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上海男人的换妻游戏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5035℃ 0评论

和往常一样经过了和老婆一起梳妆打扮一番后,我们来到了相约的地点——钱柜旗舰店。和往常一样,我以为这是一个很平常的聚会,当我和老婆如约赶到包厢内的时候,我仍然认为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聚会。名F若干,小S若干,大家在包厢内喝酒唱歌玩筛子,唯一的不同是,这一次TF的数量和小S是相等的,大家都是情侣或者夫妻档。
  
  由于是初来乍到,狮子带着我和女友,把大家都一一介绍给我,在场的男性都是TF,而女人却不尽然。事后想想这时候已经有点不对劲的感觉了,因为当时水水正和一位男F(这位男F一会儿介绍)玩筛子,互相调侃,分外亲热,但当时看到并没有觉得异样。
  
  跟水水打得火热的男子张的瘦瘦高高,还是很帅的,隐私所限,我依然不能告知大家他的ID,这里称呼他为内维尔。当时他还没有结婚,现在他已经结婚并育有一子了。内维尔看上去很老实,但却是KDS换妻群的创始人,他平时看似不苟言笑,但其实心思活跃、歪点子却很多,后来我们的交换游戏大多都是他来制定规则的。而群里的女人们,全都跟他有过鱼水之欢。

内维尔的老婆叫猫猫,是一个很丰满的女人,也就是TF所说得很凶的女人,她很热情的跟我们打了招呼,然后拉着我女友一起去点歌了。因为5月份了,天气有点热,猫猫穿得略有暴露,却又在我们面前大大咧咧不注意,我老婆面带不悦的看了我一眼。
  
  后来陆陆续续有TF进了包厢,有两位我之前还打过交道,其中一位我在他那里买过PSP(这里称为小罗)。
  
  人差不多来起了之后(一共是12人或者14人,具体忘记了),大家也唱的没性质了。于是开始玩筛子,刚开始玩的是正规路子的,7、8、9。。。。几轮下来,大家都喝的有点HIGH了,动作也开始大了,情侣间互相打情骂俏的,我甚至惊讶的看到了一位男F(琼斯)说俏皮话之余捏了一把猫猫的胸,这场聚会至此开始有点透露这个群本来的面目了。
我曾经想过无数次,那天如果我和我老婆没有答应狮子跟大家一起去内维尔家会怎样。也许我和我老婆现在也不会分手,我们应该快注册结婚了,但是时间是怎样也不会倒流,一切的忏悔只能留给自己。
  
  那一天,大家开始有点路子不对之后,内维尔说,差不多了,一起去他家吃个夜宵玩一下。小罗因为第二天有事情,所以先走了。内维尔看看我们,又看看狮子。狮子坐到我和女友边上,跟我们说了这样的话。
  
  狮子说话一直不紧不慢,并且听上去很正经,哪怕是在开玩笑,他说,你们一起去玩吗?刚刚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有数吗?
  我女友(以下称娇娇)说,有萨数啊?
  狮子扶了扶眼镜对我们说,就是大家一家亲,不分你我他,懂伐啦。
  这时候猫猫来了,搂住狮子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手搭在狮子大腿上,水水在后面看着我们笑着说,懂了伐?
  
  我和娇娇愣住了。

这时候一个男F(范配希)大叫一声,懂伐拉,懂的入呀。不懂结束。。。
  
  我看了看娇娇,我承认我当时有点动摇了,我沉醉于几个女人的争奇斗艳之中,但是我觉得我过不了娇娇这道坎。但是,当我看到娇娇的眼神的时候,我居然发现娇娇的眼中透露出的是一种犹豫。。。
  
  我先开口了,“要么,去玩玩看看好伐啦?”
  水水接过话茬,“看看不行的,玩就要玩得起哦!”
  娇娇马上回答道,“玩就玩!”
  
  于是,我们就和大家一起去了内维尔的家。。。这一夜,我真正踏入了KDS换妻群,并且再也无法回头。
内维尔的家不小,但是人多了也不算大,因为是夏天,大家就围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喝着冰啤酒做游戏。
  这一天的游戏较之后来的比较算是比较常规的,但是我和娇娇第一次玩,还是觉得很夸张的。
  
  具体描述我不多做,我不想让这个帖子太色情化,也希望管理员不要删贴,我只是写我的心路历程,给众位TF参考,个中滋味自己品尝。
  
  游戏很简单,就是皇帝的游戏。大家自己先把惩罚方式写下来,每个人写10个,写在小纸条上,要罚的时候直接抽就可以了。具体惩罚,除了我和娇娇写的,其他的都很H,可以说是什么都包含了。具体什么游戏大家自己想象,如果实在想知道具体项目的,可以PM我私下交流。或者可以等一下,我在今后的更新中会有专门的章节讲解。
  
  几圈玩下来,大家基本都衣衫不整,甚至一丝不挂了。然后就开始简单的抽拍认亲,男的和女的各发相对的拍,抽到和对方相符合的就进行组合。
  
  具体的我不说了,我觉得有点不高兴的是,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所以内维尔要我们当众亲热下,我和娇娇借着酒兴就做了。
  
  当晚,娇娇抽到的老公是路飞,而我抽到的居然是水水。具体不描述了。
  
  我们完事之后就回家了,第二天醒来,我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说不上是罪恶感还是刺激,也很怕面对娇娇,娇娇看上去也有这样的感觉。总之非常尴尬。
在那一夜交换之后,我和娇娇的生活状态完全变了。
  
  第二天吃完晚饭,我和娇娇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娇娇胡乱的换着频道,两个人却沉默无语。我不知道心里压抑着的是羞愧还是兴奋,但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开口了,我问娇娇,你感觉如何?
  娇娇面露红绯,羞而不语。我轻轻的推了她一下。
  娇娇说,别问了好吗?
  我说,是不是你生气了,你不喜欢我们以后就再也不去了,好吗?
  娇娇这时候却出乎我意料的嫣然一笑,不怀好意的说,那你感觉如何啦?
  凭我对娇娇的了解,我明白了,她和我一样,非但没有讨厌这样的聚会,还有点喜欢。
  
  这天晚上,我和娇娇的X生活非常的和谐,我们的确找回了失落已久的感觉。
  
  我们坐在床头,伴着月光,聊了很久。我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我听到她在别的男人胯下肆意呻吟的时候,我却越发不能自持。娇娇说,她也一样。
  
  我们不知道聊了多久,相拥而眠。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这场游戏到此为止,就这样停在这一个美好的瞬间里。然而,人的好奇和欲望往往和理智相违背。
  
  很快,我们就参与了第二次群活动,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是第一次正式入群的活动。这也代表我们已经开始越陷越深,彻底不能回头了。
这一次的活动,是狮子组织的,算上我和娇娇一共来了5对TF。这次的约会地点很奇特,是在酒吧,具体哪个酒吧我也不多透露了。
  这次的游戏比第一次的更超越我原来的想象。简单说来,这次的游戏就是让老婆去勾引男人。没有输赢成败,大家只是把自己的女友或者老婆打扮得漂漂亮亮,甚至风骚火辣,然后在一旁静静的观看自己的女人和一个或者几个陌生的男人缠绵悱恻。

次序先后是按筛子决定的。
  具体的顺序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一个是男F佳能的老婆小蕾。大家怀着期待的心情看着小蕾离开卡座,然后在散座上静静的玩弄着手中的酒杯。小蕾穿着迷你裙,错落的灯光下,小蕾的一双纤纤长腿与网格丝袜混合着酒精撩拨着所有男人的情绪。
  很快就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潮男”上前搭讪了,这男人略胖,或者说壮实,整体造型有点张震岳的感觉。在嘈杂的环境中,我只能看到他们不时的互相咬耳朵,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在谈笑间,张震岳搂住小蕾的腰,小蕾也顺势在男人脸颊上身轻一吻。

我明白,一场更荒诞的游戏开始了。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小蕾瘦小的身体牢牢的贴在了那男人的身上,两个人的手还都不老实。
  也许是酒精的关系,我开始有反应了,这时候我偷瞄了一眼佳能,发现他也在吞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
  水水和路飞抱在一起,而路飞的老婆却和范配希在打情骂俏。娇娇有点放不开,和狮子在聊些正经的话题。
  这一切,让我觉得好不真实,却实实在在的上演着。
  小蕾和那男人缠绵了一会儿之后,离开了所在的位置。
  而更荒唐的一幕也正将上演。

狮子看到他们离开,说,走。
  我们一大帮人就一路跟了上去,最终来到了厕所。这家酒吧的厕所很有意思,男女在一块儿,并且隔间很大,我们很幸运的在小蕾和张震岳进了其中一间之后,马上都挤进了隔壁那间。整个厕所就隔间被我们9个人所撑满。汗水,酒精,厕所的薰香,男女身上的香水,各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大家肉贴着肉,心里也有很多奇怪的滋味。

  我紧紧挨着娇娇和路飞的老婆小琴,我感受到了背后路飞老婆柔软的胸脯在我身上磨蹭。也眼看着娇娇双手环抱着狮子。大家互相用肢体交流,却不发一语。
  很快隔壁传来了男人厚重的喘息声,大家都明白,TF们想必也明白,小蕾开始给那男人北京了。听到这声音,大家都微微一笑。
  我分明看着佳能的复杂的表情,却不能自持的把水水的手压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稍顷,就传来了小蕾的呻吟声,音乐,香水,酒精,他人的妻子。。。我再次感觉有太多的东西交融在一起。这时候在厕所内的所有人也开始无法自持了。

不是很久,小蕾就从厕所出来了,第一轮游戏就如此宣告结束。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个上海男人的换妻游戏

喜欢 (15)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