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被别人换上了床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6679℃ 0评论

1.

  遇见徐冬之前我一直过着单调有序的生活,早上八点上班,下午五点回家,吃饭、睡觉,我没觉的这样有什么不好。

  徐冬是我大学室友,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两年里没有联系,我们都没想到,世界真小,我们竟又在同一个城市工作。

  徐冬看上去混得还不错,晚上他请我去吃饭,他带着女朋友,一个美丽多姿的女子,笑起来很甜。徐冬问我怎么不带上文丽,我的女友文丽是徐冬的同学,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其实徐冬早前喜欢文丽,我和徐冬成了哥们后,阴错阳差的我和文丽谈成了一对。一次徐冬酒醉后说出了这个真相,这以后我们之间就有点尴尬。这也是我们毕业后没有联系的缘故。

  我没有告诉文丽徐冬请吃饭,对徐冬说文丽在公司加班。徐冬淡淡一笑也没再问什么。

  那晚我们喝了不少酒,奇怪是徐冬的女友方兰竟没有拦阿北,这与文丽不同,每次在外面喝酒,三杯过后,文丽准拿下我的杯子,不管我的兴致多高。而方兰一直恬静微笑望着我们喝酒,偶尔及时地递上手纸,让我心里有柔软的感动,以至后面徐冬的劝酒我都来者不拒,最后喝的有点晕头了。

  徐冬对方兰说:“你打车先回去,我们老哥们要聊下私房话。”我哈哈大笑,我就知道徐冬也醉了,说话才会这么奇怪。方兰礼貌地和我打过招呼后,乖乖地坐车回去了,我望着她淡紫色的背影出神了好久,她穿的那件薄薄的淡紫色裙子,真是要多美有多美。

  方兰走后,我们又喝了一杯酒,徐冬说找个地方休闲一下,不由分说就把我拉进了一家叫“乐一乐”的足浴城,我还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许是喝多了的缘故,我竟没有拒绝,极自然地按照女服务员的要求躺在沙发椅,真舒服,脚上有一双温柔的手在轻轻揉捏,如是一个钟点过去还意犹未尽,相比徐冬也是如此,帮徐冬按脚的那个女孩问:“老板按摩吗?”“要,要……我就要你……”徐冬痛快地说,表情非一般的激动,我和那个女孩都笑了。我笑是因为徐冬太夸张了,那个女孩长相很一般,不知道徐冬还有如此高涨的兴趣;那女孩笑可能是因为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大的诱惑力,会让徐冬如此激动。徐冬站起来拉我说同乐同乐,我本来说不的,但那两个女孩跟着徐冬来拉,三个臭皮匠,拉动诸葛亮,我硬是被他们拉进了一间双人房,身后的门“彭”地一声关上了,朦胧的灯光下是两张宽大柔软的床,徐冬跟两个女孩耳语了一下,女孩们点点头,暧昧地笑笑,一床一个,迅速爬到我们身上工作起来了,一开始还是瞒正规的轻柔的手法,舒服的让我差点睡去。半个小时过去,一阵贴身的敏感袭击,我突然张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上的女孩已脱的赤裸裸的,再看徐冬那厢,那个女孩已在徐冬身上发出轻轻的呻吟,许是受了同伴的感染,我身上的女孩也如饿狼扑羊一样向我扑来,我来不及丝毫准备,就成了她嘴里可怜的羔羊。

  2.

  那一夜除了兴奋,更多的是后悔,这是我第一次除了文丽后第二个女人,我不知道自己竟会做出这等放荡的事来,我背叛了文丽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我罪无可恕。

  我是凌晨两点才回到家的,那时候文丽睡熟的像一个孩子,她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望着他天真纯洁的面孔,我第一次失眠了。

  我和文丽感情很好,真的很好,我很爱她,她也爱我,我们在彼此眼里是独一无二,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内心总有些细小隐秘的欲望,见到漂亮的女人我会多看几眼,就如第一眼见到方兰,也会在以后枯燥的夜晚梦想与她们缠绵的场景,但这都不妨碍我认定文丽是我今生另一半,唯一的爱人,玄妙地讲,她就是我身上丢失的那根肋骨。

  我们恋爱四年了,虽然没有结婚,但在一起生活就像一对真正的夫妻,等待的只是一纸证明。可是徐冬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3.

  有过那放纵的一夜后,徐冬喝酒的时候,常会在我耳边说:“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我很讨厌他貌似亲近的说法,可是不能阻止他说话,如同不能改变发生的事实一样,以至他提到文丽这个名字时,我都会提心吊胆,完全不排除某一天因为某种原因他泄密给文丽的可能,所以我只能以附和来稳住他,后来应他的要求,我们又一起出去玩了很多次,慢慢也不以为然起来,因为文丽还是像从前一样对我好,依然一无所知,我愧疚,却不能逃离,我越陷越深不可救药。越是这时候,我发现我越来越害怕文丽知道后离开我,所以我越来越去迎合徐冬,强颜欢笑和他以兄弟相称,因为只有稳住他,才能守住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虽然一直不明白,徐冬有方兰这样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为什么还会对那些残枝败叶的野花感兴趣?其实难道我也不是吗?我迷惑了……

  有一晚,我们疲惫地从按摩店出来,徐冬突然对我说:“小姐全是一个味,真无趣。”是的,我附和着他,心里窃喜徐冬终于厌烦了这种放肆的生活,我也可以逃离这种不见天日的日子,可是徐冬突然的一句话让我震惊:“听说换妻的滋味很不错!”徐冬不像是开玩笑,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勃然大怒:“你什么意思?”“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说我们要换。”徐冬嘻嘻哈哈地说,我还是感觉某种危险发生的恐惧!

  后来我们很久没去那些地方,或许如所说徐冬,因为无趣,所以厌倦。我以为我和徐冬总算没有了交集,我终于过了一段平静的正常的生活,真希望就这样过下去。

  没想到在一个地方单独遇见了方兰。与那天见到的方兰不同,她嘴里叼着一支烟,神情要落寞的多。她给了我一支烟,自己又点上一支,这应该是第六支烟了吧?我预感她有什么心事。很久她说:“林平,你和文丽还好吧?”“呵,我们还不错,你们呢?”我忐忑不安的问,方兰吐了长长一口烟后迟疑着说:“我很爱他,但是他……”。她没有说完,眼泪却早流了下来。看到这个被伤害的美丽的女子,我的心也疼,我知道她一定是知道徐冬的很多事,只是她含着泪消融在心里,忘不了也逃不了,像一个该死的宿命。我不敢想象,因为对于文丽,我又何尝不是?我真不知道我和徐冬是怎么了,有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还要去伤害她们?

  4.

  徐冬约我和文丽去他家吃饭是一周后,那晚我有些隐隐不安,说不清楚为什么,文丽却很高兴,老同学见面高兴也理所当然。

  到了徐冬家,徐冬很热情,方兰却有些奇怪,常见的笑容也有些勉强,饭菜是方兰做的,味道很不错,文丽也承认比她厨艺要好很多。这让我对方兰又多了一层敬佩。

  饭桌上,徐冬不停地劝文丽的酒,老同学敬酒,文丽也不推迟,我却冷冷地打量徐冬感觉好陌生好害怕。推杯换盏间,文丽醉了。徐冬叫方兰扶去房睡觉。等他们走后,徐冬给我倒满酒兴奋地说:“咱哥俩好久没见了,慢慢喝。”有一种朋友看似很好,却不是真正的朋友,就像我和徐冬,呈现在外人面前的不过是演戏。

  可是酒我还是喝了,很久以来我就觉的心里烦,不知不觉就喝多了,醉眼昏花时,我被徐冬扶进了他的卧室,倒在床上我就睡过去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一阵雨点般激烈的吻弄醒,一片黑暗中,我也看不清人,但是体内的欲火还是被点燃了,就这样干柴烈火的烧起来了。做完,我听到被子里传来鹦鹦的哭声,拧开灯,我的脸一下白了:方兰。怎么会是你?我羞愧的恨不得一头撞死,许是我喝醉了,才会做出如此无德的事,我怎么也回想不起经过的细节。只是不停地用手击打自己的头部,不可饶恕自己的罪行,一双柔软的手抓住我,“林哥,不怪你,是徐冬一手设计的,我没想到他在我的酒里下了药,对不起!”方兰把所有真相全告诉了我,徐冬一直喜欢文丽,为了得到文丽,他居然设计了所有的陷阱,引诱我一步步进入,我,文丽,方兰都成了他的猎物。“怎么会这样?不,不。你是骗我的?”我不敢相信竭嘶底地狂喊。

  徐冬从隔壁房间出来时,背后文丽神容枯槁的脸像是在嘲笑我,我才知道这是真的……我晕了。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我的老婆被别人换上了床

喜欢 (9)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