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张机,老公带我玩换妻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5630℃ 0评论

我的职业
我是一名私家侦探。哪里有第三者,哪里就可能有我。

2004年11月9日,广东省珠海市光大国际中心附近一家咖啡馆,我依窗而坐。我在等我的客户。我不明白,那位广州的委托人,为什么会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定在珠海——按照常例,委托人一般会在深圳或者她们居住的所在地约见我。

疑惑中,一个头发高高盘起、身着一袭黑色连衣裙的少妇走了进来,四周小心地张望。职业的敏感告诉我,就是她。我正欲起身示意,她却向我微笑着走来了。

“我有个问题不明白,你和你的先生应该都在广州吧,为什么会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约在珠海呢?”她坐下来后,我说出心头的疑问。

“我慢慢说给你吧。”她定了定神,随即补充说,“我的故事听起来会让你觉得很荒唐,但是,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连忙说:“我相信,我只有了解真相才能帮助你。”

宗婕的故事

1970年5月,我出生于长春,1992年,大学毕业后来广州打拼。在一次广交会上,我认识了后来的老公——覃逸韦,一个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海归,在广州创办了一家高科技电子公司。覃逸韦英俊潇洒、温文尔雅、穿着考究,这一切都让我把他定格在丈夫的最佳人选上。而我的清纯甜美、苗条身材,也俘虏了他的心。

我们当时都三十多岁了,谈恋爱不到半年,就结婚了。婚后,我们没要孩子,尽情享受着甜蜜的二人世界。他很会照顾人,也很新潮,只是在夫妻生活方面,花样和要求很多,让传统保守的我有些不适应。不过我没有反对,我觉得这是他爱我的表现。

2003年春节刚过,我们从长春过完节回到广州,他忽然对我们的夫妻生活不满意了,好长一段时间都和我分房睡。我以为是他不满我工作太忙,就提出想辞职待在家里做“全职太太”,并考虑生个孩子。哪知,我的话音刚落,他一连说了一长串“NO”,还说我们的婚姻并不是感情出了问题,只是需要一些新的刺激。我不懂他的话。

一个星期后,他对我说,他在美国时,曾接触过“换妻俱乐部”。我是第一次听说“换妻”两个字。我大吃一惊,气愤地质问他是不是不再爱我了,要把我送到别的男人身边。他却解释说,“换妻”仅仅是个游戏,换一个人睡觉而已,不但不会影响到夫妻之间的感情,还会增强夫妻间的新鲜感。随后,他给了我很多从网络上搜索的“换妻”资料,还给了我几个网站,让我好好了解。

我用了差不多一个月去消化覃逸韦给我灌输的“换妻”游戏。他一再向我保证,仅仅是个游戏,大家都会遵守游戏规则,不会有问题。而且,他只想玩一次,游戏结束了就不再和对方联系,他也从此不会再提起。我没有反驳,从某种角度来说,我默许了。

覃逸韦从我的变化中看到了希望。一个周末,他以去珠海度假为由,带我一同去珠海某度假村。从他在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吹着口哨的愉快心情和诡异的笑容里,我隐隐感觉到此行和“换妻”有关。

果然,在度假村一个高档咖啡厅里,我见到了那对同来参加游戏的夫妻:男的有些秃顶,外表比覃逸韦逊色得多,女的倒是衣着华丽,眉眼间有一种妩媚的风情。看着对方那个只有一米七左右的矮个男,我的心里像吞了只苍蝇,顿时想改变主意。可旁边的覃逸韦却一直和那个女人眉目传情,好象很来电。

那一次,我们并没有在度假村玩“换妻”。回广州的路上,覃逸韦告诉我,“换妻”游戏第一次都只是见见面,大家相互了解一下,也算开始培养感情,并不是只机械地换老婆上床。他还告诉我,他是通过一家大型交友网站上找到这对夫妻的,对他们俩有过了解。那个男人也是一个回国创业的“海归派”成功人士,女人则是珠海一家外资保险公司的高管。还有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在帖子里特别注明:同一对夫妻只换一次,而且事后双方都不得再联系。所以他们没有留电话,只留了电子邮箱。

从珠海回来,覃逸韦看出我对对方丈夫不满意。刚开始他没怎么规劝我,直到2004“五一”前夕,他又游说我玩一次,还说我们双方一起去四川九寨沟旅行,大家培养好感情后再定。我经不住他的劝,勉强答应先去九寨沟,至于换不换看情况。

4月30日下午,我和逸韦乘机抵达成都又转乘大巴到了九寨沟。在景区某酒店,那对夫妻已早早在等我们了,还帮我们预定了房间,就在他们房间的对面,都是豪华夫妻房。当晚,我们四人一起在酒店西餐厅吃了烛光晚餐,逸韦和那个女人坐在一边,我和那个男人坐在一边。再次相聚,四个人熟悉起来,彼此也开起了小玩笑。但是当晚,我还是没有同意进一步的游戏。

“五一”当天我们四人结伴玩九寨沟,一路上嘻嘻哈哈,像老朋友一样,也不觉得尴尬了。逸韦和那个女人不自觉地拉起了手。见此状况,心里不是滋味的我也不像在珠海初次见面时那么反感那个男人了,对于他的搭话也不再保持沉默。这种所谓的感情培养直到5月3日晚上,两个男人都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决定执行那个大家早就心照不宣的游戏。那天晚上,我平生第一次将自己交给了逸韦以外的男人,像做了一个遥远的梦一般,他也毫不在意地去了对面房间……离开四川回广州的飞机上,他还满面春风地大谈和她***时与我不同的地方,说我温柔多情,而那个女人,却给了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心跳感觉。

玩过那次“换妻”游戏后,我在心理上产生了一种负罪感,再和逸韦过夫妻生活时,总不能投入。我满以为,这个荒唐游戏赶快过去,也许我就能走出心理上的阴影。然而,一切远远没有尽头。

覃逸韦经历了那次游戏之后,像变了一个人。他不仅在夫妻生活上对我更加不满,还经常找借口晚回家,手机也常常放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凭女人的直觉,他应该在外面有了女人。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醉醺醺地回来,我把他扶到床上,他的手机不小心滑落到地板上。等他睡着后,我翻看了他的手机,在短信息文件夹里,保留着很多短信息。我逐一看完,犹如天崩地裂,他竟然一直在和那个“换妻”游戏里的珠海女人联系,并且两人言语暧昧,有许多露骨的字眼。那个女人还说,和覃逸韦在一起时,她仿佛找回了初恋的感觉。“和你在一起,让我尝试到了女人最大的快乐。”从短信中我还得知,逸韦有几次说出差,都是去了珠海和她幽会。

那晚,我和他大吵了一架,覃逸韦第二天收拾行李,搬了出去。

我的调查

宗婕说,她想找到丈夫出轨的证据。我保证说,半个月内肯定给她弄到证据。

根据宗婕提供的资料,我和助理在广州某经济开发区里,找到了覃逸韦开办的公司,也顺利找到了他的车。

当天晚上8点多,覃逸韦下班时,我们的跟踪有了结果——他住在广州市黄埔区一个老式住宅区里,恰好在覃逸韦家和公司的中间。次日,我们来到这个小区暗访,得知他刚刚搬来不久,一个人独住。不过,一个保安给我们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覃逸韦一般周末都不在这里住,车也没有开走。

经过一个星期的跟踪调查,我们查到珠海那女人叫左青,女,33岁,是某外资保险公司珠海分公司职员,家住珠海拱北昌盛路。我们快速找到了她公司的地址,还顺势查到,她几乎每个周五都会在同一时段拨打一个珠海本地的固定电话“0756-2121***”。经查,这个号码是当地一家酒店的总机。由此,我又做了一个大胆推断:覃逸韦和左青每周末就是在这家酒店固定约会?

我们赶到珠海那家三星级酒店。办理完入住手续,女助理手拿覃逸韦的照片,和前台一名男服务生套起话来。

说话间,女助理很自然的递上覃逸韦的照片,说:“这就是我朋友,他是海归,自己开公司,很不错的人”

“是他呀,是的,他是我们的常客。他太太好像就在附近上班,还是一个保险公司的什么总。她们公司经常把客户安排住在我们酒店,是我们的协议客户,给他们的折扣也很低。”男服务生仔细看了看照片,说对这对“夫妻”有印象。

周末晚8点,覃逸韦和左青刚刚手挽手走进酒店大堂,女助理便将一个微型摄像机藏在公文包里,跟随记录下两人犹如热恋中男女的亲热镜头,一直到走进房间。再加上他们每周来开房的相关证据,足可以证明两人出轨的事实了。

周一上午,我们才和覃逸韦一起离开酒店,同乘一辆快巴回到广州。我约见宗婕,让她看看我们拍摄到的覃左两人“酒店私会”的证据。

看到丈夫和左青像情侣一样亲密无间,宗婕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尔后,她不停的问我:“下一步我该怎么办?难道真的离婚吗?”

我劝慰说:“我去会见一下第三者,试探下他们是寻求刺激,还是真的想在一起,你再作决定。”宗婕接受了我的建议。

通过几次沟通,左青答应给我见面。见面地点,他们四人初次见面的度假村,时间是2005年11月28日下午两点。那天我提前半小时过去,确认周围环境安全后,我安下心来,静等左青的到来。左青准时赶到。她干练、整洁、脸上轮廓分明,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形象。

一番寒暄后,左青直截了当地说:“是宗婕派你来的吧。你回去告诉她,我和她丈夫只是玩玩,不会为对方离婚的。”她的直接让我很惊讶。我以为她会说出这句话后就会离去,奇怪的是,她说:“你有兴趣听我的故事吗?”

我当然有。

左青的困惑

1993年,我大学毕业后来沿海打拼,当时到处是机会,我很快成为一名金领。事业成功了,爱情却不太顺利,年过三十还没嫁出去。2002年,在一次珠海某金领俱乐部组织的“鹊桥会”上,我认识了从国外留学回来自己创业的卢建刚。都是大龄青年的我们很快结婚组织了家庭。遗憾的是,我们婚后的感情并不好,两人在性格上相差很大,又都要强,经常会就某一个问题争吵甚至打架,即便这样,我们还是不想离婚。大龄青年组建的家庭更不容易,我们不希望这么快就散伙了。

至于“换妻”,我是从卢建刚嘴中知道的。第一次听到“换妻”,我心里非常反感、厌恶。然而,卢建刚一次次地津津乐道,让我的想法发生了转变。“反正心都不在一起了。他既然想去寻开心,我也可以,我又何必去为他守贞呢?”怀着这种心理,我们婚后还不到一年,就有了第一次“换妻”的经历。我头一次纯粹是好玩,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都完全不记得了。

然而,就是这一次游戏,却将我们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深渊。我们都迷恋上这种游戏像吸食鸦片一般带来的强烈刺激。比起“一夜情”来,“换妻”游戏要安全得多,双方事先都经过遴选,也不像偷情那样,存在让另一半伴侣发现的担心。

在卢建刚的带领下,我们玩了三次“换妻”游戏,我开始有点厌烦了。可在一次从澳门出差回来后,卢建刚又向我提起,再玩最后一次。其实,我心里清楚,所谓的最后一次,在卢建刚的嘴里永远都没有尽头。那次他提出来时,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更怀疑他有着严重的性变态,也想结束这种有名无实的婚姻算了。然而,当卢建刚把那对夫妻的照片给我看时,那个男人的眼光和微笑,一下子拨动了我心底的一根弦。他简直就是我初恋男友的翻版!

想起初恋,我激动起来,就又答应了卢建刚。

于是就有了九寨沟的换妻之旅。在游戏结束行将分手时, 我鬼使神差地破坏了游戏规则——第一次给游戏中的男人留下了手机号码。回来后,两人开始背着各自配偶交往。

“其实,我知道他和也是玩玩的,靠换妻而认识的男人,能换来感情吗?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短暂的快乐,让我忘记生活的烦恼。人生,本来就是无奈和虚无的。只有快乐,是最真实的。”

无言的结局

左青的话,让我很震惊。没有想到她也是一个换妻的受害者,受害程度估计比宗婕更深。

经过这些天的调查,我们已取得覃逸韦和左青婚外情足够的证据。只是现在在我看来,这些对于她的婚姻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我一遍又一遍问自己,无论是宗婕或者是左青,这样的婚姻,还有没有继续的必要呢?

几天后,我又特意去了一趟广州。在广州国际大酒店的西餐厅和宗婕作了一次“朋友式”的长谈。

那天下午两点,宗婕如约而至。

我直接问道:“你当初和覃逸韦结婚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怎么说呢。我知道自己条件不错。但是这个社会,优秀的女性,往往很难找到合适的男人。好男人只要一露面,就被人锁定了。认识覃逸韦,我感觉他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就想赶快抓住,害怕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对于这些差距,有没有经常沟通呢?”

“很难,也没有多少时间。”

“时间只是借口。应该是你们都不愿意花时间去沟通吧。”

随着我一个又一个问题引导,宗婕彻底敞开了心扉。她告诉我,新婚还不到一个月,她和覃逸韦性格和观念上的差异就表露无遗。特别是在经济方面,覃逸韦不但坚持要求做了婚前财产公证,婚后也始终坚持经济AA制。哪怕是买一袋米或添置一个生活日用品,都会分得很清楚。

当覃逸韦提出想和别的夫妻玩“换妻”游戏时,她也一步步妥协,由最初的反感到默认再到参与。她没想到,恰恰是自己的纵容,给了覃逸韦一次婚姻出轨的机会。到如今,虽然覃逸韦没有提出离婚,所谓婚姻,其实只剩下薄薄的一本结婚登记证书。

一段缺乏沟通和信任的婚姻,即便没有那一次荒唐的“换妻”游戏,也会走向尽头,而那次“换妻”,不过是个催化剂而已。

临分手时,宗婕没有带走我们所拍摄的证据,只淡淡说了一句:你们把它毁了吧,我也不想拿着它让覃逸韦认错了,没意思!

依照委托人宗婕的意思,我销毁了那些证据,可“换妻”这两个字,却如同卡在我喉咙里的一根刺,久久不能消去。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四张机,老公带我玩换妻

喜欢 (3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