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过【1】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3175℃ 0评论

爱之过

有些事,只是不知道,没听闻、没见过,不等于不存在,没发生。

这段感情,有些所谓的重口味,却又顺理成章,甚至不觉突兀地,在自己的通道里,幽暗而缓步前行。

是的,这是一对母子的爱恋。

1

满子24岁,刚大学毕业不久,一脸的青春痘总是此消彼长,欲望堆积而不可消解的样子。

满子的Q资料写成36岁,也许只是为了截留所谓“熟女”的目光。他这样在暗夜里畅游网海,像条不受束缚的小鱼儿,隐没在各种欲望的波涛里,才得以放松,才能隐藏内心的不安。

满子没有烟瘾,但有时也会从干瘪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将淡蓝色的中南海烟盒推到电脑屏幕下,然后在烟雾一圈一圈形成和淡去中,找几部A片,一段一段拖着鼠标,节选,停留,男男女女孟浪的声音中,满子总能看见父亲转身离开家的情境:父亲狠狠地将一整盒中南海扔在脚下,无数根细小的白色烟棒从淡蓝色的烟盒里散落出来,到处滚,个个无家可归的样子。母亲雪梅几乎瘫坐在地上,两只胳膊无力又倔强地攀附着满子的腿,她一阵嚎啕大哭,一阵哽咽和饮泣。

唯一的听者满子,拖拽着母亲,脖子青筋暴起,所有的愤怒让他追逐着,将那盒凌乱出来的烟棒,一个个用脚碾碎。

三个人的家庭生活,终归因一个人的离去,而变得除了仇恨就是空荡。

母亲说:你爸不要妈了,抛弃了咱们。

满子说:爸爸不要你,我要你!

一个十五岁男孩的拥抱,单薄的体温,就那样包围支撑了母亲的脆弱。

雪梅晚上不吃饭,满子去楼下小卖部买了方便面回来煮,打鸡蛋的时候,一只鸡蛋碎裂,蛋清和蛋黄掉落满子整个脚面,黏黏糊糊的样子,让满子又着急又生气,扯下几段卫生纸擦拭了去。

没有青菜的方便面里却有一只完整的鸡蛋,满子端饭碗到妈妈雪梅的床头,说:“妈,吃点吧。”

雪梅眼神回不过来似的长吁一声:“吃不下,你吃。”

满子鼓着腮帮子吃完面,锅碗瓢盆地又不想洗,就扔进了厨房的水池,踢踏着拖鞋,准备回房睡觉,天已黑透,第二天要上课,世界还在转,满子想妈妈明天可能就会好起来的,男人又不是生活必须品,况且自己也算是个男子汉了吧。

“儿子你过来。”雪梅突然叫住满子,她觉得房间缺了支柱似的,摇摇欲坠,靠什么都觉得会倾塌,她退缩到床脚,紧抓住木质床头。

满子走进来,把妈妈的枕头放在床正中央,拉着妈妈的胳膊,捋顺雪梅的头发,半拥着让她躺好。

“妈,你还有我呢,睡吧啊。”

雪梅反手抓住儿子的手,说:“你爸对不起我,他不要我了,不要你了,不要以前了,他没良心,我要你记得,你永远不许找他,就当没有他!”

“好,我知道了,我没爸爸,只有妈妈……你快睡吧。”

满子哄着妈妈迷迷糊糊闭上眼,给床头柜放了一杯水,关了灯,拉合上门,回自己房间了。

其实父亲的走与不走又有什么区别呢?前五年是几乎不回来,以后许多年是再不会来。家照样是满子和雪梅两个人的家。

满子睡不着,又打开电脑,从硬盘里找了一个A片打开,同时又找了好几个下载。

性这东西,快感最干脆,不拖泥带水,看完,弄湿几片卫生纸,就能安睡个好觉,父亲不父亲的,已经不是生活要素了。

看了大约十几分钟,满子觉得身体略微膨胀,躁动着去了卫生间,准备冲澡降温。取毛巾时,却不小心将母亲雪梅的内裤碰掉在地上,于是弯腰去捡,脑海里却突然闪现适才片子中男主角趴在女主角双腿间嗅弄的画面来。迟疑着,满子捡起内裤,不由自主地翻找起裆部,并用手指细细摩挲那一片纯棉的质地……这是条没任何花边装饰的黑色纯棉内裤,腰部的松紧带失去了60%的弹性,甚至裆部因为洗的次数过多而使棉质变硬,裆部或许因为体液的浸泡而色泽变淡……满子摩挲着,闭上眼,忍不住,拿起内裤放在口鼻间,细细呼吸,内裤弥散出肥皂的香味,他又被转过身,面对白色的浴室内壁,将内裤套在自己的物件上,止不住地上下摩擦抖动起来,脑子里竟然驱赶不走的是水汽中,朦胧模糊的母亲雪梅的影子,影影绰绰,母亲雪梅递给他一个搓澡巾,转过身,身体上黝黑的一丛消失,她半蹲下,满子在水汽蒸腾中,将小手套进搓澡巾,在母亲光滑白皙的背上上下左右搓动,偶尔碰到腋下,母亲雪梅会咯咯地朗声笑几下,整个浴室的灯光都快乐地摇晃了起来……

满子的大脑里重叠起很多片段,每一个片段都撩拨一下他的神经,像一个火苗落在小腹,终于,越积越多,身体瞬间爆炸,某种物质岩浆一样喷涌而出……糟了,满子突然看见自己抓在手心的母亲的内裤上一片脏污,霎时有点不知所措,愣了几十秒,才在水龙头下简单冲洗,又挂上毛巾架。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爱之过【1】

喜欢 (1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