孩叫海棠
蓬笑着伸出了手:你可别后悔啊
我赶紧把这只白皙的小手捧了过来:后悔认识晚了。
此时我感觉到蓬的食指轻轻地挠了挠我的手心。
我看着她的眼睛咧嘴笑了笑,并对车里的女孩说:开车小心,注意安全,到家给我电话。很明显这最后一句是说给蓬听的,蓬冲我点了点头,转身坐进了车里。这时车里的女孩回了一句:都没你电话啊帅哥,我一边关车门,一边做出打电话的手势,装作没听到。
看着粤J小车渐渐远去,我的心也被蓬挠开了花,并有预感,有事要发生。

回到家打开电视锵锵三人行还在神聊,我的电话进来一个短信,电话号码不认识:睡了吗?
我边思索是谁来的短信边回了一个:还没有!你呢?
手机很快又进来一个短信:快下高速了。
我恍然大悟,快速找到已经挂在书房的西服并翻出兜里的蓬的名片,真的是她。我马上回了一个短信:刚要问你到家没有,又担心开车接电话不安全, 呵呵。看来今晚我要失眠了。
等一个人的短信是很烦的事情,不过蓬的短信很快回到了:瞎说,我又没开车,又没有喝酒,怎么会失眠?
我接着回了一个:今晚有幸认识广东美女的代表,魂被勾走了,嘿嘿。
蓬:这么容易就勾走了?那你岂不是夜夜失眠?
这丫头在试探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了,想了想,我回到:现在我才知道,以前失眠的原因是多么的浅薄,人啊就得有高的追求才行。
回了短信蓬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她大概有1.68左右的身高,穿了条淡蓝色的带有浅黄蕾丝边的连衣裙,V字领口在乳沟的起点收起紧贴在精巧高耸的乳房上,一条蛇形的白金项链缠绕在修长的白颈上,波浪黑发细心的挽在后面并露出了左耳后面小米粒大小的黑痣,贝壳般的牙齿看得出是被精心修理过。
电话再没有短信进来,我拿起电话,原来收件箱已满,我轻声的骂了句:靠,并赶紧删除了短信箱里的天气预报,很快短信又进来了,
是蓬:洗白白喽,我回到:白吗?

电话又回归到沉寂,再没有响起,我在疑惑,是不是过于轻佻了,又等了一会,电话还没有反应,我有点失望,索性又回了一条:我也洗白白。
出了浴室,我光着身子走到客厅拿起电话,有一条短信:讨厌,不洗也白白。接着又进来一条:我们正聊天呢,晚点联系你。我知道这条蓬是发错了,应该是闺蜜吧,或者是那个同来的女孩。
我接着回了一条:真的白吗,看不见啊,呵呵,你也累了,早点睡吧。
蓬很快回了一条:你也早点睡吧,不要真的想我想的失眠哦。
我看着这条有点暧昧的短信心里想像着把蓬抱在怀里的场景,渐渐地下面有了点反应。不过转念一想,不过是萍水相逢问,人又在江门,交往起来会很累,早点睡吧,别因为这个女孩耽误工夫,明天还有大把事情要做呢。看到身上的水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就走进卧室,把电话放在床头柜上,躺在床上顺手关了床灯。在半梦半醒中,电话又有个短信进来了,我睁开眼睛,看到短信,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开看:帅哥,知道我是谁吗?

我心想,是不是谁骗电话费啊,这么晚了给我发谜语,就有点不耐烦。这时困意袭来拿着电话就睡过去了,没再理那条没有创意的谜语。
电话像安静的情人再没有打扰我的睡眠,到了公司,忙了一上午,基本把昨晚短信情缘忘得一干二净。对于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来说事业在这个时候异常重要。中午叫助理小琴叫了一个台湾盒饭对付了一顿。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女性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起来了吗?我心想,靠,几点了,我都快又躺下了(我有午睡的习惯)。出于职业习惯的礼貌我回到:已经工作一上午了,您是?我比较不喜欢这种电话猜谜的游戏。
那边传来一阵笑声:还说来珠海请我们吃饭呢,这么快就忘了,你这地主记性不好忘性大啊”
我有点尴尬,在生活中虚伪的邀请每天不知道说多少次,没有多少人对我这邀请当真。我马上嘴比脑子快的回到:您在哪,我去接您,
电话那边的人好像在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这时候我一边听着那边忽远忽近的对话我赶快搜索语音记忆,这娘们到底是谁啊,和我玩智力游戏。哦,江门话,我靠,蓬的朋友吧?
那边终于又说话了:你虽然记性不好但还挺大方,知道我是谁吗?
我一边感激自己的智商一边答道:你是蓬的朋友,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美女。
电话里传来笑声:哈哈哈哈,我叫海棠,我和蓬下午要去澳门,顺便打个电话给你。
我马上答道:好啊好啊,什么时候到?
海棠回到:我们在喝茶,下了高速给你电话。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小鸟天堂——我的珠海情事回忆

喜欢 (95)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