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换妻故事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5350℃ 0评论

第一章  起因

妻和我都是南方人,相识与大学校园。她大二,我大三时通过不同校的联谊相遇。具体的过程就不详细叙述了,毕竟不是本文的重点。在此仅交代一下我和爱妻的基本资料,便于大家阅读本文时能更好的代入,享受我与爱妻共同的经历,这也是我写此文的初衷。

妻,你可以叫她小小,也是我对她的爱称。缘何有此爱称?因为妻和我都非「高人」,妻,158;我,172。本人身型都算普通,不胖不瘦,有些肌肉。妻,臀翘,腰细,腿直,就是胸部小小的,B罩杯,于是我便给她取了「小小」的爱称。

小小的臀很美,因为参加过街舞社的关系,臀部特别扎实,每次我在她身后搂抱,总是第一时间顶到她上翘的屁股。也因为如此,每当看到她参加街舞社演出的时候总有醋意,那时的我还没有深喑交换之道,还体会不到与人分享的快感。

也因为同居的关系,她睡前的小秘密被我知道了。

因为早妻一年毕业的缘故,我提前飞回了CD(城市名),随后参加市里的公务员考试,面试,最后当了一名现在在网络上被诸多鄙视的公务员。在离开妻的那一年,发生了几件事。当然,这都是后来妻告诉我,或者我告诉妻的。

妻所在的班级的某男生向她告白,被妻拒绝。半年中,不停骚扰妻,导致我要飞回学校直接找那男的说事,处理完后,我因为工作原因不能陪她就又飞了回来,留下了隐患。

因为工作关系,第一次去了夜总会。你一公务员因啥工作关系去夜总会啊?

胡扯了吧。这个蠢问题可能只有在校的单纯学生才提的出来,这里我就不明说了。

因为多喝了一点,当晚妻的电话我没接,或者说根本没听到。

无巧不成书,那晚妻第一次背着我和其他男人做了。而我,只是喝醉了一晚上。「靠,欺骗观众感情啊」,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也应该跟一女的睡了才对。

对不起,再次强调一遍,这不是写小说,当时我醉的家门都不知道怎么回的,真没办法还顺带牵个妞回去大战三百回合。

下边是妻后来告诉我的全部事实(细节是我诱导她说的):

某男骚扰她的半年时间,B男(逼男)当了她半年的护花使者,不知道是妻荷尔蒙的原因,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影响,她对B男有了点感情。我去处理某男那单事情以后,妻本以为我会陪陪她,给我讲讲B男的事,但我匆匆而去,给了B男空子钻。天下没有撬不了的墙角,更何况我还跟妻相距甚远。所以说,什么远距离的恋爱,都是狗屁,别信。

她给我电话那晚(基本上我俩每三天通次电话,平时就聊QQ),正是她决定是否跟那B男出去开房那晚。我没接她电话,她对自己说天意。在B男万般恳求下去开了房。B男也是开过苞的人,进了门也不急,小心呵护着妻去冲了凉,一边冲凉,一边把妻看了个净。那时妻还不愿意跟B男共浴(不理解这什么心理,房都跟人开了),于是两人分开洗了出来就钻被窝了。

据妻说断断续续做了半个多小时,期间有过一次高潮,但很短暂。
妻被压得太喘,翻身,顺势抽身,去浴室清理,但刚下床,便觉得腿软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摔倒,还好扶了旁边的椅子,然后一拐一拐的去了浴室。当晚妻没有睡觉,看了整晚电视,在椅子上坐了半夜,隔天一早独自回校宿舍。B男,不关我事。

因为这次妻的出轨事件,将我心中的魔鬼也唤醒,当然那时觉得是恶魔,现在看来是天使,此是后话。

第二章  纠结

一年后,妻毕业,在我的召唤下回到了我身边。当然,她出轨的事情,没有告诉我。绿帽就这样又戴了半年。妻毕业前的一年中发生的另外几件事,其中之一就是爸妈贷款给我全额了两套小高层。那个年代,市区的房子均价还在3000出头,爸妈做钢材生意,我在当时可能算半个富二代吧。妻回来后直接被我拉上见了婆婆,弯腰,敬茶,交投对拜,一眨眼,婚就结了。

我用一年存下的工钱和投资股票赚的装修了新房,另一套在我爸妈强烈要求下,也装了(用的俩老的钱),因为两套房子在市区的两头,新房离爸妈近,自住;远的一套就拿来出租,妻也就不着急工作,当上了包租婆。女人闲下来就事儿多,不到半年她自己出去找了个广告公司做策划,薪水竟然比我这干了一年半的公务员都高,悲哀。

稍微扯远了点,但既然是回忆录,当然免不了话话家常,还请各位看官习惯我的风格。说回正题,结婚的这半年,因为工作上,金钱上都没什么压力,保暖思淫欲,古人的话真是透彻。这半年间,我和妻的性生活似乎少了一点什么,虽然仍然有潮起潮落,但每次和妻做完后,竟然有少许的空虚感,有时在和妻做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竟是别的女人。有时,感觉妻的眼神也有些恍惚,高潮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纵然我使劲全力,有时也是可得可不得。七年之痒,算上大学也凑不够七年啊,这是怎么了呢?

我告诉了妻我的疑惑,她默不作声,或许是我太坦白,也或许是她瞒得我太辛苦。

随后便是眼泪和她的自白。

当时我犹如五雷轰顶,我无法想象那样情景,虽然当时妻并不会细致描述发生的具体事件,但我脑子里已经想到了他俩赤膊相见的画面。我身体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似乎要出离愤怒。我需要冷静,起身,走到窗边。脑子里仍然是一对赤身露体的狗男女。窗外漆黑的一片,让我看不到希望。妻走过来,抱住我,不让我发抖。她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我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音,什么都听不进去。背叛这两个字不停的浮现在我脑海里,怎么办,接下来怎么办?

三天,我没有跟妻说任何话,彼此都需要冷静。找了几个朋友出去喝酒,用酒精麻醉自己,但没用,脑子里仍然是同样的画面。淫妻,只能被我淫,怎么能让人淫。大男人主义比爱更可怕,自私的占有欲此时超越了我对小小的爱。直到第三天晚上,我醉醺醺的回了家,妻扶着我到床上,替我换了衣服,清理了全身,然后独自一人到客厅。隔天一早,是周末,我惯性的起身,头疼。想起昨晚喝了酒。身边没人,我走到客厅,看见妻在沙发上睡着,眼睛肿了。

此时,我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我对小小的爱,因为有爱,我才会如此伤心。

也因为有爱,看到那样的妻,我可以原谅她做过的错事。我没有处女情节,我也不信孔孟,我接受西方的文化比较多一点,虽然只是通过电影,通过网络。

或许这是我面对小小出轨以后,最终能再次接受她的一点原因,但更多,是因为对她的爱。

妻略感惊讶我原谅了她,因为她已做好离婚的准备(后来告诉我的)。自此以后,我和妻做爱时,总想着另一个人男人在做我做的事。但每当我有这种遐想时,我下边的阴茎就更硬,更涨,。心中的魔鬼一点点的冒出了头。

似乎有点老调重弹,但跟其他文章里描述的近乎类似。接受了妻出轨的我,在床上,对妻有了其他的想法。我想她细细给我描述她跟B男做爱的细节,纵然百般的不愿意,最后还是拧不过我,这才有了上一章的事实。

妻喜欢按着我的头,顺势控制我的嘴和舌,帮她用口到高潮,这也是我比较自豪的一个技巧。渗出的前列腺液总是充当妻的饮品。因为我总是在帮妻口*完后,让妻也要公平的对待我的肉棒。此时妻会乖乖的俯下身来,双腿蜷缩在我两腿间,一手撑住床,一手套弄我的阴茎,伴随着给我口。此时的妻格外动人。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我的换妻故事

喜欢 (93)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