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五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805℃ 0评论

第二十五章

这家medical centre 坐落在繁华的购物中心四楼,外表看起来像个宾馆的大堂,每面墙壁上都挂着大幅的,色彩清丽的油画,沙发三三两两随意地摆放着,像简约的茶座,只是少了茶几茶杯而已,人们挂了号,就散坐在沙发里,有的看书,有的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发呆,极少数会低头看手机,他们像等约会的朋友那样,等待医生过来打招呼。唯一觉得有医疗中心感觉的是,墙壁几处拐角挂着电子显示屏,里面循环滚动播放着一些医疗信息和医疗广告,前台的几个工作人员穿了蓝色上衣的制服。是的,这里的医生没有穿白大褂的,都是生活装,男医生基本都是西装革履,女医生着装随意不显著。
国内医院那种并排连体的金属椅子,或者涂了艳丽涂料的金属或硬塑料椅子,浓重的苏打水味道,没有感情色彩的叫号声音,喧闹焦急不安来回奔走的家属或者病患,无论多么熙攘的人流,都透出全方位的冷漠。
秦小雨和Robert排着队,出示了medicarecard,工作人员询问秦小雨的电话号码,她紧张地睁大眼睛,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先在心里翻译好,然后蹦豆子似的蹦出来,一边蹦,一边夹杂着sorry,工作人员是个瘦脸的白人中年妇女,她看的到秦小雨的紧张,温婉地笑着说:“it’s ok,it’s ok…”Robert当然也笑着,他看着她,第一次像走进了她的童年,看到了她羞涩又窘迫,然而十分无辜可爱的样子,像12岁。
这是秦小雨来澳之后第一次来医疗中心,一切都是新鲜的。
看病竟然不花钱,这是除了环境之外的第二个兴奋点。
“那如果没有medicare card来看病呢,得花多钱?”秦小雨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
“一般挂个号90澳元的样子,这还不包括做检查的费用,当然这边买药是医生开了处方,自己去任意的药店买药,不是医院自己的药房,这里的医院和药房都是分开的。药房有专门的药剂师,会根据医生的处方给你拿药,并告诉你用法用量以及该注意的事项。”
“天哪,这么贵……不过,这样医生就没法靠卖药提吃回扣了吧?医院也不能靠卖药再剥削一次病人咯?”秦小雨想起每次在国内看病就闹心,一个小病,就开一大堆的药,好多还是他们医院自己生产的,别处买不到。
“是的,我觉得这里医院制度很透明。”
“嗯,可是我听说这里看大病很麻烦。”
“一般人都是头疼脑热的,或者做个平时的体检什么的,这里就足够了,基本的医疗保险也都包含了,只有遇到大病重病,或者疑难杂症,才需要看专科医生,看专科医生会很贵,medicare card只报销一少部分,其他的要自费,或者自己有私人医疗保险,那样的话,手术住院等,就会有保险公司帮你承担,制度没有死角,还是挺完善的。”
“不是说看专科医生要等很久吗?”秦小雨记得在国内的时候,梁晨早就对这些了如指掌了,除了孩子教育问题,另一个劝说秦小雨嫁给Robert的理由就是澳洲的医疗福利。
“是要预约,不太紧急的,一个月左右会约到专科医生,紧急的还是很快就可以约到。没有外界传言那么费劲。”
“哦,那我和安妮有私人保险吗?”
“我买了,以家庭为单位买的,这份钱也不多,我负担吧。反正我自己也要买的,加你们两个人,每个月也没多加多少钱。”
“那……谢谢你啊。”
Robert笑笑。这时候一名华人女医生站在门厅,一边左右环顾,一边轻声叫着:“秦小雨,秦小雨……”
秦小雨和Robert赶忙站起来,朝着医生挥了下手,走过去互道你好。

他们随着医生走进医生办公室。医生指着一排椅子笑着说:“请坐,可以叫我罗芳。”
秦小雨和Robert并排坐下,右首是一生的办公桌。而不是对面。
罗芳先是和秦小雨闲聊了几句,简单了解了下她的情况,然后才问要做什么。
秦小雨说自己月经时间长,而且每次时间都不准,偶尔还会腰疼,是不是因为戴节育环的原因。
罗芳说不排除这个原因,一般戴环是会影响月经的。她又问她是不是想去掉。
秦小雨说这个环期限也就是七八年,现在也戴了差不多七年了,要么换一个,要么去掉。
罗芳说:“我先给你检查下环的位置,如果你要取环的话,我需要给你联系医院,这个在澳洲就是一个手术,需要有麻醉来进行的。按道理来说,我是没有资格做这个手术的。”
“这也叫手术?还需要麻醉?”秦小雨不禁惊讶,她生完孩子后怕怀孕,就随便去小区楼下的一个诊所,说想戴环,那医生二话没说就拿出几种环让她挑,挑完后就让她躺在医疗床上,帘子一拉,从脱裤子到戴环,三分钟,就一下酸酸的痛,医生说这根本就不叫痛……可见中国人的身体耐受力还是强,在澳洲这都娇气地要打麻药……
“对的,在澳洲就这样,他不允许患者受一点点的痛。”
“那取环得多钱,如果看专科医生呢?”
“挂号费200多澳元,手术也得300多澳元吧。不过挂号费medicarecard 会cover 一小部分,如果你有私人保险,手术是可以报销的。”
“那好麻烦啊……”秦小雨不禁皱眉。
“是挺麻烦的,这在国内是再小不过的一个事……这样,我先给你检查下环的位置,看看,如果能直接去掉,我就帮你去了,如果环移位或者有别的情况,我就给你预约手术。”
“好的谢谢。”秦小雨躺在医疗床上,医生罗芳拉上帘子,抱歉地对Robert说:“你稍等会。”
“是准备要孩子吗?”罗芳医生一边机械消毒,一边温和地问。
“还没确定呢。”
“到这边了,就该再生一个,一个孩子太孤独。这边每个家庭都是一堆孩子,热闹着呢。”
“就怕负担重。”
“澳洲生孩子有什么负担啊,刚一生,政府给5000澳元,接下来每周都给孩子发各种补助,好多中东女人一生好几个,单是孩子的补助金生活都绰绰有余了,根本不需要去工作。”
“可是教育起来还是很费精力。”
“这边孩子的童年就是一个字,玩,没你想的那么累……好了,我给你取出来了。”
“啊?这么快?”
“本来就很简单,我也不想让你折腾去找专科医生,说实话,花那个钱挺冤枉的。”
“谢谢谢谢。”
“没事,回去一周内忌房事。”
秦小雨重新坐下来的时候,罗芳又问Robert,有没有打算要孩子。
Robert说:“估计得有个好的心理准备,才能决定。”
罗芳说:“好的,如果确定要,就来找我,给你们些备孕的注意事项,还有就是需要食补哪些东西,像爱乐维的男士女士备孕产品就不错,可以从怀孕前就开始服用,会补充身体必要的营养元素的,提高精子卵子质量。”
“好的好的,谢谢你。”秦小雨和Robert一起说。
“对了,再给你做一些孕前常规检查吧,万一随后真的不小心怀孕,也会踏实一点。”罗芳建议到。
秦小雨看了看Robert。
“没什么必要吧?其实三个多月前来澳的时候已经做过全面体检了。”
“还是做一次吧,我也想知道带环对我有没有什么影响。”秦小雨着急地说。
“嗯,而且这次是针对妇科做的检查,和那个着重点不同……我主要是怕万一意外怀孕,你们会不踏实,再来检查就有些仓促。”
“那好吧。”Robert说。
罗芳医生开了一系列检查项目,打印,让秦小雨找前台,然后按找单子上的一项一项做检查。
“好繁琐。”做完检查,秦小雨对坐在沙发上的Robert说,“等着急了吧?”
“还好,一起去吃饭吧,完了我下午还要上班。”
“好的,下周四来取结果就行。”
坐进车里,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各怀心事的样子。
“你怎么对梁晨解释?”Robert还是没忍住问。
“实话实说。”
“你傻啊,他会怎么想?”
“难道他会认为我想和你生个孩子?”
“不然呢?”
“我告诉他了是因为该换环了,最近身体不舒服。”
“你觉得这个理由很好?站的住脚?”
“对啊,我又没骗他。”
“……好吧,你们自己的事……我会坚持用套。”Robert看都没看秦小雨一眼。
“你不觉得最好是什么都不用,什么都不做吗?”
“如果你愿意。”
“我愿意。”
“OK,deal!”
其实秦小雨也觉得这个环取的似乎有些赌气了,原来男人在高潮前后说的话像水蒸气,性爱炙手可热的时候,水面沸腾,呼啦啦蒸腾起一片白,热量褪去,什么都没有了,水面是镜子,照的见一切冷寂的事物,包括人心。
不做爱就不做爱,秦小雨想,这事我还能求着你?笑话。

晚上秦小雨和梁晨视频的时候,告诉了他这件事,然后像报告一个特大喜讯似的,她说:“我取了环了,而且省了看专科医生的200澳元,加手术费300澳元,最重要的是,我和Robert说好了以后不那个了,这样就不用担心怀孕,还能和他保持距离了……你高兴吧?”
梁晨敏感地感受到秦小雨快乐的背后是内心翻腾的矛盾,和一丝不甘心的倔强。
他缓缓地说:“你俩挺孩子气的。”
“是认真的。”秦小雨一边表白,一边暗地里下决心,真不想给Robert看不起。
“好像你俩不在一张床上睡似的。”梁晨突然觉得这个话题像一个掩藏起来的巨大陷阱,表面看起来,前方风光旖旎,一片坦途,谁知道哪一天一不小心,他就会陷落进去。
“我说到做到。”秦小雨咬着下嘴唇,严肃地冲梁晨点头。
“好吧,我双子座善变的老婆……”梁晨不得不把这当做一个玩笑。
“你不信是吧?那我每天跟你汇报。”
“我现在信,也信现在,但将来难说……其实没必要这样了,我该承受的不都已经承受了?就是小心别怀孕。”
“哼,还是不信我!”秦小雨一阵烦躁,说,“人家这里的医院可好了,一点医院的感觉都没有,就像在咖啡馆等医生,而且和医生可以聊很久,她什么都关心你,给你建议。不像在国内花四五个小时排队挂号,见了医生三两句就问完了,直接开单去买药或者做检查,给人的感觉好敷衍,而且医生总那么不耐烦。”
“国内人多啊,国内一个医生一天要看多少病人,能有耐心吗?收入再和挂号挂钩,不是看的病人越多收入绩效越高吗?谁还有限时间和你说题外话,或者关心的话。”
“嗯,也是,那我去看美剧了,据说这样练习听力比较好……你反正慢慢就会知道我没开玩笑的。”
“去吧。”看着傻傻的又一切暴露无疑的秦小雨,梁晨心里一阵阵收紧。
也许,该找个时间去看看她和安妮了。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五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