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年轻时候的一次换妻经历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1982℃ 0评论

我和老公康捷都是2000年大学毕业的,现在大学生的工作都不好找,我们也不例外。我们经人介绍认识并在2001年结婚,婚后的生活很幸福,但我们都是不甘寂寞的人。2001年,下海创业早已成为一种时尚,到北京更是潮流。那年夏天,我们商量后也辞职到了北京,准备在那里开创自己的事业。

  去北京之前,我们就找好了工作,在同一家公司里。可到北京后租房时才发现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离公司近的房子租金太贵,远的地方交通又不方便,房租相对我们的工资而言实在是难以承受,长期住旅馆更是天方夜谈。一筹莫展之时,在街上偶遇我的一位大学同学许剑,也和我们一样,带着漂亮的太太小媛来北京闯天下的。大家都遇到了相同的难题,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合租,这样一来,房租就都是我们可以承受的了。

  很快,我们就联系到了一处房子,离我们双方的工作地点都近便,房租也合适,还是个有阳台的单元房,顶层的四楼。我们约好时间,兴冲冲地去看房子,到了房间一看就傻了。原来只有一个房间,跟酒店的标准间差不多,不同的是多了一间小得两个人转身都困难的厨房。两对夫妇可怎么住啊?我们都犹豫了,可房租和上班的便利又让我们难以割舍。商量之后,就硬着头皮住了下来,将房间一分两半,用个丁字形的帘子隔开,外面还隔出一个走道。说好等经济稍宽之时,再请人用木板隔断。其实那只是借口,真实的想法是先立住脚,赶紧攒钱单独租间房。

  四个人挤在一间不足20平米的房子里,不方便是肯定的,现在的人们根本无法想象我们那时的困难。做饭、上厕所、冲凉都极大的不便。房子小,两张床几乎都挨在一起了,睡觉翻身都得轻轻的,更别谈过夫妻生活了,我们都是新婚,有那种冲动和需要是自然的,可我们又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虽然思想开放,可那毕竟是不能示之于人的事,而这种事情不象租房子,根本无法在一起商量。我们都很苦恼,可又没有解决的办法。
一周之后的一天,我和老公下班回到家,发现门上挂着一只鼓鼓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小食品,还有两张电影票和一张纸条:“对不起,请你们俩看电影,我们在家里忙些私事,改日你们再请我们,敬礼”。我们俩都有些犯傻,还是老公先明白了。笑着冲屋里说:“我们十点前不会回来的,别着急,慢慢来”。里面传出我同学的声音:“谢谢啦”。我还傻傻地问:“他们干什么呢?”丈夫大笑不语,搂着我的肩膀就往外走,说:“傻妮儿,做夫妻作业呗!”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怎的,我也想要了。看着电影,我却在想象着他们在床上翻滚的场景,根本不知道电影里都演了些什么,脑子一片空白。九点刚过,电影就演完了,我们挽着手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转着。约九点半左右,老公的手机响了,是我同学的短信:“房间收拾好了,请回家。”我们俩如释重负,赶紧往家走。回去时,他们都睡了,可能是避免尴尬吧。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和老公下班后,在外面吃的饭,回到家都快八点了,他们不在,桌上留着一张纸条:“我们公司举办酒会,大约十点钟回来”。纸条下还压了一只避孕套,我和老公相互看了一眼,就抱在了一起,边接吻边脱衣服,很快,我们就在床上赤裸相见了。我们都激动不已,老公戴避孕套时手都直抖,连灯都没关,我们就开始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开着灯做爱。丈夫很快就进入了我的身体,那种久违的快感让我浑身颤抖不止。也许是很久未做的缘故吧,老公很快就射了,我却还在极度的兴奋之中。老公没有拔出来,他不断地吸舔我的耳垂、脖子、乳头这些我敏感的地方,我越发兴奋,不停地扭动,浑身舒痒难耐。老公又硬起来了,终于我的全身爆炸了,那种舒适是结婚以来从未感受过的。就这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们都大汗淋漓,床单上印着一个湿漉漉、大大的人形。一看表,九点多了,虽然还想继续缠绵,但一想到他们快回来了,就恋恋不舍地分开爬起来。老公去烧水,我忙着换床单。等我们洗了“鸳鸯浴”,换好衣服,都快十点了,看他们还不回来,老公就给他们发短信,我收拾激情之后的一片狼籍。没多久,他们回来了,看到我泡在盆子里的床单,就冲我们诡笑。可能是女人在幸福满足之后格外美吧,加上我本来就是个漂亮女孩,小媛在厨房跟我开玩笑说:“幸福的女人越发漂亮了”。我也调侃地说:“可惜那天我没能看到你的幸福模样,什么时候也让我看看?”。

  就这样,我们默契地相互关照着对方。后来天气变冷了,待在外面的滋味真是难受,谁也不好意思让别人在外面瞎逛了,又回到了原先无奈的状态,得不到满足的我变得有些焦躁,在家里还会强忍着,到了外面就对丈夫撒气,嚷嚷着后悔来北京,丈夫无语地承受着。发泄之后,我又因心疼他而后悔。
换妻:一件意外的尴尬,改变和增进了我们两家的关系。

  转眼间,我们来北京快一年了,我们相互照顾,彼此都很感激对方的关照,总想找个机会答谢对方一下。过几天,就是我同学的生日了,刚好又是星期六,他太太提议由他们做东,我们在家里为他老公办个小小的生日庆祝,就我们四个人,提议立刻通过。那天,我们两个女人约好了下班在菜市场见面,买了很多的生、熟菜品,我的同学提了一捆啤酒,我老公买了一瓶大香槟。我们下厨的时候,两位男士在屋里聊天。想想可怜,在一起快一年了,工作压力大,加上居住条件,我们从来都没有时间能坐下来好好聊聊。饭菜上来了,我们撩起了中间的帘子,饭菜就摆在两张床之间由两个方凳拼成的“桌子”上,我们彼此祝福,打开了香槟和啤酒。

  六月的北京,酷热难耐,屋里又没有空调,两个风扇不停地吹着。没过多久,我们的衣服就全湿透了。喝着酒,也没觉得特难受,因为更多地出汗,却感觉很畅快。我和小媛的衣服全都贴在身上了,内衣上的花纹透过湿湿的衬衣清晰地显现出来,很是尴尬,我们就到卫生间换上了T恤,我还解掉了胸罩,出来时发现她也解掉了。两个男人也不知什么时候都光膀子了,以前他们是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光膀子的,今天可能是高兴,加之酒喝多了和天气太热的缘故吧,当时也没有谁觉得有什么不妥。我惊讶地发现我这位老同学的肌肉是如此的发达而且阳刚十足,在学校时我可是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到晚上十一点时,酒都喝光了,大家也都有些醉了,小媛摇摇晃晃去烧水,我们轮流晕晕忽忽地擦了一下身子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大帐”里睡觉了。我啤酒喝得太多了,加上又混喝香槟的缘故,意识都有些模糊了。晚上频频起夜,头一直晕晕的。有次起来,厕所有人,我就靠在门边,迷迷糊糊地问:“谁在里面?”,门开了,小媛摇摇晃晃地出来了,含混不清地对我说:“我都记不清起来几次了。”我从厕所出来后,扶着墙,迷迷糊糊地回到帐子,一看床上躺着两个人,急忙出来到了另一个帐子,倒在那个熟睡的男人身边,搂着他就睡着了。说也怪,那晚就再也没有起来过。
大约早上十点多,我醒来,可还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周围的东西有些陌生,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一下子彻底清醒了,我失声惊叫起来,紧接着,那边的帐子也传来惊叫——原来,昨晚我们两个女人上错床了!我急忙跑出来,差点和小媛撞上。回到自己床上,搂着目瞪口呆的丈夫,哭了起来,老公回过神来,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没事了,没事了,酒喝多了吗,快点,该起床了。”那边我的同学也同样地劝着他哭泣的妻子。

  男人的安慰让我们安静了下来。大家都起来了,开始收拾昨晚留下的一片狼籍。

  两个男人谈笑风生,还相约下午去书店,我们两个女人在厨房里配合默契地洗着碗,谁也不说话。这时,就听到屋里两个男人互相调侃开了:“女权运动杀到中国来了,咱们的老婆把咱们俩给换了。”说完大笑。

  我们俩互看了一眼,也不由自主地笑了。

  我们俩都想消除彼此间的尴尬,我就没话找话地对她说:“跟他同学四年,想都没想过他,可却发生这样的事,不过说实话,你老公的肌肉够结实的”。

  她接着我的话说:“你老公也不赖,肌肉虽不很发达,可皮肤细腻着呢,软软的也不错呀,昨晚我就觉得奇怪,还以为是我老公喝酒喝的皮肤发涨变细了呢。”

  我又开玩笑地说:“看来我们是各得其所啦?”

  她也开玩笑地说:“你这么满意他,干脆下午我们跟他们一起出去,把老公换过来,体验一下挽着别人老公逛街的感觉。”

  “行啊。”

  这时,老公在屋里问:“两个小丫头在密谋什么呢?”

  许剑也接着说:“我们上的专业书店,你们俩跟着起什么哄?”

  小媛回敬道:“少跟我谈什么专业,好像只有你们上过大学似的,就这么定了,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午饭后,天气热得屋里实在不能待了。我和小媛强忍着酷热,给浑身是汗的男人烧水让他们赶快洗洗,好到楼下凉快去。我们也想洗澡,况且昨晚汗湿的衣服还没洗呢,再不洗就没得换了。

  终于洗完衣服了,我们俩开始一起冲凉。

  当两个女人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赤裸相见的时候,是最容易打?

  开心扉的时候。不知怎么地,我们说到了各自的床事。
我问她:“你老公那方面怎么样?”

  “挺棒的,最好的就是他快射的时候,那种特硬的的感觉,简直爽死啦!你老公呢?”

  “我老公前戏不错,就是时间短,我还正在兴头上呢,他就射了,他自己也知道,所以射了之后也不自己睡,还是继续刺激我,等我满足

  之后才睡,有时竟然能做两次。”

  “我老公很少前戏,上来就进去,每次都把我弄疼。好在他坚持的时间长,慢慢地我也就进入状态了,他们要是匀一匀就好了!”

  我开玩笑地说:“要不换换?“

  “不害臊,亏你说得出来。”她拍了我一下,笑着说。

  我回敬道:“反正我老公你搂过了,你老公我也抱了,有什么呀!”又学着她的口气说:“就这么定了,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一阵嬉闹之后,我们换好衣服出来了。

  来到街上,挽着各自的老公,说说笑笑向书店走去。我和许剑挨着走在中间。没走多远,我就感觉累了,提议休息,两个男人不同意,我

  就一只手挽住老公,另一只手挽住许剑,跟他们耍赖。

  那边小雯喊开了:“你也太贪心了吧?”

  我说:“有什么呀?小气!我把他送给你,这下公平了吧?”

  说着,把老公推到她那边,又把她的手从许剑的胳膊上扒开,并拽着许剑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我笑着说:“从现在开始,换老公了。”

  “换就换,有什么呀!” 她也毫不客气地挽住了我老公,又装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对我老公说:“‘二老公’,咱们走,啊?”

  “有没有搞错,只听说男人三妻四妾,没听说女人还有‘二老公’的?”老公抗议道。

  “没办法,时代进步了,现在不是进入女权社会了嘛?!看看这两个小女权份子,唉!”许剑应道,又叹了口气,对我说:“唉!‘二老

  婆’,我是认命啦。”……
我们就这样嘻嘻闹闹地往书店走,一路上,“二老公”、“二老婆”地叫着,真不知当时为何那么开心。

  时光快乐地走着,我们快乐地生活着。

  那年夏天,开始流行吊带装,我和她也各买了两套。女人都是比较矛盾的,既想新潮、又怕别人非议,上班是肯定不敢穿的,也不让穿,只有

  回到家或大家一起上街的时候穿,可这样也在不经意中给她和我惹来麻烦。

  男人都是一样,看自己的老婆穿得再暴露都没有感觉,但看到别人的老婆穿得稍微超前,就会产生联想,我老公和许剑也不例外。我老公

  经常不自觉地看小雯外露的肩膀高耸的胸部,许剑也故做无意地盯着我的胸部和大腿。特别是我们两个女人晚上临睡前的冲凉后,因为准备睡

  觉了,都卸掉了胸罩,乳头格外明显和若隐若现的时候。

  我们都习惯在厨房刷牙,可那个厨房太小了,放了锅灶,两个人都很难错身,而水池又可恶地设计在中间。他们要从我们身后过去,我们

  就得尽力靠在水池边上,即使他们尽力往后靠,还是会有一个瞬间需要紧密地贴一下。以前还没什么,自打我们穿吊带和短裤以来,几乎每次

  我都能感觉到同学那个东西硬硬地顶到我的屁股上,开始搞得我每次都是红着脸出来。我老公也一样,好几次我看到同学的老婆从厨房出来脸

  都红红的。真是没有办法,急不得,恼不得,时间长了,也就无奈地习惯了。

  一个星期天的中午,同学夫妇出去购物,老公嫌家里热,到公司练计算机去了。我冲完凉,想着他们两口不在,就没有穿内衣,坐在小板

  凳上洗我和老公换下的衣服。

  这时,许剑突然回来了,进来就直直地盯着我的胸部看,原来,我坐得低,吊带开口又大,从上方看,我的两个乳房暴露无遗。

  “忘什么东西了?”

  “没有。遇到老婆的死党,结伴买衣服去了,不让我跟着,就把我赶回来了。”

  见他站在我面前好一会不动,我才猛然醒悟过来,急忙站了起来,排解难堪地说:“把你们的盆借我用一下。”

  他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进了他们的帐子去给我取盆。
我换了个坐的方向继续洗我的衣服,可他一会进厨房洗手,一会又来洗毛巾,在我面前走了好几个来回。每次都没话找话地在我面前停留

  ,我知道他在干什么,可又没办法说,就索性不理会他了,反正看见摸不着。

  在学校时我们关系不错,经常抬杠、辩论、开玩笑,可这样涉及个人身体的事情却从未有过。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冲他喊:“嗨!看够没有?”。

  他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愣了一下,冲我嘿嘿了两声,说:“好风光就是让人欣赏的嘛。”

  “想看?看你老婆的去。”

  “她的,早看够了。在学校时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有女人味。”

  我拿水撩他,让他滚。

  他反而嘻嘻起来:“老封建!看看还犯法?”

  “你还不走?”

  “就这样走了,我一下午都会魂不守舍的”。

  “听这意思,你还准备看一下午了?”

  “这主意不错,可还是不够刺激。”

  “没看出来,你小子来深圳还真学成了,赶快滚。”

  “没办法,谁让深圳是咱中国改革的前沿呢,在这儿的每个人都有探索的义务,你说呢?”
“就你?你来探索?别丢人了! 快滚,快滚。”

  “为什么我就不能探索?”

  “你?别说我瞧不起你,你都能探索什么?”

  “比如,探索中国新时期的伦理观、美学,还有都市性科学等等。”

  “恶心,我都想吐了。”

  “真是个老封建!就是像你这样的人阻碍着科学的探索进程。”

  “哎呀,看来小女子真是罪孽深重,阻碍了我们当代最伟大的社会学者进行关乎民族危亡的探索了!”

  “知道错了吧!想怎么弥补你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孽呢?”

  “快死去!快死去!越说你还来劲了。”

  “是你说的自己罪孽深重,怎么倒成我的不是啦?真是应了孟子的话了:‘唯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哎,喝水不?”

  “看来咱俩是同时验证孟老夫子的话了,跟你瞎掰了这么半天,还真有点渴了,给我倒杯水,就恕你无罪。”

  一会儿,他端了两杯凉白开过来。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少妇口述:年轻时候的一次换妻经历

喜欢 (157)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