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岔》第一章

一枝独秀博客 一枝独秀 3155℃ 0评论

第一章

分别就是这样,秦小雨用左手轮换着指尖偷偷抹去不断涌出的泪水,脸越过梁安妮的发梢,拧向舷窗外,看一片片橘黄的灯光从模糊转为清晰,再渐次模糊,就像雨水混合着悲伤,不断浸透以及冲刷整个世界似的,那样的不容言说又躲不开。其实并没有下雨,但到处都湿哒哒的,整个人也像一件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衣服,重重地下垂着,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往外渗透一种叫做难过的、水一样的物质,滴滴答答地……但,总有流尽水分轻盈干燥的一天吧。
秦小雨的右手被Robert轻轻握着。他一直很沉默,从下了梁晨的车之后,他就一直远远地站在一边,事不关己的样子。当然也的确和自己的关系不大,秦小雨在和自己的丈夫梁晨道别,梁安妮和他的爸爸梁晨道别,他们三个人在哭自己的悲喜离合,而他只是站立在前方的一棵树,或者一个小木屋,即将接纳秦小雨和梁安妮暂时避居,不管那个屋棚下会不会有爱情的暖光,之后,他也会像梁晨这样,抱着秦小雨舍不得分开?甚至,也流着眼泪?
Robert不愿意想这个,还有至少两年的时间可以先挥霍这貌似借来的感情,和借来的女人,那就先挥霍吧。所有的人中间,目前只有他的状态是没有失去,只有他没有权利说什么,但最后,所有人的团聚之后,就只剩他一个人的失去了,而且那个时候,可能都没有人陪着他难过……他明白这个道理,他看着他们,觉得这一幕不过是自己人生某阶段的提前预演罢了。
秦小雨还在偷偷地哭,她没有大张旗鼓地使用纸巾,也没有抽泣。她忍住自己不抱梁安妮入怀,那样,6岁的梁安妮一定会扬起笑脸问:“妈妈,你怎么哭了?你不是说我们会住在一个漂亮的有着游泳池的房子里吗?那里冬天也会开很多花儿吗?”她其实并不想带着过多的悲伤投入另一段生活。不管怎么说,飞机起飞的一刹那,也将是自己人生的一个新阶段,甚至可以说是感情的一个新阶段。单是那些噗噗噗像泉水一样、不断滋生的新鲜感就能弥补一切的失意和悲伤。只有梁晨,是实实在在的把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口,生生割下来两块肉,只有他,在忍受着血淋淋的失去的痛,忍受着心的空缺。他几乎找不到可以疏解的方式。
是的,梁晨看着秦小雨和安妮的身影消失在安检那里后,一个人慢腾腾地挪到停车场,他打开车门,在车子里抽了五根已经戒了10年的烟,抽到自己忍不住一阵剧烈地咳嗽为止。
梁晨就在车内的烟雾缭绕中启动了汽车,那时,手机屏幕上也出现了一大段字:“宝贝,我看到你买烟了,戒了那么多年,不要借口难过再抽了好吗?我爱你,我们永远爱你,起飞了,我会每天每天每时每刻和你联系的。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为了我们安妮,一起忍耐吧,时间会过去的很快的,只有两年,而且,中间我还可以和安妮一起回来看你。别太难过,别哭,好吗?爱你。”
梁晨终于忍不住泪水滂沱。
车子行使在北京的六环上,梁晨可见头顶起起落落的飞机,都闪烁着神秘而遥远的光,那里载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在世界各地上演着不同版本却情节类似的故事……他以前和秦小雨恋爱时最恨火车站和机场这种地方,因为分离似乎永远比相聚多。梁晨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让另外一个男人带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去生活,去换取澳洲的身份。如果单单是一桩交易也好,到时候钱清了,这事也就两清了,可偏偏,梁晨看到Robert是喜欢秦小雨的,他的喜欢那样隐忍和压抑,他在机场整个把自己表现得像一个陌生人,和每个人都是礼貌客气,对秦小雨也不例外,拿行李的时候也是很礼貌地对秦小雨说“请让我帮你拿吧。”但是,如果Robert不喜欢秦小雨行吗?找个谁都不了解的男人,就把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交出去,那怎么行?万一他打她呢?就是不打,只要让她受委屈也不行啊!所以综合比较下来,还是Rorbert比较能让梁晨心安,至少这个洋鬼子会流利的中文,至少他喜欢秦小雨,他一直对安妮也不错,而且事后说好了只有3万澳元的费用,这是找中介办结婚移民价格的三分之一都不到。况且,这种出自于一半真实的结合,大概也是最容易获得身份的有效保证吧。
想到这里,梁晨常常吁了口气,鼻腔里挤出两个字:“忍了!”
在飞机起飞前十分钟,秦小雨用左手给梁晨编了一个短信,那每个字像要了命似的疼,一个个从心底里抽离出来。编完短信,这次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再顺势讲眼泪抹在粉色的丝巾上,她依然需要掩饰……她不想给robert一个悲戚戚的开始。然后,她牵起安妮的小手,语音囔囔地,她指着地面上一辆辆疾驰的车子,对安妮说:“你爸爸的车子应该就是那个。”
安妮问:“哪个?”
秦小雨说:“就是开的比较慢的那个。”
安妮问:“是怕超速吗?”
秦小雨说:“是的吧,也许还想看见咱们起飞呢。”
其实,秦小雨知道往往这个时候,梁晨的车速一定都很高,她好担心他……如果真的是很慢的车速,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怕回到没有自己和孩子的家,虽然那个家在自己离开之前的一周里,她就把所有的地方擦洗过一遍,厨房里一尘不染,衣柜里井井有条,她告诉梁晨他的内裤在哪个抽屉里,袜子又在哪里,衬衣全部熨烫好,按照颜色深浅排列好,裤子也是。好多都是他们上周一起买的,她总是担心他洗衣服不及时,没得换。她也叮咛了他一定要把袜子和内裤分开来洗,如果实在懒得手洗,袜子和牛仔裤等一起洗,内衣裤和床单等一起洗……梁晨听她叮咛完毕后其实只说了一句话,他说:“太整齐了我都不敢动。”
唉,眼泪又掉落了几滴,她把右手从Robert的手里抽出来,擦了擦眼泪。然后回过头红着眼睛对Robert 说:“对不起。”
Robert抿着嘴唇,嘴角上扬了下,用温柔的蓝眼睛看了看秦小雨,并没说什么。他明白秦小雨和梁晨的12年的感情堆积起来不容易,何况他们还有自己的孩子,漂亮的安妮公主。嗯,Robert总是叫她安妮公主,这让小孩子开心地像一个彩色的小风车,总是欢快地转动着。而自己和秦小雨这样,因利益结合起来的,像一堆散着的木屑,一小堆,风一吹,就散了。也许还像露水,中国有句俗语叫露水情缘,大概,他们一开始就是这样吧。
所以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无法承诺什么的一段生活,Robert感觉到一阵困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接受帮助秦小雨做这件事,难道只是想光明正大地占有她两年?自己这样一个恐惧婚姻的人,也许两年是最好的吧,刚好占据了对一个人感情的狂热期,也就是说等不及厌倦,就可以分开了。看起来似乎不错。至于钱,Robert没想太多,要不要都可以,如果给钱可以让秦小雨和梁晨更安心的话,何乐而不为?
机舱的关了一部分灯,Robert对秦小雨说:“跟孩子能睡就睡吧,要十三四个小时呢。还有,你可以靠着我。”他拍了拍自己的肩头。
秦小雨说:“没事,让她先看会动画片,等她累了,一起睡。”
“好吧,”Robert说,“那我看会书陪你们。”说着他拿出来一本英文书。秦小雨看不懂是什么书,只是感叹了句:“唉,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看懂英文书啊。”
Robert说:“别着急,说好了我教你的。”
秦小雨一阵伤感,因为她对梁晨也这么说过,她说:“以后我每天学英文的时候,你也一起学,要不然以后真的要生活在澳大利亚,你就是聋子和哑巴了……说好了Robert教我,我教你。”
嗯。
秦小雨忍着眼泪点了点头。那时梁晨也嗯了一声,她当时还不高兴,觉得梁晨的学习态度不够积极。
Robert开始很认真地阅读了,就好像秦小雨和梁安妮不存在似的。机舱里一直都很安静,看书的看书,看影片的看影片,睡觉的睡觉,秦小雨的耳膜已经失压很严重,飞机的轰鸣声渐渐遥远起来,她感觉,自己的一切过往,都仿佛被推的越来越远。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像计划结婚移民的时候那样,她和梁晨都是激动和乐观的,是被未来鼓舞的,事到临头,才发觉,离别沉重到压倒了一切的一切,想象和现实的差距真的这么悬殊。
秦小雨张了个口,飞机的轰鸣声再次近距离地袭来。
Robert的体温隔着不厚的衣服,慢慢地传导过来。秦小雨想:我真的要过上一种规律的,早睡早起,早餐有三明治和麦片粥的日子了么?真的会习惯卧室没有电视,书房外就是一片花园,后院有蓝色游泳池的日子了么?或者,真的会与身边这个尚且陌生,却有着健壮体魄旺盛毛发的男人,在清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互相亲吻着道早安了么?有了他,我会把梁晨放在心的哪个位置?他们两个在我心里会不会暗自争夺地盘?而我,能很好地平衡这些吗?
秦小雨又想:我得去先买两个本子,我要亲自记录下来两个并行的日记,一个是给梁晨的,给他分享我的每一天,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一本是给robert的,作为分别得礼物,告诉他我也是认真对待和他的一分一秒的……
这样想着,秦小雨内心有略略有了点兴奋似的,就像生活里真的同时绽开了一朵红玫瑰和一朵白玫瑰一样,充满了令人期待的芬芳。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分岔》第一章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