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四十五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2427℃ 0评论

第四十五章
转眼已是暮春,她像依依惜别的朋友,已经随时准备说再见了。十一月中下旬的悉尼,紫色云雾缭绕,到处都是繁盛的jacaranda,安妮经常会哼唱”when the bloom of the Jacaranda tree is here, Christmas timeis near…(当蓝花楹盛开的时候,圣诞节就要到了)”这首歌,这花儿,有点节日前企盼的意思。
花开了,那么一树一树的,奋不顾身地绽放着。蓝花楹已经是很美的名字,别名蓝雾树就更仙气了。这一树倾心的紫色,两三周后又开始是一树的绿,花儿和叶子都呈现的那么纯粹和热烈。
秦小雨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肚子有明显的弧度。不得不说,关于孩子的谎言像一剂镇静剂与兴奋剂的结合,使梁晨接下来的安心又充满动力,再也没有颓废消沉,也没有欢场的徘徊逗留。每周,他都会让秦小雨发一张镜子前面的侧身全裸自拍照,他准备一张张打印出来,在他们的卧室里做了一面6*6的照片墙,是的,从秦小雨怀孕的四周后,他开始贴这面照片墙,按足月40周来算的话,刚好需要36张照片。他心怀无比的激动,想着以这个照片墙来作为礼物,送给秦小雨和未来的宝贝。人就是这样,一旦生活里被某事充盈,就像马力十足的引擎,牵引着日子快速而高效地奔跑了。现在王璠看梁晨的眼光都是羡慕的,他常常打趣梁晨说:“你小子本事真大,去趟澳洲一趟就能种上一颗种子,到时候这小家伙说一口洋文,一脑子洋思想,你这亲爹管教起来可就费点劲了,不过小家伙再给你娶个洋妞回来做媳妇,孙子可就是实打实的洋娃娃了……”
呵,梁晨心里也暗自期待着这是个儿子,自从秦小雨怀孕后,他每个月都会想方设法邮寄过去一些东西,包括防辐射孕妇服,孕妇裙,吊带孕妇牛仔裤,平底鞋,还有一些源源不断的零食。秦小雨说不用那么麻烦,澳洲也什么都能买到,可梁晨说你买和我给你寄意义不同……好吧,秦小雨愿意给这个男人一种向前看的动力,她也希望这两年他的日子会过的好一点,不要受煎熬,孩子的存在,比她所有的信誓旦旦都重要,现在她无需证明她和Robert多么清白,多么互相不在意,日渐挺起的肚子就说明了一切,梁晨不相信会有一个男人死心塌地地爱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虽然萧军当年曾爱上怀孕的萧红,但那是因为萧红怀孕在先,孩子先入为主,所以爱情才没受影响。所以秦小雨的怀孕在梁晨看来,那就是他划在她和Robert之间的一条银河,两个人的守望剩下的只有无望。
所以你看日子过得多快,转眼两年的四分之一已经过去了。
Jessica也在无奈中一点一点深刻体会着Robert的冷淡,那种与生俱来的冷漠像一个性格标签,就挂在Robert的胸口,她不止一次地对秦小雨说:“太失望了,我放弃了,我怀疑Robert情商有问题,或者说他身上差一种感情的接应器,真放弃了,难怪你们相处那么久,也突破不了租户与房主的关系。”
秦小雨在这个时候往往开心地一笑,假意嘲笑Jessica高估自己的魅力,惹来Jessica的嗔怒,然后说一句跟你这孕妇我不一般见识。
你看,所有的事都那么顺心随意。秦小雨每周都会和刘慧去教堂,只不过渐渐地他们知道她们所去的地方并不叫教堂,而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王国聚会所,关于这一点秦小雨开始也有点小纳闷,后来才知道她走入的这个教派,很另类,并不是传统的天主教或新教,甚至被很多教派所歧视,但管她呢,信某种教也是一种机缘,有先入为主的这种说法,Linda那样友善,这样的教会,又会坏到哪里去。还有就是这个教派的许多理论秦小雨觉得蛮有道理的,比如他们推行宗教中立原则,不宣扬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这就避免了历史上政教合一的那种混乱;他们不搞偶像崇拜,否的节假日,感觉是解开了人身上的一些枷锁似的;他们不认为上帝是三位一体的神,关于这个三位一体,秦小雨一直觉得太抽象太难懂……并且他们一直宣讲,无论是在教义内容、生活准则或是传道方式上都成功地恢复了公元一世纪的基督教,其他的所谓的基督教会并没有真正实践圣经的教诲……关于这些,秦小雨也是在不断地学习中慢慢体会着存疑着,她还称不上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她和Robert谈起过这个,Robert表情明显有些恼怒,但因为她怀孕,又不便发作,他最后只淡淡地说了句:“宗教信仰自由,看起来是一种自由,有时候却自由地不负责任,就像摩门教,一个宣扬polygamy制度的教会,也就是一夫多妻制,这在现代文明里,显得多么荒唐。”秦小雨辩解说:“你不能因为你是天主教,感觉嫡亲孩子似的,就鄙视其他教派,每个教派都有他存在的理由和基础的。”Robert没有多说,只是看着她摇头。
除了这一点上他们尚存没有解开的分歧之外,秦小雨怀孕的这几个月,Robert对她照顾还是很体贴的,几乎每次去医院都陪着,他对Jessica和秦小雨的解释总是他刚好没什么事啊,陪的人多了秦小雨幸福感强啊什么的,Jessica开玩笑说:“看来我又多想了,我还以为你会说因为我在呢。”Robert讪讪地,两个人已经走不近,还是保持这种轻松可开玩笑的状态最好,他内心里是感激Jessica拿捏的这个分寸的。
其实私底下Jessica不无失望地对秦小雨说,她挺觉得没面子的,女追男隔层纱这句颠扑不破的真理,在她这里居然碰了壁,那她自己得多无趣多没吸引力啊。秦小雨安慰说Robert就整个一个情感低能儿,那不是你Jessica没有魅力,而是两个人太不匹配,相差悬殊,一天上一地下。她说你就在天上飞你的,找你的比翼鸟,让他在地上慢吞吞地爬吧,不要怜悯他,企图做他的救赎。Jessica笑着说秦小雨现在说起话来也一套一套的了,单是一些新鲜词汇也够人受用一阵子。
Robert是情感低能儿?这话说出来后秦小雨心里就笑了,因为几乎每天晚上临睡前,他都会把手在她的肚皮上抚摸一会。有次他问秦小雨孩子什么时候就可以动,秦小雨说你那么期待这孩子啊,他说不是期待,而是想判断他什么时候就有能力守护ta妈妈不让别人侵占了,这句话说得秦小雨好一阵子娇羞与难为情。又有一次她吃了吐吃了吐好几次后,Robert一边替她冲洗马桶,伺候她漱口喝水,一边说你家这孩子太挑食,你这吐来吐去的,显然是因为吃了ta不喜欢吃的……还有一次他注册了个Twitter账号,他让她用这个来记录怀孕时的心情以及图片什么的,他提示她总得给孩子幼年一份大礼。在这一点上,秦小雨觉得Robert和梁晨的柔情程度是一样的,难道孩子真的能改变一个男人?
这不,这个情感低能儿Robert选了个晴好的周末下午,说带秦小雨看看一年之中比油菜花和枫叶还美的时节——蓝花楹时节。他说其实蓝花楹开的最好的应该是距离悉尼六百多公里的Grafton小镇,人们称那里为蓝花楹之城,但是太远了,七个多小时的车程普通人都容易累,何况一个孕妇,所以他带秦小雨去了Kirribilli区的McDougall大街。
安妮还是贪玩,去了刘慧家里和梅梅玩,正好给Robert和秦小雨一个两人相处的好机会。
Robert说:“其实悉尼最有名的蓝花楹树在悉尼大学,很古老,人称考试树,因为它开花的季节正是学生们考试的时候。但是那只有一棵树,没有那种壮阔的美。”
“谢谢你,想那么周到。”
“我应该做的。”Robert轻松一笑。
车子没走多远,秦小雨就看见一路零星的紫色,这些紫色从一片片的绿荫里露出个头儿来,或大或小,景色瞬时就姹紫嫣红了。Robert说:“你看,现在这树在澳洲也很普遍了吧?”
秦小雨点点头。
Robert说:“你知道吗,蓝花楹还是Brisbane的市花呢。这里面有个有趣的传说,说因为多年前,妇产医院给每个生下婴儿的妇女出院时都赠送一棵蓝花楹树苗,她们回去后栽种在院子里,让树苗和孩子一起成长。所以如今蓝花楹才遍布Sydney和Brisbane。”
“好美的传说,尤其又讲给我这么一个孕妇。真希望我也能种这么一棵树,可是种哪里呢,连自己的家都还没有。” 秦小雨皱皱眉撅撅嘴。最近她总是这样毫无缘由地开始撒娇。
“要真喜欢,到时候你生了,我就买一颗树苗送你,可以先种在我家,完了等你们安定下来,买了自己的房子,再给你们移植过去。”
Robert这样一说倒是提醒了秦小雨,是啊,孩子生下来,她和梁晨肯定是不能要的,那么,要真的能有一棵这么美的树陪伴着Robert和孩子,那也能成就一种悲剧美学了……不过假如,假如梁晨不忌讳,不主张搬离悉尼,她就有可能和孩子生活在一个可随意探望的环境里……当然,也需要Robert的允许。假如这样,她就可以继续承担一个母亲的责任,生下孩子的那一刻就不意味着失去彼此了。
可是,一切都只是假如。
人的本性和局限性早已成型,太难以突破。尤其是在被谎言即将撕裂的现实里。
但是买树苗种下来的确是个好主意,有点像中国人生女儿就地底下埋一瓶女儿红那样,只是前者的浪漫更深沉长久一些,如果那棵树再能以孩子的名字命名的话。
两个人一路说着就到了那条坡度起伏的街。
两排紫色的云雾密实地遮蔽着道路,阳光都要透不过气似的。
“好美。”秦小雨情不自禁地说。她甚至觉得走起路来都寸步难行,因为脚底下全是紫色的花瓣,她不忍踩坏了她们。
“有点壮观吧?”Robert问。
“是啊,挺感动的那种,不知道为什么。”
“来,我们去坐那里。看一会花瓣往下落吧。”
Robert拉起秦小雨的手。
这是一个木质的长椅,Robert正要坐,秦小雨却舍不得,她让他等一下,她捡起椅子上的花瓣,在他们中间,拼成一个紫色的心形,然后才坐下来。
“在这里你会想什么?”Robert问。
“我会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棵棵树只开花不长叶子。”
“嗯,还开得这么奋不顾身。”
“是啊,就像飞蛾扑火。”
“可是有一阵子的美就够了,人也一样,几十年的生命,其实只要有那么一两年的精彩就足够。”
“嗯。”
两个人静默了一阵子。
“你等等。”秦小雨突然说。
她起身蹲在地上,把脚底下的花瓣往长椅地下铺,她说:“我想铺一张小小的紫色花床,然后躺上去,我想好了,孩子要是女儿的话,我就叫给她起中文名蓝楹或者蓝雾,英文名就叫jacaranda。好不好?”
Robert看着她认真仔细地捡花瓣铺花瓣,笑着说:“那要是男孩怎么办?”
“男孩啊?男孩的名字就算了,等等再说,还没灵感。”
Robert更是笑了,他看着秦小雨娇小的身子和专注的表情,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这个女人终究是在自己身边的,即使,她的身体里有着别人的孩子,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等秦小雨铺好那一片紫色的小床,她轻轻抚摸一下肚子,说:“我要躺下去了啊,躺着应该不会把花瓣压坏吧?”
“你还是小心点,长椅太低,你躺下去会不方便。”Robert不由得语气轻柔,他指着秦小雨微微凸起的肚子说。
“那怎么办?这么漂亮的小床?”秦小雨嘟嘟嘴。
“这样,我替你躺下去,我替你感受,然后告诉你,好吗?”
“好吧。”
Robert在躺下去之前,仰头看了看这漫天的紫色,仿佛一种爱情降临了的感觉。并且这爱情里透着宁静深远的忧郁,以及紧迫的绝望。
他将自己置身于昌邑下,并仰面朝上,他从木质长椅的缝隙能看到秦小雨被遮挡一多半的面孔以及她面孔上方的一片紫色……那样浓烈。她也看着他。他们隔空相望。
秦小雨也慢慢地趴下来,也趴在那个紫色的心上……她和Robert借由着长椅,平行地躺在同一片紫色里,他们被紫色包围。
长椅的隙缝只有两指宽。秦小雨将自己的眼睛放在空隙里,她问Robert:“你知道蓝花楹的花语是什么吗?”
“花语?”
“就是她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蓝色紫色是不是都代表忧郁?”
“可是她开的这么繁盛,又在春天,感觉就是挡也挡不住的爱情。”
“嗯,挺像。”
说完,像说尽了一切的话语那样,他们相互笑笑,不知所措。
Robert慢慢抬起上身,仰头,循着秦小雨唇的位置,将自己的唇贴上温厚的木头底部,然后闭眼。
秦小雨虽然看不见他的唇,但她知道它在哪,于是,也将自己的唇贴在某头的上部……两个人,隔木而吻。
成为这条长椅的木头,不知承载过多少人的爱恨情愁,如今,却又眼见了这样一对人儿的含蓄隐忍,深情,和情不自禁到如此。
谁说木头毫无感情?
它此刻就在传导着他们吻的力量,爱的温度。这座木长椅,又一次在紫色的蓝花楹季节,目睹了爱情。不,亲身体验或参与了爱情。
应该不需要问Robert此刻的感受了吧?秦小雨心里蜜糖一般甜蜜,又蓝花楹一般忧郁。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四十五章

喜欢 (8)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