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三十七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595℃ 0评论

第三十七章

这一句“和安妮睡了”说的轻巧,却仿佛是王母娘娘那残酷的一簪,在两个人中间划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银河。

接连差不多两周,Robert都没有对秦小雨说一句你回来睡之类的话,他很有条理地上班下班,甚至也会继续早上做简单的早餐给秦小雨和安妮,他也许是在等秦小雨自己走回来,也许是放任秦小雨走远,总之他觉得任何事任何人都勉强不得,也勉强不来。在梁晨来的那一周里,Robert起先是有嫉妒和较量的,但在梁晨有意或无意的示威跟提醒下,他突然发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尴尬,是他把自己生硬地镶嵌进了别人的生活,而不是秦小雨款款而来,留驻在自己的生活里。他不能跳上别人前行的生命列车,他需要保持自己的方向和速度。所以Robert调整了被感情和欲望扭曲的轨道,他想悠然、不那么慌乱一些。

秦小雨感受到了Robert从眼睛里渗出来的寒凉,尽管气温已经开始逐日上升尽管她看他的眼神里,已经夹杂了更多的内容和含义……她每天吃完晚饭很早地就去冲澡,在Robert回房间之前,她会将浴室收拾得像她出差或者外出旅行一样,衣柜也是,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十分静默,静默地像一种等待。是的,她不敢负气将自己的衣物拿走,不敢负气将洗漱用品搬到楼下,也不敢不和Robert共用一间浴室,也不敢不出入Robert的卧室,就好像某一种权利不持续用的话,就会失效一样。

连安妮都在问:“妈妈,那你和uncleRobert不结婚了吗?”

秦小雨尴尬地差不多脸都要红了,她答非所问地说:“爸爸走了,妈妈担心宝贝会伤心,所以一直在陪你呀。”

“那我能告诉你我每天都很伤心吗?”安妮狡黠地一笑。

秦小雨摸了摸安妮的头说:“小傻瓜,骗人的小傻瓜。”

其实,秦小雨的担心在这个月显得越来越深重。

关于一直没有和Robert同房的事,秦小雨也对梁晨说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她和Robert之间有芝麻大一点不愉快,她都想放大十倍百倍地告诉梁晨,像邀功一样,极力用语言这把刀,将她和Robert之间的纽带,剁了又剁,生怕断离地不够彻底。梁晨自然是开心的,越这样,他越有底气和信心,他总是在追问秦小雨月经来了没有,什么时候可以知道是否怀孕。他越是追问,秦小雨越是不安,买试纸检测的时间一拖再拖,拖的结果就是她更加确定自己怀孕了,只是差一个可以看得见的结论而已。她不知道这样拖的原因出于什么,也许在潜意识里,她想制造一个这孩子就是梁晨的假象,她需要将她和梁晨的结合日期推移到她的排卵期,这样再去检测,就不会有任何破绽……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是为了用谎言骗取梁晨的开心?可是傻瓜都知道,唯有这样的谎言最愚蠢最无耻,最像纸里包着的火,可是让她直接拿了结果对梁晨说对不起我不小心怀了Robert的孩子吗?那梁晨不得疯了?让他再连夜折腾十几小时飞过来,然后心怀怨恨地同Robert大吵一架,或大打出手一次,再逼迫秦小雨在合适的时间去做人流?不!秦小雨每次想到这里,都会止不住地用手去摸依然平坦的小腹,她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一样。

无疑她天然地,不可更改地,是爱这个不期而至的生命的,就像所有的母亲爱孩子一样,尤其对已经做过母亲的秦小雨来说,她不由自主地会去想象一个棕黄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小洋娃娃的样子,她会觉得那眼睛是海水是火焰是苍穹,是包容是毁灭也是自由。她曾经很多次想对Robert这样形容他的眼睛,但始终是压在了心底,现在,她这些形容终于被释放出来,并且不止一次地被释放出来,像夜空的烟花,每天都会在秦小雨的天空绽放,发出炫目迷幻的色彩……但是又能怎样?她能告诉Robert说有了他的孩子吗?不,不能,这样她会切断自己和梁晨的未来,会完全搅乱Robert的生活,有时候她喜欢他的那种秩序,不被人破坏和更改的,简单的生活秩序,就像这些天一样,他节奏均匀地做自己的事,上班下班,回家,锻炼,阅读……他像一个机械的时钟,有条不紊地在秦小雨身边滴答滴答地走着,带给人一种时间久远的安详。所以她不想打乱他。

可是,这再也不是以前那些小小的谎言了,她将自己压抑得很深重,她事无巨细地写了两份日记后,依然没有轻松起来,她回头看着两个版本的日记,越看越觉得是对梁晨和Robert的分别道歉,每一种道歉都情真意切,但都无济于事。是的,她觉得自己谁都对不起,所有的错误都源于自己有一个孕育生命的子宫,如果一个女人只是一个阴道多好,全部意义只在于享乐的同时又付出快乐,那此刻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梁晨又在催促自己做测试,算了算时间,也可以说的过去了。是该买试纸测试下,确定了之后,也好有个合适的解决方法。关于如何解决这件事,秦小雨的脑海里也是各种方案来回翻滚又自我否定或相互否定。比如,秦小雨都实话实说,那么梁晨必然要求人流,并且对她不再有什么信任,Robert会伤心会挫败,甚至愤怒,因为他必然会说施洗约翰在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约翰在诞生前三个月就已经神迹地认识在玛利亚腹中的耶稣,他会以一个基督徒的虔诚来告诉秦小雨,这是罪行。他会恨秦小雨,会觉得一个没有信仰的女人缺乏自然善良的母性,他很有可能弃她而去,这对所有人来说,一切将成空。

要么对Robert说实话,骗梁晨说孩子是梁晨的,那么,两个自以为是的父亲都会欣喜异常,是的,秦小雨可以在双重的关爱下生出这个孩子,然后用铁一样的事实去击垮梁晨……哦,不,怎么可以对梁晨这样,他会在那一刻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屈辱,愤恨,嫉妒足以是他拿起砍刀报复世界。秦小雨怎么可能这样对和自己朝夕相处了七年的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安妮最爱的爸爸?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残酷就是所有的灾难和屈辱都让一个人去背负……秦小雨做不到。

那么只能骗Robert说孩子是梁晨的,骗梁晨说孩子是梁晨的了……只有这样,如果孩子生下来,他们每个人等于都受了一次伤害,甚至Robert受了更长时间的折磨,他不会要求秦小雨去做人流,不仅出于教义的规定,还因为他并没有权利去决定什么,这样一来,Robert在接下来的近两年时间里,不仅自我痛苦着,而且还没有理由终止合同……这样一来,澳洲身份和Robert长久以来的痛苦就可以平复一点梁晨的愤怒,而孩子对Robert来说也是一个必然必要的补偿。这样,每个人都有的有失,每个人前行的路上都不再孤单,而秦小雨,也不用背弃一个母亲应有的仁爱……似乎是一个无奈之中最合适的决定。

其他组合方式秦小雨也在脑海里过滤了,行不通,因为最终将会绕到第一种结局里面去。

就这样吧,秦小雨每次想完这些,都要皱着眉揉一揉脑袋……太复杂了。

所以这一两周Robert对自己的冷淡,秦小雨完全可以接纳,就像一个母亲,爱屋及乌地去接纳一个孩子那样,接纳他。她也需要冷静地选择一个方式去处理这件事,尽管她看他的眼神已经暗藏深情与忧虑。

正好这天刘慧和Linda来访,秦小雨热情地邀请两人进屋,她沏了茶,拿出几样小甜点,刘慧和秦小雨用有限的英文和Linda聊着,遇到不明白或者表达不清的词句的时候,她们一边用手机翻译一边请教Linda正确的怎么说,Linda都非常有耐心地给她们一一解释……三个人连带着比划,聊得很开心,秦小雨甚至觉得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有信心和人去交流了,真是不小的惊喜。

Linda是个非常慈爱的老妇人,她问秦小雨信基督耶稣吗?秦小雨摇摇头。Linda说着就送给秦小雨一本印有一个孕妇模样的小册子……好巧。秦小雨暗自想,因此而多了一份欣喜。

Linda说:“你和刘慧都是非常漂亮的女人,也是非常漂亮的妈妈,是被主爱着的人,主总是爱着全世界各个角落里的人,主理解他们的烦恼和痛苦,也倾听他们的烦恼和痛苦,主会在每一个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手去帮助他们,给他们依靠。”

秦小雨一边翻阅这本小册子,一边被里面充满友爱的画面温暖着,耳边又是Linda尽她可能的简单的英文表达,她看着Linda,她刚好逆光而坐,阳光在她的背后形成一种说不上来的明亮的光晕,她的语气语调缓慢柔和,结合着自然地光,就那么一点点洒进了秦小雨的心田。

“主爱我们,就像爱自己的子女一样。你们都是妈妈,你们都知道这爱是怎样的,根本无法割裂,无法抑制,都是天然的,没有杂质的,永恒的。”

秦小雨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在脑海里重复着那几个词,separated,uncontrollable、natural、pure、constant……她再看Linda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下午像天赐的一般,是的,她因为腹中的生命而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她本人之外的爱。在她的各种纠结中,Linda就像天使一样飞临她的世界,让她觉得她体内母性的力量正在一点点升腾。

“你那么年轻,应该再要个孩子亲爱的,还有刘慧,你也是哦。”Linda笑意盈盈。

刘慧夸张地耸耸肩,说:“亲爱的Linda,你难道觉得我六十五岁的先生还可以有自己的孩子吗?”

Linda睁大眼睛,她的惊讶中带有一点萌态:“这是可以的宝贝儿!Rupert Murdoch在七十多岁的时候还和邓文迪生了俩个女儿呢。Rupert Murdoch出生在墨尔本,你们知道吗?”

“RupertMurdoch?”刘慧问秦小雨。

“默克多,我也是从邓文迪推测出来的。”秦小雨笑着对刘慧说,“所以你们还有机会的。”

“快算了吧,有机会的是你们。你那么年轻漂亮,Robert那么帅,能生出多少漂亮的洋娃娃啊,你还不赶紧点。”刘慧的话像晒暖了的羽毛,无比轻柔地从秦小雨心头抚过。这更坚定了她要生下来这个孩子的决心,是的,如果确定怀孕的话。

秦小雨一边和她们聊着,一边想着,待会就出去在附近的药店买个试纸,她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结果。

三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秦小雨明显觉得自己的听力有了些进步,所以对Linda表示了感谢,Linda说:“欢迎你和刘慧一起来我们的教堂,那里有更多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一起帮助你们学英文。”她又说:“如果你们需要工作,我们还可以给你们寻找合适的机会,只有融入社会,语言进步才会更快。”

刘慧和秦小雨对视了下,笑着对Linda表示了感谢,并问什么时候可以去。

Linda说:“我们每周都有两次聚会,周二和周日,周二晚上,周日白天,这本书里我放了一张我们的活动时间表,也有具体地点,到时候来就是,主永远对我们敞开他的怀抱。”

刘慧和秦小雨表示以后一定会常去。然后三个人告别。

秦小雨把那本小册子放在书桌的抽屉里,她想晚上没事好好看看,因为她感觉到了腹中的小生命似乎真的是因为爱而来的,因为上天爱人,因为她也……爱Robert?秦小雨摇摇头,不敢想下去。她拎了包,还是想先去买试纸回来测试。结果重于一切。

这是秦小雨第一次一个人来药店,她事先在网上搜索好了图片,然后一个人进去对照着图片去找,期间有药店的工作人员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她都好意地婉拒了,因为她觉得这种兴奋是要自己慢慢来体会的。是的,不要想一年以后,不要想,至少现在让她再享受一下做母亲的快乐。怀安妮的时候,也许太年轻,她一切都是听从双方父母安排的,该做什么该吃什么该穿什么,她都毫无自己的想法,可是这次不同,她要从确定孩子存在的时候就一切自己来。

药店里人不少,可是谁也不知道秦小雨怀揣了一个什么样的秘密,Robert更不知道了,唉,该怎么对Robert说呢?说了之后他会更冷淡吗?自己会不会因此有受委屈的感觉?可是自己难道不应该承受一些委屈吗?如果按计划行事,谁不受委屈呢?相比之下,还是自己痛苦最轻……秦小雨摇了摇头,都说了不想那么多了,怎么还想?!

没找到印象中的试纸,但她顺利地买到了验孕棒,然后一路几乎小跑着回家。

到了家扔了包,找了个纸杯就直奔卫生间。

她打开包装,然后拿起纸杯半屈膝在马桶上,接了些尿液,然后将验孕棒的一头放进去,就那样眼睛盯着中部看……一条红杠,很快很清晰地出现,然后另一条慢慢慢慢地加重颜色……虽然还是略浅与第一条红杠,但俨然两条清晰不可置疑的红杠标注在那里,再确认下结果——pregnant。

嗯,是这个结果。

是Robert没有带套误入的结果,虽然他最后戴了,但是先前已经有调皮的精子流入了。

秦小雨知道结果是这样,但还是有点小兴奋,她用手机拍了照,然后清理好一切,将这枚验孕棒放进透明的密封袋里,想了想,她把它夹在了写Robert的那本日记里,并郑重地写了一行字,然后又画上了一个小笑脸。想了想,她又翻过去,在另一面写了一句话,画了一个哭脸和两滴眼泪。

做完这些,她到了书房,打开手机微信,将那个验孕棒的照片给梁晨发了过去。

然后她尴尬地用手指按着输入键,却想不出来任何一句话去解释这张图片。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三十七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