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六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535℃ 0评论

第二十六章
不知道是心里因素还是什么原因,这五六天来,秦小雨果然觉得去掉环以后腰没那么疼了,身体里没有异物感的确轻松,也觉得自己一下子囫囵了,不受约束了,非常细微的自由感使她有隐约的欣喜,即使Robert又恢复了淡然的样子也不打紧。还有,梁晨再有两周就要来了,她觉得更多的事情需要细致考虑和处理,安妮天真的兴奋显然感染不了她太多,因为问题明显多于解决办法。而且才分开三个月就要见面,也不考虑经济压力,梁晨的举动有些不成熟,可是秦小雨能说你别来吗?何况安妮那么期待。
安妮甚至对秦小雨说等爸爸来了,就三个人一起睡自己的床,秦小雨说床太小睡不下三个人,安妮看了看屋子,说妈妈那我可以睡窗台上……安妮还说要给爸爸吃最好吃的冰淇淋,吃最大的pizza,带爸爸去看野生考拉和袋鼠,还要去动物园看塔斯马尼亚恶魔,dingo和小企鹅,带爸爸去她的学校一起去踢球,带爸爸去海边游泳,还要带爸爸去蓝山去扎营和看彩虹,秦小雨说你这样会把爸爸累死,他才来七天。安妮说不会的,爸爸累了她会给爸爸捶腿,给他吃巧克力补充能量……孩子越是这样说,秦小雨也就慢慢原谅了梁晨,也许自己怕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感情没法做到更好的平衡,或者已经倾斜,她不知道怎样去调整……所以,梁晨的到来,另秦小雨有些顾虑。
那天他们还争论过来不来的问题。
秦小雨问:“你来住哪里?怎么住?”
梁晨说:“你的意思是Robert家我不能住?我不能和你睡一起,还不能和安妮睡一起吗?不能在他家打个地铺吗?如果非要让我住旅馆也行,我没意见,怕花钱,我就再丢个人,求王璠老婆收留我好了。”
“你这就没意思了,你来我怎么可能让你住旅馆,要住也是咱们一家三口去住,干嘛扯上Jessica,你诚心让咱们出丑吗?你明明告诉过我让我隐瞒她,这会又这样!”秦小雨有些恼怒梁晨的说法。
其实梁晨这样说,也只是想要秦小雨一个态度,他并没有多想去了后怎样,他只想看看他们,感受下自己最在意的两个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生活,他们的生活状态和心情,再和他们吃几顿饭,能抱着秦小雨像以前那样,什么也不做地单纯睡觉更好,不能的话,找机会解个渴也不错……梁晨的思绪突然从一个念头上跳了过去,就像手指被烧红的烙铁烫了一下,赶紧缩回去……难道,他在躲避自己真正的用心?按说才分开刚三个月就见面,根本就太冲动,以前他们商量的是一年见一次就够了,来回机票那么贵,俩人压力还很大呢……那么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自己这么早就去看她?
梁晨想从这个问题上跳过去,但又不得不绕回来。即使烙铁烫到了手,也得忍着疼看看这烙铁什么样子有多红……任何事情都得有个前因后果的不是?
不过看起来似乎也很简单,甚至是一举两得的事。
梁晨想让秦小雨这次怀孕,怀上自己的孩子。然后接下来的一年零9个月,就好过很多了:第一年秦小雨因为怀孕而不可能和Robert亲密,他认为以Robert的性格,绝对不会对一个孕妇产生性趣,如果明确地知道孩子是他梁晨的,Robert就更不会碰小雨了,那么一年的时间可以毫不担心地过去,剩下的几个月,新出生的孩子会占去秦小雨的大半时间和精力,梁晨记得秦小雨有了安妮之后,多半年都没什么性趣,根本不让梁晨碰自己,一门心思地看顾安妮……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合约里只强调了Robert和秦小雨不能有孩子,不能有其他的婚外性关系,而他们,梁晨和小雨之间,却不受任何约束, Robert不能干涉的……梁晨发觉自己找到了最好的一个漏洞。
再深想一下,如果这个孩子出生了,因为Robert和秦小雨的夫妻关系,孩子自然就是澳洲公民,即使Robert到最后反悔,孩子长大了也可以担保他和秦小雨啊,只是,唯一的矛盾在于,Robert会不会承认这个孩子……梁晨要是个金发碧眼的,孩子还可以隐瞒……澳大利亚就这一点不好,和美国加拿大不一样,国籍不采取出生地原则,否则Robert就真的是个快速而没有麻烦的跳板了。
这个矛盾的解决就只有一个办法,孩子出生后让秦小雨多对Robert好一些,弥补下,甚至哀求下,想想看,好三五个月总比如胶似漆两年风险小,并令人……舒服吧。再说,有了俩孩子了,秦小雨和自己的关系不就更牢靠了吗?而且秦小雨精力有限,有孩子们的分担,她最多给Robert三分之一的关心,甚至小于三分之一的,还用担心什么?
梁晨为自己的想法鼓舞着,也同时羞愧着。但是,谁又能抵抗得过深植在体内的自私呢?一种担心失去的自私?
梁晨原谅了自己,甚至站在秦小雨的立场上,也原谅了自己。
但秦小雨却很发愁和Robert提起这事。
怎么说呢?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自己和Robert又在情绪的对抗期。这样硬顶硬肯定不行。
要么勾引他?
秦小雨已经发现她和Robert的许多矛盾,甚至不需要理论,不需要分出对错,不需要明辨是非,所有的矛盾都可以被一场性爱溶解。即使生活习惯上的,文化认同方面的,总之,爱爱之后,谁都可以无原则地妥协,或者无原则地视而不见。可见性还是一种通道,蜿蜒于人性的最隐秘处。
可是怎么勾引?
秦小雨趁着Robert上班的时间,一个人在网上搜索情色电影里的经典片段,想模仿来做,可是……都缺乏新意,做不好就会弄巧成拙。
突然她想到,Robert作为西方人,虽然在中国熏陶很多年,但仍然喜欢女性下体洁净无毛,因为有几次他刻意问过她是不是没脱过私处的毛,她还一脸无辜地说没有,而且说觉得那里光秃秃的话会很奇怪,甚至给他讲了白虎的传说,并说中国人以此为不吉利,然后Robert就不再说什么了,爱爱过后,自然而然地忽略掉这个问题了。
要么,剃光?然后勾引?
还是觉得有些平淡无奇……她想了许久,又在上网随意地翻看图片。突然,一个念头闪电一样袭来。
秦小雨不禁笑了。
于是整个下午,她做好Robert爱吃的牛排后,炖了鲜菇浓汤,做了几种小甜点,又拌了一大盘蔬菜沙拉,然后就躲进浴室,开始了自己的勾引计划,她准备从胃开始,让他全身上下都吃的饱饱的。再然后,躺在他怀里,说出梁晨要来的事,一起商量下那七天怎么相处,怎么住。
天麻麻黑的时候,Robert回家了,秦小雨先不动声色地摆上晚餐,又在餐桌上他画的弧形哪里,摆上两杯红酒。连安妮都觉得奇怪,问秦小雨:“妈妈,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傻瓜,不仅仅是节日才喝酒啊,红酒对身体好,你长大了也可以每天喝一点,美容又活血。”
“我才不喝酒呢,我爱喝芬达,妈妈,这里的芬达比我在国内喝得好喝多了。”
“好,今晚给你喝一点点,但喝饮料没有喝水对身体好,你要记得哦。”
“我知道了妈妈,我中午在学校就是喝水的,我可喜欢学校里那个喝水的龙头了,手一按下去,水就像喷泉一样喷出来,然后我低头就可以喝到了,不用担心别人也在那里喝,也不会有细菌传染。”
“嗯,妈妈见过那种设计,挺好的。而且这里的自来水都是可直接饮用的,只有极少数的不是,但都会说明,比国内好多了,记得在国内妈妈只能给你买纯净水喝吧?其实就那妈妈也不放心,总怕是别人灌装的自来水。”
“什么是灌装自来水啊妈妈?”
秦小雨和安妮一直说来说去,等Robert坐在了餐桌前,她明显地看出来Robert眼睛一亮。
“味道怎么样?”秦小雨轻柔地问。
“不错。你也慢慢学做西餐了。”
“我也不太会,但总得学,中餐火烧火燎的,费时费力还复杂。”
“西餐也有很多讲究的,你慢慢就知道了。而且你需要明白,饮食也是理解一种文化的入口,以后要融入这个社会,就不能忽视这个问题。”
“嗯。”秦小雨乖乖地答应着。
这一餐是秦小雨取环之后气氛最和缓的一餐。
九点照顾安妮睡了之后,秦小雨给梁晨一个短信说晚上不视频了,她得想办法和Robert谈他来的事。梁晨很干脆地说好。
于是秦小雨换了睡裙,喷了淡淡的香水,又特意真空过来,挨着Robert坐下。
“今天怎么不和梁晨视频?”
“懒,想陪你看电视。”
“冷吗?要不要温度高点?”Robert看秦小雨这身打扮,心里也是一动。
“空调我调到24度了……怕我冷就抱抱我呗。”秦小雨往Robert怀里一缩。
Robert已经被她的体温点燃了,但又觉得之前负气的话还横亘在中间。
“想摸就摸呗,反正也不是那个。不算你违规。”秦小雨调皮地用指尖在Robert下巴上划来划去,感受他胡茬带来的男性粗糙感。
“摸哪里?”Robert的大手一把抓住秦小雨的屁股,揉捏,并且一点点往外拓展。
“你没穿内裤?”他的手即刻往上移,“也没穿胸罩?”
“是啊,不可以啊?”
“不是……”
“不是什么?来,你摸摸这里,有惊喜。”秦小雨引导着Robert的手,到了自己的小腹处,又掀开裙子,说:“进去。”
Robert迟疑地伸进去手,秦小雨隔着睡裙,抓住他的手指,准确地压在耻骨附近,并推动他的手来回摩挲。
“你剃掉了?可是怎么还有一点?……什么图案?”
“你猜?”
“不是那么规则……猜不出来。”
“那要不要看?”
“在这里看?”
“嗯,不好,还是回房间看吧。”说着,秦小雨从Robert怀里钻出来,牵着他的手,小跑着,到了楼上卧室。
关了门和房间大灯,秦小雨踩着梳妆台前的凳子,一屁股坐在了梳妆台上,顺手开了梳妆台前的小灯,又一下子揭开裙子……天哪,灯光所照射处,白皙的大腿之间,柔滑的小腹下面,两撮调皮弯曲的小胡子,一个弧线美丽的“八”字。
秦小雨咬着嘴唇说:“好看吗?”
“有点意思。”
“会想到什么?”
“男人的胡须和……?”
“嘴巴啊。”
“然后呢?”
“抽烟啊。”
“哦,抱歉,我不抽烟,没想到。”
“……现在想到了吧?这张男人的带胡须的嘴巴是可以抽烟的。”
Robert偏着头,一脸狡猾地说:“我想他大概不喜欢香烟……雪茄也不行,都不够分量。”
秦小雨发现Robert有时虽略显木讷,但大多时候还是能一下子捕捉到自己隐含的信息的。这大概就是默契。
“是想要一杆烟枪吗?”Robert急促地过来,半蹲下用手指顺着那个“八”字,殷勤地左右画着弧线。
“他喜欢细长的还是粗壮的?又或者是弯曲的?”Robert抬起头,目光锁住秦小雨,手指在那里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也许你知道……”秦小雨扭过头,闭上眼的同时,张开了双腿。
何以抵挡?!
Robert迅速用双手架起秦小雨的腿,用唇吻上了那个“八”字,并在一撇一捺的最末端,用舌尖慢慢将毛毛舔湿,拧成细细的一股。
然后他放下她的双腿,快速褪去衣服,将秦小雨按在梳妆台上,一枪顶进。
“是这样子的烟枪吗?”
“嗯,是……”秦小雨搂住Robert的脖子,嘴唇吻了上去。
“不行。”他动作在加速中突然停顿,大梦中惊醒过来似的,赶紧抽身出来,去床头柜那里拿安全套。
“你可真小心。”
“我要对你负责,如果负不了责,就不应该给你带来任何麻烦。”Robert回身过来,手指捏着秦小雨的下巴,下面挨在入口处,问,“还要……你的……大烟枪吗?”
秦小雨无语地用力挺了一下臀部,Robert就被淹没了一半。
这场突如其来的亲密,因为秦小雨的别有用心以及两个人多日来的隐忍,而让情欲变得像火山喷发。当Robert离开的时候,秦小雨已经半瘫软在梳妆台上,那些精致的护肤品化妆品瓶瓶罐罐,全部倒伏下来,还有两支口红掉在了地毯上。
“我抱你下来。”Robert抱起秦小雨,进了浴室。
水雾里,秦小雨双手吊挂在Robert的脖子上,肌肤互相蹭着,她问:“你感觉好吗?”
“特别好……谢谢你的太古灵精怪。”说着他在她额头上亲了下。
“我还有件事想说,可是不知道怎么解决。”
“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你能。”
“什么事呢?”
“梁晨两周后来,要在这里呆一周,我们该怎么办?他怎么办?”
“来做什么?”
“他说想看看我们。”
“可是我家你也知道,除了书房,就没地方住了。而且,他来了我和你怎么办?安妮怎么想?”
“是啊,所以说我也很矛盾。”
“他不能住酒店吗?”
“可以是可以,但给安妮也不好解释啊,她爸来了,我和你还住在一起,怪怪的,孩子理解不了的。”
“那……我去Jessica家借住,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Robert挤了挤眼睛问。
“不许!讨厌!”
“那怎么办?”
“要不我和安妮睡,你还在你主卧,给梁晨书房打个地铺好了,或者弄个床垫暂时凑合几天?”
“嗯……这个安排还行。大家也都能相安无事。”
“可是,说了不那个,我们还是做了,怎么办?”秦小雨噘着嘴,眨巴着眼睛无辜地看着Robert。
“是你的错,你勾引了我。”
“我没有,是你的错,非要做什么大烟枪……讨厌。”
“好吧好吧,我的错,好在我戴了套。”
“可是半途才用,不会有事吗?”
“应该不会。”
“好,那我们安心地睡吧,我得想想下次给那里再弄个什么图案……也许是颗心,要么是个向下的箭头……啊,不行,梁晨要来了,我怕是得明天就弄干净,两周也就长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
“对不起……”秦小雨失口似的用手捂住了口,继续说,“我不会和他那什么的,都说了相安无事。”
Robert长出一口气,哼了一下说:“大概我是没权利管你们什么的。”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六章

喜欢 (6)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