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岔》第二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1953℃ 0评论

第二章

断断续续的睡眠,愈外将这十三四个小时拉长了似的,秦小雨的内心一直在和自己说话,在和梁晨说,甚至和身边闭着眼睛安静呼吸的Robert说,也和半靠在自己怀里的安妮说。她不知道要用多久和怎样的方式才能把自己的内心梳理清整。
有一阵子睡着了,她也靠在了Robert的肩上,但突然又惊醒,赶紧坐直了身子。那么长时间的飞机,她怕自己的口气渐渐不够清新,也怕睡得太香会有鼾声,或者流口水到他的肩上……他会介意的吧?至少他不会像梁晨那样,会在清晨一睁开眼就无所顾忌地亲吻,会录下她偶尔的轻微鼾声等她醒来给她看,若看到她流口水,则会一动不动地保持她香甜的睡眠……他不是梁晨。他们虽然已经是名义上的夫妻,但事实上的亲密极其有限,除了那次在Robert公寓楼梯里……秦小雨想到此,回头着意地看了他一眼,的确,他是帅气的,某时的沉静使他蓝色的眼眸更透出一股诗人的忧郁,而且清澈到没有一丝杂质,秦小雨觉得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像得到了许多纯净的诗句,句句情感饱满,不染凡尘。这个英裔的澳大利亚人,在中国工作生活了将近十年,却一直独身。秦小雨曾问过他为什么不结婚,他给她的答案很有趣,他说:“我怕爱不了那么久,还要捆绑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太长。”秦小雨说:“可是白头偕老多好,两个人互相依靠互相取暖,你不想有吗?”“能白头到老的人,肯定都是忍受或者宽容了生活里的各种变故的,不是那么简单呢。”好吧,也许。秦小雨大致猜出来Robert更喜欢和自己的这种合约方式和原因了,好合好散,规规矩矩,只消耗两个男女在一起的最好时光,就像你喜欢京都高台寺的樱花,你只需要春季前往那里就好了,而不必一年四季地耗时去等。也像挑拣一本自己喜欢的书,读完了就好,至于以后赠人存留或者丢弃,都不重要,也许有些书,乍看愉悦,并不值得第二次玩味……想到此,秦小雨无奈地摇摇头。
飞机已经广播再有半个小时就要降落了,乘客们纷纷打开舷窗,秦小雨一手捂着按你的眼睛,一手推开了旁边的舷窗,瞬间看到一片云海。
你看,人就是这样茫然漂流的。你此刻真的不知东南西北,也不知高低深浅,你随着浮云颠簸起伏。
梁晨不知道会不会惓到睡着,或者拿着手机紧盯这架飞机的航线?看它如何跨越太平洋,又怎样从澳大利亚广袤的陆地上空飞行?感受他的妻女那样快那样快地和自己天各一方?
秦小雨眼眶又不由得一湿。
Robert醒了,对秦小雨笑了笑,问:“还好吗?饿吗?”
“还好。”机上的两餐饭真的太难吃了,和方便面比都是天上地下,如果梁晨在身边,她会实打实地说:“难吃死了,好想吃一碗辣辣的方便面啊。”可是Robert大致是没有心情接受她的小小不满的。
“这里是冬天,今天温度最高18,室外温度13,待会出去你需要和孩子加件外套。”
“好的。你休息的怎样?”秦小雨问。
“一般,回家我们得先简单收拾下,洗个澡,大家一起补一觉。”
“好的。”
秦小雨说着好的,心里却开始咯噔一下……到家后怎么休息呢?是的,秦小雨的意思是从第一天开始他们就一个房间,让孩子一个房间?这该怎么跟孩子解释?之前和孩子也只是笼统地提到要到澳大利亚来上学,他们会住在这位叔叔的家里,被这位叔叔照顾,至于结婚什么的,都是悄无声息办的,秦小雨和梁晨一直觉得还是先别告诉孩子,等不得不说的时候再考虑告诉她的方式。
秦小雨皱了皱眉。
她何尝不知道单身多年的Robert其实是很渴望和她共处一室的,虽然他也没多少机会表达,一直大家谈的都是合约的细节,比如生活在一起生活费怎样计算,还要不要秦小雨出房租,孩子的教育费除了公费的部分剩下该怎样,家务分担该怎样?若秦小雨外出打工,两个人各自的收入是否互不相扰等等。但是,那天在楼梯口,Robert已隐晦地表达了一切。
是的,他是渴望她的。
而她,内心似乎也涌动着这样的暗流。

那是他们在梁晨的陪伴下领取结婚证的那天,因为是生活的一个转折的开始,秦小雨深深记得那天是雨后一个难得的晴天,一周雾霾之后的第一个大晴天,微博微信上所有人的都在傲娇地从不同角度晒着帝都的天气,一股扬眉吐气的感觉,因为平日被世界各地的蓝天白云困扰太久。
那天是6月6日。
梁晨不止一次拿那一天的日期说事,说好遗憾没选在6月9号,可以预示着你俩性爱甜蜜什么的。秦小雨体会的到梁晨每个字后面的潭水一样深徹的酸意。她说:“6月6号不是我们说好的么,预示着我们的一切计划都会顺利进行啊。别再贫了,我身是你的身,心是你的心,别人最多也就是个借用,放心好了,一定会完璧归赵的。”
那天上午和梁晨领了离婚证,两人还在惊诧离婚证也是红色的时候,预约下午和Robert领结婚证的时间就又到了,为了避免同在一家婚姻登记处办理尴尬,结婚证的领取他们选择在Robert工作的那个区进行办理。完了三个人怀揣了两本离婚证和两本结婚证一起吃了顿饭。
吃饭的过程中还是在谈论秦小雨到了澳大利亚后的生活设定。
梁晨说:“我不希望她们受苦,孩子上学,小雨也能上学最好,我不想让她出去打工,端什么盘子啊的,生活费我每月按时给你,房租你看我们给你多少合适?”
Robert说:“生活费其实都不用的,孩子每周会领取近两百澳元的补助,应该也就够他们的吃喝了,房租不用给,最好不要做出什么让移民局有怀疑的事,就当真的是一家人吧。”
秦小雨是很欣赏Robert和梁晨说话时小心的态度的,他总是不羁越他的临时丈夫的位置,说话很照顾梁晨这个从形式上已经失去一切的男人。
“那小雨,你没事就多做点家务,也算是给人家的补偿。”梁晨握了握秦小雨的手,温柔地叮咛着。
“我会的。”小雨说。
“没关系,家务也可以一起做。偶尔我也喜欢做饭,洗衣服有洗衣机,熨烫衣服我喜欢自己来,清理游泳池和割草,她也做不来。”Robert的话给梁晨许多安慰的同时,也给了他一点担心。爱情不可怕,来的快来的猛,去的也快也决绝,但温情很可能会让一个女人陷进去,这大致也是婚姻能长久的一个重要原因。除了彼此陪伴的习惯。嗯,他们也会一天一天地习惯的。唉……想到此,梁晨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三个人不知滋味地吃完那顿饭后,又磨蹭着喝了几壶茶,梁晨是想把自己能想到的一切细节都和Robert说清楚,有些重要的,也写进了简单的合约里,比如说秦小雨可以和Robert有实质性的性接触,但不可以有孩子;比如说他们可以住在一起,但需要先安抚好孩子,至少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说Robert不可以干涉秦小雨和梁晨的任何联系与交往;比如说Robert和秦小雨不可以在这两年之内和别的异性有染,否则会很不利于这个计划的顺利实施……至于梁晨,他就只对秦小雨说了一句话:“小雨,我这两年时间里只做两件事,一件事是挣钱给你们,另一件事就是等你们。”
秦小雨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
Robert为了缓解气氛,也如法炮制地说了一句话,他说:“这两年时间里我也只做两件事,一件是照顾好小雨和安妮,另一件是让他们顺利成为澳大利亚的永久居民。”他的话换来了梁晨的一个握手言谢。
三个人那天下午和和气气的,这种和气的底层,其实涌动着三种截然不同的情绪,一种是Robert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一种是梁晨对即将空缺的生活的忍耐和不安,还有就是秦小雨对新生活转轨所产生的茫然——两个男人之间的,两种生活之间,那不是走几个台阶就可以简单跨越的,也不是滑滑梯,就可以顺顺溜溜地过度的。感觉前路其实遍布着两种感情繁复的荆棘。
喝完茶,送Robert回家,在Robert下车的时候,梁晨说了句:“你送送他。”秦小雨很感激梁晨有限的自私里透出的宽容,毕竟,这是Robert初婚的第一天,他不能和新娘子入洞房也罢,两人至少该有一点时间的独处的。Robert虽然什么也没说,是的,他连结婚第一天两个人是否在一起都没有要求,他觉得,在时间上挣早晚,有些太孩子气。
秦小雨和Robert走进公寓楼,站在电梯前,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直在往上跳跃,两人想,这个送别如果按照这个数字来计算的话,加上道别的几句话,上下也不过两三分钟。这可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妻子和丈夫的第一天。
正在暗自思忖的时候,Robert突然拉起秦小雨的手,推开电梯一旁的楼梯门,他边走边说:“我们一起爬楼梯到八楼吧,你累了我可以背你。”
秦小雨蓦然地一阵感动。是的,猪八戒背媳妇的典故没由来地闯入大脑,Robert应该不知道,但他却也笨笨地想到了做到了。
他拉着她的手,爬到四楼的时候,秦小雨就不得不停下来,手按着胸口喘气。
来,我抱你。
当背变成抱的时候,秦小雨又想起入洞房的画面,总是丈夫抱着头顶盖头的新娘,走向床边……
Robert真的拦腰抱起秦小雨。
秦小雨瞬时便羞涩了,她小心地搂着他的脖子,憋着呼吸,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的步子很慢,很优雅,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爬楼梯像走在婚礼大堂的红色地毯上……他侧脸吻了她脸颊一下。
他有循着她的唇过去。
秦小雨躲开了。
Robert轻声说:“让我给我的新娘一个仪式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他将舌尖探入秦小雨的口中……一个缠绵的吻之后,他放下秦小雨,将她抵到墙角,然后拿起她的无名指,用自己的食指和拇指做成一个小圈,轻轻地从秦小雨的无名指穿过,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那句经典台词无论疾病什么的。接着他说:“该你了”然后他伸出了自己的无名指。
秦小雨红着脸,咬着被他嘬红的嘴唇,也圈起自己的食指和拇指,给他戴了一枚假想的指环。她不知道说什么,所以这个动作做的有些没有韵律,也略显尴尬。
Robert说:“我想合适的时候,我们会拥有自己看得见的信物的。”
然后他起身,双手搂住秦小雨的腰,又开始了一个长吻。
“不……不要……”秦小雨想说我该走了,送别时间太长梁晨大概会不好受,因为毕竟这是在梁晨的眼皮底下,至于以后漂洋过海了,在另外一个空间,做什么不做什么大概就不用顾虑太多。
Robert停下吻,但依然嘴唇放在秦小雨的嘴唇上,他说:“我想要你,我也想挨着你的身体,就像一个丈夫在妻子那里签到一样,可以吗?”
秦小雨呼吸着他的呼吸,整个人完全醉在一个陌生体味的男人怀里,她不由得跺脚:“你要怎么办嘛?我怕他等急了。”
“我就要这样。”说着Robert掀起秦小雨的裙子,将她抵在墙角一动不能动,然后慢慢蹲下去。
他的吻隔着一层薄薄的黑色蕾丝,轻轻落下去。
恍惚间,Robert觉得自己站在一个春天巨大的花园里,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消失了一样,只有阳光,毫无顾忌地洒在每一朵粉色花瓣上,他跑啊跑啊,在无穷尽的花海徜徉。终于,他嗵的一声,跌倒在一棵树下。一瞬间,所有的花儿都在颤抖,都倾泻如雨,他仰身向上,伸出手臂,胸膛,甚至舌尖,迎接花雨的洗礼……这时,有一枚花瓣飘飘悠悠,飘飘悠悠地落在他的舌尖,周围一切瞬时悬空静止,只有他的舌尖和这枚花瓣的触舔有迹可循,那是温润与香甜的,可是又那么的不足够,若可以嚼碎并咽下这芬芳……

另:每天早上才写,希望得到鼓励然后坚持写下去。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分岔》第二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