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三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797℃ 0评论

2001年的冬天,梁晨和秦小雨都是北京物资学院大二的学生,一个名不经转的二流大学。周末,一帮同学吵吵着说去潮白河滑冰,就一起去了。北京物资学院就在通州,和燕郊也就隔着一条潮白河。认识很简单,秦小雨不会滑冰,在冰面上没走几步就摔倒了,同行的女孩死活拉不起来她,梁晨就扶起了她,两个人就那样认识了,之后梁晨和很多谈恋爱的学生一样,开始追求秦小雨,买早餐,一起打热水,一起自习,一起逛北海颐和园,一起挤地铁,一起去长安街压马路,一起去秀水街买东西,甚至偶尔开个荤,去簋街要点麻辣小龙虾,而且还是最小个的那种,梁晨每次都会戴着手套给秦小雨剥着吃,自己却不舍得吃一个。
他们的恋爱一帆风顺,两人长得好看但家里都不富裕,毕业一年半后结婚,双方家长凑了房子的首付,他们就在通州的梨园东里买了套小两居。梨园东里一期的房子窗户特小,风格是八十年代的,和周围那些落地窗的房子相比,贫气简易且古板,连个大阳台都没有,但也总算有个窝,而且梁晨就在通州区政府上班,除了工资低,名义上也算有房有车了,秦小雨应聘在东城区的一家报社里,也算不错。他们夫妻感情一直平稳,就是那种落在棋盘上的棋子,永远走不出界外的样子。也像绕在毛衣针上的毛线,一圈一圈按部就班地相互绕着织着,人生的终了就是一件保暖但样式陈旧色泽凌乱的毛衣……小市民的生活,柴米油盐,家和单位两点一线,没有大烦恼,可以一眼望到退休以及老死的状态。只是周围的人都送孩子去私校,去国际学校,要么就花钱找关系或高价置换学区房,去实验二小,中关村一小,要么就移民或留学,本本分分在住的地方就近入学的,父母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窝囊劲儿。如果秦小雨再喜欢个攀比,估计日子就难过了,好在她对名牌服饰名牌化妆品包包等没什么特别要求,只是偶尔回家会念叨鄙视下谁谁今天又炫耀大钻戒了,谁谁又炫耀美国买的名牌包包了,说不清楚这是一种完全的摒弃还是暗含着一丝羡慕……就像自己开一辆赛拉图,偶尔出门和同事朋友们聚会,看到别人的奔驰宝马路虎,也会觉得有点掉面子,但总会倔强地自我强调一句“我这车就有一个好,碰了撞了丢了都不心疼”……此类外强中干的话,说起来容易,消化起来其实蛮难的。对于男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看脸的世界,而是看穿戴,看车子,看手表,看后台,看关系的世界。
但人不能没有追求不是,不能原地踏步不是?他梁晨能想出这一招移民,也算是走了捷径不是?怎么不都是需要有点代价的吗?王璠儿子留学,他们夫妻也得分开很久,估计还要比他和秦小雨更久,王璠肯定不会辞去公职去澳大利亚陪老婆孩子,他还需要这个位置作为他们生活的来源和保障。而且他们的花费会更多,孩子上学是按照留学生收费的,澳洲留学生的费用比美加可不是多一点。现在安妮上学就已经是全免学费,而且每周还有政府发给的津贴,如果秦小雨和孩子两年后顺利拿到永久居民身份或入籍,他梁晨出国不也就是分分钟的事么?而且这样做也省了很多费用,难道他选择错了吗?你看现在每天上班,但凡遇到雾霾天,大家都会一百个羡慕梁晨,说他老婆孩子算是享福了,只要他微信朋友圈转发个悉尼的蓝天白云,都会有一圈妒意明显的评论……但凡说到孩子的教育,说到小升初,重点高中,梁晨就活在一片的羡慕嫉妒恨里。所以,这些不都需要付出一点代价吗?
梁晨抽了一根烟,又点燃另一根。
即使秦小雨贪恋Robert的肉体,贪恋另一种力量的爱护,贪恋两个男人两个季节里的感情,也不是不可以谅解。她在澳洲,Robert就是唯一的一根稻草,也许是一棵大树,她需要攀附他,躲在他的树荫下避风躲雨,而自己,只能算作一个……邮箱吧,收纳她生活点滴的一个邮箱,或者一个读者,她再也不是立体的可触摸的存在,她用声音和图像以及文字,把自己的生活连贯起一封封的信,投递到他这个邮箱里,或者连贯出来一页一页的文本,让他这个读者来读。就是那种倾诉与接纳的关系。零钱与储钱罐的关系。他们很难在同一个理解基础上交融思想,更别提肉欲了。即使他在虚拟的性爱中获得过高潮,但那时的秦小雨,完全是亮在别人天空的彩虹……给自己的,只是一个幻像,高潮过后,一切平静且黯淡。
现在的问题是,秦小雨如果告诉Jessica她和Robert的关系,王璠势必知道,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同事们也就慢慢都会知道,完了他梁晨就是大家集体怜悯的对象,也同时是他们集体鄙视的对象……男人最不像男人的地方,男性气概的死穴,大概就是自己不想方设法去努力,反倒拿自己的妻子做交易,无论是取得什么性质的利益,都是遭人唾弃的。人生可以有很多变通的路途与道理,但唯有这一点,自古至今都没有变过。没有人会想秦小雨在这场交易里其实不完全是付出,甚至根本无需付出,而是一种人生阅历的大收获,是感情以及性生活的冒险与享受,这也许在很多很多女人的一生里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但是秦小雨恰巧因为某种所谓的交易而得到了,她还没有关闭第一篇乐章的时候,就可以开始第二篇了,她的生活其实是美妙的二重奏……但是没有人会想这么多,所有人都只会指责他梁晨,为了一点利益,就放弃了婚姻爱情以及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怎么办?梁晨猛地吸了一口烟,想:还是不能说,因为他还没有逃离这个面子社会,他仍然得挣扎在这里,他得保持颜面,他得为以后和秦小雨的复合保存一个完整、美丽、没有污渍的外衣。
至于取环……无所谓吧,还可以有安全期,有事后避孕药,甚至……还可以打胎。身体受苦而已。再说,如果Robert真心喜欢秦小雨,为了她也不会轻易让她怀孕,如果不喜欢,就应该更不会想着要和她的孩子了。那……万一要有了,也许会导致他们的感情升温,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两年的期限是他们心知肚明的事,谁会为一个没有未来的感情买单并付出这么多?所以说更多的可能则是烦恼和争执会让他们筋疲力尽……好吧好吧,就这样吧。
梁晨想得头痛,他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走去附近一家烧烤摊,一个人要了些烤串,一瓶啤酒,吃着喝着等王璠出来。

秦小雨不知道梁晨是怎样在哪里做出决定的,她收到他的微信回复时,已经是四五个小时以后,没有问理由,只是简单地回复了句:好的。这么长时间,想必他已经考虑了很多,就不烦自己再多问了。
不公开就不公开,大不了再忍受一段时间Jessica的骚扰,不过她马上就要考驾照了,还要学习游泳,Robert除了工作,应该会抽出很多时间陪她,那就没多少时间和Jessica见面了。
同时刘慧也回信息了,她说她和梅梅已经被接回家里了,并且周末想邀请他们一家去家里聚聚,吃BBQ,秦小雨征求了Robert的意见后,就回复了刘慧,说到时候一定去。其实Robert本意不想去,但经不住秦小雨的央求,秦小雨故作可怜地说:“我和刘慧都是同病相怜的人,都是为了拿身份才去嫁人的,她还被赶出家门,受那么多委屈,我得去关心关系,现在她情况好了,我也得替她高兴下啊。”
“你们同病相怜?你意思是我对你和安妮不好了?有点良心好不好?”Robert皱皱眉。
“好了好了,没有说你不好……但是仍有个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就是梁晨还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结婚了。你就多体谅下他吧,他一个人在国内,也是挺有压力的,如果再被别人知道我和孩子以这种方式出国,真的很难做人的。”
“OK……你只是要有个心理准备,这样的话我就没有理由拒绝Jessica了。”
“这只是借口而已,我还不知道?你完全可以说你……被前女友伤透了,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或者说心里还有前女友,没有位置给别人,甚至,你还可以说你是gay啊……”
“那你还真不了解我,我只是不想再多说一个谎言。帮你说一个谎就已经是我的人生极限了,请不要再过多要求我。”
“死板!”秦小雨不满地撅撅嘴。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六,秦小雨好好打扮了下安妮,告诉安妮会介绍她一个小朋友认识,安妮就按捺不住地催促正在换衣服的妈妈。Robert说:只是走放下邻居,不用太费心思的。秦小雨说,第一次去老外家里,觉得太随意了也不好,她得让那个老头意识到中国女人都是很讲究的,而且知性美丽,才不是大街上随便拉来的一个,全只配给别人当全职保姆的。
好吧好吧,Robert表示秦小雨这个想法也没错。
三个人收拾停当,看了下时间,中午十一点半,走过去也就十一点四十过点,正好一起吃个午饭,喝个下午茶,聊会天,刚刚好。
刚锁了门,一辆银色的奔驰就开到了门口,车子还没拐弯,车窗就先下来了,Jessica探出头和胳膊来,一边挥手一边说:“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你们这是要去哪?”
秦小雨说:“哎呀,我们正好去一个朋友家聚餐,真不巧。”
“什么朋友?能引荐我认识下吗?”Jessica还是坚持将车子开进了进来。
“也是一个中国朋友,刚认识没几天,还不太熟,她孩子和我家安妮在一个学校上学。”
“新朋友啊,那我可以一起去吗?你知道这里太寂寞了,能多认识一个朋友真是福气呢。”
“应该……可以吧。”秦小雨心里有些不开心,话都说的那么明朗了,她还一步步紧逼。
“一起去吧,我想他们也会很高兴多认识一个朋友的。”Robert说。
你又不是人家主人,秦小雨看着他一副越殂代庖的嘴脸,就忍不住生气。但她还是笑嘻嘻地挽过Jessica的胳膊,说:“那快走吧,一会怕去晚了不礼貌……对了,怎么想起来今天来我家?”
Jessica也笑盈盈地说:“还不是想你们了呗。”
大约走了两三个街区,就到了刘慧的家门口,上次是开车过来的,觉得特近,其实走起来还得个十几二十分钟。刘慧已经站在门口相迎了,旁边是她已有些老态的丈夫mark。
“介绍下,这是Jessica,我朋友,刚好来我家,就一起过来了,很冒昧。”秦小雨对刘慧说的同时,Robert用英文给老头介绍着。
“你好,刘慧,突然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Jessica握了握刘慧的手,就转而和mark握手。彼此都很热情的样子。
到了家里,来孩子立刻就玩到一起了。他们一起去了后院,凉棚底下并排三张桌子,一张是洗好切好码好的各种烧烤备料,一张上面是些糕点和饮料和空的一次性餐具,另一张空的桌子四周放了六把椅子。刘慧又搬来一把椅子,招呼大家坐下,mark就开始刺啦刺啦地烤上了。Robert站在旁边一边给mark递东西,一边聊些闲话,两人聊得最多的是即将到来的总理大选,还好,两人都看好联盟党的艾伯特,他们一致觉得工党领导层的长期不和很是问题。
三个女人则在一起讨论比较中国和澳洲的一些生活习惯啊物价啊等等。Jessica说自己刚开始开车总是一打转向灯,雨刮器就哗哗地动,一遇到路口就想踩刹车,总怕路边突然窜出来一辆车或一个人,所以驾照考了两次才过。刘慧说她买任何东西都要价格乘以六,所以什么都买不下去,看着超市大蒜一公斤几十刀就口吸冷气。秦小雨说她去超市买东西,最怕收银员和她聊天,说多余的话,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还是国内超市买东西自在,一句话都不用说,结完账走人,干嘛还 how are you 地说来说去,弄得人紧张。还有一出门邻居就要和你打招呼寒暄,英文又不好,所以你会突然怀念那种单元楼里门对门的陌生关系,走在路上头抬得高高的,根本不用理会来来往往的是谁。
三个人一唱一和地说着,嘻嘻哈哈的,正在这个时候,梅梅突然很大嗓门地对安妮喊:“那他也不是你爸!他是棕色头发大鼻子,你黑头发,你妈也是黑头发!”
“我没说Robert叔叔是我爸,可是你叫那个白头发的老头爸爸……他才不是你爸呢,你要叫他爸爸,你亲爸知道了会难过的!”
“安妮!”秦小雨脸色都变了,赶紧喝住了安妮,走过去就朝安妮的屁股拍了一巴掌。
“哇……”安妮哭的同时,刘慧也过去狠狠地瞪了梅梅一眼。她转眼看了下mark,他带着一脸的迷惑不解,扔下烧烤,赶紧过来安慰梅梅。
刘慧很迅速地给梅梅耳语了句:“什么都不许说。”转而她解释给mark说没什么事,只是俩孩子为了一个玩具争吵了。秦小雨顿觉得很羞愧,她对刘慧说:“真对不起。我替孩子给你道歉。”
“没事。”刘慧转过身,黯淡地流下一串眼泪。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三章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