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故事-轮流发生性关系让我沉迷难以自拔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10855℃ 0评论

详细描述:

  我刚开始听夫妻交友这些事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的,觉得这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后来,老公不断的给我灌输新观念,还在网上找到了好些例 子,慢慢的改变我的看法。老公的一个大学同学就在同城工作,我见过,他对我也很关心,在他们还没有毕业时他跟老公回老家去玩过,当时我们三个人老是往海边 跑,那里的风景很美,他有时看我的眼神也让我不敢和他对视。他的妻也是他们的大学同学,在大学时刚开始她是喜欢我老公的,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学,因当时老公 对我一心一意,所以她最后好老公的好朋友兼好同学小潘好上了并结了婚。

  或许之前小潘和老公已说好了,小潘也在QQ上不断的给我灌输新观念,还说他的妻子小何(因涉及隐私,名字借用姓称呼,如有相同纯属意外)也很想试试, 而且小何也常常在QQ上跟我说有多新鲜多刺激,在他们三个人的影响下,我不再排拆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安排时间与地点。我是坚决不同意在我们家搞的,怕以 后心理有影响而且说实在的觉得有点有辱门风,所以建议安排在他们家或其他地方。

  我们最后决定在宾馆尝试。开始,大家都是随意的聊天和看电视,男人们在聊最近的生意,女人们则在聊美容与减肥。不多久男人们忍不住了,首先是老公发 话:太太们,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我们大家相视一笑。说完,老公很自然地就搂过了小何,一双手就迫不及待地摸着她的双乳。小潘也搂过了我,把我的上衣撩 了起来就边摸边吻我的双乳,轻轻的吻轻轻的摸,并在我耳边喃喃地说我多漂亮多温柔,身材多好,在他的动作与声音下我也渐渐地放松了心情。我们在同一人房 间,因为我们只订了一间房,我们渐渐移向了床,老公他们在沙发上也在上演着激情戏。我的乳房对我很敏感,平时老公只要吻吻摸摸它我就全身火热了,这下小潘 不断地在进攻的我乳房我全身早已软得无力了。

  慢慢地小潘地手与吻移向了我的下体,我感觉下面早已湿透了,这时候我看到老公也和小潘的老婆激情的抚慰着,手不时的摸的她双乳,看到这情形我早 已不能自已了。我及切地想他进入,而他也刚好看出了我的心思,慢慢进入到我的身体,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10多分钟后,我的仙人洞激烈地抽缩,一种前所 未有的高潮到了……我顿时就瘫软在床上……

  再看老公和小何也正火热地进行着,小何坐在沙发上,老公跪在地板上不断进入她的身体,小何大声地呻吟着,并用手揉着自己的双乳,老公的手也不时的替她 揉一下,小何的手不时的把老公的老二拉向她的下体。这时候小潘又扳过我的身体面向他,微笑的看着我说,好戏还在后头呢,同时手指在拨弄着我的乳尖。感觉好 舒服。突然他把我的身体紧紧的搂住贴着他的身体,然后翻转过来压在我的上面,疯狂地吻着我的嘴吻着我的乳房,然后又吻向了我的下体。

  然后他又慢慢地进入我的身体,他老二比老公的大但没有老公的长,所以他的进入让我觉得很紧很兴奋。快要完全进去的时候他用力一挺,一阵快感传遍我的全 身。他提着我的双腿在慢慢地进出,我忍不住嗯嗯啊啊“叫了起来,我叫得越大声他越兴奋,渐渐地加快了速度和力度,接着他把我翻转了过来从背后进入我的身 体,我的双乳在不停地恍动,于是他的双手不时的捉住我的双乳揉搓一番。这更加地刺激我,嗯啊的更大声了,这时候我看到老公他们已经结束了,并来到我们的身 边观战,这样更激发了小潘的速度,他疯狂猛烈的对我进行着“攻击”,一直持续到20多分钟以后,我感觉到一阵热流进入我的体内,他和我同时倒在了床上,我 动也不能动了。

  怎么小潘那么厉害,事后我问老公才知道,原来小潘之前因为经常早泄,后来是经过诊治,通过科学的调理后不但使早泄得以康复,而且变的比以前更加厉害, 我偷偷的跟老公说,你能不能也去调理一下啊,老公笑我说`你是不是被人家搞的太爽了`我表面上没有回应,但内心非常清楚,那一次小潘给我的高潮是老公从来 没有给我过的。
始于游戏的初恋

  1982年的长春,各大学校园,都在疯玩着同一种扑克游戏——“打洞”。就是对家一伙,如果同伙中的两个人都先把牌打净,就叫“洞”了,算是赢了一局。

  正在读大学的我,因为性格开朗,经常被男同学抓到他们寝室,跟他们一起“打洞”。另一个系的女同学修娟,也被她的老乡立业抓到这同一个寝室,并且他们是铁杆同伙。于是牌局中,除了我和修娟、立业外,总有另一个流动的同学,成为我的对家。

  就是在这样的游戏中,我慢慢感受到了修娟和立业的眉目传情,也知道了他们是真正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奇怪的是,他们情场得意,赌场也不赖,他们玩得非常默契,我们这一伙总是被他们“洞”。

  1983年元旦联欢的时候,我在一场刚刚兴起的舞会上,结识了另一个系的男生伟光,他的舞跳得非常笨,像个蹩脚的鸭子,表情还极认真郑重,我看着好 笑,就跟他开了个玩笑,善意地讽刺了他一下,我以为他会脸红,但没有,他坦然地说:“我的舞跳得确实不好,不跳了,我‘打洞’去,你会不会‘打洞’?”我 不屑地说:“会啊,打得好着呢。”就这么的,我嘻嘻哈哈地跟这个陌生的家伙到他寝室‘打洞’去了。那晚,我们连“洞”别人6局。

  后来,大家一定想到了,这个伟光成了我的铁杆搭档。修娟立业、伟光和我,成为当时戏说的铁路分局简称——铁局,而我们两伙又总是不分胜负。想见的人。我不知道天是否已亮,当我听到外间的人走出并关门的时候,立业开始穿衣服,而我,竟然有点恋恋不舍。

  伟光的牌打得极其潇洒,跟他打牌,我心里特有底,他总能在出其不意中打赢对方,气得修娟常常在甩扑克时把指甲弄断。

  有半年的时间,我们一到周末,就搞这种游戏,那差不多是我们惟一的娱乐。终于有一天,我因为去晚了,赶上伟光与另一个女生搭档,我忽然就嫉妒起来,用挖苦的眼神和嘴巴不断地逼伟光,伟光笑而不答,就那么一张一张地出牌,我就赌气走了。

  我们那时的爱情没有现在的火爆,很像一些诗句,比如“草色遥看近却无”,比如“润物细无声”。总之,我是在不觉中爱上了我的这个搭档,可自己却不知道。

  我和伟光恋爱了。

  天涯海角的爱情

  我说的天涯海角,并不是指我们地域相隔多远,而是指一种爱情态度。毕业分配的时候,修娟和立业没有分到一起,但他们发誓,天涯海角也要在一起。三年 后,他们果然在一起了,修娟为了立业,放弃了在长春的好条件,到四平跟立业教书去了。而我幸运,当时就直接留在了长春,并且一年后就结婚了。我先是当一所 中专的老师,后来调进了上级主管部门。十年后,伟光下海,做起电脑生意,并且一下就发了,我也就一跃成为当时人们常说的富婆。

  我和伟光的爱情,一直没什么轰轰烈烈,但非常瓷实。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开事儿”的女人,对伟光一直是大力支持并通情达理的,同时对我们的爱情也是非常有把握的。但伟光下海后,我确实感觉心里有点 没底了。和所有做生意的人一样,伟光在家吃饭的时候越来越少了,但伟光经常带我出去吃饭。朋友聚会,他几乎场场带我,用他的话说,“我的老婆到什么时候都 是给我争光添彩的”,每当这个时候,他的朋友们也都争着夸我,然后是夸伟光,说他怎么怎么坐怀不乱……

  一个女人如果过分地相信丈夫,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太自信了,另一种就是太愚昧了。我相信,我是前者。

  1997年夏天的一个周末,伟光在电话里兴冲冲地告诉我:“快,打扮得漂亮点,去见你最想见的人。”

  我最想见的人是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一见到他们,我真的乐得孩子似的蹦起来,原来是修娟和立业。他们早就调回长春了,伟光是意外地遇上立业的,立 业居然也在做电脑生意。虽然没有伟光做得大,但也相当不赖。于是接下来,断了20来年联系的朋友,重又续起旧情,而且,我们还经常玩起那种老游戏:打洞。 源于游戏的又一次心动 舒婷说过大致这样一句话:到了这个年纪,再也不想结识新朋友了。“这个年纪”,我们终于到了。人到不惑,看开了很多事,确实只想维护老朋友,不想认识新贵 了。我们四个人会在百忙中抽出空来,在一起喝酒、打牌。

  2003年9月,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晚上,修娟忽然起高调,说咱们这么多年就这么一成不变地打,能不能来点新花样,我和伟光一伙,你们俩一伙。我们三个 异口同声说,行啊。于是,我们打破了常规。结果,居然是打了个平局,跟我们平时不相上下。立业开玩笑地对伟光说:“我以为只有修娟和我才最默契,原来你老 婆也行啊。”伟光就接着说:“要不咱换换老婆试试?”立业就哈哈大笑说:“我看行。”

  少妇自述真实换妻故事

  其实,一切都源于一场笑谈,但事儿就发生了。

  接下来,我们又要了酒,一边打牌一边喝,伟光和立业还不断地讲荤段子,我们一边大笑一边喝酒,一边打牌,不知不觉地都醉了……

  我醒来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因为睡在我边上的,竟是立业……我腾地坐起来。“别动”,立业伸手把我按倒,把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我套房的外间有人。 我一下就意识到了,伟光和修娟就睡在外面。我躺下了,身子紧邦邦的,一动不敢动。太尴尬了,尴尬得不要说面对外面的人,就是连立业,我也不敢看一眼了。我 把头蒙在被子里,恨不得这被就是神毯,包着我一下就消失了……可是,我无法消失。

  立业这时把我搂过去,我想脱开,他低声说:“已经没意义了。”我问:“我们,做了吗?”他反问:“你说呢?”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你真是一个傻丫头。

  这样的对话这样的情景,似乎都曾经有过,但又仿佛隔了一万年,我忽然觉得心一阵狂跳,升出许多温柔……我不知道立业经历过多少女人,但他对我是第二个男人,说真的,我觉得很温柔,也很刺激……虽然这样的话说出来很无耻,但这是我真实的感受。

  我不知道天是否已亮,当我听到外间的人走出并关门的时候,立业开始穿衣服,而我,竟然有点恋恋不舍。我躺在床上一动没动,看着立业一件一件地穿衣服, 直到他系完领带衣冠楚楚,而此时,我想的居然是,如果这个男人是我丈夫,我也一样会幸福的。我想完这句话,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句自己“你这不是人尽可夫了 吗?”可当他要转身出去的时候,我还是叫了他一声,他停下来,但没有看我:“我先走了,你洗潄完直接走就行。”

  我逃回家里,胡乱地洗上一把后,就倒在床上。我没有去上班,我无法去上班,我的脑子里已经波涛起伏……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全是立业的影子,是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我咀嚼着每一个细节,就像当年恋爱时一样,感到的是不安中的莫名的兴奋。
越堕落越快乐。这是什么人说的?总之是贬意的吧?可我怎么辨不出来了?

  伟光在手机里给我留言,告诉我他去深圳了,然后就再没信息。我想,他是不好意思与我对话,而我也认为这是他最聪明的做法。

  谁打破了游戏规则

  伟光走后第三天,我接到立业的电话,他说他在北京,说修娟阑尾炎手术了,让我去照顾她一下。我想这也是立业最聪明的办法。讲面子的两个男人都逃避了,让我们两个女人来修复这尴尬的残局。我也就“挺”了。

  到医院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故意大大咧咧地说:“修娟你吃饱了撑的?不在家待着跑这儿来装少奶,还得让我侍候。”我想我真的是装大了,修娟好像都感到 意外了,甚至连手机都掉到床上,但她很快就又攥到手里。接下来我们的对话也是驴唇不对马嘴,总之是很尴尬的。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才恢复常态。我陪了她 三天,后来我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她总是不断地接发短信,直到手机发出没电的信号。我拿起她的手机要给她充电。她一把就抢过去,我又抢过来,说谁稀得要你的 破手机啊?就在这时,立业推门进来了。我的脸腾地就烧起来,胡乱地说了些什么话,就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撞出了病房。

  回家的路上,我才发现手里还握着修娟的手机。而恰在这时手机又收到了信息。我当然不会看她的信息,只是把手机顺手揣在兜里。过后我常想,如果当时我看了那信息,又将发生什么呢?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我接到立业的电话。他说修娟让我把手机给她送回去。我说我已经躺下了,明天送。立业说那也行,就挂了电话。

  大约九点多的时候,立业再次打来电话,他说他正开车回家,十分钟后路过我家,让我把手机给他送下去。我说好的。刚放下电话,修娟打来电话,告诉我如果 立业来取手机不要给他。我问为什么。修娟说手机没电了,家里没有充电器,他带走手机明天不定又跑哪儿去了,不如我明天给她送过去。我说好的。

  我连说了两次“好的”,对着完全不同的意见。再打电话给立业的时候,立业居然上来敲门了。我让他进来坐,他说不用,说等我半天没下去就上来了,让我给 他拿手机。我说出了修娟的意思后,他说也成,说他明天确实有事。然后就要走,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忽然伸手给了他一拳:“进来坐一会儿,哥儿们!”立业说 太晚了,改日。我说就今日。我想我的脸一定又红了,因为立业进来后,我就不敢看他了,给他倒了水后,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立业问我伟光什么时候回来,我说不知道。立业又问我儿子呢?我说去奶奶家了。立业本来是无话找话的,可这两个问题一出现,似乎变成有意的了,他呵呵地支吾了几句站起来,又要走。

  我没动,仍坐在沙发上,低声问了句:“你,想没想我?”

  立业神经质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我说:“我,想你了。”

  立业又哼哈了两声说:“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走了。”我说:“不行,我想让你今天住在这儿。”立业显然吃了一惊,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那怎么行。我站起 来伏在他胸前,他想躲被我抱住了,我说我真的很想你,想跟你再度过一个晚上。他一边躲一边说:“那太对不住伟光了。”我说:“有了那个晚上,你再这么说, 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用了他那晚说服我时的话,他显然听明白了,说此时非彼时。谢谢你,我真的走了。他再没给我拉他的机会,匆匆地走了……

  我哭了,不是为自己的放纵而哭,而是为自己的难过。第二天早晨,我开始发烧,打了三天点滴。我不甘心地打电话给立业,希望他能来看看我,但他都婉言拒绝了。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换妻故事-轮流发生性关系让我沉迷难以自拔

喜欢 (27)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