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缘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8043℃ 0评论

今天刚来幸福村,也来出出风头,想把当年的事情记下来,但久没动笔,手笨笔疏的权当滥竽充数,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还望鼓励。

她一米六五左右,瓜子脸,一头柔顺飘逸的秀发瀑布般地披在肩上,很诱人,特别是她那双会说话的凤眼里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感情,清澈明亮勾人魂魄,挺秀的鼻梁小巧挺拔,淡红的樱桃小嘴可爱迷人;她不但貌美而且智商极高,各门功课成绩都列前茅,特别是英语无人能超越。

她是我的同班同学,称她阿妮,她那清秀文静、聪明睿智、热情似火对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在梦里也常浮现,被她所“迷”惑。当年的她是名正言顺的校花,男同学们愿意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许多比较优秀的,曾尝试与其交往,都被其一一婉绝,故“冷妮子”的称号就此而来的。我有自知之明,不够优秀,不敢造次,说来可笑四年同窗,总共没说上过十句话,引同路人,但心底里即刻骨铭心记着她,暗恋着她,而且随着时光的流逝更加难舍,然事实罢在那儿,注定今生无缘了。

毕业后大家各忙各的都杳无音信,一晃已过了十多年,一天,同学阿芬来电话,她说终于联系到了我,现在开通了同学QQ群,要我快点加入,这确实是个好消息!我下班后迫不及待寻找群号申请加入,里面大多数同学都在,正聊得起劲,群里热热闹闹,我进去后大家都来打招呼,包括那日思夜想的阿妮也给我来个,让我激动一阵,那晚和大家聊了许多…。

一天晚上我尝试与她QQ单聊,居然成功。

我说:“老同学,十年不见了。”

她说:“是啊, 是啊,老同学你怎么样了?”

………

我带有点调情味儿说:“多年不见是不是更漂亮了。”

“老太婆了,难看死了,”她说这话看似自卑,其实很自信。

“发过照片来让我看看是不是老太婆。”我很想看她现在的样子。

“这次同学会你参加吗?来了不就可以看见我了”她说。

“有事,不来了。”我哄她。

“机会难得,来吧,大家这么多年没见面了。”她着急。

“好吧,有美女邀请我怎能不来。”我就爽快地答应了她,过会儿,她发来了一张漫画,皱纹密布的一个老太婆,脸蛋轮廓确有点像她,看来她的画技也不错,把自己七老八十岁后的肖像画来。

我想试探:“老得这么快啊,想当年男同胞们都很喜欢你的”。

“是吗?那你呢?”她说,感觉好像对我还挺有意思似的。

“骨子里喜欢,但你太优秀了,我不敢靠近啊。”我实话实说。 “?”她没说话,是不是我这话太直接了,让她不爽?过了足足一分钟发来了“我也是”三个字,什么意思?我晕,原来她也喜欢我,真是后悔当初,没敢表白,这些年白活了。

当晚我们聊得很久很投机,四年来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今晚上都一并说了,最为爽快的是把当年想说但又不敢说的话说出来了,而且也知道了她心思,这是多大的惊喜啊!那么多优秀的同学,不及我这其貌不扬的人,真让我自尊心大增!

同学会如期进行,二天一个晚上,主要是聚餐谈心,聊聊毕业后大家的思念。那天来了二十多个同学,我一眼就发现了她,她和阿君、阿芬在一起,这时一双迷人的眼睛已经朝这边看来,我一阵激动,迎上去握住她那纤细小手(从没握过),近距离闻到一股清香味(那是她的味道,让人陶醉),我称呼她为“老太婆”,她称呼我为“老后生”,细看她还是没变,比原来略感丰满,皮肤光滑细腻,清丽文秀,气质特佳。一阵寒喧过后,开始了聚餐,大家畅饮阔谈觥筹交错自是一番景象。晚饭后大家各回宾馆休息,酒量差的已经东倒西歪了躺在床上了,有的同学已安排去棋牌活动了。我刚好单身间,我不喝酒也不搓麻将,一个人无聊,也没啥事情可做,不知阿妮在干什么,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手机先响了,一看是阿妮的电话(一阵激动)。她说没事想过来坐坐问我方便吗,我连说方便(又一阵激动),放下电话把房间快速整理了一番。一会儿门铃响起,我兴奋地打开,眼前一亮,阿妮和阿芬二位美女,看得出阿妮今晚打扮过:一条青色底裙,腰间挽了条纱织腰带,底裙外裹着似千层雪般的纱裙,好生美丽。“两位美女请进。”我不敢看她眼睛,生怕被她勾魂走神,闹出笑话。这一晚和二位女同学促膝长谈,当晚无事,第二天大家也就各奔东西了(错过了一次机会),看来今生无缘了。

终于机会还是来了,又一年杨梅节到了,在我的盛情邀请下,阿妮和阿芬答应来我这里吃杨梅,我安排上午到,午饭后一起去摘杨梅,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回去。盛夏的一天,她们如约而来,阿芬还带着老公一起来(听说有她老公的同学在这里,顺便要去看看)。阿妮一个人来的,因她老公出差去了,本来也想一起来的。由于我事前安排周到,大家也玩得愉快,晚饭后我送他们到预订的宾馆里休息,坐了一会,阿芬夫妇要去看望同学,问我和阿妮去不去,我说不去,阿妮说累了也不想去(我希望就是这样)。他们走后房间里就剩我和阿妮二人了,我们双目对视了一会,

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就说:“你累了,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还早,坐会再走嘛”她邀请说(我一阵高兴)。

“出了一身汗想回家洗过澡”我假意要走。

“要不这里洗吧?宾馆里总比家里舒服吧”她提出建议(正中下环)。我不好推托也不想推托,浴室只有一个,应该女士优先,我让她先去,她也没推辞,拿了衣物进去了。我刚打开电视,就见阿妮叫我,她从卫生间伸出一个头来说要我拉一下帘子,我顺着她指定的地方一看,哦,天那!原来浴室和客房没墙,只隔了一道透明玻璃,用房间里的布帘来遮挡,我靠,这设计师真是伟大!我调侃了几句还是把它拉上了,她脸红红的说:“不许偷看。”。虽然在看电视,但我已无心领会,浴室里的流水声确实太诱人,我壮胆走过去,轻轻地拉起布帘一角,(这里省了几个字)还好,她背对着我,没被发现。她洗好了,全身裹着浴巾(一定没穿内衣),脸红彤彤的出来了(十分娇美),见我眼不斜视装腔作势看着电视,她没法换衣服,走到我跟前说:“我好了,你去吧”。我说:“没带添换内衣,没法换啊。”,她脸一红说:“就干脆穿外衣,晚上也不需要讲究的。”洗好出来一看,她已换了一套装束:白衬衫短裙再加上那飘逸的秀发,更加衬托出少妇成熟的美。她给我沏了一罐茶,请我坐下,她文雅地坐在对面床边,微笑地看着我喝茶。这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二人都没说话,有点尴尬,为了掩自我只顾低头喝茶,“咕咚”因为水太烫吐地上了,她一愣,随即嗤嗤的笑了起来,就好像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气氛终于融洽了。对面传来了动听的声音:“老后生,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那里,谁跟谁,我们之间还这么客套。”我大大方方地说。话匣子一打开,我们就放松起来,她谈起了过去,当聊到几年来的一些辛酸事时,她轻轻抽泣起来,我为之动容,走过去安抚她,原来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啊,就如她说的:做女人难,成功的女人要比男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我理解,这时她已抱着我把头枕在我的肩上抽泣(闻到一股香味,那是她身体里发出来的,令人陶醉),我用右手在她丰腴的背上轻轻地抚动(隔着一道薄薄的衬衣,就像没穿一样,感觉到她柔滑的背部疑若无骨,一道碍手的胸罩带,很想把它解下来),在我的抚慰中她漫漫平静,她又讲起了了她的故事,我在聆听,但手已伸进衬衣里在做不规则移动,轻轻地解开了胸带,她没有制止,手又漫漫地摸到她的肚子上(肚皮是那么的光滑,真是不可思议),她仍没有反抗的迹象,这时,我不敢上移,但早已热血沸腾,然而,再漫漫地上移快到胸部,我的心快跳出来了…,突然,我的手被她捉住,已无法移动,“你想干什么?”她抬起那张美脸瞪着那双迷人的双眸问,真让人动容。“我…我太喜欢你了!”这时不能退却,否则前功尽弃,我迎着那小嘴吻了上去,左右手已摆脱了她的手轻轻地按在了她丰满迷人的乳房上(去掉几个字),漫漫搓动,她已经软棉棉无法抵抗,我离开接吻,请她继续讲故事,看她还能讲得下去否?“你真坏,学校里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坏人?”她娇嗔地说。我笑笑说:“幸好没被你看出来,不然今天怎么能把美女骗到这里来呢?”。“你的故事还没完,怎么不讲了呢?”我接着说。“要我讲可以,你先得把你的脏手拿出来”她提要求(我双手还抚在她那白嫩的乳房上)。我说:“我不摸你,总可以了吧”。她果真又讲了起来,就这样二人坐在床头,我在后面抱着她,安静了一段时间,其间她把长发甩到了一边,露出了雪白的脖子,圆滚滚的(很想用嘴去亲),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双手不安分地在她那白嫩的双乳上摸索,这时,她讲话已经断断续续,没法连贯,得寸进尺左手已下滑到腰部,从裤腰处漫漫地漫漫地伸入她的禁地(热血再次沸腾),小腹皮肤光洁润滑,已经摸到了一片毛毛地,再下去已到温湿禁地,只见她两颊晕红,双目已然迷茫,可爱的小嘴吐气如兰。我知道已经到了半山腰,把她的头轻轻地放下,退去了她的衣衫,看那凹处(省掉几个字)。我下面已硬邦邦了,顺着湿地温柔地进入,这时,听到“啊”的一声很轻很轻,刺激得我快要喷发(这里省掉几个字)。

到此收笔,真实情形远要精彩,没法详述,原想取《半生缘》或《今生无缘》这二名字都有人取了。第一次写这东西有点发怵,望借幸福村平台能交到诚实的好友,并能再接再厉记述出更多的事情。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久违的缘

喜欢 (23)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