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戴或不戴,没那么简单!

网评一枝独秀 一枝独秀 5848℃ 0评论

5月1日一枝独秀在她的博客里转发了一篇村友likexfcun写的《绿帽,戴或不戴》。
文章有点文理不通。所谓“绿帽”,对于男人来说,没有戴不戴的问题,只有认不认的问题。因为不管戴或不戴,前提是你必须得先承认有那顶帽子的存在。可是,既然你承认了有一种帽子叫“绿帽”,你就立刻失去了选择戴或不戴的权利。因为戴绿帽的选择权从来就不在男人手上,而是在女人身上。如果一个女人要给你戴,你说不戴就不戴了?不戴你也得戴。那时男人的选择只有两个:喜欢戴或不喜欢戴。原作者的结论“女人有了外遇,男人根本没有必要发疯,绿帽子扔不了你就戴着,戴不了你就扔了。——就这么简单。”其实没那么简单。扔不掉嘛!所以,说“绿帽,戴或不戴”,不如说“绿帽,不是帽”或“绿帽,不是绿”来得更切题些。
一枝独秀转发这篇文章,说明她是赞同该文的观点的,可是她也犯了张冠李戴的毛病。作为女人,她只能制造帽子,戴或不戴,那是徐大勇的选择,轮不到她表态。而且,即便男人选择了戴,也并不会把制造绿帽这件事变成女人的荣誉桂冠。因为“戴绿帽”的定义就是“妻有淫行者”。又所以,一枝独秀转发这篇文章,不仅不能为绿帽正名,反倒是自取其辱。看看文后将近200条的评论,读者自会明白这个自以为是行内领军人物的智者,却是被多少人当作笑话来看待。
在中国古代,绿是表示身份低贱的颜色。相传于春秋时期,依靠妻女卖淫收入为生的男子以绿头巾裹头作为识别,故清代翟灏在《通俗编》卷十二里有“有货妻女求食者,绿巾裹头,以别贵贱”一说。唐朝诗人李白也有“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之句。所以,戴绿帽这件事,羞辱的是男人,而非女人。
当然,作为现代男人,对于贵贱的认识和理解可以完全不同,要把低贱当高贵也无可非议。然而,翻遍一枝独秀的淫史,你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除了徐大勇,和一枝独秀有染的那些所谓事业有成的精英人物,居然没有一个是喜欢或愿意戴绿帽的!他们不是以单男的身份和一枝独秀交往,就是公开宣称自己的老婆不换。她的恩人T君如是说。她仰慕的烟台客甚至都不愿意和徐大勇共处一室。可见这些人是如何地虚伪和自私。他们利用一枝独秀的脑残,附和她将淫乱当“大爱”的说法,可是,骨子里还是把她当作“淫行者”来看待,对靠老婆来吃饭的徐大勇也心里充满不屑。
虽然他们和一枝独秀可以同床共枕,但不等于他们就是她的同路人。这里面的区别是什么?他们赚钱养女人,她却是靠性来养男人。因此,一个才会坚决抵制绿帽,另一个则大呼绿帽没有错。就这么简单!
对于这篇文章的荒谬逻辑和论证本博就不展开批驳了,文后的评论中有很多精彩的点评已经给出了答案。但查查他的背景,就不难看出他写这种论调的狼子野心:
幸福村户名:likexfcun
真实姓名:哥本哈根达斯
性别:男
星座:射手座
居住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鼓浪屿街道
学历:硕士
交友目的:找夫妻、找情侣、找女士、自己玩
血型:O
身高:177
体重:142
个人主页:http://
自我介绍:大隐隐于市
个人状态:男单
以上资料见诸于幸福村他自己的空间。真假姑且不论,但“单男”这个身份,就很能说明问题。因为在幸福村里,单男就是绿帽的制造者,而非承戴者。一个自己戴不到帽子的人,他当然要鼓吹“绿帽无罪”、“绿帽无畏”这样的论调—-对他自己无害嘛!
也许有人会说:“人家单身,没有老婆。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不愿戴绿帽?没准他也是徐大勇第二呢?”
这个我不敢枉下定论。但我可以借用他在另一篇文章里的话来说明,他信誓旦旦地要别人不要在乎绿帽,但他自己是决不会甘心戴上绿帽的:
“作为一个热血男士,我的性能力是勿用质疑的,兴致起来,可以做到LP连喊不要,情人娇喘乱叫。……”
这句话引自他的《做了一回柳下惠》一文的首句。该文在幸福村的首发日期是2009年4月18日。如果你不是和他们一样脑残,很简单的推论就是:一个有老婆的人,为什么要跑到幸福村里做单男?只有两种可能:老婆不愿来,或背着老婆来。而这两种可能又只能导致一个结果:没人能给他戴绿帽。
但他自己戴不着绿帽,不等于他不会给别人戴绿帽。他进村的交友目的写得很清楚:找夫妻、找情侣、找女士。这三找不管哪一找,都是在给别人戴绿帽。难怪他要疾呼:一个牧羊人丢了羊,错不在狼,而是牧羊人自己!
同理,为什么一枝独秀要赞同这篇文章?当然是绿帽越多她网站的收益才能越多。光有一个徐大勇是不够的,还需要千千万万个徐大勇她的事业才能维系下去。
绿帽,戴或不戴,真那么简单?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绿帽,戴或不戴,没那么简单!

喜欢 (9)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