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所有趣味

一枝独秀 一枝独秀 2056℃ 0评论

1

Kevin想要见我的时候殷勤与往日自是不同的,就好像热情原本有个阶梯,可以一下子跃上好几层。

比如他会突然频发自己的照片,各种扮无辜与可爱,各种角度,各个地点,各种色彩,各种样式的衬衣及内裤……说话也会拖延和黏连一些,过了睡觉的时间还要逗留,趁着妻子洗澡也不忘拍个床照过来。有时还会讨好地发我一些处理好的图片,让我拿去做guessing competition。

就是这样,我对他突然的殷勤和平时的从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也无尴尬,因为我比他做得还要不够——我从不主动联系他,不找他消磨时间,不对他倾诉各种情绪,也不说任何的甜言蜜语。好在他也觉得顺理成章,没有追问,没有猜疑,没有要求。我想我们做的,其实只是彼此的书签,只在选定的页码短暂停留,而不是对方的一个故事,一个章节,或一本书。

算算日子,也该是他抽取书签的时候了。所以看到他发来一系列的照片,谈论了一些平时顾及不到话题,在末尾看见他说:明天我有空。

2

这是个阴雨天,有一阵子没下了,地面还似有挽留地湿润着。就像男人说了分手离开你了,你却还觉得屋子里到处是他的气味、他的影子。

我喜欢这样的天气,如果拿天气来形容我的性格,恐怕怎么也不能算是万里无云的晴天,我不常笑,就像没有光没有灿烂一样,所以阴雨天是还比较贴近的。

虽说不上有太多的期待,我还是精心准备了下,想着清冷的空气里唯有黑色和红色能衬托出肌肤的白来,就将一身大红的蕾丝内衣严严实实地裹在黑色短裙里。细想下,绿树掩映的丛林里,白的肌肤上绽出三朵艳红的花儿,该是多么灼人眼目。或,灼人情欲。

和他见面的时候笑笑,各自扎好安全带,我从包里掏出两枚安全套,他便笑了。记得当时我说我会拿上次剩下的避孕套时,他说了句:so thoughtful.

为了酝酿一点气氛,我偏着头,用无名指的指肚在他手背上划着圈,嘴角一丝笑意,接着他短信里的话问:你哪里想我了?

他则爽朗地哈哈笑了几声,说:naughty.

再仔细看他的穿着打扮,居然是短裤……原谅我不健康地想到了是否为了方便……赶紧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似乎他新近理了发。

他说:我在来之前去了另外一个区,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但是没找到,你还介意去同一个地方吗?

我说没关系,我都不介意的。但我知道,若某人这么问的话,我一定会在心里说:有你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呵,这话足够肉麻,也还没机会说出口。

3

湿漉漉的林间小径上铺了一层树叶,脚踩上去沙沙作响,头顶还有不知名姓的鸟儿欢叫着……再隐秘的心事也会被他们探知到一样。

他的左手轻抚在我的腰上,随着步子,轻柔地上下触动,有些温度,有些微痒,有些逐渐的不安分。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想象哪个角落或哪片密林尽头可以暂避一时。越找越慌张,目光就常常会羞涩而又无奈地碰上,再躲开。

我其实想最好有一个比较高的树桩,他可以抱我坐在上面,以此弥补身高上的差距,同时也便于接吻以及……我又想多了。

事实上,我们都有些迫不及待,在小径的一个分叉口,就站了下来,他放在腰上的手已经大幅度地在我身体上游走着,侵占着,我踮起脚尖,看他一手从胸口伸进去,掏出半个圆润的乳,径直弯了腰低了头,努力地含住,嘬咬……一阵酥麻中我仍不忘对自己决定的肯定——红色的文胸果然衬得肌肤白的发腻,尤其被托举得更显饱满莹润。

看他吃的太努力,我摸摸他的脸,打断他,食指在他唇边抚弄,诱他口舌去追逐,然后再仰头闭眼……吻。这样差距的站立,吻比吮吸乳房要使他舒服地多。

吻永远是或长或短的前奏,是饥饿的第一口食物,而且是那口越吃越饿的食物。

他很快便不满足于此了。他的手开始大力地捏我的臀,又从股沟往进探……我只好放开他的唇,夹腿,弯腰。

不知道为什么迎接的前一个动作一定是假意拒绝。我夹紧双腿,喘着气说;不……

他不管不顾,单膝跪下……omg,我很羞愧地发现,他跪下仰头,我微微含胸,便是最佳的姿势……这下他欢快地像个孩子,两只手都从我的领口伸进去,像贪婪的饿了许久的穷人家的孩子,捧了两个大白馒头,满心的欣喜,这边咬一口,那边咬一口,嘴里还嗞嗞地砸出声响……又一会变得更贪婪,两手一挤,他一口含住两个奶头……

我已经无法在欣赏黑裙与大红蕾丝裹将不住的腻白了,我只能闭上眼,不够呼吸似的努力呼吸,站不稳似的努力揪住他的衣领。

他的吸吮使我的身体越来越空洞,连灵魂都找不见了,只剩下欲望的躯壳,急待填满。

我捧着他的脸使他离开,顺势拉他起来,然后急吼吼地去解他的短裤……真好,皮带都不用。

两个人都喘着粗气,我用手抓住他的时候,不禁一阵惊讶……原来他也湿的一塌糊涂,我正想跪下身子给他一个小安慰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走来一个年轻男人,我着急地说了声有人,赶紧离开他站起身……那人咳嗽了声,手里抡着一根树枝,击落了一些叶子,转身从另一处岔路走开……所幸目光并未接触,但很显然的是,他什么都看见也什么都听见了。

好尴尬。

我再抬头看他时,短裤已经整整齐齐,唯有我的右手掌心还是明晃晃的一把粘液……我摊开手掌给他看,他有些害羞地笑了,然后递给我一张纸巾。

4

已经不敢在山林入口处的小径逗留了。于是俩人各怀不安,手牵手往林子深处走去。

过了几处柴垛,一座废弃的小木屋,一条木长椅,终于,看到一棵差不多两人才可以合抱的住的大树,想一个安全屏障似的矗立在那里。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我便知他的意思了。

于是一切重新来过。

只不过这次单膝跪在地上之前,他已经婉转地将我的红色内 裤褪下,一边褪一边说:so wet……然后团起来,装进他的口袋里。

我一手撑在树干上,一手揪起他的衣领,单腿站立,另一条腿则高高越过他的头顶……

像我们小时候下雪天伸出舌尖去迎接雪花一样,像舔房檐上的冰棱一样,像啜饮叶片上的甘露一样,这个饥渴的孩子,贪婪到无度。

最要命的是,他一边舔食,一边还用手指快速弹弄。

几欲眩晕,我收腿回来,再次急促地解开他的裤子……大致已经虚空到再不填充就要消隐那样。

他手放在我的腰上,使我背转过去。我双手抓住粗粝的树皮……他尽可能地低下去。虽然顺利进入,但还是觉得高度上有不契合。我用力支撑自己地时候,不小心抓掉一块树皮,一瞬间想到这个画面若定格,必定含蓄中蕴藏了无尽的激 情……也想过要不拿一片树皮做个纪念?或放在两个人的唇中间,拍个特别的吻照……想归想,事实上我扔掉那片树皮,又换了一处抓紧。

他也觉得这个姿势有些勉强,于是退出,我转向他,没有言语,他只那么一碰我的腰,我就勾住他的脖子,一跃,双腿就卡在他的腰间。于是他的双手托举着我的整个人,调整好高度,很顺利地又合二为一。

就那样,他托举着我,一下一下,一下一下……无数下地撞向自己。

有一阵子我突然担心他累了或者到了快乐的巅峰而手上无力,把我扔在地上,又担心我刹那失去知觉,勾在他脖子上的双手滑落,整个人反着栽下去……于是,他的高潮顺利到达,而我才刚刚为安全放下心。

但是不能不说,这个姿势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这个姿势可以使我对男人的力量达到顶礼膜拜的程度……只是第一次,我对他和自己都太没信心,而丧失了在他掌心飞升起舞的机会。

当他放我下来的时候,我由于激动,一直在想,我该怎样表达给他呢,可是想了想,我找了个最简单的句子问他:我重吗?

他说:你有50公斤吗?

我说:我有时候50公斤,有时候48公斤。

他在我头上摸了下,哈哈笑着说:那你太轻了。

5

走到停车的地方,我说我渴了。

于是一起去喝茶。我的一杯绿茶,他的一瓶冰水。

很快我的茶喝了一半,拿起他的冰水添了进去。那时候我们也很少说话,竟然都没有问对方感觉怎样。

我其实很想对他说,在他褪我内 裤的时候,我的一只脚从内裤里拿出时,那是个很美的画面:弯着腰的女人,头发披散,黑色短裙聚在腰间,白的臀,自有她曼妙的弧度,红色的内 裤被束成单薄的线条,挑在指尖,黑色尖头绑带皮鞋正从红色的包围里逃出……肥白的大腿,纤细的脚踝……他应该拍下来。

我也很想说,当他从口袋里掏出内 裤,再让我扶着他的手臂,他仔细地给我穿上时,也是个很美的画面:弯腰的女人,头发披散,脸颊红润,黑色的短裙聚在腰间,白的臀,自有他曼妙的弧度,红色的内 裤被束成单薄的线条,挑在男人的指尖,黑色箭头绑带皮鞋正进入红色的包围里……肥白的大腿,纤细的脚踝……他应该拍下来。

其实还有很多色彩斑斓的时刻,比如背对他弯腰的时候,他的眼前一定是艳红雪白与翠绿。他可以作画的,用眼睛和大脑,在天地间铺陈一副动态的油画……情欲总能轻而易举地让人有艺术感的突然触通。

但事实上,我们很少说话,我只是在喝茶的间隙,伸手在他跪红了的膝盖上摸了摸,用指尖捏走一点树叶的残渣。

回程的路上,只在红绿灯的时候,他用手抚摸了几下我的胳膊。

而我在车子刚一走上我家的那条街,就对他说,能停的时候就停下来,我想走回去。

然后车子就停在了我想让它停的地方,我们连一个礼貌的吻别都没有。

我只是在到家后发了一则信息:很抱歉我都没怎么说话,你一定觉得很无趣吧。

他回:没有的,你就是我所有的趣味。

好吧,我发了个笑脸后,就删除了所有的对话,嗯,删除对话只是觉得此事已过,无需挂念。就像喝完每一次茶,要清洗杯具似的。当然,若他再和我说话则是另一回事。

然后呢,感觉自己像一列走完分岔路的火车,自然滑入原有的轨道,没有停顿,没有减速,保持原有状态,继续前行。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你就是所有趣味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