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心策划的换妻故事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4518℃ 0评论

“老公,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天天在一起呀?”在宾馆商务套房舒适的大床上,婷迷离着眼,腻在我的怀里,嫩笋般的手指在我胸前划着一个个圆圈。“你真想天天和我在一起?”“讨厌,你要是不要我,我就杀了你。”说完,婷用食指在我的颈上轻轻地划了一下,我心里一惊,我知道她真能说到做到,“哪敢啊?”我赶忙陪着笑脸,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堵住了她的嘴,婷呢喃着,雪白的双臂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在省城一家公司任分管销售的副总,婷刚来销售部时只是一个普通的业务员,虽然婷生得美貌,但我也装作毫不在意。一天晚上,我宴请公司的一个大客户,婷也在场坐陪,这个客户那天多喝了几杯,看到美貌的婷,酒壮色胆,言语中轻薄了几句,结果被婷泼了一个满脸花,害得我给那个胖子赔了一晚上的不是。谁成想那个胖子也犯贱,第二天酒醒后,竟把订单加了一倍,还连夸婷刚烈。从此,婷刚烈的名声就传开了,销售量也直线上升,但婷还是那样不卑不亢,令我不觉心生敬意。年底公司效益好,每个人都发了一个大红包,在公司销售部年终庆功宴上,我和婷成了众矢之的。喝到最后,不知不觉,只剩下了我和婷两个人,婷望着我,竟开始流泪了,而且哭声越来越大,我忙关严了包房门,轻声劝慰。婷一边哭,一边和我诉说着心中的委屈,婷的丈夫浩是一个电气工程师,学理工的他却是个古典文学迷,整天陷在那个才子佳人的风花雪月故事里,没事就吟诗作赋,和婷却无话可说。婷本来是做内勤的,一赌气转行做了销售,销售出差多,应酬多,在外忙得精疲力尽,回到家,浩却总是恶语相加,说什么女人干销售不让别人占便宜能干好吗?时间一长,婷也懒得分辩,夫妻各行其事,已几成路人。我安慰着婷,也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的妻洁是个学中文的中学语文老师,每天不是批改作业,就是写诗填词,初时我还不时地附和几句,可日子久了,在外面装了满脑袋黄色笑话的我能说出什么高雅文辞,让洁抢白几次,慢慢我也没有了附庸风雅的兴致,每日在外歌舞升平,昏天黑地,与洁也渐渐地同床异梦。我和婷一边喝酒、一边瞎聊,最后都醉了。当晚我们都没有回家—— 年后一上班,我就提升婷为大区销售经理,此后我俩就借着检查各地销售工作的机会,经常结伴同行,双宿双飞。婷白天是个刚烈的女子,晚上却是个十足的荡妇,让我神魂颠倒,日久情更烈,我们越发感觉彼此再也分不开了。我调笑婷,“谁能想到这个刚烈的女子竟是个潘金莲?”婷立刻给了我一拳,“你要不是西门庆,我怎么能成潘金莲?”婷柔情地说:“其实我早就喜欢上你了,你长得帅,又年轻有为、善解人意,还不象那些人整天色迷迷的?”我暗自得意,看来装得还行。
回到省城,我当即宴请我的发小——亮,亮也是我的死党军师。此君,从事着高尚的职业,却一肚子坏水,没少帮我出坏主意。我那点儿破事,亮一清二楚。酒过三巡以后,亮沉思片刻,即对我面授机宜,我听后只觉茅塞顿开,赞叹不已:高,实在是高。我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回到家,是一套高级时装和一双精制的皮鞋,洁见了欢喜不已。
晚上,我们夫妻请婷和浩吃饭,名义就是感谢婷对我工作的支持,感谢浩对婷的支持。浪漫的烛光晚餐使气氛显得异常温馨,看时机差不多,我主动提议在宽敞的包房中跳起了慢舞,我搂着婷转到一边,偷眼望去,洁与浩相谈甚欢。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借故出差,临行前,悄悄地把卫生间的灯泡换上了坏的,果不其然,我还在去机场的路上,洁就打电话来了,洁向来对家里电器问题是一愁莫展,我想了一会儿说,要不就让浩来修吧,他是电气工程师,我给婷打一电话。婷接了我的电话,自然就把浩派去了,浩和洁见面的情况如何我不知道,不过据说是修了多半个上午才走。
过了些天,又逢我出差,洁用手机打来电话,说家里电话座机坏了(我剪断了接头的铜线),我自然还是让她请浩来修,这次是洁自己给浩打的电话。
以后又发生了多起类似的事件,终于有那么一晚,眼线报告,浩请洁出去吃饭。
又过了一段,眼线再次报告,拿到了浩和洁非常亲密的照片——
看到照片,我心里酸溜溜地不是滋味,婷在旁掐了我一把,“怎么后悔了”我心里一股邪火上涌,恶狠狠地把婷压在了身下——
摊牌的日子到了,我在大家初次吃饭的酒店安排了四人会面,酒酣耳热之际,我拿出了照片,浩与洁满面羞愧,我故作大度地宽恕了他们,并祝他们幸福,与婷扬长而去。
没过几日,浩和洁就搬到了一起——
半年后,我和婷也去登了记。据说浩和洁情趣相投,过得好象挺开心。
一场阴谋了结了一段婚外情,似乎结局皆大欢喜,可我总觉得自己很卑鄙。我的狗头军师开导我:不要考虑过程如何,结果才是最重要滴。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个精心策划的换妻故事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