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岔》第三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2338℃ 0评论

第三章

秦小雨有些眩晕。
她十指迅速插入Robert浓密的头发里,一点点按压他的头。
可是手腕很快被Robert抓住,他缓缓站起身,调整好呼吸,用用手指抻平秦小雨的裙子,在她额前轻吻了下,说:“唐突了,但就想这么标记一下。毕竟今天对我来说,很不一样。今天,是你让我有了个新角色,所以一时……其实我没那么着急,我的生活里常常是大段大段的时间没有女人的。”
“嗯”秦小雨低了头,咬了咬嘴唇,说,“还用我送你到家门口吗?”
“不用,让我背下楼吧。来……”Robert弯了腰,双手向后背过去,秦小雨走上前去,他的两只大手在秦小雨大腿处那么一抓一举,秦小雨就服服帖帖地在他背上了,嗯,多么柔软温暖的一个。Robert觉得心里有一丝即将压抑不住的甜蜜。
“到了到了,快让我下来。”秦小雨着急地两只小腿乱踢。
“怕他看见?”
“嗯……反正不好。”
“我会说你脚崴了。”
“别,快让我下来!”
秦小雨挣扎着,扭动着,慢慢从Robert的背上往下滑。Robert突然觉得这女人扭动的样子很娇俏,假如是在怀里,一定泥鳅一样光滑,面条一样柔软。
“好吧,那我还是送你到这里,否则他不明白你是怎么送我的。”Robert用手揉揉秦小雨的头说。
“嗯,再见。”
秦小雨头也不回地自己走完最后几个台阶,并用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觉得烫热感已经慢慢消退,才走向了车子里的梁晨。

“干嘛让我送他?一个大男人家家的。”秦小雨坐上副驾驶座,故作不满地说。
“没什么,就是单纯地想让人家能心情愉快一点地帮我们,这样对你和安妮都好。”梁晨启动了车子,看了秦小雨一眼,又问:“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就是……他抱了我一下,就一会。”
“嗯。”梁晨很沉闷地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
秦小雨知道这个话题没法继续,所有的都只能在想象里延伸,如果让她和梁晨将此作为正式的话题讲出来,虽不至于是盐洒在伤口上,怎么也像一瓶食醋倾洒在土地上,地面会噗噗噗地起一层泥泡。
关于这个问题,两个人都心照不宣,明白是怎么回事,避过绕开就可以了,这世界上其实有很多事都可以不这么锱铢必较的,生活像各式各样的筛子,你的孔大了,很多疙瘩也就漏过去了,一路平坦。你若太细密,怕是得兜一身心的问题,沉重且颠簸。
梁晨其实多次地责问过自己,为什么在这件事里自己充当了一个传统意义上非常无能的角色?一个男人没有足够的金钱或者能力去移民,却靠着出卖自己的婚姻,出卖自己妻子的身体,甚至感情,去获得一个可谓虚荣的外国身份……在最初他和秦小雨讨论移民这件事的时候,他们也考虑过各种方式,只是都一一否定了。首先英语基础不好,其次一个人是区政府的一个小办事员,另一个是市党报的一个小编辑,也没什么特殊技能,再次两个人都是普通家庭出身,父母最大的能耐是替他们首付了一套房子,他们还在还房贷的路上跋涉着呢。怎么办?
无能为力就是一记重锤,可以在瞬间打折任何人脆弱的自尊。
结婚移民大概是移民里面最简便最有效的了。而且还恰巧遇到一个合适的人。虽然Robert并未提出金钱交易,但梁晨知道,金钱交易大致是驱除感情最有效的方式。你看,有时候人们用金钱来衡量爱的深重与否,有时候,金钱却是感情的冷凝剂,当钱财两清的时候,一切都可以画上句号。是的,他把Robert看做一个跳板,而不是秦小雨下半生的航船。
其实梁晨也有过安慰自己,他那样爱秦小雨,若爱一个人最高的境界是惟愿她快乐的话,那么,Robert的存在,秦小雨和Robert的两年,也许是他赠予秦小雨最好的一个人生礼物,嗯,赠予她另一个男人的爱与激情。是的,还是不能使用肉体这个词,梁晨一想到这个词,心口就一阵酸痛。他看得出来Robert对秦小雨的期待,甚至也洞察到了秦小雨故作的淡然。但是他还是喜欢秦小雨在他面前重复Robert的种种不是,哪怕口是心非也好。
梁晨最喜欢听秦小雨说的那句就特别俗,却不知为何有那么贴心。她说:“别看Robert个高长得帅,但他鼻头小啊,那个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那天秦小雨和梁晨回到家就真的避Robert而不谈。但是现在,飞机马上落地,她的生活将会怎样开始?她和Robert将会怎样相处?这些问题一点也不小于她要马上给梁晨一个安全到达的信息。
飞机停稳,秦小雨开了手机,却没有任何信号,也接不到任何无线网络。
Robert说:“别着急,下了飞机取了行李,出去后先呼吸一口悉尼的空气,然后我帮你买账临时卡,和他联系。”
“谢谢。”秦小雨说。
“妈妈,我有点饿了,还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uncle robert的家啊?还有,如果他家很大,我可不可以养只小狗啊?”安妮拉着秦小雨的手,唧唧喳喳地问。
“待会出去了找地方给你买吃的,其他的现在不许问,因为妈妈也不知道。”
“好吧。”安妮嘟囔着嘴,又突然抬头问秦小雨:“妈妈,那爸爸现在知道我们已经到澳大利亚了吗?他什么时候才能来看我们呢?他来了我能带他去看袋鼠和考拉吗?”
“很快吧,等你先上学了再说。”
“妈妈,那uncle Robert什么时候带我们去看袋鼠和考拉啊?”
“很快吧,我也不知道。”秦小雨突然有点烦躁,她但心地看了一眼Robert,怕他会不喜欢一个孩子的问东问西。Robert没有过孩子,肯定不知道如何和孩子相处,不知道他是否有耐心在未来的两年里和安妮相处愉快。
“小安妮”Robert停下脚步,回头对安妮说,“饿了吧?一会给你买个汉堡尝尝,可不一定有国内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好吃哦。”
“没关系的,我还可以忍到回家的。”安妮乖巧的样子让秦小雨和Robert对视一笑。

“空气可好啊?安妮公主?”一出候机大厅,Robert指着湛蓝湛蓝的天空问安妮。
“嗯,白云好像棉花糖啊。不像北京老是灰蒙蒙的,有时候我们去学校还要戴口罩呢。对吧妈妈?”安妮摇了摇秦小雨的手。秦小雨说:“喜欢这里就好,妈妈希望你会在这里认识好多新同学新朋友。”
“可是我得先好好学英文啊,要不然我都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不用担心安妮公主,你会很快学会的。”Robert说着目光转向秦小雨,“我说过的,五六岁的小孩子很快就会适应语言环境,你别担心。”
“嗯。”

Robert的哥哥mark来机场接他们。Robert介绍mark给秦小雨。秦小雨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好,Robert马上解释给mark说她英文不够好,有些紧张。Mark耸耸肩,说没关系,转而和吃着薯条的安妮打招呼。一行人刚坐上车,Robert就借了mark的手机,递给秦小雨说:“给他打个电话吧,刚刚我没找到哪里有买卡的。”
秦小雨感激地看了一眼Robert。然后赶紧给梁晨打电话。
秦小雨小声说:“我们到了,他哥哥来接,安妮一路睡得都不错,刚给她买了汉堡和薯条吃,她说汉堡太难吃,就只吃薯条了。我现在用他哥哥的电话和你说,回头买了卡,告诉你新号码。”
梁晨问:“好。你怎样?悉尼怎样?”
秦小雨说:“我还好,就是飞机坐太长时间了,胃不舒服,不过还好,忍着没吐。一会到他家了喝点热水就好了……悉尼也就那样,就是冬天不冷,也不像个冬天的样子,有点像广东深圳,树叶子都是绿的,还到处开着花儿……你没睡好吧?”
梁晨说:“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基本上一直在看你在的那架飞机的航线图,玩会游戏看会那个……还好你们安全到达,我去睡会,用别人的手机打国际长途时间太长也不好,先挂了吧。”
秦小雨挂了电话,便一直看沿途的各式房子,都低低矮矮地陷在一片片绿色中。车子大概行走了四五十分钟,才到一片密林的旁边。Robert指着一条路说:“咱们家就在那条路左拐的第二家,我告诉过你了,有两间卧室一个书房,有安妮公主一间,回头好好给她布置一下。”
秦小雨笑笑,有外人在,她总是紧张,尤其语言还不通。
到了家门口,Mark下车对Robert说房间他和妈妈已经提前收拾干净了,希望他们先好好休息,他把自己家的一辆两厢霍顿也给Robert留下了,钥匙在餐桌上,让他自己买了车之后再还回来。Robert在mark肩上拍了一下,两人简单拥抱了下,就和秦小雨他们挥手告别了。
Robert说:“先回家,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那我可以先去看看游泳池吗?”安妮迫不及待地问。
“当然。”Robert打开了房门,放好行李,就拉起安妮的手,去了后院。
秦小雨一个人在一楼的客厅里慢慢走动……这是个多好的房子啊,客厅敞亮,厨房餐厅阔大,窗外就是花园,花园周边是刚刚修剪整齐的草坪,虽然是冬天,却依然茵绿茵绿的。卧室应该在楼上吧,应该还有一间书房,也不知道在哪里。

“我带你看下房间。”Robert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秦小雨身后。
“一楼那个门通往车库,这里有个厕所,旁边这个是洗衣房,餐厅那边通往书房,我带你看看书房,”Robert牵起秦小雨的手。
“说是书房,但书很少,还有好多是我上大学时买的,遗憾的是没有中文书。”
“没事,我还看不懂呢……我喜欢这张桌子,有点古朴。”秦小雨的指尖在窗前那张深灰色的实木桌的边缘轻轻摩挲,想着也许可以坐在这里,迎着朝阳或者看着月光给梁晨写信,也记录在这里新鲜的每一天。
“你以后可以在这里看书写东西,我去餐桌那。”Robert像看透了秦小雨的心思一样。
“我还要在这里,放一张我们的合影,好吗?”Robert指着一处只放了一个橄榄球奖杯的书架格子说。
“可是我们还没一起照过相呢。”
“以后会的。”
“嗯。”
“走,我们去看看卧室。”
Robert一直牵着秦小雨的手没有放开。

“这间给安妮,比较明亮,窗户朝向后院,安静。也和我们的房间隔了一个小会客厅和一个卫生间。”
“嗯,挺好的,只是,她在这里可能还不能习惯自己睡……我能……陪她几天吗?”秦小雨小声说。
Robert没有理会,也许是没有听见,他拉着秦小雨的手推开了另一间房子的门,说:“看,这是我们的卧室,有很大的衣橱,一会你就可以把你的衣服整理出来,放在最左边的一列,我的放在右边。安妮的房间有自己独立的衣橱……这是卫生间,安妮可以独自使用楼下的卫生间。这张床有点小,我考虑过两天换个king的size。你觉得呢?或者床的位置要不要换一下?正对着那面穿衣镜,是不是更好?”
秦小雨说:“你决定就好。”
其实她还是在纠结晚上让安妮一个人睡的话她会不会害怕,还有,她晚上起夜一定要去楼下的卫生间吗?楼上的卫生间用起来不是更方面吗?如果让梁晨知道六岁的女儿要一个人晚上去黑咕隆咚的楼下上厕所,他也会生气的吧?
而且,Robert突然的健谈让秦小雨产生了一种客居的感觉。就像主人才会对客人热情寒暄一样。

“你不开心吗?”Robert察觉到了。
“没有。也许只是有点累。”秦小雨掩饰。
“如果你不开心我也没有办法,孩子必须和大人分开睡,要从一开始就培养她的独立能力,不要心软。你需要告诉她的是,我们现在结婚了,虽然她的爸爸还是她的,妈妈还是她的妈妈……”Robert捏了捏秦小雨的手,然后松开,说:“我下楼去叫安妮先冲个澡,安顿好她我们也冲个澡睡一会,晚上带你们出去吃饭。”

这章写于去墨尔本的车上。很高兴自己没有用一个借口停下来。
2015.6.13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分岔》第三章

喜欢 (2)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