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少妇真实的换妻游戏经历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4901℃ 0评论

文章概要:朱琳娜醒来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因为俯在她身上的竟然是袁方的丈夫司马,她大叫一声,腾地坐了起来。“别动,”司马伸手把她按倒,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要叫了,他在我的帐篷里,和袁方在一起呢。”

  可现在,朱琳娜感觉那么别扭,身子有点发冷,下意识地向外挣了一下。程诚感觉到了朱琳娜的不自在,于是一用力,把她抱得更紧,他一边和她温存,一边露骨地描述那天换妻的体验,并一再追问她和别的男人做爱时是什么感觉,朱琳娜只觉得一阵恶心,她拼命地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

  过了没多久,程诚在网上又联系上同城换妻俱乐部。但这次朱琳娜坚决反对。她认为自己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

  程诚对妻子的不合作态度非常恼火,可是,换妻心切的程诚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停地做她的思想工作。第二天早晨,她几乎是被程诚强行拽上了轿车。

  他们聚会的地点安排在了远郊的一处田园宾馆,一共有5对夫妻。陌生的他们在网上联系好,互相传送照片、简历,感觉还比较满意,便共同商量约会地点,互相交换伴侣,费用AA制。

  4月的山野到处充满了生机,白天他们上山踏青,晚上举办热闹的篝火晚会,一天的活动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晚会结束后,让女人们先回自己预先定好的房间,男人们把自己的房卡统统放在一个空箱子里,然后轮流抽取,抽到自己房卡的放回去再重新抽。

  抽到朱琳娜的是一名医生,他那儒雅的气质,幽默洒脱的性格,很让她欣赏,说实话这个男人真的挺有魅力的,如果不是这么个尴尬的环境下,朱琳娜想自己还真有可能对他产生好感。

  可是,这个表面看来很斯文的医生,却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也许知道妻子在别人身下的男人都会有一种变态的报复反应吧,他狼一样撕扯着朱琳娜,把娇小的朱琳娜当成了性奴,疯狂的蹂躏让朱琳娜不寒而栗。

  朱琳娜死死地咬着嘴唇,一丝丝咸腥的东西不停地流进喉咙。她一边热切地回应着,一边泪流满面,想着正在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的程诚,她的心里充满了以牙还牙的快感。

  荒唐的游戏终结了爱情

  2006年4月底,尝到甜头的程诚又联系上了他的同事。当他们约定好时间、地点后,朱琳娜却死活不愿意合作了。

  眼看计划就要落空,程诚恼羞成怒,他用恶毒的语言讥讽朱琳娜:“又不是没让别的男人上过,一个和一百个有不同吗?装什么清纯!”

  朱琳娜大骂他是畜生,程诚却鄙夷道:“你有资格骂我吗?你没做过畜生吗?”朱琳娜被丈夫羞辱得恨不得想杀死自己,她揪住程诚,怒目而视,气得说不出话来。程诚不屑地甩开她,扔下一句“大不了找个女人代替你”,然后夺门而去。

  朱琳娜心如死灰。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本来还心存侥幸地以为这荒唐的游戏也许能够唤回丈夫不安分的心,拯救他们开始倾斜的婚姻大厦,但她发现自己留住的不过是丈夫形式上的躯壳。

  他的激情和浪漫以一种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全都挥洒在别的女人身上,而她的身心上不仅在一次次迷失中刻下了耻辱的烙印,还成了丈夫继续放纵情欲的口实,固守这样的婚姻已经毫无意义。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亲人,荒唐的游戏让她觉得活着已经是奇耻大辱。

  朱琳娜沐浴更衣,仔细地为自己化妆。好久没这么精神过了,朱琳娜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她找出了家里所有的安眠药,这是她为这段时间经常失眠而准备的,她把所有的药片都集中起来,已经有一小把了,她满满地塞进嘴里。然后,她用水果刀狠狠地朝着自己的手腕切了下去。

  “一切都过去了。”朱琳娜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程诚回到家时,朱琳娜已经奄奄一息,程诚一下子瘫软在地。

  他本来气哼哼地回家是要向朱琳娜发泄的,因为他带过去的情人去寻欢时被人识破了。换妻俱乐部有个规矩,那就是必须是真正的夫妻,因为这荒唐的游戏要的就是变态的刺激。

  程诚怎么也没想到朱琳娜的反应会是这么强烈,他哭着抱起鲜血淋漓的妻子飞奔下楼,乱了分寸的他竟然想不起打急救电话,路上有热心的司机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朱琳娜恢复意识后,看到了跪在床边的程诚,一下子歇斯底里起来,医生不得不请他出去。

  程诚为了稳定朱琳娜情绪,遵从了医生的建议,尽量少和妻子接触,但他每天为妻子买花、做饭,托护士送进去,他默默地在门外守着,等着朱琳娜身体复原后安静下来。

  这一天他倒是真的等到了,同时也等来了朱琳娜的离婚协议书。朱琳娜说他的荒唐带给她的是永久的伤痛,她一生都不会原谅他。

  程诚怎么也不明白,换妻游戏是交换伴侣,是平等的,怎么就伤害了她呢?

  是什么,让这对神仙眷侣的婚姻堡垒最终分崩离析?是对激情的渴望,还是生命本身的律动?

  作为自然人,我们可以尊重生命的本能;然而,作为社会属性的人,有一种秩序,却必须遵守:要么负起责任;要么付出代价。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疯狂少妇真实的换妻游戏经历

喜欢 (5)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