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爱,以为,会左拥右抱(外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3822℃ 0评论

乱爱冲着吴能喊:“欺良说没有标间了,只有大床房。”
“只要酒店星级够就行。”吴能回答。
几天后三人见面。先吃饭。
欺良给乱爱布菜,吴能心里就不舒服。在家里要乱爱吃这些菜,乱爱死活不肯,说要减肥,又说要健康,可是欺良夹到她碗里的,她吃个一干二净。骚劲上来,连忌口都能改?
饭桌上,两个男人没能熟络起来,也不陌生。距离近是近了些,但中间,总好像是有一层无法穿越的玻璃。
饭后去酒店,乱爱就傻了眼。不是大床房吗?结果一开门,看见的却是两张床。这不欺负人嘛!怎么睡?和一个男人睡一床,还是让俩个男人睡一床?
乱爱心里突然地不快……原来,欺良不愿搞3P。
“我想睡会。”乱爱自言自语地说着,爬上一张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根据前几次跟乱爱单独约会的经验,欺良知道乱爱从她老公那里得不到多少欢爱。乱爱想要让吴能亲眼见见怎么能喷出5罐啤酒量的水,如何一夜5次郎,所以吵着要借欺良的地主之谊,参加啤酒节,让吴能见识一下欺良的厉害。
欺良从来不喜欢和别的男人共享一个女人,更别说同处一室。但乱爱是个例外,因为和她在一起,可以不必将吴能当作男人的存在。
欺良走向床边,粗暴地掀开被子,退下自己的牛仔裤……
吴能正在上网,似乎他身处的不是旅馆,而是图书馆。
“叫我老公!”那是欺良的命令。
乱爱以大声地呻吟回应,终究没有叫出“老公”那两个字。要是吴能不在场,她一定会连叫三声“老公”让欺良立马缴械的。
欺良暗示乱爱,这样在床上纠缠下去,吴能会不平衡的。
于是,起床,晚饭一起吃海鲜。
三个人在餐桌上的话,较中餐的时候更少了。
“晚饭后带你们先去啤酒节转转吧。”欺良说。
啤酒节很喧嚣。
乱爱挽着欺良的胳膊,俨然欺良是她的老公。
吴能颈上吊着相机,像个陌生人似的不远不近地一路跟着……
从啤酒节回到酒店门口,欺良悄悄对乱爱说:“我晚上回家吧。”
乱爱恨恨地瞪着欺良。
“要不我再喂饱你一次,然后我回家?”欺良改口。
“欺良说他晚上想回去。”乱爱对吴能说。
“那就回吧。”吴能巴不得马上结束尴尬的三人行。
“可是刚才我已经说了不让他回去了。你奇不奇怪呀?”乱爱向吴能撒娇。
“那就我回吧。”吴能平淡地答复。
“你敢!”乱爱嗔怒。
“你往哪儿回呀?还是我回吧。”欺良解嘲。
“也好。”吴能口接得快,生怕欺良变卦。
乱爱各瞪了这两个男人一眼,一句话也不说。
欺良走了。连个草草的拥抱都没有。
不一会儿,乱爱的手机上出现了欺良的短信:“你听我的,我回家,吴能会舒服点。为了长久,要让他慢慢接受。一定听我的,我明天中午过来陪你吃饭!”
乱爱的眼角渗出一行泪水。
“哭了?”吴能瞥了乱爱一眼。
“嗯,就是生气!走就走,都不告别下,都不安慰下!”
“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至于吗?”
“不是的!本来说要陪我三天,我都体谅他忙,让他陪一天,彼此都没负担。都说好了的,他晚上还要走……明天不许和他吃饭,不要理他!”
吴能的笑容轻飘飘的:“还说不在乎?”
“反正以后不和他联系了,真的!”
“你能做到?”
“这有什么不可能?!”
“来,别人不满足你,我满足你一下吧,看你可怜的……”吴能嬉皮笑脸地拉着乱爱回到酒店客房。
“我大姨妈来了。别碰我!”乱爱为欺良的离去迁怒吴能。
“同一个大姨妈,欺良能碰我不能碰?” 吴能不等说完,就吻住了乱爱。
乱爱头摇得像拨浪鼓,就势一个踉跄跌落在已经重新整理过的床上。头歪得远远的,臀却主动地迎合上去。
没想到吴能居然就这样隔着衣服射了。
床单并未弄脏……乱爱想起自己悬在半空的臀,呵,心中一阵失落。
“没被满足吧?”吴能问。
“什么时候满足过?”乱爱难掩不满。
“我不让你乱爱嘛。你还非要拖着我一起上阵。”吴能底气不足地呢喃。
乱爱不禁悲从心来。
以为,会左拥右抱。
结果,却无法左拥右抱。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乱爱,以为,会左拥右抱(外传)

喜欢 (6)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