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二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2266℃ 0评论

第二十二章

秦小雨觉得自己吸食了致幻剂一般,世界空虚,快乐飞升地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寂寞,寂寞到天地万物遁形,只剩Robert和自己,她紧紧紧紧地抱着他,容纳着他……为什么不呢?像那句可以呢喃出来的诗句一样——“爱你/爱到想为你生个孩子”……这句话,就在此刻,像彗星一样明亮地扫过秦小雨的天空,也像彩虹一样架起了一座一端是她,一端是Robert的桥。
她含混不清地嗯嗯着,又点点头。
这个时候的场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辛勤地在女人身上汗流浃背地开垦着,无数种子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入,此刻,土地肥沃而温润,太阳光和天空光比正恰如其时,45度的倾斜,春日般的明媚,各种萌芽也只是一瞬间。
秦小雨已经后仰平躺在操作台上了,Robert极力拥堵住秦小雨的身体,抱起柔软的她,较艰难地往浴室挪着。
很不同的是,一般这个时候梁晨的就会缩回原来的四分之一,像个疲倦的小小鸟,体格瘫软,一蹶不振,根本不可能在秦小雨体内继续存留,可是Robert只是些许疲软,大小仍有原本的二分之一强,仍然可以堵住让体液不流出来……这大概就是人种的区别吧。
两个人在一楼的浴室一边取笑着对方湿淋淋黏糊糊的部位,一边冲了澡,Robert拿来各自的睡衣,又给每人做了杯咖啡。
秦小雨将那堆床单被罩拿到洗衣间,很快洗衣机就轰隆隆地转起来,她又用干的厚毛巾铺在楼梯的地摊上,一是遮挡,二是吸取里面的水分。
“真的答应给我生个孩子?”Robert递给秦小雨一杯咖啡,微笑加体贴地说,“我加了糖的。”
“我没说可以。”
“你说了。”
“我没说。”
“你点头了。”
“……我忘了。”
“你确定?”
“我确定。”
“好吧,也许我误解了你的意思,抱歉。”Robert收起微笑,转身去了车库。打开车库和客厅之间的门的时候,他又说了句:“我能感觉到你身体里有异物,顶得深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的担心。”
秦小雨什么话也没说,沉默着喝了满满一杯咖啡。竟然挺好喝,以前只习惯喝茶的秦小雨,对咖啡第一次有了好感。只是这样清冷的结尾和之前盛大的两场欢爱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毋庸置疑,性爱是男女之间解决问题的捷径,古语“床头吵架床位和”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现在的秦小雨和Robert,已经将Jessica和那些不知名姓的男人抛弃掉了,或许他们还会重新出现,但至少现在,由他们打成的结,已经开解,他们已经不成为任何人的矛盾。
Robert推着除草机,开始休整门外的草坪,秦小雨则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贪婪地看着这个健壮的男人劳作的背影,她打开一扇小窗,一股青草的香味扑鼻而来,她深深地呼吸了又呼吸,远处的蓝天白云让Robert像置身于一幅画中。这种情境,原本只是书本里的描绘,现在却一下子跃然眼前。北京与悉尼,单元房与大house,雾霾与蓝天,茶与咖啡,梁晨与Robert,平淡与激情,活着与生活,界限突然这样清晰。
Robert修剪完草坪后,将修剪下来青草倒进绿色盖子的垃圾桶,转身回家的时候,看见秦小雨隔着玻璃窗在看他,他扬了扬手。
秦小雨微微笑了下,也转身回了客厅。她很喜欢这里严格的垃圾分类制度,刚开始来,她曾很奇怪为什么每家都有三个大垃圾桶,Robert一一解释给她,红色盖子的是生活垃圾,黄色的是可回收垃圾,比如纸板易拉罐酒瓶什么的,绿色盖子的是植物垃圾,比如树叶树干,割下来的草等。至于为什么那么大的垃圾桶是因为这里每周收垃圾一次,每周二他们需要将垃圾桶摆放在路边,以便垃圾车来收取垃圾。
衣服洗好了,洗衣机滴滴滴地响起来,Robert开始晾衣服,秦小雨准备晚饭,两人分工清晰明确。安妮回家后,Robert又陪着安妮在院子里踢了会球。
这个下午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
晚饭过后,秦小雨拿着手机坐在Robert旁边,打开微信,让他看着自己,然后一一删除了不必要的人。她删除一个看一下Robert,以示自己的决心和态度,甚至有点讨好Robert的样子。
当她目光扫到联系人里的刘慧时,突然想该问问她们娘俩的状态了,是不是还在救助中心,或者已经回了家……于是发了个问候,但是没有收到回复。
“你这么做是想让我也有所表示吗?”
“那你想咯。”
“抱歉,我没有答应你任何事,除非你对Jessica公开我们的关系,否则我还是没有理由拒绝她。”
“那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不公平呢?我删除了所有异性联系人,而你却还要保持和她的联系?而且还是对你心存不轨的。”
“那你隐瞒事实给Jessica,就对我公平吗?对Jessica公平吗?如果我单身,我就有接受任何人追求的权利,虽然我并不想要这个权利,可是你非要强加给我我怎么拒绝?”
“你?!你变化也太快了,下午那个的时候还……”
“那个的时候我温情脉脉?爱的排山倒海?是,我承认。但是,你不也在事后否认那时候的言行吗?而且我没有否认任何事情,我只是重复我的原则,假如你不对Jessica公开我和你的关系,我就是自由的,我就没义务和责任去拒绝她。”
“……可是公布了对梁晨公平吗?他怎么在同事和朋友中间做人?你怎么那么自私?你就不能把我们结婚当做一个秘密?秘密也有秘密的规则不是吗?秘密不等于不存在。”
“你就那么对我没信心吗?”Robert突然笑着说。
“不是对你,是对男人。”
“也包括梁晨?”
“……嗯,我想是的。”秦小雨并不知道梁晨会怎样,这些天两个人聊天,重心全在安妮和自己身上,她几乎都没问过梁晨会不会寂寞。
“那你会吃醋吗?”
“他和你不一样,他现在一个人,很孤单,没什么依靠,有个什么过错是可以原谅的。”
“我就不可以原谅?”
“是的,不可原谅。”
“你双重标准啊,不公平。”
“可是你有我,有我,对吗?我给你做饭收拾家里,陪你说话,陪你睡,你想什么时候要就可以什么时候要,想要多少……高潮……都随你,他呢?他什么都没有好吗?”秦小雨说到“高潮”时只是动了下口型,安妮还在楼上玩拼图。
“所以说,你的认为是,第一,面对Jessica的追求我一定会就范,第二如果我做了,就不可原谅,对吗?”
“是。”
“可是我万一和别的男人不一样,甚至和梁晨也不一样呢?”
“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都没什么不同,除非你是gay。”
“……好吧。既然你坚持你的观点,那我也坚持一下,对不起,如果你不公开我们的关系,我就不会拒绝Jessica。”Robert说完,笑着深深地看了一眼秦小雨。
秦小雨冷冷地说:“我去书房了。”
“别忘了和梁晨商量下怎么处理Jessica的事。”Robert背部后仰,舒服地靠在沙发里,换了一个电视台。

梁晨不在线,秦小雨发了视频邀请,没有回复,她给他微信留了言:“你Q不在线我就不等你了,今天太累,我会早睡,和你商量个事,要不要告诉Jessica咱们的移民方式,如果不告诉,她老勾引Robert,我怕这两年漫长的时间里,会出什么岔子。”
发送完毕之后,她头脑里突然蹦出另外一个念头,吓了自己一跳,于是她又追加了一条:“还有我最近小腹和腰一直疼得厉害,上个月月经时间就比平时多三天,估计那个节育环要换了,当时戴的好像就是7年的,我要不在这边去掉,然后换一个新的?”
说完,她赶紧下线,有点怕突然碰见梁晨似的。
其实她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内在网上碰见梁晨,王璠约梁晨去郊区洗脚了。以前梁晨去过几次良子洗脚,觉得还不错,挺舒服。这次王璠驱车带他到北京东的燕郊镇来,梁晨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作为自己的直接上司,拒绝他也不可能,人家给你这么大的面子……所以来就来吧。不过,这个镇子的规模另梁晨大吃一惊,到处都是密集的高楼大厦,尤其高速路口右手的燕达国际医院,夜晚灯火辉煌,气派非凡。
“没想到燕郊一个镇这么繁华了都。”
“国家级的经济开发区,虽然这几年经济发展一般,但房地产在这里如火如荼,你看周围的高楼,都是住宅区,号称北京最大的睡城。”
“睡城?”
“就是这里居住的人白天去北京上班,晚上回家睡觉,所以叫睡城。”
“干嘛来这个地方?”
“嘿嘿,这里几家洗浴城里面洗脚有点特色,带你来享受享受,你看咱俩现在孤家寡人,又同病相连,唉……我们也不能刻苦我们自己啊,对不?”
“呵呵,我也没想太多,毕竟她才离开一个多月。”
“那打算什么时候去看他们?到时候一起结个伴儿?”
“我没什么假期啊,看春节的时候能不能修个年假,再说来回机票也太贵了,我比不得你,现在我一个人拿着那么点工资,既要养房,又要养老婆孩子,压力大啊。”
“这都是事?回头我看到特价机票了告诉你一声,年假的事你就别管了,到时候找我就行。我听你嫂子说他们住在Robert家,房租要便宜很多,那还好些。”
说实在的,自从王璠知道秦小雨带孩子到了悉尼之后,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他都对梁晨照顾不少。
“嗯……是这样的,小雨有时候多做些家务,能抵一部分房租。”
“老弟,不是我说你,这孤男寡女长久地相处一室……你也得提防点。”
“这我知道,小雨和我结婚七八年了,她我了解,不是那种人。”
“嗯嗯嗯,那就好,那就好,我也只是提醒,别怪我多嘴啊……对了,今天我们洗完脚都做个全套按摩吧,那家小姑娘们的手法不错……估计你也憋坏了,哈哈哈……”王璠爽朗地笑着。
“我就算了,按个脚就行。”
“哈哈,还给媳妇守贞啊?”
梁晨用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但最终,就在秦小雨微信信息发出去的时候,梁晨已经躺在粉色纱幔围起来的按摩床上,闭着眼睛,开始感受一双手的到处游走,以及适时的侵犯。虽然上次在KTV之后,梁晨曾短暂地陷入到巨大的失落与悲哀里,但此刻,他悄然起立的身体,又一次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哥,你手机响,要不要看?”女孩提示梁晨。
“帮我拿一下吧。”
女孩轻盈地从衣架上的衣服里拿出手机递给梁晨,然后继续她的工作。
什么?她要告诉Jessica结婚移民的事?那估计一走出这家洗浴按摩中心,王璠就该拿脚趾头笑自己了?更可笑的是刚刚他还对王璠表现出一副不近女色的孤傲样子……合约就是合约,即使Robert半途喜欢上别人,这和合约也不存在必然的矛盾啊,秦小雨果然上心了……是的,她还要去环……,虽然说还会戴,但是这中间的几个月呢?她不知道这有多么危险吗?万一怀孕了呢?难道真的只是打胎那么简单?要知道男女之间,没有共同骨血相连的时候是一种状态,而有了孩子,就像熔岩冷凝了一样,感情就有了坚硬的形状。即使那个生命半途夭折,已经坚固了的感情也是无法更改的。现在他梁晨还是秦小雨生命中第一的男人,他是她的丈夫,他们有自己的孩子安妮,一旦秦小雨和Robert怀孕,那么Robert也是她的丈夫,也是她孩子的爸爸……梁晨啊梁晨,那你是谁?你的位置在哪里?即使你最后和孩子生活在了澳洲,享受到了优质的空气和完善的福利,安妮有了公平的学习环境,可是你还剩下什么?
梁晨一阵烦躁,身体疏地就没了任何感觉,他说了声对不起,直接起身,掏出一百块小费给了女孩,穿好衣服就出门了。
他席地坐在洗浴城门口的台阶上,吹着一股土腥味的燥热晚风,望着一样混沌的夜空,闻着周围浓郁的烤肉味道,点燃了一根烟。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一枝独秀原创】《分岔》第二十二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