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7082℃ 0评论

周日下午送走了对方夫妻,我让文文写写过程,好给关心我们的朋友们一个交待,文文说一是累了二是不好意思。看来,就只有我来写了,发在这里的是昨晚文文帮我修改过的。
周五的中午,我和文文都回了家,把家里感觉还没有完全布置好的地方又仔细地布置了一下,感觉像个迎接“贵宾”的样子了我们才停下。我抱了一下文文并亲了一下文文,相视而笑,说不出这笑的含义。生活可也够有意思的,由我一手导演的戏不久就要开场了,不久就要由另一个男人来抱文文亲文文了。
和对方约好了,周五晚上七点见。因为傍晚下班了还要赶到家里,怕堵车。他们来之前的那个空档里,我问文文,紧张吗?文文说,唔。我说,最紧张的时候都过去了,事情结束了就不再紧张了。
门窗全部关上了,空调也全部打开了,温度调得正合适。
准时,他们来了,我和文文去小区门口接的他们。男士很大方,女士有些羞涩。我们提前买好了很多菜,他们又买了一些。还给我和文文带来了对方男士写的两幅书法。对方男士爱好书法,这我们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了。正因为他有这造诣,文文才说他看上去像个粗人事实上并不是个粗人。显然,文文对他的这本事充满了好感。我当时打趣似的补充了文文的话,说,像个粗人却不是粗人,才好啊。
“你们家比我们家可是漂亮多了。”这是他们进门后参观了一番后男士说的第一句话。女士也说,“能在我们这儿有一套这样的房子可是富人啊。”看得出,他们对我们家很满意,觉得来家里是对的。环境很重要,满意就行。如果不满意我们肯定就会有歉疚感了,还不如直接去宾馆。
欣赏完了对方男士的书法,我们一起拾掇菜,反正有很多熟食,并不费事。
在我们家吃饭,觉得在家里可以避嫌。虽然他们有过经验,但我们毕竟是第一次,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熟食一摆上桌,文文又和对方老婆又做了几个热菜,就已经是满满的一桌了。对方老婆的厨艺很不错,不能不说这个。怕喝啤酒涨肚子,因此我和对方男士喝白酒,文文和对方女士喝葡萄酒。为了培养感情,我让文文坐在对方男士身边,我则坐在对方女士身边。对方男士是个开朗的人,逗得文文直笑。对方女士是个娴静的女人,我们早就知道了,在医院工作,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她去交流,只是一会望望文文,一会望望对方男士。对方男士忍不住了,说,现在我老婆就是你老婆了,你怎么不知道亲她一下?我笑,说还不到时候嘛。
吃完了饭,对方女士要整理桌上的菜,我大着胆子说,嫂子,不用整理了。对方男士说,不用整理就不用整理了,可你不能叫嫂子啊,叫老婆,现在就叫,现在她是你老婆!我叫不出口,对方男士说,看来你还是放不开,这事放不开怎么行?说着,对方男士便抱紧了文文,好象他们才是一对夫妻。
喝了会茶。在喝茶的时候,对方男士对文文表现出了越来越高的热情,一会亲一下文文的手,一会儿亲一下文文的脸。
可能大家觉得气氛越来越不对劲了,差不多了,对方男士便守着她们递给我一个东西,我一看,是药,进口的,我说,不用了吧。对方男士说,带来了干吗不用?我说,我就不用了。对方男士说,那你不用我可就用了?我不置可否,但瞬间想到了文文,想到了文文的承受……因为我以前用过一次,文文差点儿死过去。最后想,不管那么多了,也许文文会觉得刺激,反正负作用又不会在文文身上。可能是酒精的原因,当时真的想不了那么多。
我说,文文是个细心人,买了新毛巾了,我和嫂子在这边洗,你和文文去那边洗好了。那边指的是主卧室的卫生间,这边指的是餐厅拐过去的卫生间。对方男士说,那,文文,还要我抱你去吗?文文望了我一眼,说,这就不用了吧,我自己又不是不会走路。但对方男士还是抱起了文文,他抱着文文去洗澡的时候,我心里涌出了很多滋味。看着他的背影,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了过去,说了一句:“文文,好好表现啊!”文文扔给我一句:“你好好表现你的去吧!”
我望了一眼嫂子,发现她正在望着我,我们都禁不住笑了一下。我对嫂子说,我们一起洗吧。她没有反对,就一起洗了。对方男士也是和文文一起洗的。洗澡的时候我发现,嫂子的皮肤非常地好,属于非常滋润的那种。这是我第一次仔细地打量嫂子。
周五晚上,到周日下午,我们两家一直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玩在一起……感觉就像共妻主义突然到来了似的。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就像一个梦。也许,人生本来就是梦吧。可是,这个梦,也太……竟然是围绕着一个“快乐游戏”展开的。
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他们回去了之后我和文文一边看录像我一边问文文,感觉怎么样?文文说,还说,差点儿把我搞死。我说,看着你可是很享受的样子啊。文文说,嗯,很享受,我就知道你会说“很享受”。我说,我在隔壁,你的声音我都听到了。文文说,你那个“老婆”的声音我也听到了呀,彼此彼此。我说,坏文文,当时是你的声音刺激了我,本来我是很温存的,就像温存地对你一样,可你的声音一刺激,我就不行了,快马加鞭了。真的,一想到他老公在和你蛮干,我就怎么也停不下来了。虽然他吃了药我没吃药,但我也没落后。我是怕反差太大了,对方老婆不满意,认为我不如她老公。
这不,一狠心,文文就有了第二个男人了。看着录像,感觉就像是在看别人的事情似的。可录像上一会儿把头扭到这边一会儿把头扭到那边头发乱乱身体乱乱的女人的确又是我的文文……生活,我真的是说清楚了。
看到他在亲文文的脚的时候,我对文文说,你看,他把你的脚当成猪蹄了,那么带劲……文文说,还不是和你一样?我说,怪不得前几天你去美足呢。文文说,美足怎么了,我的脚你能亲别的男人不能亲呀?我说,我没这个意思,只是说说而已。你看,他比我还贪婪。文文说,哼,我喜欢,聊的时候他说过的,把我从头吻到脚,他说到做到了。
那个镜头我定格了,文文本来闭着嘴,他用舌头把文文的嘴唇撬开来了,把文文的舌头含在了他的嘴里,足足有半个小时……我说,文文,你的舌头幸亏没被咬下来,要不你可就变成一个哑巴了。
我问文文,文文你到底感觉怎样?因为这直接影响着我们下一次的行动。文文说,你没看见吗?他很会玩女人,是往死里玩的那种,但说句心里话,他不如你会引导,没你有耐心,好象不搞白不搞、要狠心把我搞死似的,弄得我非常痛,我只不过是为了他的面子忍着就是了。我说,文文这也不能怪他,谁让你长得这样了,抱着一个漂亮女人了哪个男人会轻易放过?文文没说的话,录像做了补充,关键时刻,对方男士的确是在往最狠里使劲。当然这不能怪他,应该怪我,当时当时聊天的时候我和对方就是这么说的,让他到时候狠一点,虽然是半开玩笑,可也不能说全是假话。当时主要是想让文文感受到另外一种滋味,类似{-屏-|-蔽-}的滋味,因为这样的滋味我是给不了文文的,因为太疼爱的缘故,更重要的是怕文文心生反感。我做不到的事当然我就建议别人来做。说实话当时我和文文最终锁定了对方,主要不是因为对方的妻子怎么样而是因为对方的老公看上去很粗犷,像个武夫,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
“你知道他在搞我的时候我想什么吗?”“想什么?”“我在想,我怎么突然就有了一个二老公呢?前几天还不认识他。”
说实话,对方男士说荤话这一点我不喜欢。尽管我问文文,文文说无所谓。我要文文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说过。纯属个人习惯,我也不说什么了。
交流的时候对方男士说,文文很乖,这要谢谢我的调教。文文把话抢过去,是我本来就是这样的,怎么是他调教的。我问,文文怎么个乖法儿?对方男士说,多了,口的功夫很好……夹得我特别紧……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说,兄弟你不会不高兴吧?我从后边进去了两次,文文没有反对,真的感觉特别地舒服。我说,我不能代替文文,文文没反对的我一律不反对。他接着说,以前,和我们交往过的两对夫妻,都怕不安全,因此一律带那个东西,我这还是第一次不带那个东西和除了我老婆之外的女人做这事。我说,提前我们就说过了,都不带,不带是对的。他在讲的时候,望着他一百八十多斤的块头(他自己说的),我心里有点酸,尽管我也没带,我也在任意发挥。讲完了,我想,你不舒服才怪。说完了他转过头去对文文说,文文,做这事就是图个刺激,要不我们就在自己家里和自己的人玩了,你说是不是?文文望了我一眼,笑了一下。他见文文没说话便抱住了文文,说,文文说实话没见你之前一见你的照片特别是视频之后我就喜欢了,因此我已经给你攒了一个星期了。文文说话了,说,怪不得你一副想吃了我的样子。他守着我抱起了文文的脸亲了起来……亲完了之后说,老婆,你算说对了!
星期六晚上,在对方男士的提议下,我们四个人汇在了一起,在我和文文平时睡的那张大床上……起初,文文不同意,说这样不好意思。对方男士说,如果文文真的不好意思,那还是我独吞好了。文文说,瞧你说的!对方男士说,我说错了吗?因为我想亲眼目睹文文在另一个男人的爱抚下的表情,因此最后我还是说服了文文……看着对方猛地进入了文文……我心潮起伏,滋味万般。对方男士说:“大哥你怎么愣着呢愣着干吗?”我这才回过神来,望了一眼对方女士,便提起了她的脚,搭在了我的肩上,因为对方女士和我在另一个屋子里的时候对我说喜欢这个动作……看到对方男士最后把文文弄得满脸都是的样子,说实话我有些心疼文文了。文文倒是什么也没说。这事可能因为一句话就会影响大家的情绪,因此我什么也没说。文文是个特别能顾及别人的感受的女人,我的老婆我当然知道。
除了吃,就是睡,就是聊(总结经验)。他抱着我的老婆,我抱着他的老婆,各人在各人的房间里。两个夜晚,两个白天。
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人心,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让人恐怖,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录像刻录了两份,我们一份,对方一份,估计对方也在像我们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已经过去了的时光吧。反正,都过去了,我还是我,文文还是文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但肯定是发生过了,即使没有眼前的这些录像,也肯定是发生了。

下面一段是根据录像整理的,太麻烦,先整理这个开头:

文文……(嗯)没想到我成了你的第二个男人了,这是我上辈子烧的高香!(嗯,你好好待我)……当然!当然要好好待你!我盼了都一个多星期了!这一个多星期我天天都在想你!(你好象喝得有点多?)不多,我绝对没喝多,今天高兴了因此和你老公多喝了点,我真的天天都在想你(想我什么呀?)……什么都想,反正是在想你……(嗯)刚才我说“你老公”,我不能再说“你老公”这三个字了,因为我也是你老公,虽然是临时的,文文你叫我老公……(怎么说出得出口?)不,文文你要叫我老公!(不叫不行?)聊天的时候我们不是都说了嘛,要放开一点,你又忘了……(嗯,二老公……)不能叫“二老公”,“二老公”很难听的,叫“老公”……(老公……)文文真好,怪不得有那么多男人喜欢你文文真好!(好什么呀)就是好,谁也不许说文文不好!(你这人挺多话的)我可能太激动了,太激动了就话多,好,我们多做事少说话……亲爱的现在你是我老婆了你可要听我指挥……(嗯……)咱二话不说,开始了(唔)……聊天的时候我说了,我是军人出身,性格有点粗暴和你老公不一样,你可别介意啊……(我介意,还会来吗?)……文文……(嗯)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喜欢 (36)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