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九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875℃ 0评论

第二十九章
第二天早上秦小雨比平时都起得早,她在房间里犹豫了很久,想先做好早餐,又怕碰见Robert,不过总不能让人家给他们一家三口做饭吧,那样就太不像话了,想了想,还是壮了壮胆下楼了。看Robert怎么说吧。怎么说就怎么应对。
Robert果然已经在厨房,他在煎蛋,看到秦小雨下来了,笑容微风一样略过,极难察觉。
他问:“睡得还好?”
“一般吧,跟孩子睡不大习惯,她在床上总是横七竖八的。”
“他呢?”
“不知道……应该还没起床,要不我去叫他。”
“别,让他多睡会吧。”
“也好。”
秦小雨走了过来,帮着Robert切好培根和西红柿,又洗干净了生菜。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Robert终于在沉默了一会后问秦小雨。
“说什么?”装傻是不对的,秦小雨知道,可是不装怎么办,总得弄清楚Robert到底知道多少吧。
“你觉得呢?”Robert偏了头看秦小雨。
“昨晚吗?”
“嗯。”
“没什么啊。”
“没什么?”
“嗯。”
“你确定?”
“你要问什么就直接说嘛!”秦小雨继续装糊涂。
“那你跟我来。”说着,Robert在围裙上擦干净双手,一手拉了秦小雨,就进了一楼的浴室,并嘭的一声关了门,“你们,你和他,昨天是不是在书房做什么了?是不是?回答我!你答应给我的承诺呢?”
“什么做什么?”
“不要当我傻瓜好不好?我都听见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想来着,你听到的声音可能是他和我拉拉扯扯的声音,他想那个,我说我来月经了,他不信,就拉拉扯扯的……后来,后来我说那我给你口吧……你知道,我没法完全拒绝他的,我跟他结婚那么多年,我很难因为你而完全拒绝他……所以,我用口了。如果你觉得这也算,那就是吧,算我不守信用,要怎么办你就说吧……”秦小雨半真半假地说着,眼神里竟然有真的无辜在里面。要是Robert肯相信她,也许她会说她那个时候是真的不愿意,因为不愿意而干涩,甚至可以讲出她对梁晨瞬间的排斥和厌恶,嗯,就是他用唾液润滑的时候……她会告诉他,最后能完成还得益于她脑子里一直想的是他!可是Robert会信吗?不,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相信的,他们一定都会这么问:既然不想为什么还要做?为什么不拒绝?
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任何事都有明显的是与非的,很多事,都是在模棱两可中稀里糊涂地就做了。
所以,秦小雨必须这样半真半假地说。在她想来,口爱并不算真正的进入,可能Robert的心理对口爱有一个可接受的缓冲。但如果他介意,就真的没办法了。百分之百的谎言太轻浮,百分之五十的谎言,还是有些根基的。
“所以前后去洗澡?会不会有点奇怪?”
“不奇怪啊……嗯……他弄脏了我的头发……”秦小雨觉得谎言编的越来越使自己难堪。
“fuck me…”Robert用右手食指挑起秦小雨的脸,嫌恶却又仔细地看了看她,“是这里?这里?这里?”他左手手指在秦小雨的脸上毫无规则地游走着。
“别这样……只是口而已……而且为了你,我还骗了他,说我来月经了……”秦小雨的确感到了过意不去,无论是对谁,她现在都是个十足的骗子。
“好吧,我得知道当时的详细情形,才能确定我是否在意,现在出去叫他们起来吃饭,晚上我希望你用实际行动来解释。”Robert严肃地盯着秦小雨。
“好吧,虽然不懂你意思……但你眼神好凶。”秦小雨撅着嘴,做委屈状。
“你会明白的……只要你解释合理,我想我会原谅你的。”Robert咬了咬下嘴唇,开了门,说,“去叫他们吧。”
四个人的早餐看似简单,却比往常温馨许多,安妮叽叽喳喳地像个小鸟,不停地盘旋或停落或跳跃在秦小雨和梁晨这两棵树的枝头上,基本上没Robert什么事。吃完饭还非要爸爸妈妈一起送她上学,于是梁晨和秦小雨各自牵了安妮一个手,去家附近的车站等校车。Robert将杯盘什么的放进了洗碗机,隔着窗户看着三个人高高低低的影子,觉得很像中国房产广告的宣传画,一片和煦的日光下,欣长秀美的妈妈和微微发福的爸爸领着一个笑容灿烂的女儿,背后是隐在虚幻的绿色或林荫大道后的漂亮房子,整个画面朦胧,幸福感迷蒙在空气的每一个粒子中,像梦境就要落进现实一样……然而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Robert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细节会在不远处发生,那就是安妮上车前秦小雨和梁晨一定蹲下身子,扬起脸,迎接安妮一左一右的亲吻……
想到这里,Robert突然一种隐隐的心酸。
他在餐厅和客厅里来回踱着步子,再仰头看天花板的时候,突然有一种空旷感。
等秦小雨和梁晨回来后,Robert收回遥远的目光,平静地看着梁晨,问:“今天你们什么安排?”
“没什么安排,刚来那天都远远看过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了,估计悉尼也就没什么可转的了吧?”梁晨说。
“那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地标建筑,我倒建议你们去去蓝山,很不错的,我带小雨去过一次,自然景色不错。”
“那要不咱们今天去蓝山吧。”秦小雨突然觉得出去玩不错,省的两个人在家无事生非,尤其梁晨要再做什么,她是毫无办法的,安妮要在下午三点多以后才到家……漫长的一天,可以发生太多的事。
“去的话简单,我开车带你们到中央火车站,然后你们坐火车去蓝山可以玩一天,不用着急回来,安妮我会照顾好……好不容易来一次,只是可惜我没办法带你们去。”
“不用不用,呆在家里就好。”梁晨说,他其实还是愿意多些时间和秦小雨独处的。
秦小雨听了梁晨的回答后就开始着急,她有些求救似的看了一眼Robert,完了又赶紧说:“蓝山不错的,我挺喜欢那里空旷又辽阔的感觉,山不大,起伏平缓,挺好的,咱们也去吧,上次时间紧,都没怎么转,这下刚好,可以和你坐坐悉尼的火车和公交车了。如果周末再去墨尔本,你就真的没时间去转了,到时候回去人家问你关于悉尼的事,你一问三不知,多丢人。”
“那也行。”总归是和秦小雨在一起的,去就去吧,梁晨想。
“那我们赶紧收拾下走,山里凉,你们都多带件衣服……我们住的这个区有一点糟糕的就是没有火车,幸好我去city,刚好载你们过去,有点绕路,但火车是直达,不至于迷路,倒太多车次的话怕你们弄不明白。”Robert拿起外套,说,“我在车里等你们。”
三个人一起出了门,Robert选择M2公路,一路疾驰,路上很少说话。进了city,Robert指着前方的一个有着时钟的高塔型建筑说:“那就是中央火车站,1906年通车的,已经一百多年历史了。不过历史在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来说,大概没那么深刻,也没有那么多磨难,不像中国。”
“太苦难的历史,不要也罢。”秦小雨说。
“不过,这个火车站倒是有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点痕迹的,1916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澳大利亚军队在这里发生过暴动,人称Battle of Central,造成一人死多人伤,该事件在1号月台入口处的大理石柱上留下了一个子弹痕,这是悉尼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关的唯一的一个痕迹。”
“哦……”
“一会你们下车可以去看看。”
“好的,谢谢。”梁晨说。
“给,这是你们的路线图,我简单写了哪里上车,哪里下车,你们可以在电子显示屏上看到该在哪个站台上车,不懂的话,拿着纸条随便问一个工作人员都可以。”Robert递给秦小雨一张纸条。
“还有,买票到Katoomba,直达的就好,直接买往返的。下车后,搭乘BUS686就可以,可以依次游览各个景点,那个好像是按次收费,到时候上车买票就行。”Robert继续叮嘱。
“谢谢你。”秦小雨收起纸条,不免为Robert的细心所感动,而且他表现的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Robert载他们到距离火车站最近的地方下车。互相道了再见后,梁晨牵起秦小雨的手,仰望一下天空,深深呼吸一口气,说:“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和你一起站在悉尼的街头……天气真好,都忘记多久没见过这么蓝的天,这么白的云了。”
“小时候不经常见吗?”秦小雨笑笑,其实梁晨的感慨她同样是有的。大学毕业后按部就班地工作,努力地养孩子还房贷,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国一趟,站在资本主义的天空下呢,可是一眨眼,他们都在这里了,奢侈地呼吸着洁净的空气,吃着放心的食物,他们的孩子也已经在资本主义国家上学了,还免费。
“人生真奇妙啊,你说我们一个小念头,居然最后实现了,再要不了太久,你们就是澳洲人了,绿色的护照本上左边一个袋鼠右边一个鸸鹋,可以免签去很多国家旅游呢,唉,在中国,就是缺少自由。”梁晨感慨。
“也没见谁拴着你不让你动啊,你这不也到悉尼了吗?”秦小雨和梁晨走近火车站大厅,一边四处张望找售票处,一边闲聊。
最后找到一处电子售票处,顺利买到两张centralstation 到katoomba的火车票。
这也是秦小雨第一次坐火车去蓝山,上次Robert带她来是开车的,到了一个地点,他停了车,拉她走穿过密林深处,到了一个平阔的高处,两个人只是那样拥抱着,感受风从四面八方吹来。他们路过一处景点的时候,看到有把椅子,面对着辽阔的山谷,Robert还逗趣地说,要是日落了,在那里野战一番才够情趣,不过他们得赶在安妮放学前后回家,所以并没有逗留,也算留下了一个遗憾。
梁晨拉着秦小雨的手,上了火车,两个人并排坐下,梁晨说:“来,靠着我。”秦小雨犹豫了下,慢慢靠上去,心里突然想:要是有一天和Robert也这样手牵手坐火车,坐公交,在车上依偎着他,时而假寐,时而指着远处的风景一起感叹,时而彼此凝望,时而旁若无人地亲吻……或者在流动的风景里,讲述彼此的童年也好……或者登上山巅,在最高处诉说誓言,在溪流与峡谷的地方执手无言,在密林的曲径处忘情深吻,只需要保留对方的呼吸声就可以……那样多好,像两个懵懂的少年,欢快地走在未知的路上……可是无疑即使下次来,他仍旧是会开车的。
两个多小时过去,火车到站了,梁晨依依不舍地收起一路拍照不停的手机,和秦小雨下车到了蓝山脚下的小镇Katoomba。
“哎对了,小雨,我这次来,好几个同事让我给他带ihone 5s呢,我也准备换一个,一直都没跟上时代,iPhone4的时候就没跟上用,我这部手机像素很差劲。”
“那得好几千呢,你来回这一趟就花了不少呢吧?”秦小雨有些担忧,以前是他们两个人挣工资养孩子供房,现在只有梁晨一个人了,虽说自己到现在也还没花多少钱,但两年以后要给Robert三万澳元呢,折合人民币差不多20万了……
“没事,我算过了,我带五部手机回去,每部退税加上一点辛苦费,也多半个手机出来了,还有啊,好多人让我买些保健品回去,这里面也能赚些,基本就能白落一个手机。”梁晨洋洋得意地说着。
“给同事带怎么好要钱啊?让人知道了多难为情。”秦小雨皱眉。
“没事,他们且感激着呢,手机国内价格贵,保健品他们哪儿买信得过的去,网上真真假假的谁能分辨清楚,我不也得费时费力去买吗?又不是给一两个人带,好多人呢。”梁晨解释。
“好吧。”虽然听着也很有道理,秦小雨心里还是略略不舒服了点,她不大喜欢一个男人这样为微利而计较的样子。
一路说着,就到了附近的车站,上了bus686,每人才2.2澳元就可以玩一个景点。他们就先后去了Echo point、The three sister、Scenic World三个景点。梁晨说Echo point远看有点Uluru的感觉,只不过一个是绿荫覆盖的山顶,一个是囫囵的一个红石头。Uluru他们都没去过,但之前梁晨对澳大利亚做过的功课不少。
秦小雨看着The three sister的时候,心里竟然将那三座峰想象成了她和Robert以及梁晨……大自然总是那么博大,可以容纳得了万事万物万型,多么不可思议的事物都可以自然和谐地相处,就如梁晨Robert和她,他们从最开始简单的合约关系,到现在这种靠谎言架构起来的和谐……不过这三座峰已经屹立千年,姿态隽永,他们呢?他们之间的一切会不会在未来的某日,呼啦一下,全部倒下?
想想都是伤感。
“你和Robert来过这里吗?”梁晨和秦小雨并排站着看三姐妹峰,两个人的思想却分岔很远。
“没,我想可能是在对面那个山头,那边景色也不错,而且还没人,这边是比较成熟的旅游线路,所以会遇到一些人,但比中国的景点人少太多了吧?”
“那是少太多了,你说你们去的地方没人?”
“对啊,来回两三个小时,可能就遇见两三个人吧。”
“那么幽静的地方……你们有没有那什么?”梁晨笑容略显猥琐。
“你都想的什么啊?怎么可能!”
“那可说不定……”
“没有就没有,不信算了,我们下去吧。”秦小雨觉得梁晨的思想从来到现在,一直都没离开过性和猜测,虽说可以理解,但这样明显的打探还是让秦小雨觉得不自在。
“好吧好吧,没有就没有,生什么气?”梁晨拍了拍秦小雨的背,但这并没能使刚才生发的伤感和愠怒轻易挥散。
幸好在Scenic World的行走安慰了秦小雨。她们依次去了Scenic skyway,Scenic railway、Scenic walkway、Scenic Cableway。坐了底部透明的缆车,领略了全球最斜的铁轨,又了解了下很久以前人们在这里掘矿的历史……然后结束一天的行程。
等他们到了central station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两个人正发愁怎么回家呢,Robert打电话来说可以坐bus到家最近的那个站,他会在那里接他们。
Robert说:“因为要给安妮准备晚饭,所以不能留在city等你们,bus选M61就可以。”
“谢谢你。”秦小雨真心感激着Robert,他一向总是把安妮放在第一位。
“他人还不错。”听了秦小雨的转述,梁晨也感叹,“看来当初真没选错人。”
“嗯,他对孩子很耐心,你看到了孩子房间那些家具,都是他重新置备的。”
“哦……也没听你提起过……不会是想早点和你同房,故意讨好孩子的吧?”梁晨嘿嘿一笑。
“谁都像你?”秦小雨一阵尴尬,她都忘记了当时正是这个原因,她才一直没提Robert给孩子买家具的事。
“男人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傻瓜。”梁晨说着搂了一下秦小雨。
两人到家后,Robert从冰箱里拿出两盒pizza,在烤箱里烤熟,又每人热了杯牛奶,说:“你们简单吃下吧。”
他自己煮了杯咖啡也跟着坐下,问梁晨接下来的打算,梁晨说想买iPhone5s,还需要买些保健品什么的。Robert说:“那你叫上Jessica,她有车,一两天就能买全。不过澳洲药店很多,你要选择便宜的去,每个超市也都有保健品卖,只是价格贵些,只有一两家药店便宜,我给你下这两个药店的名称,到时候让Jessica带你们去就好。”
“定价差异大吗?”秦小雨好奇地问,来这么久自己还没去过药店呢。
“大,有时候超市和药店就相邻着,但是价格差异还是很大。”Robert答。
“那他们傻啊,那还会有谁去买贵的?他们不懂竞争法则?”梁晨也觉得有趣。
“不知道,反正到处都会有人买。”Robert耸耸肩。
吃完晚饭,秦小雨要刷盘子,Robert说:“你们先去冲个澡吧,跑了一天了。”他特意又加重了声音,说了句,“小雨你的换洗衣服都在楼上,你就用楼上的浴室吧,我暂时不上去。”
秦小雨说好,然后切了些水果就上楼了。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九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